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四节 手腕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四节 手腕

  黄文旭给了陆为民这样一个信息,陆为民不得不认真思考。

  这个消息相当重要,代表着张天豪对自己的总体态度,如果黄文旭的分析判断没有错的话,也就意味着在最新的一轮人事调整中,自己会握有相当主动权,这和陆为民先前的判断也基本吻合,那就是张天豪可能会因为在副专员人选问题上给予自己一定“补偿”,现在看来这个“补偿”可能局势在这一轮人事调整上,尤其是涉及到原丰州市三个区的人事调整上。

  但是黄文旭有一句话说得很精准,张天豪再放手,他也是地委书记,主导权始终在张天豪手里,自己作为行署专员也不过就是能够在这一轮人事调整中获得对方比较多的“放权”罢了,自己头脑需要清醒,拿捏好其中尺度。

  回到家中,陆为民就开始认真思考和消化黄文旭带给自己的这个消息。

  五个正处级干部职位人选,不能不说这是一个相当诱人的面包。

  但是陆为民却发现自己手里边居然缺乏拿得出手的应对人选,昔日在阜头的几个得力部下,在自己离开了丰州之后,并没有得到足够的成长空间,唯一例外的就是章明泉。

  章明泉现在已经是南潭县委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已经具备了独当一面的能力和资历,这一轮人事调整中章明泉是最有机会的。

  事实上徐越也很有条件,但是陆为民隐约知晓张天豪对徐越观感颇为不佳,如果要冒然提出挪动徐越,也许会引来负面作用,影响到自己对其他人的提名安排。

  章明泉是县委副书记,最大可能性是到某个区县去担任区县长,要想一步到书记这一位置,还稍显稚嫩了一些。

  蒲燕倒是也有些机会,但是蒲燕担任县长时间太短了。在双峰的工作都还没有理顺,并不合适。

  剩下几个人,糜建良、齐元俊、田卫东、冯西辉、巫嗣润,原本还有丁贵江。但是一来丁贵江和陆为民的感情亲疏度要略差,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年龄明显偏大了,不太适合了。

  糜建良年龄之比丁贵江小两岁,但是不要小看这两岁,这在很多时候有时候就是一个坎儿。

  糜建良和陆为民的感情亲疏度也不算是最深的那一批,倒不是说陆为民心有嫌隙,而是这种个人感情本身就是发自内心和建立在日常工作中培养积淀下来的,不过陆为民倒是觉得糜建良是个值得推荐的好人选。

  糜建良在基层乡镇上工作多年,经验极其丰富,而且也担任过经开区的党工委书记和县委办主任。现在又是阜头的常务副县长,可以说履历这一栏相当精彩而丰满,让此人到一个条件比较恶劣的新成立地区去扛担子是很合适的。

  齐元俊走得还算顺利,目前已经是淮山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了,不过淮山的环境不是很好。齐元俊也有点儿有力使不上的感觉,所以在来拜访陆为民时,齐元俊也是感叹不已,说深刻领会到一地的环境对于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会产生多么大的制约和影响,大概也是苦楚良多。

  淮山的环境的确不是很好,丁立晖担任书记前期独断专行,后期因为患病之后又突然变了一个人一般。当撒手掌柜了,县长吉永杰性格比较软,丁立晖强势的时候,两个人配合也还算勉强,丁立晖撒手之后,县里内部矛盾反而凸显出来。吉永杰有些控制不住局面,县委副书记彭发金是老地头蛇,和吉永杰龃龉颇多,弄得整个班子也有些散乱,所以齐元俊也觉得在淮山是累心累人却还干不成事情。

  有很多情况陆为民也是听田卫东介绍的。齐元俊性格比较直,不愿意在里边选边站,而且也不太会打太极,所以得罪了彭发金,彭发金也是经常找茬儿,弄得齐元俊在淮山也有些难过。

  田卫东在淮山虽然也是组织部长,但是他也不太喜欢目前淮山的局面,吉永杰太软,彭发金有太骄横霸道,主客易位,立即就成了乱局,亟待地委对淮山班子进行调整。

  冯可行要真去淮山,还有得折腾,尤其是面临彭发金这种骄横惯了的地头蛇,要制服对方还需要一些手腕和机会。

  相较于齐元俊和田卫东,冯西辉和巫嗣润应该是干得最顺心的。

  冯西辉主要精力放在了经开区这边,全力以赴谋划经开区的发展,经开区的经济总量即便是在整体文化旅游产业不断增长的情况下,在全县比例不断上升,撤区建镇之后,阜城镇和梅坞镇分列。

  冯西辉提出可以考虑在梅坞建成一个文化旅游产业园区,这一计划也得到了关恒和温有方的支持,主要是围绕阜头丰富的历史人文资源以及现在日益兴盛的影视旅游产业,重点发展旅游艺术品开发生产、旅游特色食品生产、影视产业后期制作这几大产业来做文章,目前前两者已经有了比较好的规划和发展,尤其是涉及到木雕、石刻、小园艺产品、藤编、竹编、剪纸以及传统手工笔墨纸砚作坊,都开始在文化旅游产业园里落地生根,发展起来,有好几家以生产地方特色风味食品的企业也在园区落户,甚至包括一些来自闽浙等地的特色食品也闻名而来。

  而影视产业后期制作这一块难度要大许多,不过在中昌旅游影视基地的支持以及股东单位的扶持下,这方面的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推进。

  对于冯西辉,陆为民是最欣赏或者说最喜欢的。

  这是一种单纯的感觉,和冯西辉能力无关。

  冯西辉能力并不比章明泉、齐元俊或者田卫东强多少,或者说各有所长,但是冯西辉却最像自己,感情上有些放荡不羁,头脑灵活,胆子大,有闯劲,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自己以前的写照,这让陆为民有一种天生的亲切感。

  而冯西辉也有年龄上的优势,这个家伙刚刚满四十不久,正处于一个官员的黄金年华,如果能够在四十二岁之前完成从副处到正处的跨越,那么五十岁之前步入正厅的可能性就会极大。

  当然这家伙也有劣势,性格上灵动有余沉稳不足也会制约着他在更高层面上的表现,就看这个家伙能不能在未来的工作中变得更成熟起来了。

  巫嗣润的性格和冯西辉则是截然两样,陆为民给他的评语就是少年老成,甚至有了点儿暮气,不过此人的执行能力和工作作风相当让人赞叹,他和糜建良都是从阜城区出来的干部,风格似乎也是如出一辙,现在在副县长岗位上也深得温有方的信任。

  这一连串的人物形象在陆为民脑海中串过,让陆为民意识到这么多人里边,居然没有一个可以能够推得上书记位置的角色,也难怪黄文旭提醒自己,主导权仍然掌握在张天豪手中,这个因素在其中所占的作用似乎也很重要。

  黄文旭大概也是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才会来提醒自己,同样,张天豪怕也是早就料到了这一点,才会显得如此大方,陆为民不由得苦笑,能坐上这些位置的人,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一个问题早就从每一个角度都考虑得格外通彻了。

  不过黄文旭提醒自己,也给了自己一些缓冲时间,陆为民知道自己该动起来了。

  给你这个机会,你都不把握,那只能说明你自己的无能。

  ********************************************************************************************************************************************

  祁战歌走进张天豪的办公室里时,张天豪正在挥毫泼墨。

  “怎么,为民也觉得有些意外?”

  “嗯,有点儿吧,不过他还是实话实说,他觉得您对双庙和伏龙两个区不太重视,他认为这两个区未来是我们丰州城市发展的一大方向,这两个区的发展对于带动我们丰州城市经济发展会起到很大的拉动作用。”祁战歌说得很含蓄。

  张天豪料事如神,知道陆为民会来找自己,不过祁战歌也十分佩服张天豪的大气,不管双庙区和伏龙区这两个区就目前的状况来看纯粹就是两个农业区,但是其地理位置却摆在那里,不但是日后丰州市辖区,而且紧邻丰州腹心城区,能够很坦然的就这两个区的班子组建问题来征求陆为民的意见,实际上也就是把主动权交给了陆为民。

  张天豪微微点头,表情有些复杂,“为民的意见我知道,他是相用城市建设来拉动经济发展,但是我们丰州财政相当瘠薄,尤其是现在的丰州市,市改区,一分为三,双庙和伏龙两个区,基本上就是农业区,如何来发展,我心里也有些打鼓,为民提出的组建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我还在考虑。”

  最后两天了,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