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二十一节 搭档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二十一节 搭档

  陆为民眼睛一亮,这两天座谈会一个接一个,加上还选择性的考察调研了两家企业,倒还真没有时间和机会好好和这两位谈一谈,今天这一谈,倒是让他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自己的意图只不过是在关恒拜会自己的时候透露出来一些,没想到这两位就能如此深刻的挖掘发挥,而且做得这么细这么实,相当不简单啊。

  “哦?这么短时间你们就能把这项工作做完?”陆为民扬起眉毛问道。

  “陆专员,做完肯定不可能,我们的规划是做好了,还刚刚开始,选择了部分企业,但是从我们接触的这几批企业来看,的确效果不错,不仅仅是他们的感觉不错,而且我们政府部门也从中找到了一些门道,尤其是在下一步的招商引资上,我们便可以更有针对性,甚至是一对一的去攻关开展工作。”温有方显得很有信心,语气里流露出的沉稳自信让陆为民对此人印象极佳。

  “是啊,陆专员,你那天和我一谈,算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我会来和老温一商量,觉得的确很有道理,所以也是说动就动,三天时间做准备,一个星期就搞了三次座谈摸底,效果非常好,我们不敢说立竿见影,但是我想这对于我们五月份启动的‘活力昌南’青云涧——梅坞水寨——四大古镇旅游文化月暨招商引资活动绝对是可以看出效果的。”关恒也显得很有信心,虽然他这个人素来低调,但是对这种事情仍然是信心满满。

  “唔,文化旅游搭台,招商引资唱戏?”陆为民笑了起来,这一手不鲜见,不过在陆为民看来,阜头的文化旅游不仅仅是搭台那么简单,甚至可以说它的作用比后边的招商引资更为重要。

  “呵呵。陆专员,不完全是如此,我们县里觉得,目前我们阜头的旅游产业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尤其是在昌南旅游影视文化基地已经基本建成之后,带动了影视文化产业,但是我们的旅游产业也应当水涨船高,但是我们阜头这一块的知名度还不够,尤其是和我们当初的预测还有比较大的差距,昌南影视那边也对此有些看法,我们觉得这里边可能还是有几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宣传,另一方面是我们在交通基础设施上还是有些欠缺,应该说我们县的主干线道路工程还是比较过硬了。但是往往就是在最后衔接那么一有点儿做得还不够,所以我们准备启动四大古镇旅游景区的道路基础设施完善工程,从各种标识、衔接路段、通往景区的部分路段都进行一次全面的修缮完善,……”

  温有方和关恒一唱一和,配合得很默契。这看在陆为民眼里,心中暗许,一个班子的默契度,只需要看两个主要领导的说话就能揣摩出个大概,关恒性子平和坚韧,和关恒处好不难,但是要达到这种融洽的境界。却非易事,但温有方做到了,这说明温有方也不简单。

  三人这一阵畅谈差一点就要忘了时间,从旅游产业与文化影视产业的结合打造谈到电子产业的深挖潜力,从招商引资的后期服务到溯源延展的策略运用,陆为民固然是兴致高昂。温有方也是没有半点客套,滔滔不绝,

  关温二人在陆为民休息的阜头宾馆一直呆到十二点才意犹未尽的离开,躺在床上的陆为民也很是兴奋,相当长一段时间都难以入眠。

  他从关温二人身上看到了昔日自己和宋大成携手的那种默契和谐。这是一个地方发展的关键,可以说党政一把手同心,其利断金,哪怕是有再多的困难,有再多的阻碍,都可以克服,更不用说阜头本身就具备了相当基础。

  电子产业这几年也应当说是处于高速发展的兴旺期,代工企业开始崛起,而在陆为民看来,通过鸿基电子打下的基础,阜头已经和来自台湾的电子企业建立起了一条斩不断的纽带,而这条纽带能不能变粗变长,连带着阜头的电子企业也能从中受益壮大发展,还要看阜头方面能够在这方面做那些有益的工作,但今天他看到了关恒的老练和温有方的活力,以及两人之间的默契,也难怪张天豪如此看好阜头,并不仅仅只是阜头的产业基础,而在于阜头的党政班子也达到了一个相当完美的组合。

  昨晚糜建良和冯西辉、巫嗣润、焦挺之都分别来拜会了陆为民。

  糜建良现在是阜头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他接任了丁贵江的班,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丁贵江则升任县委副书记;冯西辉则担任了县委常委、统战部长兼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巫嗣润担任了副县长,焦挺之已经不再担任政法委书记而接替离开的李峰担任了县纪委书记

  这三人中,糜建良虽然算不上陆为民一手提拔起来的人,但是他和宋大成关系密切,而且也和陆为民关系颇佳,陆为民也很看重这个在基层打磨了多年的干部,冯西辉不用说,从清涧区委书记一直到县府办主任再到副县长,到现在的这一角,也一直和陆为民保持着比较频繁的往来,巫嗣润也差不多,只不过他是前年才接替冯西辉担任副县长。

  这几个都算的上是阜头县委县府班子的中坚力量,也是关恒和温有方之所以有如此底气的基础,也正是有着一班人的全力支持,他们两人对县委县政府的执行力有很大的自信。

  ***************************************************************************************************************************

  昨晚陆为民夜没有睡好,但昨晚没睡好的原因却不是因为其他,而是焦挺之和另外一个人一起来拜访的陆为民。

  和焦挺之一起来拜访的是佟舒。

  四年过去,陆为民从未见过佟舒,但是佟舒的印象依然深深的烙在陆为民某个记忆角落里。

  跳舞那一夜给陆为民留下的印象太深,并不是说陆为民对佟舒有什么不良企图,至少在当时他自认为是没有任何想法的,但他看到了一个在现实生活中纠结挣扎的女人,他甚至能感受到那个女人在某一段时间里似乎是想要向现实妥协的,但是最终理智自尊还是战了上风,而陆为民尤为看重这一点。

  佟舒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身上依然有那种说不出的淡雅隐藏在表面的矜持之下,有一种很特殊的味道。

  陆为民不太清楚焦挺之来拜访自己也就罢了,但是怎么会想要把佟舒也带来,后来才知道刘国政已经交流到了丰州市担任公安局长,而现在的县公安局长是从地区政法委下来的苟延雄,他是在担任了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再兼任公安局长的,据说这个苟延雄和苟治良也还是攀得上一些亲戚关系,同时和县长温有方原来很熟。

  不过这似乎也不是焦挺之和佟舒一起来的理由,尤其是焦挺之已经不再是政法委书记,和公安那边也扯不上多少关系了,还把县公安局一个副政委带来,怎么都觉得有些别扭。

  但陆为民也没有多想什么,还是很热情的欢迎二人的到来,只不过焦挺之和佟舒到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快十一点了,因为前面糜建良、冯西辉和巫嗣润三人占用了太多时间,所以两人也只是呆了不到半小时就告辞离开。

  一直到焦挺之和佟舒离开时,佟舒先走了一步,焦挺之才有意无意的漏了一句,说佟舒现在状况不太好。

  这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让陆为民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焦挺之和自己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状况不太好,难道说副政委还不满足,还想再上一步?这让陆为民也有点儿不太舒服,人心不足蛇吞象,他觉得佟舒应该不像是这种人才对,怎么焦挺之也还帮她来说和,但看焦挺之有些难言之隐的模样,似乎里边还有一些什么隐情,让他也不好深问。

  这个问题一直藏在陆为民心里,但是却又找不到合适的人询问。

  关恒和温有方来了,陆为民本想顺口问一问,但是又不知道从何问起,难道说问佟舒的情况,关恒倒也不说了,知根知底,问题是温有方会如何看待自己,可要让自己再专门打电话问关恒,那又太过了。

  与关恒和温有方的一席谈话让陆为民有些兴奋,一直到一点过才勉强睡去,这一觉睡得迷迷糊糊,让陆为民有些惊讶和自惭的是自己居然做了一个梦,而梦境中出现了一个眼神中充满了忧郁的女人,而那个女人居然就是佟舒,而那副忧郁的神情似乎就是前一晚佟舒淡然背后隐藏着的东西。

  推荐票,老瑞很需要,惠而不费,举手之劳,求兄弟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