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节 还是要先和你通通气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节 还是要先和你通通气

  2001年6月6日,国务院关于丰州撤地建市的批复正式下达。

  虽然省里边的尚未正式发文,但是谁都知道撤地建市算是正式启动了运行程序了,一旦省里下文,那么丰州地区撤地建市,丰州市一分为三的工作就要全面启动,尤其是涉及到三个行政区的党政机关的组建就要马上提上议事日程。

  陆为民也没有想到国务院那边刚刚有消息传来,批复文件就紧跟着下来了,虽然说省里正式下文估计还要一些时间,但是估计也不会拖太久,也就是一个月内的事情。

  接到黄文旭的电话,陆为民知道黄文旭是肯定有重要事情要和自己商议了。

  来丰州这么久,谁然大家都知道自己和黄文旭关系密切,但实际上这么久来两个人单独在一起说事儿的时候还真不多,陆为民想了想,似乎也就只有那么一两次偶然机会遇上聊了聊,像这种专门单独说事情的情况还真是第一次。

  和黄文旭约的见面地点也没有在行署这边,倒是弄得陆为民觉得有点儿像是地下党暗中接头一般。

  国务院关于撤地建市的消息传递速度很快,省里一得到消息,地区这边也就知道了,原来因为不确定丰州市究竟是一分为二还是一分为三,所以说法很多,但是现在一确定下来,很多事情就马上要运作起来,很多人也会动起来。

  在此之前张天豪很稳得起,基本上从来没有提过人事方面的安排,丰州市一分为二怎么安排,一分为三又怎么安排,但是陆为民也从祁战歌和黄文旭那里隐约知晓一些。

  在自己来丰州之前地委那边大概是有一些考虑,但是主要还是按照一分为二来考虑的。

  邢国寿继续担任丰城区委书记,而冯可行可能要到当初预设的西沣区担任区委书记,这辆样也就是相当两边分家。

  至于说分家之后,谁出任丰城区的区长和西沣区的区长。却没有具体点明,但是黄文旭很含蓄的和陆为民谈到过这事儿,称地委副秘书长龙飞很想下区县,而且在这个事情上很活跃。估计应该是瞄准了丰城区的区长这一角色。

  陆为民对龙飞的印象并不好,在阜头的时候,龙飞通过张天豪就和自己接洽联络过,陆为民也明白龙飞的意图,但是实事求是的说龙飞在阜头的表现远不及他原来在丰州市的表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了一些挫折心态发生了一些变化,变得有些功利浮躁,做事情浅尝辄止,沉不下去,这让陆为民很失望。

  到后来糜建良担任了县委常委。而龙飞原职未变,这让龙飞怨气很大,也使得两人关系骤然转冷,所以一直到陆为民离开阜头,二人关系都处于相当冷淡的状态。即便是陆为民到丰州来任职,担任地委副秘书长的龙飞依然心存芥蒂,与陆为民再无有复合的迹象。

  当然对于陆为民来说,一个龙飞影响不了什么,就算他是张天豪的亲信,但是也改变不了目前张天豪和陆为民目前的这种合作关系,顶多有时候说说小话替自己添添堵罢了。

  不过龙飞想要下县还是让陆为民有些惊讶。但转念一想也是,龙飞在地委副秘书长位置上呆着,撑死也就是一个正处级到点,可是这家伙在年龄上的优势还是相当明显的,现在也不过四十岁,肯定还想要搏一把。那么下区县去担任主要领导积累政绩那就是必经之路,而留在地市一级机关里,要想走上副厅级岗位,难度实在太大了。

  有张天豪的扶持,龙飞抓住机会如果能干出一番名堂来。这一届里想要奔一奔副厅还是很有希望,当然前提是张天豪在丰州呆得够久,让龙飞也能一改他在阜头期间的表现。

  ********************************************************************************************************************************************

  和黄文旭见面的地方选的是伏龙岭上。

  伏龙岭又叫伏龙坡,丰州城里人喊伏龙岭,而本地人则叫伏龙坡,伏龙二字得名于三国时候的伏龙凤雏中的伏龙诸葛亮。

  据说三国时期诸葛亮在刘备被东吴拉进美人阵后曾经在这里出谋划策让赵云把刘备从孙尚香的石榴裙里拉出来,当时诸葛亮就在这里等候,当然这一听就是杜撰的,不说《三国演义》里边的东西本身就没有多少符合史实,不靠谱,就算是有这么回事儿,也和这地方沾不上边儿,估摸着也是哪个朝代的人想要炫耀一下自己家乡是有来头的地方,借着三国故事的流传,刻意杜撰出来的。

  伏龙岭和枇杷山隔着西沣河遥遥相望,但是伏龙岭的高度要比枇杷山高一些,但由于面积比较大,坡度也要和缓许多,更像是一个略略起伏的土岗子,当然这土岗子的植被覆盖很好。

  道路有些颠簸,因为路况实在不太好。

  如果按照国务院的批复,这这一片就该是属于日后的沣南区了。

  而沣南区也将是今后丰州市的三个市辖区中最贫瘠最落后的地区,甚至要比一样相当贫瘠落后的沣北区还要差,最起码沣北区因为有经开区在那一片,这么些年来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已经有了不错的基础,尤其是丰江人民大桥有力的把西沣河以北丰江以西以丰江以东地区联系起来,使得经开区和沣北区最起码具备了比较优越的发展基础。

  但是沣南区就不令人乐观了。

  史德生驾驶着别克新世纪晃晃悠悠的从省道315驶入了一条土道。

  土路并不窄,但是路面状况就很糟糕,大概就是用压路机压过之后铺洒了一层碎石,所以有些起伏不平,这还是在这一段时间没怎么下雨的情况下,一旦下了雨,估计碎石下边的地基就会发软,自己这辆别克新世纪能不能过还不好说。

  这就是沣南区的情形。

  或许沣南区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省道315从这里横贯。然后通过老丰江大桥进入丰州的老市区。

  而老丰江大桥作为s315的主要咽喉通道已经显得有些老迈了,只能堪堪容纳三辆车并行而过的大桥只有十多米宽,从老城区那边过来,一过老大桥。道路就变得糟糕起来,虽然名义上还是柏油路,但是路面上东一个坑,西一个洼,很多地方干脆就直接用一些碎石烂砖甚至泥土垫上,作为二级公路的省道成为这样,不能不让人有些心寒。

  老大桥这一头是南渡镇,得名于在这座桥未建之前这里丰江上的一个重要渡口,日后这里可能就会成为沣南区区政府驻地,但是陆为民一路上坐在车里打量了一下。整个南渡镇几乎就是依托着s315这一线而形成的一个集镇,公路就是街道,很有点当年自己刚到双峰时洼崮镇的感觉。

  当然这个形容可能夸张了一点,但是这个日后可能作为沣南区区政府驻地的南渡镇也实在太寒碜了一点,陆为民也不清楚当初丰州地区向省里提出一分为三的依据何在。就因为沣南区这边有一个规模不小的内河码头,还是因为沣南区更适合作为日后丰州市的交通枢纽和物流中心来发展?

  陆为民一直到了伏龙坡下都还在琢磨这事儿。

  黄文旭选了这个地方来散步谈事儿,也算是比较隐蔽了,陆为民不知道到丰州来任职久而久之都会养成这个癖好,当初张天豪也是约自己到枇杷山散步踏青,现在黄文旭又约自己到伏龙坡上来散步谈事儿,再早自己还在当地委办当秘书时。时任省委秘书长的陶汉也是兴致勃勃的要到枇杷山他这个曾经当知青的地方去月下漫步,看来大家都对丰州的山水很有感情。

  仁者爱山,智者爱水,大概大家都是以仁者自居吧。

  黄文旭早早就换了一身锻炼的运动装束,这让陆为民也是颇为惊奇。

  见陆为民一脸好奇,黄文旭先就解释:“养成锻炼习惯了。伏龙坡上人少,每天晚上来走走,对身体大有裨益,我这个年龄和陆专员不能比,走江边吧。碰见人太多,走枇杷山吧,张书记和吴书记他们都爱去,我就干脆选了伏龙坡了,自己开车过来,走上四十分钟,下山回家洗个澡,全身舒坦。”

  “陈主任过来了?”陆为民含笑问道。黄文旭老婆姓陈,是原来麓溪信用联社的副主任,现在也跟着黄文旭过来了。

  “去年过来的,很不乐意,但也没法。”黄文旭耸耸肩,“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也只有认了。”

  “丰州条件比不了宋州,也难怪,麓溪信用社效益好,她来这边收入也要少一大截。”陆为民笑笑。

  “嗯,不完全是这个,过来了,职务也不好安排,我说我这个身份,劝她别去想那些了,她同意了,但是我知道她内心很不高兴。”黄文旭苦笑,“加上这边人也不熟,亲戚朋友也不在这边,各方面条件也比那边差许多,老婆说和宋州那边的叶河泽口感觉差不多,说得有点儿刻薄,所以觉得有点儿不适应吧,好在丰州学校的教育质量还不错,孩子过来之后也觉得挺好,要不老婆可能真的就不过来了。”

  “嗯,可以理解,撤地建市之后,城市建设要纳入中心工作,三个区的建设要统筹规划,同步进行,二三产业要发展,城市建设要先行。”陆为民点点头。

  “陆专员,张书记大概也有考虑吧,昨天他把我叫去,要求部里边迅速启动撤地建市后区县人事的调整准备工作,我想,还是要先和你通通气。”黄文旭语气很平静。

  来吧,所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