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三十二节 指路,支招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三十二节 指路,支招

  陆为民半开玩笑的话语中也带着几分认真,也让徐晓春有些脸热。

  眼前这一位已经不是十年前沈子烈的秘书,也不是双峰的县长或者阜头的书记了,他现在算得上是自己顶头上司,说话客气是礼数,不客气那也是本分儿,而南潭这两年的表现也只能堪堪说差强人意,要和阜头和大垣相比,的确还差了一些斤两。

  徐晓春是老南潭了,对南潭的积弊知之甚深,秦海基留下的固步自封保守自锁的习气他很是花了一些心思来消除,一直到章明泉站稳脚跟之后成为他有力助手,顾鸣人也比较配合,南潭的发展才算是步入了正轨,但后来顾鸣人调离换了徐越,两个姓徐的执掌南潭,徐书记和徐县长,两个人却是费了一些精神才算是度过了磨合期,两人搭班子才算步入了正轨,所以对南潭的发展也有些影响。

  徐晓春自认为自己对南潭的发展还是非常尽心了,但是南潭的基础摆在那里,要想迅速扭转过来,他自认为自己没有陆为民那份绝才惊艳的本事,只能通过扎扎实实的工作一步一步来实现,但是这一两年南潭已经有了一些起色,假以时日,南潭未尝不能有所突破,但是看到阜头和大垣的轰轰烈烈,再看到丰州、古庆和双峰的跃跃欲试,徐晓春还是不淡定了。

  好不容易有点儿起色了,想要拉近与前边几个县市区的距离了,这人家又开始翻腾起来了,虽然短时间内还看不出端倪,但是徐晓春是知道陆为民的折腾劲儿的,别的不说,阜头提出的全面招商引资三亿元就让徐晓春眼红不已。

  “陆专员,南潭的发展不尽人意,县委县府肯定要承担主责,我们不推卸我们需要承担的责任。所以我们现在想要谋求发展的心情更为急迫,你也是从南潭出来的南潭人,对于我们南潭的情况十分了解,现在县委县府压力很大。一百多万老百姓对我们县委县府充满期望,如何来带领这一百多万老百姓脱贫致富,是摆在我们县委一班人最迫切的问题,你上一次来调研之后,县委也接连开了几次会议,主题就是研究我们南潭的产业培育和发展。”

  徐晓春的语气颇有些沉重的味道,陆为民默默点点头。

  他最后两站走的是南潭和淮山,这两个县无论从哪方面的条件都比较接近,只不过南潭在一些方面略微走到了前面,淮山却还在摸索。但总体来说,都落后于其他几个县市,要想发展起来,任重而道远。

  对于南潭来说,食品产业作为县里主导产业。它的发展似乎已经走到了一个瓶颈阶段,招商引资效果不佳,近两年来食品行业创造的工业增加值在全县工业增加值比例持续下降就是一个明证,而食品行业领域的固定资产投资也逐年下降,这也逼迫南潭县委县府必须要做出一些改变。

  这个改变就是从林木加工业开始的。

  南潭有相当丰富的竹木资源,两千多平方公里,主要是以丘陵地形为主。在通过撤区并乡建镇中,全县整合成了三十二个乡镇,除了城关镇和南郊乡外,其余三十个乡镇几乎个个都有相当费丰富的竹木资源,松、柏、杉、柳密布,而竹资源更是特别丰富。遍布全县。

  县里在经过一番仔细研究之后,发现竹木资源大概是目前南潭除了猕猴桃之外最为丰富的资源,尤其是在地势比较低的谷地地区,因为溪流较多,大量的竹林都是临水而生。在目前南潭一时间找不到更合适的产业发展时,充分挖掘县里的竹木资源,发展竹木加工业,也算是一条路径。

  但是这一两年来,虽然县里大力扶持竹木加工业,但是总体来说效果却不彰,全县林林总总大小不一的林木加工企业加起来也有三四十家,但是规模不大不说,都是一些最初级的加工厂,而县委县府希望能够发展起来的诸如木雕、竹编工艺这一类附加值较高的企业却寥寥无几,这也和丰州地区并没有太多这方面的传统有较大关系。

  县里边对此也是十分苦恼,一度也把目光转向其他产业,但是要想掉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看到大垣在发展家具制造业上搞得风风火火,南潭和淮山都一度有了借助自身丰富的林木资源来发展家具制造业,但是在考察了大垣目前的局面之后,南潭县委县政府也意识到就自身与大垣方面的条件相比,很难真正从大垣手中争夺获胜。

  “陆专员,前次你来调研,也谈到了我们利用本地竹木资源就地取材发展竹木加工业的前景,但是我们还是觉得如果按照我们县里目前的情形,竹木加工业要想成为我们县里的主导产业,扛起支撑全县产业发展的大旗,力有未逮,远远不够,所以我们县里也有些疑惑,难道我们南潭就只能充当最初级的竹木原料供应者?”徐越也对这个问题很有感触,“竹资源是可再生的,我们南潭的气候光热和水质土壤条件尤其适合竹生长,如果能够找到一条适合消化我县竹资源,并且能够提升产业附加值的路径,我觉得也许我们县里的这个结就能打开了。”

  陆为民有些欣赏的看了徐越一眼,这个县长还算是有些见识,看到了竹资源的利用问题,但是诚如他所说,要找到一个消化竹资源且能够提升产业附加值的产业,两者兼具,这才能算是一条路径,否则单纯的作为竹材初级产品供应,意义不大。

  “晓春书记,徐县长,你们考虑过地板产业没有,尤其是竹地板生产?”陆为民缓缓的问了一句。

  “地板?”徐晓春和徐越交换了一下眼神,“陆专员,你是说地板产业?”

  “嗯,南潭竹木资源丰富,尤其是竹资源,而且竹资源属于可再生的速生资源,据我所知,目前国内技术已经克服了竹材制造地板的难题,而且开始大批生产并向国外出口了,浙江一些地方已经走到了前面,这也不是什么秘密,稍作了解,应该问得到。”陆为民点点头,“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国内房地产市场迅速升温,人民群众对于住房装饰需求的不断提高,我认为地板产业会迎来一个高增长时期,而实木地板因为木材成本原因,价格昂贵,强化地板又因为涉及到有化学原料因素不为很多人所喜,而竹地板则介乎两者之间,如果南潭能够利用本地丰富竹资源在这上边做文章,我觉得是有看点的。”

  章明泉忍不住插言道:“陆专员,您说的这个竹地板生产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了么?”

  陆为民也是从淮山和南潭调研回来之后就在考虑这两地的产业发展问题,他印象中浙江某个县的竹地板产业发展得相当大,而且产品大部分供出口,已经解决了技术问题,南潭淮山两地竹资源都很丰富,如果能够在这上边下功夫,是完全可以复制浙江那边的发展模式的。

  “据我所知,技术上是早就攻克了的,否则他们不会开始批量向国外出口。”陆为民对这一点还是核实过的,虽然不了解具体情况,但是可以确定没有技术障碍,而且市场也已经打开。

  在确认了陆为民的这个消息之后,徐晓春和徐越都是精神大振,他们都知道陆为民素来言不轻发,一旦出口,那就是有相当把握的了,陆为民这么肯定技术障碍不存在,而且市场也已经打开,那么剩下来的就是一个项目投资和原材料供应问题了。

  原材料供应问题不大,也就是一个协调准备的问题,项目投资就成了关键,但以南潭现有的竹资源,徐晓春和徐越都清楚,只要有了目标,那么招商引资的成功几率就要大上许多。

  南潭有的是竹材资源,更有足够充裕而廉价的剩余劳动力,交通条件也说得过去,京九铁路和公路四通八达,只要下功夫花心思,二徐都觉得不敢说一鸣惊人,但是绝对是能够有所收获的。

  话题一打开,气氛顿时圆融起来,徐晓春和章明泉都是老熟人,而徐越给陆为民的印象也不错,所以谈话的内容也就迅速蔓延开来。

  南潭的优势条件和淮山相当接近,那么南潭可以这样做,淮山呢?

  这也是一个问题,从南潭方面来考虑,他们当然不希望在他们还刚刚步入这个新兴产业中时就来自邻居的竞争,但是作为两邻居,他们也承认淮山方面极有可能要在这个产业的培育发展上又要和南潭当初与淮山在猕猴桃产业发展那样打擂台,其带来的影响是相当不利的。

  陆为民也听出了二徐和章明泉话语中隐含的意思,那就是不要把一条路径同时指给两个县,那样只会造成恶性竞争,反而不利于产业发展,南潭的态度很鲜明,那就是南潭要在这上边做文章,而且是做一篇大文章。

  还能来几张月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