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一节 隐藏人选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一节 隐藏人选

  陆为民瞥了一眼黄文旭,掂量着黄文旭话语里的分量。

  据他所知黄文旭和张天豪之间的关系相处得还是不错的,一个组织部长如果和地委书记关系处不好,也很难受的,尤其是在分管党群的副书记也和地委书记关系密切的情况下,组织部长手中的权力余地其实就被压缩得很小了。

  如果遇上霸道一些的书记,甚至就有可能直接把你当做一个常务副部长来使唤,他发话你执行,根本就不给你发表意见的机会,你不执行,那么常务副部长甚至其他副部长就有可能直接要分你的权,甚至架空你。

  当然这种例子并不多,能当到组织部长这一角,自然也懂生存之道。

  就像大国有争霸之术,小国有生存之道一样,如何在其中游走圆转,甚至左右逢源,也是当组织部长的基本功。

  对于黄文旭与张天豪处得不错,陆为民并无任何不舒服,相反他倒是觉得这足以证明黄文旭的成熟,一个领导干部感情用事往往是不成熟的表现,反而容易出事儿,黄文旭固然和自己关系很好,但是那是在宋州,在丰州之后,这个关系会重新定位。

  这个重新定位并不是说黄文旭就和自己要疏远,而是指黄文旭要学会如何更好更妥善的来处理还他和张天豪与自己之间的关系。

  从目前来看,黄文旭做得相当好,起码没有让张天豪心生疑虑忌惮,当然,这也可能与张天豪自信心够强有很大关系。

  “天豪书记有没有提到行署副专员人选要结合这一次撤地建市涉及的处级干部人选一起来解决?”陆为民问了一句。

  “说了,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他语焉不详,估计是在省委组织部那边没有获得明确答复的原因。”黄文旭摇摇头,“我前段时间向方部长和贺部长汇报工作时,两位领导也提到了丰州地委要尽早考虑地区班子和县区班子人选,不要事到临头再来抓瞎。人选早定早报,部里边也可以有充裕的时间来考察。”

  黄文旭的话让陆为民沉吟不语。

  至今张天豪没有和自己研究过副专员的人选问题,看似也许要等到撤地建市一并来解决,但是陆为民却清楚副专员人选不太可能拖到明年元旦直接变副市长。还是要先任命为副专员,等到地改市时来走程序变副市长,张天豪这是在逼自己,逼自己主动找他。

  想到这里陆为民也觉得有些好笑,平时觉得张天豪挺豪放大气的,怎么这事儿上却也是有点儿傲娇拿捏了,非得要等自己去找他了。

  现在通过黄文旭来传话,这看似不显山露水,但是他很清楚黄文旭或多或少要给自己传信,其实他也清楚。没有黄文旭传信,自己也一样会清楚这个情况,让黄文旭传信也不过就是个明面上的提醒罢了。

  对于自己来说主动去找他也没啥不得了,他是地委书记,自己是行署专员。自己找他汇报商量,再正常不过的事儿,这张天豪有时候怎么也变得有点孩子气一般,当然,陆为民也是过来人,有时候就是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再豪迈大度的人。有时候要的也就是这样一个姿态。

  不过这对于陆为民来说也真没什么大不了。

  “文旭,你感觉天豪书记心里边有没有合适人选?”

  黄文旭笑了起来,“陆专员,他心里怎么可能没有合适的?就算他没有明说,这平时工作里边,话语里或多或少也会带出来一些东西。我这个当组织部长的还能不明悟事儿?”

  陆为民也笑了起来,自己也有点儿不明悟事儿了,问这种话,自己才来多久,都还有倾向性了。不说以前张天豪在丰州干了这么久,人家从行署专员干到地委书记,还能没有他自己心目中的合适人选?

  沉吟了一下,陆为民仔细掂量了一下,才慢慢道:“吕腾?”

  “差不离吧。”黄文旭也不意外,陆为民也是人精中的人精,揣摩到也不是什么意外,虽然这个人选很多人不一定看得准,但应该瞒不过陆为民。

  陆为民其实也没有完全确定,他来丰州时日短了一些,在这上边也没有花太多心思,主要是一时间没有那么多精神花在揣摩分析这些上边,而吕腾和张天豪的关系也的确隐晦了一点,但他用的是排除法。

  地直机关里边一把手们不是年龄偏大,就是在能力上欠缺一点,张天豪也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如果说在处级干部里边他还能照顾一下情面,但是在副厅级干部里,他固然要考虑感情亲疏,但是能力上绝对要让人心服口服,尤其是自己来丰州之后,他更不想让人诟病。

  县市区的一把手里边,淮山和南潭排除,感情亲疏上仍然要起作用,邢国寿要说能力资历绝对够了,但是张天豪把他摆在丰州市委书记位置上就不是要让他担任副专员的意思,而邢国寿现在也未必愿意再当那个副专员。

  能坐到这一角,固然有张天豪的安排,邢国寿也当然非等闲之辈,不会甘心继续沉沦,陆为民也看出了一些端倪,邢国寿是打定主意要想上地委委员,或者说地改市之后的市委常委这一位置,也一直在努力。

  但是陆为民清楚,张天豪也清楚,邢国寿本人也同样清楚,这得要看机遇,或者说造化。

  丰州还是地区的时候,丰州市委书记迟早要进地委,这的确是惯例,但是地改市之后,你丰城区委书记就一定进丰州市委常委么?未必。

  所以说得看造化,这都不仅仅是机遇那么简单的事儿了。

  除开邢国寿,关恒资历尚欠,宋大成还刚当副专员,你关恒就能上?

  邓少海看似资历也不浅了,但是陆为民感觉得出来,张天豪对双峰的工作不太满意,他和自己在研究工作时都提过几次,双峰应该有更大的潜力,应该有更好的表现,一方面是提醒自己双峰有潜力可挖,从另一角度来说,未尝不是对双峰县目前的情况不满意的暗示,所以邓少海要想有想法,还得先把手里工作做出像样的成绩来再说。

  剩下就是大垣的劳动了。

  劳动在担任大垣县委书记之前不过是行署副秘书长兼行署办主任,在担任行署办主任之前也只是担任过丰州市委副书记,可以说并没有真正在县处一级岗位上有什么突出表现,张天豪把劳动搁在大垣县委书记上,其实就是要让劳动在这个位置上干一番像样的事儿出来,既是打熬资历,也是出成绩。

  先前大垣在邢国寿和徐越搭班子时表现颇佳,劳动和韩业辰搭档时日尚短,虽然这一年多两年大垣表现也不差,但是更多的人都还觉得这是邢徐两人的功劳,还不是你劳动和韩业辰的本事,是骡子是马,还得要再多遛遛。

  这么一排除,只剩下吕腾。

  吕腾能搁在古庆县委书记位置上,本身就说明很多问题,而陆为民到古庆调研时,也能感觉得到吕腾那种异乎于其他县市区一把手们的那种坦然。

  不是谁都能在自己面前摆出这种坦然姿态的,徐晓春能,但那是建立在和自己有特殊交情的基础之上,关恒能,那是因为自己和他长期的默契,甚至邢国寿这样和自己也算有一段香火缘分的人都做不到,但是吕腾做到了。

  自己和吕腾没什么交情,吕腾能做到这种坦然,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有足够的资历,第二,有足够的底气。

  劳动也有足够的底气,张天豪的亲信,自己动不了他,但是他资历还欠火候,所以他在自己面前,是龙是虎,都还得盘着卧着,吕腾呢,有足够资历,毕竟是财政局长下来的,财政局长直接上副专员也不少见,但是他毕竟还不是副专员,能有足够底气,说明他有不一样的仗恃,当然这种仗恃也可能是来自张天豪以外的因素,不过陆为民觉得张天豪因素可能性更大一些,所以他推测张天豪心目中的合适人选是吕腾。

  看样子没猜错。

  “情理之中。”陆为民点点头,吕腾能力不俗,之前没有想到吕腾也会是张天豪中意的人选,陆为民就觉得吕腾不错,现在这一看,还有点儿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陆为民甚至觉得吕腾在一些方面的眼光能力上甚至比徐晓春更强,当然徐晓春也有他的强项。

  “那陆专员你也认同天豪书记的意见?”黄文旭微感诧异,他还以为陆为民起码要消化一下呢,没想到陆为民显得会这么洒脱。

  “吕腾不错,如果他能尽快到位,也是件好事儿。”陆为民点点头,“不过,文旭,我们行署照理说缺两个副专员,天豪书记的意思是只推一个人选么?”

  黄文旭摇摇头,“张书记没明说,但是好像省委组织部那边还有别的考虑,行署这边如果曹刚卸任是要差两个副专员的,估计省委组织部有要下派或者一个的意图吧。”

  再求票,请养成投票好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