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十六节 顺毛捋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十六节 顺毛捋

  诚然,现在丰州市的主导产业支柱产业都还没有能培育起来,无论是机械制造业还是建材业,都还只是零星的单打独斗,没有形成气候,但是在陆为民看来这并非没有条件。

  以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为例,这两家企业的上游产业链很长很宽,涉及到的供货产业链也相当庞大,同样也包括一些相关产业,像铸造、热处理行业,像阀门、轴承、仪表、密封件、传动件、液压件等大批的标准件和非标件的需求,也包括大量易耗设备,这都是一个相当庞大的市场。

  对于这两家带有浓厚军工性质的企业来说,它们的产品市场基本面是有保障的,这一点陆为民很清楚,随着国家经济实力进一步提升,国家对发展国防工业的力度还会进一步加大,同时国防订货也会出现一个比较大的增势,所以陆为民认为机械制造业的产业链是完全可以在丰州市就地得到延伸的,关键是看你是否会有针对性的去招商引资和培育产业。

  而一旦以机械制造业的产业链延伸开来,势必拉动整个机械制造行业的衍生产业,所以这个产业对于一个农业地区来说,是具有很强的带动作用,也能极大的推动农业地区向工业城市的迈进,当然这个产业的发展还有赖于职业技术教育培训机构的发展,在这一点上,陆为民还在双峰时就开始做了,两大厂的技校也是一个很好的基础。

  除了机械制造业,建材行业也是如此,拓达水泥厂已经成为昌江排行前三的大型水泥厂,而附属于拓达水泥厂的预制件厂、水泥制品厂等一系列企业也成为拓达集团在丰州主打企业,在陆为民看来有丰江的水运和资源优势,加上丰州撤地建市带来的契机,建材行业也完全可以成为丰州市的一个产业选项。

  所以在陆为民看来,依托丰州城市建设和投资环境改善。催发丰州市的发展潜力来带动丰州地区发展时可期的,尤其是城市建设拉动整个建筑行业,而建筑业又会拉动建材业、运输业、服务业的发展,可以说比起单纯的支持某个县的经济发展。这更具有可行性和显效性。

  但是他感觉到张天豪恐怕很难接受自己的一些观点。

  像张天豪这样意志坚定头脑清晰的人,一旦认定了某个事情,单凭口舌是很难说服的,他今天之所以邀请自己来爬枇杷山,感受丰州春色,远足品茶,也就是希望说服自己,全力支持他的这一战略,甚至希望自己能够全力去执行推进他的这一战略,这一点陆为民很清楚。

  前两天关恒来找过自己。谈到了张天豪和吴光宇在自己来丰州之前就找他谈过,谈到了今年阜头的规划,也给阜头县委县政府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明确提出了阜头要当全地区经济排头兵,甚至吴光宇还很露骨的提出。阜头要有在本届党委政府任期内冲击全省十强县的思想准备,这让关恒汗流浃背。

  全省十强县,这可不是一个具体数字,而是一个模糊标准,不是你增加多少个亿的gdp就能行的事儿,你在增长,人家也在增长。这个十强县的标准同样也就在水涨船高,而且你瞅着十强县位置,那些靠十强县更近的县份也一样瞅着这个位置,可以说2000年这个昌江省十强县噱头一出来,立即就像是一块带血肉扔进了鲨鱼堆里,引来无数人的争抢。

  去年十强县的标准是gdp50亿左右。但那只是去年的,今年关恒粗略估算了一下,起码也应该是60亿以上,无数个和他们一样卯足了劲儿的角色在摩拳擦掌,要在今年第二届十强县评选上露露脸。去年十强县只有四个地市有上榜的,昌州、宋州、昆湖、青溪分别是4、3、2、1,这也代表了全省经济格局,也就是说剩下九个地市州没有一个县份跨进了所谓十强,而50亿也就成了坎儿。

  关恒甚至直言不讳的说,只怕其他地市州和阜头一样处于各地市州第一名的县份领导也一样接到了他们地市州主要领导的指令,目标都是一个,十强县名额,这甚至可能成为这些县份的领导们升迁的一个条件,进了十强县,提拔有望,进不了十强县,那就等到你进了十强县之后再说,后来蒲燕补充说,她也听到了其他一些地市县份的同行透出过这种风声,看来大家面临的压力都一样。

  在张天豪看来,阜头要冲击十强县的条件是最好的,32亿的gdp,距离50亿不算太遥远,如果能够有一些政策支撑和投资跟进,年增速提到百分之三四十也不是不可能,阜头不是曾经破纪录的突破过百分之九十么?当然现在和当初阜头起步阶段时情况不一样,但是打个对折吧,这种有可能吧?尤其是阜头的电子产业和文化旅游产业已经形成了相当规模气候,只要策略对路,是完全有希望再次提速的。

  张天豪也没有指望阜头一年就能冲进十强县,三年,他和吴光宇给关恒定下的目标是三年,要力争三年进入全省十强,而三年之后,关恒估计十强县标准起码是85亿左右,也就是说,阜头的经济总量要在三年翻一番还多,这个难度不小。

  但老大都发招了,而且言之凿凿,关恒敢不接招?咬牙切齿也得应着。

  三年,三年如果达不到目标,关恒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下场,也许就要不到三年,两年看你没戏,估计就该挪你的位置了,找个偏僻局行部门,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除了关恒,邓少海也来拜会过陆为民,同样也谈了一些这方面的事儿,当然邓少海不可能像关恒那样谈得那么深那么透,但是言外之意也流露出了张天豪对双峰的期望,也给了邓少海很大的压力。

  这说明张天豪早就已经下了决心,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谁要这个时候去唱反调,那都是自找没趣,他陆为民也不行。

  陆为民清楚张天豪的性格,有点儿顺毛捋的味道,这种时候,谁也不能去破坏他的兴头,谁要去,绝对不受待见,相反如果你能顺着他的心意,甚至支持他的想法,协助他把这项工作做好,那么也许一切都好说。

  而且陆为民也感觉出来了,张天豪也是对自己寄予了厚望的,希望自己能支持他的想法。

  他也是意识到了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所以才特地用这样堪称“隆重”的礼遇方式来对待自己,甚至可以说他也认为有自己来帮他,他的成功几率就要大许多,而关键就在于自己愿意不愿意接受他的观点意见。

  陆为民心中也是暗叹,张天豪也是一个不服人的人,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相当难能可贵了,可以说是折节了,如果自己再不知趣,那就不是渐行渐远那么简单,而是真的要反目成仇了。

  想在说什么张天豪也听不进,他能听得进的就是谁会最大限度的支持他,更何况陆为民也不认为张天豪的这个想法也并非毫无可取之处,只是和自己的一些想法有了先后缓急这个区别罢了。

  但是这个先后缓急和党政主要领导之间的默契和谐相比,显然后者份量要重得多,更何况陆为民自信他也有更好的策略来解决这之间的矛盾,但现在他需要拿出一个最鲜明的态度来,而且是语意铿锵豪气冲天的信心和态度,因为他同样需要张天豪的支持。

  “天豪书记,我觉得您的观点是具有可操作性的,阜头、古庆和双峰已经有了一定工业基础,如果在此之上,有针对性的进一步给予基础设施建设、土地指标、财政扶持补贴以及税收优惠和退税等方面的支持,再进一步加大招商引资力度,我想三县的产业发展是可以有相当大的潜力可挖的,我也有这个信心做到这一点。”

  陆为民鲜明的态度让张天豪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当然不会认为陆为民就真的和自己的观点意见完全一致了,事实上这一段时间两个人交流中,他也觉察到了陆为民的一些想法,但是现在陆为民终于还是表明态度了,这就是一大成果,至于其他,那都可以放在一边了。

  “很好,为民,我知道你也有一些想法,我们都是为了丰州发展得更好,我也认同你说的利用撤地建市契机大力推进城市建设,借力提升城市面貌,促进丰州市的产业培育,……”

  看见张天豪笑意吟吟的表情,陆为民心里也是一乐,有时候也觉得张天豪还是有点儿小孩子脾性,这一达到目的,就喜形于色,当然这也是只有二人在的时候,估计就算是只有两人,这种情形也很少见,但也足以说明张天豪对今天这一次谈话的重视程度了。

  “天豪书记,咱们是要准备挽袖大干一场了,但是行署这边班子却残缺不全,需要招兵买马啊。”陆为民笑着道。

  张天豪也笑了起来,他也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陆为民要替自己卖命,自然也需要有回报,“当然,这事儿也该有个考虑了。”

  请兄弟们养成每天投票好习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