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三十六节 惊雷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三十六节 惊雷

  祁战歌也知道张天豪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交织,一个曾经是夏力行在大黎阳地区担任地委书记时的地委办主任,一个夏力行到丰州地区担任地委书记时的贴身秘书,而夏力行现在贵为豫省省委副书记,似乎两个人应该能够很好的携手共进才对。

  但真的就这么简单么?张天豪对夏力行言听计从,陆为民对夏力行俯首帖耳,但那是以前的事情了,位置不同,现在呢,你认为他们能因为夏力行的缘故就亲密无间把臂言欢?别说夏力行是豫省省委副书记,就算是夏力行是昌江省委副书记,也未必能行。

  在官场上,朋友的朋友未必是朋友,甚至可能是敌人。

  祁战歌知道自己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夹在张天豪和陆为民之间,自己这个地委副书记真就成了一种煎熬了。

  张天豪在丰州固然是根深蒂固不可动摇,但是陆为民就逊色了?两个都是桀骜不驯之辈,这是要让他们来一场龙争虎斗,还是真认为他们能做到一加一大于二的事情?关键在于他们两性格太相近了,而都一样是发迹于丰州,这才是关键。

  祁战歌真心不知道省委是怎么考虑的,张天豪不用说,就陆为民这边来说,除了副专员宋大成是陆为民昔日老搭档外,更为关键的是地委委员、组织部长黄文旭是陆为民昔日在宋州的老下属,而且据说两个人关系极为密切,这才是最要命的,还有关恒、徐晓春这一等重要县份的一把手也是和陆为民关系莫逆,有这些人站在陆为民身后,陆为民会不会觉得自己就有了挑战张天豪地位或者说为他自己争取更大话语权的资格呢?

  陆为民固然有无数羽翼,但是“敌人”却也不少,和他有过“夺位之恨”的魏宜康已经从副专员转任地委委员、地委秘书长了,同样在双峰和陆为民搭档但却一直不太愉快的曹刚也早已经是副专员了,且不说张天豪本人和他关系亲近的。就这两位估计也得要让陆为民头疼。

  一切都未可知,但是事已至此,谁也无法改变,真的就只有且行且看了。

  看见祁战歌接了电话之后就有些神思恍惚。黄文旭也有些奇怪。

  到丰州工作一年多时间了,对丰州的情况也逐渐熟悉起来,和宋州相比,丰州的民风明显要更朴实一些,当然在某些方面也比宋州更“开放”一些,丰州的干部也有他们自身的特色,总而言之,黄文旭觉得昌南和昌北的风俗习惯也还是差异比较大的。

  眼前这位祁书记好像有些心不在焉了,这可很少见,和祁战歌打交道这么久。黄文旭对对方还是比较认可的,作风严谨朴实,没有太多的弯弯绕,而且能以身作则,也有自己的原则。当然并不是说此人就是愣头青不通时务了,一样的精明练达,很能把握住事情的节奏和问题的精髓。

  “祁书记,那下一步我们的工作……”黄文旭见对方有些神思不属,试探性的问道。

  “哦,下一步工作就按你们部里边的规划,纪委那边也有他们的规划。你让部里和纪委联系一下,结合起来,整顿机关作风这个问题上不能走过场流于形式,……”

  好不容易等到把正事儿说完,黄文旭正准备告辞,祁战歌却示意他坐下。“文旭,你知道不,为民要到我们丰州来了。”

  语气平淡,却如一声惊雷,把黄文旭震在当场。好一阵后,黄文旭才反应过来,怔怔的问道:“不会吧?定下来了?”

  “一个小时前的省委常委会定下来的,估计这会儿省委省政府那边都已经在印文件了。”祁战歌淡淡的道。

  按照惯例,省委常委定下来,地委副书记的任职可以由省委下文任命,但是行署专员的任命还需要由省政府常务会议讨论通过,当然这只是一个程序性的问题。

  “不是说是尤连邦么?”黄文旭有些不敢相信,尤连邦是大热人选,如果失手,让荣省长情何以堪?这说不过去吧?

  “老尤到曲阳担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赵元方回省里另行安排。”祁战歌言简意赅,“这也算是皆大欢喜吧。”

  “太出人意料了。”黄文旭压抑住内心的情绪,皱起眉头,“拖了这么久,最后来这么一个结果,有点儿意外。”

  “怎么,文旭,你好像有些不乐意?”祁战歌似笑非笑的看着黄文旭,“为民和你我都是老熟人了,他来当专员,我有点儿不是滋味,颜面上还觉得有点儿尴尬,以前我可还是他上司呢,他现在成我领导了,你呢,你是他老下属,一起工作,共同进步,应该高兴才对啊。”

  “嘿嘿,祁书记,你和他也是老交情了,知根知底,怎么说呢?他的脾性你很了解,准确的说,和张书记有一比啊,如果他们俩能精诚合作,我想咱们丰州未来几年绝对能迎来一个高速发展期,可是如果他们俩有点儿嫌隙的话,这就麻烦了。”

  在祁战歌面前,黄文旭也没有隐瞒什么,他相信祁战歌肯定也想到了这一点,要不刚才怎么会有那种表情。

  祁战歌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黄文旭也是精明人,也能考虑到这一点,估计听到这个消息的很多人都会想到这一点,他不知道张天豪知晓这个消息之后该是如何着想,甚至张天豪在此之前知晓陆为民有可能要来丰州时,会不会想办法阻止这种事情发生呢?

  只是有些事情不是你不希望发生它就不发生的,甚至往往是你越怕什么,那什么就会来,你越希望什么,却往往与你擦肩而过。

  “文旭,咱们丰州又要热闹一阵了,事儿要往好的方向想,往好的方面努力,为民在宋州打磨三年,又到藏区去经历了一番洗礼,我相信他应该成熟起来了,他也清楚当一地主要领导和以前当副手时的差别,更清楚讲政治顾大局的重要性,咱们也别杞人忧天,他来了就知道了。”

  祁战歌的话让黄文旭也是心中一动,“是啊,这也是咱们的老眼光看人了,藏区一年磨砺,我估计陆专员感悟甚多,要不省委怎么会决然把他安排回丰州来呢,我相信省委领导们的政治智慧。”

  这个家伙,祁战歌心里暗自嘀咕,也是奸狡巨滑的角色,不省心。

  ***************************************************************************************************************************

  祁战歌在为张天豪和陆为民日后如何相处担心的时候,张天豪正在从昌州返回丰州的路上。

  他几乎是和祁战歌一起得知省委常委会最后的结果的,既在意料之中,也还是有些意料之外。

  意料之中是之前他就了解到邵泾川的态度有了一些微妙变化,尤其是高晋站了出来,让他意识到问题的复杂性。

  越是复杂的问题,往往变数越多,这是常识。

  果然,一变就是如此大变。

  之前他认为虽然可能有变化,但是以荣道声的先声夺人,尤连邦应该还是要到丰州,但是可能会给陆为民一个安慰奖,比如到省发计委担任党组副书记,弄个正厅职级做补偿,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演变成这样。

  陆为民终于还是回来了。

  当初自己中断挂职回丰州,丰州人都说胡汉三回来了,现在又来一个胡汉三回来了,难道这就是轮回?想到这里,张天豪就忍不住苦笑。

  陆为民可不是当初的郭洪宝,会任自己拿捏,地区的局面也要比当初的丰州市复杂得多,虽然张天豪有自信能够控制住局面,但是既要控制住局面又要能把丰州的工作搞起来,达到省委期望的高度,这就难了。

  这就需要妥协。

  别说自己现在还没有做好妥协的心理准备,陆为民呢,恐怕也一样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个性都强的两个人要捏合在一起共事,牙齿和舌头还难免咬着呢,难啊。

  张天豪越想越觉得苦涩,本想在丰州好好一展身手大干一番,如果是尤连邦来,张天豪有很大把握能让丰州局面在几年之内焕然一新,但是陆为民来了,在外界看来陆为民的能力甚至是要高于尤连邦的,问题是一加一不是等于二那么简单的,小于二和大于二的可能性都存在,甚至一加一小于一的可能性都存在。

  不过张天豪也不是怕事之辈,他只是不愿意在丰州搅起一阵风雨,结果却不能让省里满意,影响到自己的发展而已。

  沉下心来想了一想,张天豪琢磨只怕陆为民现在也在想这个问题,自己有年龄优势,陆为民的年龄优势更强,恐怕两个人都不愿意因小失大,这大概是他们能够相互容忍相互妥协的基础吧。

  坚定不移的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