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十八节 心乱如麻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十八节 心乱如麻

  至孝,重信,乐观豁达,耐得住寂寞,仅凭这几条,吕文秀就足以打动陆为民了,至于说形象气质也好,所学专业也好,家境状况也好,那些都不是问题,陆为民从来就不看那些,而田卫东的推荐也应当当得起。

  吕文秀其实并没有像陆为民和田卫东想象的那么乐观而耐得住寂寞,当他被借调到县委组织部时,他一样也是心潮澎湃,难以入眠,毕竟先在学校里教书,后来有机会调到政府部门,虽然是乡镇上,但是也足以让他人生有了另一个改变,最起码政府部门的收入要比只拿死工资的教师要高出不少,对于他这个还要负担两个弟妹和寡母生活的穷教师来说,哪怕一个月多几十块钱那也是相当可观的。

  当得知自己调到县委组织部,进而马上就给地区新来的专员担任秘书,吕秀文也觉得简直不可思议,怎么馅饼就接二连三的砸在自己头上了?

  但是当接到行署办的调令之后,他才是恍恍惚惚的在县府办主任的陪同下到行署办报道,然后就在无数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摇身一变成为了专员秘书。

  即便是已经在行署办工作了两三天了,吕秀文仍然觉得有些像是在梦境中一般,有时候忍不住都要摇摇头,让自己冷静清醒一下,看看这一切是不是真的,但每一次现实都告诉他,这一切就是真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被突然间推荐到了行署办,不少人都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这在淮山县委办县府办以及组织部都是炒得沸沸扬扬,各种说法都有,但谁都不知道这就只是因为田卫东的推荐。

  吕文秀知道自己被推荐和田部长有关系,但是田部长为什么会推荐自己,他却一无所知,田部长也没有和他多说什么,只是告诉他到行署办工作之后。要秉持本心,努力工作,再无其他话语。

  但吕文秀知道,既然来了行署办。那么就没有退路,只有踏踏实实把工作做好,才能对得起田部长的推荐。

  “小吕,你和上官秘书长说一说,把下个星期的调研行程确定一下,星期二还是到丰州市,星期三星期四到阜头,星期五星期六我到双峰。”陆为民顿了一顿,“和上官秘书长说一声,这一次调研不要人太多。精简一下,就她,发计委、财政局、国土局、建委、交通局、农业局、水利局去人就行了,其他单位暂不参加了。”

  吕文秀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把一个硬壳笔记本拿在左手上,右手持笔。陆为民说话时他就一边倾听一边记录,他坚信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哪怕记得不全,也可以下来补上。

  “专员,星期三上午,陆海集团客人要来拜访您,星期五下午。昌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客人和您约好了。”吕文秀飞快的浏览了一下下个星期的陆为民的安排,小心的提醒道。

  陆为民拍了拍脑袋,想了想,“这样陆海集团方面你和他们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明天下午,约到三点钟。请宋专员也参加;昌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客人约到四点半,请潘专员也参加,对了,也请上官秘书长都要参加。另外请上官秘书长和曹专员联系一下,看看他有没有时间。方便的话也请曹专员参加。”

  曹刚虽然不分管文体旅游这一块,但是他却是宣传部长,陆为民从张天豪那里已经得到了比较确切的消息,曹刚的卸任会在两三个月之内,估计应该是和省委组织部那边已经沟通过了,陆为民有印象,这家伙似乎和方部长关系不错,也难怪职位变迁如此快。

  对曹刚陆为民没有太多感觉,既谈不上多少恶感,但也没有多少好感,一个比较中庸的评价,能做一些事情,但是更多的却是盯着自己的权力,这一点上曹刚在双峰表现得淋漓尽致。

  现在又要共事,陆为民有些别扭,但好在曹刚马上只担任宣传部长了,少了许多交道,大家心境也要平和一些。

  吕文秀紧张的把陆为民的吩咐复述了一遍,见陆为民点头示意,这才松了一口气,把要点简略记在笔记本上,这才退了出去。

  这秘书各方面看起来都还不错,就是拘谨了一些,和田卫东所说的乐观豁达似乎有些出入,陆为民也不想想这种一步登天对于一个吕文秀这种白身是多么大的一个跨越,以他当初还是团县委副书记时陡然间去给夏力行当秘书,不也一样神思恍惚,好几天才算适应过来。

  ***************************************************************************************************************************

  巩昌华揉了揉脸,忍不住翻了一个身。

  “怎么了?”被窝里的女人哼唧了一声,把身子挨得更紧一些,“又想哪个野女人了?”

  “去去去,少在那里胡唧唧。”巩昌华有些烦躁的撑起身来,汗褂半撒开,露出大半个膀子,可是仍然觉得闷得慌。

  “巩胖子,你半夜起来闲得慌啊?是不是在那个野女人身上耗够了,没精神了?”女人不高兴的一裹被子翻过身,把整个被子都给裹了过去,让只穿了一个汗褂和一条裤衩的巩昌华露在了外边,她自己也是把大半个屁股和脊背露了出来,背向自己男人。

  巩昌华没吱声,只是瞥了一眼旁边的女人。

  床头灯没关死,暗淡的灯光下,女人身体半裸着,上半身只穿了一个肚兜子,这是开元那边传统女人的内衣,虽然现在早就被胸罩所代替,但是还是有很多女人喜欢睡觉时来穿,下边倒是一条不伦不类的三角内裤,勉强包住半个屁股。

  虽然已经快四十了,女人的身子还是那样丰腴,并没有多走样,比起一般女人过三十五就开始发福,杜家的女人身材都不赖,也不知道她们这家人遗传到什么良好基因了,嘴巴好吃,也不爱运动,可就是能保持一副好身材,老七老八老九都这样。

  见身后男人不吭声,女人更觉得委屈。

  男人当了副县长之后,她们杜家都是得意无比,杜家九姊妹,就自己的男人终于当了县长,姐妹们都再三叮嘱要把这个男人守好,可是男人当了副县长了,是县领导了,这外边应酬一下子也就多了起来,也有些不害臊的女人开始在男人身边嗲声嗲气的绕圈子了,这让杜笑黛也颇为紧张。

  家里姊妹多,七嘴八舌,有说要守紧看牢的,有说男人就是那样,越逼得紧,越是想要往外边跑,家花哪有野花香,所以任他去外边晃荡,只要守住正份儿就行,还有干脆就说每天晚上回来把男人榨干让他没有精力出门的,弄得杜笑黛也是没了抓拿。

  还是笑眉给自己拿了主意,该敲打要敲打,但是也不能盯得太紧,还是需要给男人留一些空间,要不真要逼出问题来。

  可是这留了空间,这男人还能守得住么?外边那些个野女人都是没脸没皮的,比自己年轻的多了去,万一……

  见女人肩头抽动,巩昌华也有些无奈,这老七啥都好,就是这心眼儿小,老是不放心自己,这有时候逢场作戏的事儿也是扭住不放,再加上还有个当招商局长的小姨子帮着盯着,也难怪。

  扳过女人肩头,女人仍然犟着头,不肯转过身来,巩昌华也知道对付自家女人最好的办法是啥,本来今晚他是没有这份“雅兴”的,但是现在要扭转局面,那就只有用杀招了,一只手滑下去卡住女人内裤裤沿往下一压,另一只手钻进肚兜下,还是那么丰硕肥美,女人还在忸怩着,但是犟不过丈夫,也就顺势撅起屁股,……

  很快一阵哼哼唧唧的声音就在清冷的夜空里荡漾着,好一阵后床上才是一阵抖抖索索,慢慢平静下来。

  “昌华,你这两天咋了,咋心神不宁的?是工作上的事儿?”看自己男人缴纳公粮也没有问题,女人回过味来,把男人抱紧,有些歉疚的问道。

  “嗯,算是吧,陆专员明天要到我们双峰来调研了。”巩昌华嘴里泛起一阵淡淡的苦涩,先前的兴头一过,就更觉得心乱如麻。

  “陆专员?哪个陆专员?”女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问出口之后才意识到男人说的是谁,“陆县长?!”

  “嗯,明后天到我们双峰调研,听邓书记说,上次干部大会上,陆专员对丰州现状很不满意,把下边一干人挖苦得就差找个地缝钻下去了,上个星期在丰州市,把书记市长骂得狗血淋头,半点面子没有给,书记是他党校同学,市长是张书记的老部下,一样不给面子,听说他对双峰这两年的发展也不满意,给了一句话评价。”巩昌华从床头把卫生纸拿过来,擦了擦手,声音低沉的道。

  养成投票好习惯,兄弟们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