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二十四节 折冲樽俎即学问,嬉笑怒骂皆文章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二十四节 折冲樽俎即学问,嬉笑怒骂皆文章

  不过当陆为民把这幅构图介绍给邓少海和蒲燕时,两个人都怦然心动了。

  骑龙岭风景区的名声被青云涧盖过让他们内心很不服气,但是人家是有昌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全力打造,而非像骑龙岭一样由省旅游公司和省投资公司合力打造,有有华侨城这样的巨擘在后边运作支持,自然不同凡响,尤其是阜头影视基地的打造更是让他们眼红不已,他们就是再艳羡眼馋,也只能忍着。

  蒲燕一到双峰之后,就和邓少海商量过,看能不能把对骑龙岭风景区的股权架构进行调整,引入昌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来进行统一包装开发,但是由于遭到了省旅游公司的反对,所以这事儿也还没有进展,无论是邓少海还是蒲燕都没有想过凤巢摩柯坪那边居然也可以开发出来,而且是交给昌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那边来开发,这对于发展原来老凤巢区几个山区乡镇来说简直是一个绝大的利好消息。

  二人都知道陆为民素不妄言,一旦出口的话,多半是有了一些眉目的,所以两人也是大为兴奋,虽然陆为民头一天的批评让两人都有些难堪,但是他们也都要承认陆为民毫不客气的敲打让整个县委县府班子都为之清醒不少,至少是把不少人身上那种安于现状的习气给洗刷掉不少。

  邓少海也清楚自己和陆为民不一样,陆为民在双峰那是有实实在在的东西摆在那里的,无论是县经开区还是洼崮联合工业园,那都是陆为民一手缔造,所以陆为民可以嬉笑怒骂。

  他不行,他本来就是半道来的,借着双峰经济的崛起而坐了一趟顺风车,就连叶绪平都对他很是不服气,认为他是刚好踩到了鼓点儿上,捡了陆为民走这个落地桃子。后来曹刚升迁,他和曹刚本来配合要还不错,顺理成章接任书记,虽然在双峰多年也还是有一些根基了。但是总还是觉得自己说话没有那么硬气。

  不说叶绪平,就是杨铁锋、孔令成、齐元俊、尹国权这些人都有些口服心不服的感觉,好在齐元俊后来离开了双峰,而洼崮也换了比较听话的巩昌华去当区委书记,否则恐怕局面还要难看一些。

  现在蒲燕来了,别看是个女人,在他眼里,也是一个有些“飞扬跋扈”的桀骜角色,为了彭元国到经开区担任主任一事,就和他他较量了一回。后来还是杨铁锋、孔令成和尹国权居中调和,让彭元国到洼崮镇担任了镇长。

  陆为民这一次来,他也是心怀惴惴,但是这一天多时间下来,感觉到陆为民骂虽然骂。但是却不是毫无缘由的谩骂,而且也不是针对个人,而是针对双峰县委县府整个班子的风气。

  甚至蒲燕也一样被他挖苦得脸红筋暴,说蒲燕是自以为自己在阜头镀金了,在双峰来就可以耀武扬威趾高气扬了,阜头成绩是全县人民取得的,你蒲燕有份儿。但只是一份子,有本事到双峰来再把双峰搞起来,才算你本事,更是直接把蒲燕眼圈都训红了。

  这让邓少海心里也放下一块石头,甚至还有些隐隐感谢。

  蒲燕来双峰之后的确有点儿张狂,觉得她在阜头干得很出色。阜头gdp从95年只有双峰一半不到2000年反而达到了双峰的1.8倍,五年时间实现惊天逆转,她就有这个资格傲视双峰一班人,而这个女人似乎也的确有些本事,很快获得了诸如杨铁锋、孔令成、尹国权等人认同。所以气势更盛,这也才有了彭元国问题上的争执。

  哪个才来不久的县长就敢和县委书记争夺人事权了?

  这事儿也是让邓少海气愤难平,但是蒲燕又是一个女人,有好多事情上他作为县委书记还不好太过分,所以邓少海一直觉得很憋屈,但是这一次陆为民来却是好好把蒲燕也给拾掇了一顿,而且拾掇得蒲燕服服帖帖,还不敢犟嘴,这太解气了。

  如果是平时换了别人,这女人早就跳起八丈高了。

  现在陆为民提出了让凤巢这边与青云涧联合开发,这对双峰这边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凤巢一直是双峰最落后的地区,即便是阜双公路建成之后改观也不大,现在把摩柯坪——弯弓岭这一片区域开发出来,可以很大程度解决老凤巢区几个乡镇老百姓的致富问题,而且双峰方面也可以和昌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那边协商股权问题,这对于双峰县政府来说又是一笔飞来横财。

  陆为民考察摩柯坪和弯弓岭冲淡了头一天在双峰县委县府调研会上批评带来的阴影,也让双峰县的干部们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不过对于有些人来说,心里边依然是不踏实。

  他已经在陆为民入住的双峰饭店旁踟蹰了小半个小时,从吃了午饭到现在,都没有能找到合适机会。

  “巩哥,你在哪里?”电话响起来,

  “哦,老九啊,我在外边儿。”巩昌华打了个哈哈,他没想到杜笑眉这个时候会给他打电话。

  “如果你打算去陆为民那里,我想现在正好,我陪孔县长刚走,还有小半个小时,三点钟正式开会,我听孔县长说陆专员四点钟要回丰州,……”

  杜笑眉的话让巩昌华彷徨的心陡然定了下来,看着宾馆大门,巩昌华吸了一口气,迈出了平稳的步伐。

  ***************************************************************************************************************************

  吕文秀对于自己这一趟陪老板的考察调研觉得自己简直是长见识了,而且他发现不仅仅是自己有这种感觉,其他跟随老板下来的人,包括上官秘书长都一样觉得长见识了。

  折冲樽俎即学问,嬉笑怒骂皆文章,吕文秀把话红楼梦里的名联改了改,用在了自己老板这一轮的调研上,从丰州市到阜头再到双峰,吕文秀充分见证了老板的的风采,让他很有点儿五体投地的感觉。

  都说老板口才无双,但是吕文秀却清楚这绝对不仅仅是口才的问题。

  老板是一个刚刚到任的行署专员,这一轮的对象名义上是各县经济工作,但是实质上是针对各县的班子,这不但是吕文秀这个雏儿都看了出来,也听到了一行的其他人的私下讨论。

  这各县的书记县长们,年龄最小的也是四十好几了,就算是副职三十五以下的没有,三十七八岁的都算是年轻的了,一个个都是千锤百炼打熬出来的狠角色,可老板才三十三岁,要论资历都是远不及这些“老革命”了,但是老板依然是指点江山,纵横捭阖,一条一款,一人一事,把一个个书记县长们训得如老鼠见猫,无人敢捋其锋,而且还都得心服口服的低头认是。

  吕文秀仔细观察过,虽然不可能人人都心服口服,但是他感觉得到绝大部分人都还是认可了老板的意见的,从这些书记县长们下来拜访老板时私下交谈吕文秀就能觉察得出来,老板并非以势压人,指出来的问题都能让这些牛人们点头,而且更为重要的老板不光是训人骂人,而且还能和他们一起从中找出解决问题的路径和方案,吕文秀感觉这一点恐怕才是让这些人折服的关键。

  你想要让别人心服口服,那就得比别人更高明,或者让别人能够感受到你能给他带来利益,吕文秀如是想。

  像眼前这一位进专员会客室门时满脸沉重和忐忑,但是半个小时之后,却是如释重负精神抖擞的走了出去,全身上下似乎洋溢着一种癌症病人被确定为误诊之后的那种斗争昂扬,吕文秀不清楚这一位双峰的副县长和老板是什么关系,来之时的那种感觉让人一位他更像是一个走进纪委的投案者,而出去时却像是一个刚刚获得职务任命的幸运者。

  吕文秀猜测得没错,巩昌华进陆为民房间时,的确是充满了忐忑和纠结,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但他知道来和不来也许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结果。

  但是谈话的结果却总是让人意外,巩昌华没想到根本没有轮到自己想要说什么,陆为民已经主动的谈到了双峰的工业发展思路,而且盛赞了巩昌华在全县工业发展上的一些思路,这让巩昌华受宠若惊。

  巩昌华几度想要谈及一些自己想要表白的东西,但是都被陆为民一挥手扫走了,到后来,巩昌华也逐渐意识到陆为民是真正不太在意这一点,至少是要表明一点,那就是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他更看重现在担任分管工业的双峰县副县长巩昌华。

  沉声怒吼,月票是学问,推荐票是文章,老瑞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