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三十八节 城建之殇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三十八节 城建之殇

  陆为民尚不清楚自己的观点意见能否起到作用,但他知道高晋的态度会对邵泾川起到一些影响。

  预计最迟八月份国务院关于丰州撤地建市的意见就会正式下达,届时丰州市一分为三也好,一分为二也好,都会组建筹备小组,各级部门都会进行自我分解,那又会迎来一个全面整合的动荡期。

  关于两个副专员的人选估计也会在这个时候产生出来。

  张天豪一直没怎么和陆为民谈过两个副专员人选问题,陆为民也没有多去过问。

  倒不是陆为民拿捏,而是他知道在这个问题上,张天豪占据着绝对主动权。

  省委即便是要征求意见,一般说来也是以地委书记的意见为主,当然主要还是要看丰州地委推荐人选。

  地委书记中意的人选肯定包含在地委推荐人选中,但是地委推荐人选未必就都是地委书记中意的人选,这从人选排序就能看出一二。

  就目前来看,陆为民还看不出张天豪在这个问题上的倾向性,在这一点上张天豪城府很深,估计祁战歌应该清楚一些,但是陆为民没有正面问过祁战歌。

  该来始终的要来,自己才来丰州时日不长,无论哪方面都浅了点儿,也不是指手画脚谈天论地的时候,干点儿实绩工作才是正经。

  张天豪真要尊重自己,征求自己的意见,那也得建立在自己拿出了让他满意的东西基础之上,就目前而言,张天豪可能对自己的一些动作还算认可满意,但也还还不会轻易就给自己这个特权,还会继续听其言,观其行,只不过这个“其”是指自己。

  不过陆为民也知道张天豪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角色,或许他会有更不一般的动作。只是这种可能性有多大,他也无法确定,只有等待什么时候地委会议召开,明确主旨才知道了。

  ********************************************************************************************************************************************

  朱广明走进陆为民办公室时。陆为民正站在窗前注视着窗外。

  真正当了这个行署专员,陆为民才意识到这个行署专员位置是多么的烫手,想干事儿,的确也有很多事情需要着手干,但是没钱,你怎么干?

  财政瘠薄基本上是每个农业地区都面临第一大难题,陆为民有深刻感受,从双峰到阜头,起步的时候都是勒紧裤腰带,东挪西凑。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招商引资,搞基础建设就是全靠企业垫资,凭借自己的老脸信誉来打这个时间缓冲,但那是建立在一个县的基础之上,对于一个地区来说。自己这份信誉还能起多大作用,陆为民心里也没底。

  他现在手里边的事儿,样样都是花钱的活儿,每一样三五百万都打不住,动辄以千万论,而目前地区财政可供支持的财力却太有限了,很多迫在眉睫的事情都只能搁下。

  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陆为民也在思考。

  消息比陆为民想象的还要来得快,也有些出乎陆为民的意料,原本以为要到七八月份国务院的方案才会正式有消息出来,但是这还不到六月,消息就已经来了。

  不像陆为民预测的那样丰州市一分为二,而是一分为三。丰城区、沣南区、沣北区,经开区继续保留,但是面积略有扩大,大概是利用这个契机要把经开区的架子也搭得够大。

  划分界限都是按照最初的预设,以丰江和西沣河为界。丰州市一百二十八万人口,新成立的丰城区分去了五十九万人,其中城市人口占到了八万多人,沣南区三十一万人,沣北区三十八万人,而丰州市的城镇人口都集中在了丰城区,而沣南区的城镇人口仅有区区两千人不到,而沣北区的城镇人口也不超过四千人。

  当然,目前还只是消息传来,也是消息灵通人士在国务院那边获悉的,方案基本定下来了,不会有变,只是尚未正式行文下来而已。

  陆为民也通过一些关系确定了这个消息的可靠性,的确如此,一分为三,陆为民估摸着起码丰州这边大部分人都没有考虑到会是这个方案。

  把丰江以西这一片非精华地区还要一分为二,实际上就是变相的多设立了一个农业区,很多人都觉得难以理解,包括张天豪和吴光宇他们都是如此想,这也意味着地区改市之后不得不花费更多的精力倾注到两个区的建设上来,市辖区,也就意味着这将是以城区为主的区域,也就意味着日后城市化进程会更进一步加快。

  但是对于陆为民来说,他认为是一件好事,晚分不如早分,早分有利于各个行政区域确立自己的中远期规划,最起码从地市这一级层面可以未雨绸缪,提早布局,有时候十年前提前的一步在十年后也许就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对一个地区的发展也会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很多时候我们往往都会惋惜着说一句话,早知道我就怎么怎么了,现在如何如何,这其实就是一个预见性的问题。

  无法做出科学的预见,往往就意味着日后会付出更高的学费和代价。

  而预见的科学性往往又是最难以认定的,谁现在也无法用以后的事实来证明自我,空口白牙谁都会,所以最终就只能以权威来代替,而权威的源泉往往就是地位和权力,而非理性。

  而现在陆为民就还不具备权威性,所以在很多情况下,他必须要说服张天豪,才能利用这种权威性。

  可要说服张天豪也不容易,需要从必要性和可行性两方面来说服对方。

  “陆专员,我来了。”朱广明看见陆为民站在窗前看得出神,犹豫了一下才道。

  对于陆为民,朱广明虽然也是老丰州,但是却并不熟悉。

  陆为民在地委办工作时,朱广明还在地区建委担任处长,而陆为民很快就下了县,朱广明也一直在建委工作,一直到提拔为副主任之后才下县到淮山担任了常务副县长,而后回地区建委担任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然后干到了主任位置。

  应该说朱广明算是一个资深的建设人,除了在淮山的短暂两年常务副县长,基本上工作都在建设系统干。

  “老朱来了?坐吧。”陆为民听到朱广明的声音,回过头来,点点头,示意对方入座,“我还没有来得及到建委调研,本来不该指手画脚的,但是时间太紧,我觉得有些工作我恐怕要先问一问了,要不等到建市之后再来慢慢布置,我怕耽搁了。”

  朱广明见自己还没坐稳,对方就直接说正题了,也是一愣,忙点点头,“陆专员,您安排就是了,啥时候来我们建委,我们随时安排。”

  “嗯,调研肯定要来,但是我先和你说说工作上的事情,我听说地区建委对我们丰州城市规划还没有一个比较完整和长远的方案?”陆为民没有客气,直接问道。

  朱广明头皮一麻,一来就说这事儿,他也知道这事儿绕不过,两年前他也曾经提过这件事情,说原来的城市规划方案是十年前刚建地区的时候的方案,已经很不适合目前的城市发展规模了,应该及时进行更新和调整,重新布局,但是当时的专员现在的书记张天豪就对这事儿不太感冒,认为撤地建市已经是定下来的事情,但是具体方案却没有出来,没有必要那么着急,提前做出来的东西和最终方案不符,那就是白费功夫了。

  朱广明并不认同张天豪的这个意见,但是人家是专员,你不听不行,所以这事儿被压了下来,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张天豪的态度也说明一个问题,这位专员至少在建设这一块上没有太多私心,换了别的领导一听说城市规划建设眼睛便放光,恨不能把一切推倒重来,样样都抓在手里,哪怕是再不合适,也要折腾一番,但张天豪的态度却很平直,从这一点角度上来说,朱广明还是比较钦佩张天豪的。

  但是现在这位新来的陆专员,态度似乎就截然两样了。

  撤地建市也就是几个月的事情了,但是这一位陆专员似乎已经等不及了,要把手伸向这一块了,见惯了太多对城建这一块垂涎三次的场面,朱广明心里也有些感慨,都说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脚,但朱广明却自认为是谨守本分的,这也让他在建委里边很是受了一些窝囊气,几个副职都对他是一肚子火,认为他这个主任自己活得憋屈不说,还把大家伙儿都弄得清汤寡水。

  现在新的专员来了,而且一看就不是善茬儿,分明是想要在城市建设这一块上做文章的,而且现在也的确是一个契机,朱广明在心里苦笑,看样子自己这个不太识相的主任是不是真的该挪窝了。

  再来,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