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六节 筛选,烫手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六节 筛选,烫手

  应该说张天豪的想法还是比较谨慎和务实的,相比之下陆为民的想法却有些冲动因素在其中。

  当然张天豪之所以务实和谨慎是因为他认为陆为民的这个构想从启动到发挥作用都会举步维艰,而并非完全考虑到日后可能会留下烂摊子这一点,他是担心这个融资平台公司是丰州市初成立烧的第一把火,别一上手时搞得轰轰烈烈,结果却是半途就偃旗息鼓甚至是撂了摊子,那就太有损这新成立的丰州市委市政府的威信了。

  尤其是在自己还在任上时给自己来捅这么大一个窟窿,还得要自己来收拾烂摊子,陆为民人年轻,或许省里会觉得他是改革先锋,敢闯敢拼,而自己作为市委书记却落了个把关不严,缺乏远见的看法,那就太不划算了。

  但现在摆在张天豪面前的难题是双庙和伏龙两个区的“凄惨”境地。

  精华都划给了丰城区,而原来丰州市的西面农业区域却都划给了双庙区和伏龙区,双庙区还好一点,好歹有个拓达水泥厂和拓达水泥制品有限公司勉强称得上是有一个支柱产业,伏龙区呢,可以说放言望去,就是一片农田了。

  而双庙和伏龙的公共基础设施更是一片空白,完全要从头开始,如何来协调这两个区的城市建设启动?城市建设又和产业培育紧密两关,如果几年过去双庙和伏龙两个区依然是一片荒芜,又如何能向省里交代?

  这将是第一届丰州市委市政府面临的挑战性难题。

  “现在我们丰州要撤地建市了,城市建设摆上了一个更重要的位置,城市建设是什么,就是公共基础服务设施,道路、桥梁、管线这是最基本的,所说的三通一平现在逐渐向五通一平、七通一平迈进,投入会相当巨大,但是你不投入怎么招商引资。怎么来发展产业?丰州经开区和丰州市之所以发展迟缓,固然有这样那样的具体原因,但我认为一个最重要的因素还是当初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没有跟上,丧失了竞争力。当阜头、古庆这些县城的基础设施比你丰州市区还完善时,人家凭什么来你这里投资?阜头的昌南香格里拉酒店已经是五星级酒店,现在还有一家五星级酒店和两家四星级和以及多家三星级酒店在建,看看丰州,至今没有一家五星级酒店和四星级酒店,这就是差距。”

  张天豪也有些感慨,“当然,大家可以说阜头是很著名的旅游城市,不能比,我就在想。怎么就不能比了?为民去阜头之前,阜头情况什么样,老丰州人老黎阳人都清楚。旅游资源还不是发掘出来的?四大古镇也好,青云涧风景区也好,这些都是早就摆在阜头地面上的。几十年未变,怎么这么多届县委政府就从来没有考虑过来打造挖掘呢?丰州市难道就什么都没有么?丰州贡院,建安双塔,文武庙,七杀坊,白头峪和百战关,这些具有历史意义的古迹大部分都保存完好。我不敢说全国闻名,但是只要你好好挖掘好好打造,是完全能够发掘出其内涵价值的,可我们有些领导就是想不到看不透,或者说‘不屑一顾’。”

  张天豪的有感而发,也引来了祁战歌的认同。“张书记您说得对,这关键还是一个眼界和观念的问题,昌南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现在正在和双峰县洽谈摩柯坪——弯弓岭景区的开发,用于打造大青云涧风景区,好像是为民牵的线吧。我就在琢磨青云涧已经开发出来了好几年了,现在游客如云,盈利滚滚,怎么双峰县委县政府以前就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呢?而且我听说去过摩柯坪和弯弓岭景区的人都说,摩柯坪——弯弓岭比青云涧更具看点,打造出来会更具震撼力,可现在双峰县和昌南公司那边谈,人家就要拿走绝大部分利益,他们获得的利益甚至连阜头拿到的一半都不到,原因无他,人家青云涧景区品牌打响了,你现在就得求别人,爱干不干!可当初昌南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开发青云涧时你双峰县干什么去了?你怎么就没想到同步开发,共同发展呢?我看,就是眼界和观念的问题!”

  张天豪没有吱声,祁战歌这话里有指向时任县委书记曹刚的意思,现在曹刚是宣传部长,但是这两位现在关系很冷淡,他不清楚祁战歌是有感而发还是借题发挥。

  地委里边也不是一团和睦,他也不清楚祁战歌怎么对曹刚有那么大看法,照理说曹刚和祁战歌是没什么交织,也不可能有什么矛盾才对。

  “战歌,我知道为民对丰州市区的发展建设很担心,但是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的组建不是小事,办得好,的确能对丰州城市建设发展起到巨大的助推作用但是办得好,也可能给我们撂下一个烂摊子啊,所以我们不得不慎重啊。”

  “张书记,我理解您的担心,但是我觉得为民有一句话说得好,现在我们是逼上梁山了,丰州市一分为三,丰城区把所有精华划走了,而双庙区和伏龙区的建设发展又势在必行,我们无法坐视丰城区和这两个区的巨大反差不闻不问,这已经不仅仅是城市建设的事情了,同时也是两个区的发展大计,我们既不能因噎废食,更不可能有选择性的忽略,双庙区和伏龙区的大部分干部还是要从丰州市和我们地委行署各部门下去的,如果他们感受到新一届市委市政府对他们的冷落,恐怕会极大的损害民心士气,而且也会对做好他们到双庙和伏龙区去工作产生很大影响,现在我已经听到了一些说法,大家都在讨论可能要到双庙和伏龙去工作的可能,都说宁肯在丰城区当个普通科员,也不愿意到双庙和丰西那边去当局长,虽然说法有点儿夸张,但是也代表了一种不好的风向。”

  祁战歌的话让张天豪微微色变,他没想到那边国务院的批复刚下来,这边下边就已经在讨论分析到双庙和伏龙区的不利因素了,看样子大家都是对双庙和伏龙的前景不抱希望,这对于下一步丰州市一分为三的人事调整安排尤其是普通干部的人事调整安排极为不利。

  如果丰州市的干部都不愿意去双庙和伏龙工作,都想呆在丰城区,而地委行署各部门的干部对下双庙和伏龙恐怕会更不感兴趣了,当然任职的除外。

  “嗯,这是个问题,没想到大家都对丰西的双庙和伏龙前景这么悲观啊。”张天豪唏嘘了一下。

  “张书记,大家都不傻,开车过河到丰西那边去溜一圈,就啥都知道了。丰州市以丰江划开,精华都在丰东,丰西唯一有点儿像样的东西又都属于经开区,剩下二十多个乡镇几乎清一水的农业乡镇,任凭你双庙、伏龙怎么分,就那样,过去之后只怕连工资都发不起,更别说奖金福利了,现在干部都是将现实的,尤其是原来在丰州市干得好好的,凭啥现在就要我去吃亏受苦?自己答应,老婆孩子也不会答应。”祁战歌微微顿了一顿,“统计局那边的一些指标数据都已经出来了,丰州市去年gdp接近19亿,财政收入2.1亿元,如果按照现在的划分,丰城区gdp占到了13个亿左右,财政收入大概在1.6亿左右,双庙区gdp大概在5个亿左右,财政收入大概5000万左右,而伏龙区gdp不到两个亿,财政收入不到两千万,如果按照人均gdp来计算,丰城区人均gdp相当于双庙区的1.9倍,相当于伏龙区的3.6倍,您说这样的反差,谁愿意去?”

  祁战歌一点一滴的分析着,“更为关键的是双庙和伏龙区两个区的所有基础设施都是空白,全部要重新来过,而丰城区是早已齐备,这也就意味着今后双庙和伏龙两个区的财政收入有相当大一部分要投入到这方面去,这势必影响到干部们的各方面,包括他们的收入和工作生活条件,他们肯定会考虑到这一点。”

  张天豪发现自己还是有些轻看了丰州市一分为三带来的影响,如果这个问题处理不好,会给日后三个区尤其是伏龙和双庙两个区的组建带来巨大的麻烦。

  双庙还要略好一点,但是伏龙区情况的确是相当棘手,这甚至可能会影响到这两个区班子组建以及干部分流,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自己先前还觉得放手给陆为民一些自主权,现在看来这个自主权也还是有些烫手的,没准儿陆为民还觉得这是自己在故意给他出难题呢,所以才会再度谈到了组建政府融资平台公司这一招,看样子陆为民是下定决心要用这一招来作为日后市区三个区的建设发展的发动机了。

  张天豪突然想到冯可行如此热络的表示愿意到淮山,是不是也是觉得双庙和伏龙两个区的发展前景不容乐观呢?

  晚上十二点再来爆发,请兄弟们把下月保底月票留给老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