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七节 城投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七节 城投

  看见张天豪眉头皱起,没有说话,祁战歌想了一想又道:“张书记,我看您可以再和为民好好谈一谈,听一听他的想法。”

  张天豪哑然失笑,摇摇头,“战歌,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他的想法我大致了解,我只是有些担心他步子迈得太大,到时候控制不住冲动,反而欲速则不达,也不知道究竟是我太保守,还是他太激进?”

  祁战歌掂量了一下,“张书记,为民也和我深谈了,他认为双庙和伏龙两个区虽然是白手起家,但是因为恰恰是一张白纸,也许更好绘制,没有太多的束缚,也不必考虑会带来什么后果,当然正如您担心的,基础设施建设上那是要真金白银的投入,目前来看只能是市里边来扛起,组建城市融资平台公司就是必然,既然没得选,那也就放手一搏了,我感觉您开始也有这方面的打算,比如在班子搭建上,但是现在好像又有点儿……”

  祁战歌的话让张天豪扬了扬眉毛,不过这也在张天豪意料之中。

  自己这方面的意图被祁战歌看出来并不奇怪,毕竟祁战歌一直和自己配合很默契,对自己的很多想法也比较了解,他最初的确是有意在丰西这边班子建设上放手,让陆为民来按照他自己的意图来,但是丰西现在却一分为二成了两个区,面临的压力就更大,加上陆为民表明的态度也是要在融资平台上的动作很大,这不能不让他有些担心了。

  “战歌,我会和为民谈一谈的,各方面都得要好好谈一谈,现在已经是关键时刻了,如果我们地委一班人还在这个问题上心思各异,各唱各的歌,各弹各的调,那就真有问题了。”张天豪仰起头思索了一阵。“组建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恐怕是势在必行,但是如何来控制好这个规模,嗯,我不说控制好规模。应该说如何来确保这个平台既能最大限度的为城市建设发展服务,同时又要避免出现债务不可控,成为我们日后的一大包袱,甚至成为我们身上的定时炸弹,这份拿捏需要一个技术高超的操舵手来把好关。”

  祁战歌听出了张天豪话语隐藏的意思,成立政府融资平台可以,但是在谁来掌握这个融资平台公司的具体操盘,需要认真研究。

  这可能会让陆为民有点儿失望,但是祁战歌觉得张天豪能开这个口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张天豪也隐隐透露出了有意在丰州市一分为三之后的这三个区班子搭建上更大限度的征求陆为民的意见。这太不容易了,也足见张天豪的诚意了。

  至于融资平台公司的具体操盘者人选,张天豪之所以这么慎重,那也是从工作角度考虑,并非有意要针对你陆为民。如果你陆为民连这点儿胸襟都没有,祁战歌觉得就说不过去了。

  “张书记,我看这样就好,只要是为了工作,没什么说不开的话,我相信会理解您的用意。”祁战歌点点头,“我和文旭在具体商量一下。三个区的班子人选也需要尽早考虑,原来的方案也要重新调整,为民说早一点定早一点进入状态,省得大家心思飘忽,我觉得也对。”

  “嗯,你和文旭说说吧。可以在原有方案上进行一些调整,对了,文旭和我汇报了,行署副专员推荐人选,虽然省委组织部那边和我说过只考虑一个。但是毕竟这只是口头一说,我觉得文旭的意见可以,我们还是按照我们最初的想法报,报两个,分先后,至于部里边怎么考虑,省委怎么批,我们不管。”张天豪下了决心。

  ***************************************************************************************************************************

  国务院的批复下来让整个丰州都燥动了起来。

  所有人都在琢磨着这一轮变动会带来什么,又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什么。

  “丰西怎么会划成两个区,中央和省里这是怎么考虑的?你说把丰东划成两个区还说得过去,丰西有啥?枇杷山,伏龙坡,文武庙?那玩意儿能当饭吃么?”

  “是啊,这下丰城区可算是‘减负’了,把所有穷地方全部给甩掉了,真正轻装上阵了,可谁去丰西那边?管他是双庙还是伏龙,那都是土里刨食儿的鬼地方,我估计连工资都未必能发得起,更别说奖金了。”

  “也不一定,想当官的肯定还是愿意去,听说我们局里都开始在作动员了,只要愿意下去,普调一级,如果在局里任职的,只要愿意到丰西那边,不管哪个区,都提拔一级,也就是说咱们这边当个副科长,下去就变正科,……”

  “当正科又怎么样?兜里没钱,当局长也白搭。”

  江冰绫回到地区财政局时,一进门就听到了办公室里边昔日同事们叽叽喳喳的讨论个不停。

  她在古庆工作也有大半年了,如果没有意外,一年的县长助理期满,就要正式担任副县长,县委书记吕腾是老领导了,还算比较关照她,县长尹尧筠对自己也算客气,当然自己在工作上也算是尽心尽责,没啥说的。

  不过现在传言吕书记要高升为副专员了,但是确没有听说尹尧筠会不会接任书记,而是说县委书记可能要外调来,现在也是传言太多,江冰绫也搞不明白了。

  “咦,小江回来了?”江冰绫刚走到走廊里,正好办公室里出来一人,一眼看见了江冰绫,笑着招呼她:“今天怎么这么有空?”

  “何局!”

  何泽南是财政局资历最老的副局长了,因为年龄原因,他也早就失去了上进的心思,现在就是一门心思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迷上了遛鸟,几乎早晚必定提着鸟笼到葫芦汊子那边的湿地公园走一遭,那边绿化搞得相当好,紧邻东沣河水湾,距离丰江交汇处也不远,也成为观鸟天堂,丰州城里好鸟这一口的,都喜欢到那里去,尤其是到了周末上午,那更是人头涌涌。

  何泽南对江冰绫一直不错,说实话江冰绫觉得自己也还算比较幸运,在地区财政局里边,前后几任局长副局长对她都不错,从邓少海到何泽南,吕腾也是刚开始不熟悉的时候有点儿隔阂,后来陆为民出面帮忙疏通之后也很快就融洽了,现在又走到一块儿,就更不用说了。

  “走,到我办公室坐一坐。”何泽南点点头,“到古庆工作就不回咱们局里了?原来在地委办还知道经常回娘家,到古庆就乐不思蜀了?”

  “何局,瞧您说的,我随便走到哪儿,财政局也是我娘家不是?怎么也不能忘了,还说呢,说了那么多次到我们古庆来,哼,我可是一次都没见着您。”江冰绫耍点儿小娇嗔,让何泽南也是心里舒坦的朗声大笑:“嗯,说定了,一定来,这天气热了,你们古庆那边靠山,我哪天过来先给你打电话。”

  “好啊,到时候我和吕书记说,他肯定要亲自作陪。”江冰绫满脸喜色,“到时候我们几个老财政局的好好坐一坐。”

  “别,吕书记现在是大忙人,可别去叨扰他,有你陪就行了。”何泽南赶紧摇头。

  “那怎么行?到时候吕书记知道了还不得把我骂死?”江冰绫双手接过何泽南递过来的茶,连连摇头:“吕书记最看重这个了,我可不敢去违反他定的规矩。”

  “呵呵,吕书记也太那个了吧,对了,没准儿你们吕书记到时候都已经回来了呢。”何泽南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小江,你可别说你不知道。”

  江冰绫瞪大眼睛,“何局,是真的?说吕书记要回来当副专员了?”

  “怎么,你们县里也都传开了?”何泽南看了这个满脸诧异的女子,他才不信这丫头会不清楚,这丫头也是个精明主儿,要不能到地委染一水就下古庆当县长助理?不过这丫头挺懂事儿,而且也很招人喜欢,何泽南对她印象颇好。

  “嗯,是有这个说法,我问过吕书记,吕书记哼哼唧唧说至少他没接到通知免他的县委书记,他就还是古庆县委书记。”

  “呵呵,你们吕书记可真是有意思啊。”何泽南也笑了起来,“小江,你在古庆也快一年了吧?你这个县长助理说是一年,干满了,是回来还是留在古庆?想不想回财政局?”

  “我倒是想,可回来的了么?”江冰绫摇摇头,“何局,你别逗我,我知道局里没位置,……”

  何泽南也有些遗憾,他离退下去还有两年,局里副局长位置都是满了的,突然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脸上露出神秘的表情,“小江,也不一定要回局里,你别说,现在有一个机会,我听说地区,嗯,也就是以后的市里要设立一个城市建设投资公司,作为市政府下属的融资建设平台公司,主要是作为市政府下属的重大项目建设、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建设融投资和市政公用设施运营主体,我听说地委有意要在建委、财政里边考察选拔干部,你也算是咱们财政系统出来的干部,……”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