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节 打击人我是好手啊!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节 打击人我是好手啊!

  邢国寿担任丰州市委书记已经快两年了,从大垣县委书记到丰州市委书记,在很多人眼里,这绝对是一个飞跃,甚至比直接晋位副专员更让人羡慕,因为按照惯例,丰州市委书记一般说来是要担任地委委员的。

  邢国寿也一度欣喜若狂,只是很快欣喜之后他就意识到了问题的复杂性,丰州市委书记担任地委委员是惯例,但是约定俗成的惯例,却并不代表这是铁律,历任丰州市委书记,从苟治良开始,张天豪、郭洪宝,都进了地委,但是郭洪宝担任市委书记后却不是马上就进了地委,而是煎熬了一年多之后才进的地委,这也就是说能不能进地委,也存在变数。

  果不其然,邢国寿发现自己到丰州之后,这事儿就搁了下来,他也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过,当然也包括孙震、张天豪和祁战歌。

  来自各方的解释有很多,但是有一条是最冠冕堂皇的,那就是丰州地区即将撤地建市,现在的丰州市很有可能会一分为二,分解成为沣南区和沣北区,同时还会把经开区也一分为二,仍然保留一个经济技术开发区,同时新建一个建成沣东高新技术产业区,这种情况下,省里的意思是暂时不对地委成员构成作调整,而要等到丰州地区撤地建市之后再来统一考虑。

  这一记闷棍把邢国寿打得不轻,原本以为宋大成都能进行署了,自己也该给一个说法,没想到说法倒是有了,就是这么一个说法,而且还让你一肚子憋屈无法向人诉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潘小方、宋大成摇身一变成为副厅级领导,而自己只能在这里枯等。

  他也怀疑过这里边有猫腻,但却找不到原因,孙震不说了。当时都快要离开了,但是张天豪那里,邢国寿觉得自己还是能说得上话,却没想到会这样一直不明不白的给搁了下来。一直搁到现在。

  无尽思绪也只是在短短一瞬间从脑海中掠过,邢国寿就收拾起了心绪,淡淡的坐入自己的位置中。

  “老邢,怎么,好像情绪不太好啊。”徐晓春看邢国寿面色阴沉,开着玩笑。

  “别瞎说,陆专员到咱们丰州,是咱们丰州的福气,你这一说,好像是我不高兴似的。”邢国寿瞪了一眼徐晓春。“安心要给我在陆专员那里上眼药不是?”

  徐晓春笑了起来,“至于么?陆专员就这点儿气量,他也不能当专员了,你和他可是党校同学,一块儿上过学。一块儿睡过床的。”

  邢国寿摇摇头,看了一眼徐晓春,“你还给他当过领导呢,不就是你发掘的他么?”

  “打住,打住!”徐晓春没想到邢国寿反戈一击,他还真有些吃不消了,“过去的事儿。咱们都不提了。”

  陆为民当初是他选出来的不假,但那都是老黄历的事儿了,现在再要说这些,那就不合时宜了。

  虽然徐晓春也知道陆为民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人,但是你现在总要去显摆这个,一是显得你自己素质低。二是就算陆为民不在意这个,但是估计也不会喜欢到处听到你这么去显摆。

  邢国寿见徐晓春有些着忙,也禁不住笑了起来,有徐晓春在一旁作对比,自己心里好像也就舒坦了许多了。

  很快最后几个人也就出来了。张天豪和陆为民一左一右陪着栾华步入会场,祁战歌在前边带路。

  会议的议程相当简单,会议由祁战歌主持,简短的介绍之后,就由省委组织部来人宣布任命,然后就是栾华讲话。

  这都是轻车熟路,无外乎就是这一次人事任命是省委深思熟虑的结果,充分考虑了丰州地区面临的大好机遇和社会经济事业发展的需要,希望陆为民同志到任之后能够迅速融入丰州地委班子中,找准自己的位置,就差点说紧密团结在以张天豪同志为核心的丰州地委周围了。

  栾华的讲话堪称短小精辟,只用了三分钟不到,而且说完之后,就和张天豪与陆为民告辞,张天豪也没想到这位栾部长如此干脆利落,猝不及防之下,也不知道该如何挽留,只能和陆为民陪着栾华先行离开,这边让祁战歌暂时先稳住会场,这个会再怎么也不能开场几分钟就散了。

  看见栾华上车之后汽车扬长而去,张天豪和陆为民都不禁面面相觑,虽然早就知道栾部长是个另类,但是毕竟也是体制中人,如此爽利潇洒的走人,根本没有给你挽留的机会,也不能不让人感慨。

  “进去吧,为民,待会儿你也得好好讲讲,你可别也学栾部长,给我来个一分钟搞定,我们这个干部大会就真的新鲜热闹了,一个会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县里来的同志不少坐车都得要一个小时,这不是折腾人么?”

  张天豪和陆为民并肩而入。

  “天豪书记,其实没啥,栾部长这样做不一样大受欢迎?您没见大家掌声如雷?”陆为民笑着道。

  “去你的,少给我胡诌!”张天豪笑骂:“总之不准给我学栾部长这么搞,改革创新不需要在这上边标新立异!”

  “遵命。”陆为民半真半假的道:“那我可就即兴发挥了啊。”

  “好啊,我知道你口才好,也需要你来好好给下边人上一课,省委对我们丰州的局面不是很满意,但是这两年丰州的发展从全省角度来看,似乎也还过得去,所以滋生了一些骄傲情绪,你给他们洗洗脑,泼泼冷水,我觉得只有好处,没坏处!”张天豪正色道。

  “那行!”陆为民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我这人说别的不在行,但是要打击人,绝对是一把好手!”

  ***************************************************************************************************************************

  会议从陆为民一张口,就开始进入了陆为民时间。

  “省委安排我回昌州工作,我问过相关领导,主要原因是什么?领导回答,工作需要。我很郁闷,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所以我又问领导,我的工作目标是什么,领导说,带领丰州六百二十多万老百姓发展奔小康,我知道,这话都是政府工作报告里的内容,领导又在忽悠我,只想早点把我打发走,……”

  台下笑声一片。

  张天豪微微皱眉,这家伙,居然用这种口吻,不过他的皱眉也只是一瞬,他相信陆为民不会在他自己的第一印象上抹黑,下边虽然有不少熟人,但不熟悉的还是要占多数,更多的只是对他有所了解,并不熟悉。

  “我总结过省里安排我来丰州的原因,没有我陆为民来丰州,估计也会有其他人来丰州,所以并非我陆为民有什么特别本事,只不过我恰好被选中了。”陆为民语气开始转为郑重,“但我知道,省里是对我们丰州的工作不太满意的,或者说很不满意的。”

  “可能有人会说,凭什么不满意?我们丰州连续几年在全省经济增速都是靠前,甚至还曾经有过连续三年进入前三的辉煌历史,我们丰州从建地区开始的全省经济总量第十二位前进了两位,变成了第九位,甚至也逼近了第八位的洛门,这个成绩非常好了,为什么省委还不满意?”陆为民语气开始提高,“那我来具体分析一下,为什么省委对我们丰州不满意,而为什么我们认为很值得骄傲的东西在别人眼里却不值一提呢?”

  台下的人的注意力开始集中,脸色也不像刚开始陆为民以诙谐的口气演讲是那么轻松了。

  “丰州地区去年经济总量为148亿,比起92年丰州建地区时的30亿,翻了两番有多,八年翻两番,应该是很值得骄傲的了,但是我们好像选择性的忽略一个现实,那就是我们周边的地区一样在发展,而且发展速度并不比我们慢多少,我们西边的浙西柯州,去年gdp164亿,我们西面的洛门152亿,可能有人会说,看,我们都快赶上洛门了,以前我们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但是我要告诉大家一个现实,洛门人口只有480万,而我们丰州人口是625万,人均gdp高出我们33%,同志们,这个差距不小啊,而如果我们和浙西柯州比,我们的人均gdp只有人家柯州的三分之一不到。”

  看见台下的很多人脸上露出不服气或者不以为然的表情,陆为民意识到张天豪的提醒没错,这帮人的确在过了几年安稳日子过后有些懒散骄傲了,小富即安的情绪相当浓厚,难怪张天豪对自己要给这些人泼冷水如此支持。

  怒吼一声,有票的兄弟赶紧砸过来!月中你们该有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