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三十三节 明月照大江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三十三节 明月照大江

  南潭的情况实际上也就代表了一种内陆不发达地区切缺乏资源优势的发展困境。

  本身没有太多值得一提的资源,由于长期以来财政状况的不佳,使得基础设施建设也严重滞后,仅靠所谓政府开出的招商引资政策优惠,是很难真正吸引到有价值和成长潜力的企业和项目来落户的。

  换个想法,人家真的有价值与成长潜力,凭什么来你这里落户?

  热情不能改变一切,热血也换不来项目投资效益,商人在商言商,首先需要考虑的是项目的盈利,什么生意都可以做,唯独亏本生意无人做。

  当然每个地区都有自身的独特优势,这个优势可以是人力资源优势,也可以是交通区位优势,也可以是某项独特禀赋资源优势,或者就是特定的政策优势,即便是政通人和也算是一项优势,就看你能不能用这种优势去打动相关的项目投资者了。

  南潭目前来看还勉强算得上是政通人和,再加上还有猕猴桃和竹木资源这两张牌可以打,但是这两张牌中,猕猴桃挖掘潜力有限,而种植猕猴桃受到市场风险影响比较大,对全县农民增收作用有限;竹木资源如果只是停留在初级加工产品阶段,是没有太大前途的,而要想进行深加工比如地板、家具等产品,又要看能不能真正形成气候。

  南潭当下要做的就是积极招商引资,培育和引导竹木资源深加工产业的发展,陆为民提出的地板产业只是一方面,如果能够衍生到更宽泛的领域则更好,同时也要进一步对食品产业的规模和结构进行调整,目光不要仅仅局限于与猕猴桃这一点,食品产业门类广泛,可以以猕猴桃加工为核心,但是绝对不能停留于猕猴桃加工。而应当以此延展开来,吸引更多的投资到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食品工业园中来。

  和南潭三人谈得比较投缘,时间一晃就是下午六点过,陆为民表示要款待南潭三人。徐晓春则表示已经在御庭园安排好了饭局,邀请陆为民赏光,陆为民略作思考,还是答应了下来。

  虽然陆为民不太喜欢去参加一些应酬的饭局,但是他也知道应酬饭局是一个官员最基本的社交活动,换句话说,如果在国内官场上连饭局都没有官员,那么你基本上是属于被彻底边缘化的角色了,或者说你是主动这么干的,那么也就意味着你是在主动“自绝于”官场体系了。

  ********************************************************************************************************************************************

  南潭来了两辆车。一辆旧一点的别克新世纪,一辆新一些帕萨特,前者是徐晓春的座驾,后者是徐越的座驾。

  徐越和徐晓春坐了别克新世纪,而章明泉则和县委县府两办主任则坐了徐越的帕萨特先去御庭园安排去了。

  陆为民没有叫其他人。只是把上官深雪叫上了,当然还有秘书吕文秀。

  这种场合照理说秘书是不宜参加的,但是陆为民问了南潭方面,除了他们三人外,县里两办主任都来了,当然他们到丰州也还有其他工作安排,所以陆为民也就让吕文秀一道。顺带熟悉一下,日后吕文秀和这些人打交道的时候还多。

  徐越扭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那辆别克新世纪,若有所思的道:“徐书记,我听财政局那边说张书记本来是打算让陆专员也买一辆奥迪a6的,财政那边钱都拨到位了,但是被陆专员婉拒了。还是弄了一辆别克新世纪,大家都有些意外呢。”

  “嗯,陆专员不是以前的陆县长陆书记了,以前他在双峰和阜头工作时年轻气盛,比较张扬。我记得在双峰时就开了一辆皇冠吧,后来换成了一辆三菱越野,很有些招摇,到宋州工作后,我就发现他变得低调了,嗯,应该是高调做事,低调做人了,人生境遇和历练说不清啊,我都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会回丰州来。”

  徐晓春也知道徐越不是一个口风不严的人,所以说话也不怎么忌讳。

  虽然两人在政见上不完全一致,但是徐晓春也要承认徐越在个人品行修养上是靠得住的,有什么事情都是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楚,对徐越的这一点徐晓春还是非常认可的。

  “陆专员对你的印象很好。”没等徐越回应,徐晓春又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徐越微微扬起眉毛,似乎有些惊讶,“徐书记,这我可没感觉出来。”

  “我对陆专员还是比较了解的,他认可或者欣赏某人,从他谈话的语气就能揣摩出一二来,嗯,准确的说,他不是一个太善于掩饰的人。”徐晓春发现自己语气里都有一抹淡淡的嫉妒。

  他感觉得到,陆为民对徐越的印象很不错,甚至可以说非常好,当然他不至于因此而对徐越有什么,不过能让陆为民只见过一两面就能产生好印象的人可不多,要知道陆为民看人的眼光也是素以苛刻刁钻著称的。

  “那我可有点儿受宠若惊了,咱们都是不太受领导待见的人,现在南潭又属于不入领导眼的地方,能入陆专员法眼,也是造化啊。”徐越淡淡的自我解嘲。

  徐越不是南潭成长起来的干部。

  他最早是在丰州地区经委工作,后来到丰州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担任党工委副书记、副主任,但是却和担任主任的高初关系没处好,被挪出去到了淮山担任县委副书记,之后又到大垣担任了两年县长。

  不过大垣经济发展虽然很快,但是邢国寿和他似乎都不太符合张天豪的胃口,一个被挪到丰州市担任市委书记,却始终进不了地委,一个则是平调到南潭继续担任县长,腾出位置来让给了劳动和韩业辰这两个张天豪的嫡系。

  现在大垣搞得风风火火,地位日益凸显,也难免让邢国寿和徐越心里有些失衡。

  徐越那一句“咱们都是不太受领导待见的人,南潭又属于不入领导眼的地方”让徐晓春内心也微微悸动。

  南潭不入领导眼不是什么秘密,否则自己一干几年不动,顾鸣人从县长到地税局局长还是因为顾家颇有背景,徐越在大垣干得颇好却不受看重被乾坤大挪移到南潭,这无一不昭示南潭成了丰州地区的一块流放地的感觉。

  当然,和南潭处境相似的还有淮山。

  从这一轮地委行署一系列会议的动作指向也能看出一些端倪来,阜头和大垣被明确为经济先行发展区域,地区的各项资源也都要向这两县倾斜。

  一个相当明显的动作就是丰州到大垣的二级道路将会全面拓宽,按照一级公路要求和景观大道的标准来建设,以丰州撤地建市为契机,促进大垣向丰州靠拢,形成一体化格局。

  甚至已经有说法出来,地委行署已经正式向省委提交了利用丰州撤地建市顺带大垣撤县建区,以加快丰州城市化进程,促进丰州城市经济发展。

  阜头也就罢了,大垣的经济总量比起双峰、古庆和丰州来都还差一大截,仅比南潭和淮山略好,居然也就成了先行区,这未免也太偏心了一些。

  “老徐,咱们心态得摆端正一些,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咱们按照咱们自己的路子走,外因只是条件,内因才是关键,只要咱们自己路走对了走稳了,相信领导能看得见。”徐晓春笑了笑,“咱们心态都不平衡了,那双峰丰州这些怎么想?怕是就不活了?”

  徐越瞥了一眼徐晓春,“晓春书记,双峰和丰州也和咱们南潭待遇不一样,也是有差别的。我听说陆专员可是有意在丰州市做做文章的。”

  徐晓春不为所动,“正常,丰州市毕竟是主城区所在,地改市之后对城市形象也有新的要求,地委行署也要讲面子,不能让自己的门脸太过于邋遢吧?”

  “那丰州市可是捡到这样一个大便宜了。”徐越不以为然,“单单是城市建设这一块就能对丰州市的经济拉动不小,邢国寿和冯可行他们又得要乐得合不拢嘴了,可地委行署似乎对咱们南潭和淮山就太冷落了吧,越是发达就越帮扶,越是落后就越冷落,不搞雪中送炭,只玩儿锦上添花,说不过去。”

  徐晓春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徐越素以直言著称,在经开区和大垣都是这样,到南潭已经收敛了不少,不过情绪上来的时候还是要不管不顾,徐晓春也提醒过他多次,不过现在只有二人和司机在,倒不虞其他,而且他心里也有同感,实在是让人不吐不快。

  兄弟们,你们的票呢?拜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