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三十五节 落定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三十五节 落定

  方国纲的话可谓振聋发聩,字字惊心,尤其是提到了昌江在全国地位问题,也让在座的常委们心有戚戚。

  昌江省的经济地位在全国的确是有些尴尬的,比不过西边的湘楚两省,南边的粤省和西边的浙闽两省也无法比,甚至连北边的皖省也差一大截,典型的塌陷地区,而且与这些省份的差距还不是一星半点儿,距离最近的皖省距离也在八百亿左右,而像湘楚闽三省经济总量都是接近昌省的两倍,而浙省是昌江接近三倍,而粤省更是昌江的四倍还有多。

  而最受到震动的无疑是邵泾川和荣道声两人。

  谁都未曾想到方国纲作为组织部长竟然会在会上从这个角度来分析了一番用人的标准,不能不让他们感到震惊。

  而方国纲的这番观点显然不是信口开河,泛泛而言,而是有备而来。

  不但列举了昌东南片区目前现状,与昌江其他地市的比较,而且也提出了目前昌东南地区面临的机遇,把这些东西与当前丰州地区行署专员的人选问题结合起来,一下子就显得相当有说服力了。

  邵泾川是震撼中颇为欣喜和满意,荣道声却是震撼中颇有感触,汪正熹的感受则是复杂难言的,而高晋则是惊喜中感觉到丝丝压力。

  对于其他常委来说,方国纲的话更多的是触动,昌江的经济总量与周边任何一个省份相比都显得格外尴尬,处于中部地区,和沿海地区咱们不能比,咱们和同属于中部地区的周边其他省份比吧,一比之下,真要有点儿差距咱们也认了,毕竟总还是有一个要来当老幺的,可是这个老幺味道也太不是滋味了,动辄都是倍数的差距。最起码也是几百个亿的差距,得有两个昌州市才能填得上,你说这份尴尬滋味如何?

  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这一出去开会。和其他省份的同僚坐在一块儿,一谈起工作,自己觉得也有些心虚气短,同样的情形,没准儿你条件还比别人好,怎么就比人家差一大截呢?除了历史原因,有没有自身的原因?

  方国纲话音落地,整个常委会议室里一时间竟然是一片哑然。

  好一阵后,高晋才颇为动容的接上话:“国纲部长说得好啊,我都觉得惭愧。咱们昌江省比起周邻兄弟省份来说的确差距不小,除开历史原因不说,我觉得我们省委考虑人事问题尤其是地方党政主要领导的人选问题,也的确应该更多的从如何来把经济工作抓起来出发,因为我们当前的中心工作就是抓经济。只有经济发展了,老百姓腰包才能鼓胀起来,人民生活水平才能得到提升,这个任务对于我们经济越落后的地区也就越发紧迫。”

  荣道声知道这个局面被方国纲这一番话给彻底扭转过来了,无论自己现在说什么,方国纲这饭先声夺人已经占尽了上风,再看看汪正熹原本面无表情。现在却把目光垂落了下来,似乎若有所思,而像叶庆江和左云鹏等人都是连连颌首表示认同,他知道自己已经落到了下风。

  虽然方国纲没有明确提出谁更适合丰州地区行署专员这一职务,但是那一句“是否具有勇于创新开拓突破的勇气魄力”实际上已经把话说得相当明了,尤连邦性格沉稳厚重。但谈不上锐意进取敢于创新,方国纲这番话实际上就已经把基调定了下来。

  他有些遗憾,早知道自己就抢先发言了,但这显然不合适,说来说去还是被邵泾川控制住了局面。不过他并不打算就此拱手相让,汪正熹这个老小子现在想要坐山观虎斗,上船容易下船难,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

  “老方的观点很符合我们昌江的实际发展,邵书记,我认为我们在下一轮的人事研究中的确要注意这一点,昌东南地区沦为我们昌江的经济低地,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尤其是曲阳,这几年来一路走低,从全省第九位滑落到全省第十二位,我们要认真查摆其中原因。”荣道声望向邵泾川,“邵书记,我觉得我们省委还是动作太保守了一些,一些问题上顾虑太多了一些,要大胆的把一些擅长经济工作的干部放在重要岗位上去,同时也要让一些年轻干部多到经济工作的岗位上去锻炼,不能老是按照常规论资排辈,我建议是不是可以让姚放同志到省发计委担任党组副书记,由尤连邦同志到曲阳去担任市委副书记、主持市政府工作,陆为民同志到丰州地区担任行署专员,至于曲阳的赵元方同志,我认为可以让其先到省政府担任副秘书长。”

  汪正熹眼睛立即眯缝起来,荣道声的这个建议正和他意,姚放显然是争不赢那两人的,他的弱点太明显了,而且即便是在以后也很容易受人攻讦,但是如果能够让他到省发计委工作两年,这无疑就有了足够的资本。

  很隐晦的和荣道声对视了一眼,汪正熹点点头,接上话:“邵书记,我觉得荣省长这个意见很好,我赞同。”

  汪正熹一直没有说话,此时态度却异常鲜明,他态度一明朗,宣传部长滕光耀也跟随表示支持,杜崇山、叶庆江、左云鹏等人也都有些意动。

  邵泾川没想到这种场面下都被荣道声以如此行险一搏的方式把先手夺了回来,一时间有些迟疑。

  高晋和方国纲两人却都脸色不愉,显然并不认同荣道声这个打乱了人事动议规则的动作。

  这种临时动议不是没有过,但是按照常规除了会议主持人,也就是说除了省委书记,其他人是没有临时动议权的,如果这样,会议主持人应当果断的予以搁置,但是这个时候邵泾川却露了怯,似乎有点儿不愿意就此与荣道声翻脸。

  其实荣道声赌的就是邵泾川不会就此和自己撕破脸,但如果邵泾川真要的直接搁置自己的这个意见而把丰州地区行署专员人选付诸表决,那他也只有徒呼奈何,他没有任何把握能够让杜崇山、叶庆江和左云鹏等人完全站在自己一边。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邵泾川身上。

  思考再三,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邵泾川决定还是接受对方的这个意见。

  虽然这有些不符合常规,但是此次的默契是首先由自己破坏,也难怪荣道声会愤怒反击,他不愿意把战火燃得更烈,更何况这一次的目的已经达到,而且是在自己已经明确表示认可荣道声的选择权之后又推翻了荣道声的最初意见,所以他也比较满意,而方国纲的表现也给了邵泾川一些惊喜。

  “我看可以,陆为民任丰州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尤连邦任曲阳市委副书记,主持曲阳市政府工作,姚放任发计委党组副书记。”邵泾川一锤定音,没有在犹豫,“这个意见尽快落实,耀澜,你和国纲尽快把任命文件下发,另外,国纲你们部里边辛苦一下,也尽快送三位同志上任。赵元方的任命,我看暂时搁一搁,先让他到省委党校学习一段时间,再来考虑。”

  邵泾川轻描淡写的否了荣道声对赵元方的安排,显示自己在人事问题上的决定权,不过这在荣道声眼里看来无关紧要,只要达到了目的,其他都暂时可以忽略不计。

  ***************************************************************************************************************************

  祁战歌大概是丰州这边最先得到消息的。

  省委常委会一结束的第一时间他就知道了结果,原本最热门的人选尤连邦居然去了邻市曲阳,而先前觉得最不可能的陆为民却真的回了丰州,祁战歌知道从此丰州多事了。

  这个多事了并非完全是贬义,而是指丰州可能会迎来一轮前所未有的动荡期。

  动荡的含义也很丰富,一方面指丰州这种四平八稳的发展势头会被打破,陆为民来肯定会掀起一轮新的动作,自然而然全地区也不会清静,事实上省里之所以让陆为民来,大概也是认为丰州太平静了,虽然前几年经济增速也还算不错,但是显然还不够让省里满意,所以才会又把陆为民这个在双峰和阜头都搅起了狂风骤雨的角色派回来。

  当然,动荡还有另外一层含义,那就是整个局面不会清静了。

  现在的丰州地委行署不是孙震和张天豪搭班子了,孙震的性格柔中带刚,而且张天豪来时孙震要离开的势头已经很明显了,所以大家相安无事,现在张天豪担任地委书记,他不是外来户,本身就有很深的基础,而且这大半年来他是地委书记兼行署专员,党政一把抓,进一步巩固了他的地位和影响力,谁来要想挑战他的影响力都基本不可能。

  谁还有票,支持几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