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八节 诸般心思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八节 诸般心思

  江冰绫委实没想到自己回财政局走一遭,居然会获得一个这样的消息,这让她心一下子就有些乱了。

  何泽南信誓旦旦的说这个消息虽然不少人知晓,但是大家都还没有明白这个城市建设投资公司究竟是一个干什么用的,对这个城投公司的级别和性质都还没有吃透,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个城投公司将会是日后市政府一个极其重要的集融资、开发建设和经营为一体的大平台,尤其是在丰州撤地建市,城市基础设施百废待兴的情况下,这个公司的重要性绝对不可小觑。

  比起何泽南,江冰绫当然更清楚这个城投公司是干啥用的。

  陆为民和他提起过城投公司,不是陆为民回丰州之后提起的,而是陆为民在宋州时候就和她谈过这个政府融资平台。

  宋州市政府搞了两家,而现在新一届丰州市政府看样子也要效仿宋州,只不过是搞一家,而宋州市那两家融资平台在宋州城市建设发展中发挥的巨大作用江冰绫是很清楚的,整个南城新区的建设基本上就是宋州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包揽了,而外围的道路交通设施建设则是宋州交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承担起来。

  在这里边宋州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对宋州城市新区的发展推动是无与伦比的,宋州南城新区能够以如此迅猛的速度建设起来,甚至被誉为“宋州速度”,两大融资平台作用无可替代。

  而两个政府融资平台因为表现突出,现在已经成为宋州市政府企业中的中流砥柱,一般局行的副职和区县的副职们说起这两个企业的老总都是说不出的艳羡。

  这些情况都是江冰绫从陆为民那里知晓的,而对于一座处于百废待兴的城市,一个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影响力有多大可想而知。

  照理说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组建设立会是以建设部门为主,但是由于这种融资平台公司还要兼顾重大项目建设投资融资和市政公共基础设施的运营,所以对成本控制也有很高要求,尤其是这种融资平台基本上启动的时候都是要以财政作为担保兜底。所以也和财政息息相关,所以财政系统的人参与也很正常。

  按照何泽南的说法,这个融资平台公司基本上是按照正处级级别设立,董事长和总经理属于正处级。副总也是副处级,江冰绫当然没有奢望去当董事长总经理,但是当一个副总她自认为也是合格的,最为让她动心的是这样一个巨型的企业将加入丰州市的城市建设发展中去,融资、建设、投资,这一系列的动作将改变整个丰州的城市生态,她很清楚陆为民胸中的抱负,她也很渴望看到这震撼人心的一幕在自己手中徐徐展开。

  只是这样一个机会,自己能否有可能?

  江冰绫发现自己好像无法保持一颗平常心了,那该去找谁来探讨一番?

  毫无疑问陆为民应该这个由他提出来的融资平台中具有相当大的话语权。但是江冰绫却不想去找陆为民,因素很多,但是江冰绫就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去找陆为民。

  也只能给蒲燕打电话说一说,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了。

  ********************************************************************************************************************************************

  “真不打算去找一找陆专员?”徐晓春微微笑道。

  徐越靠在沙发里,安然的道:“不找。”

  “就这么稳得起?”徐晓春饶有兴致的看着徐越。

  “不是稳得起。而是知道没戏,何苦去折腾。”徐越显得很淡然,“无用功我不做,爱怎么就怎么吧,倒是明泉可以去争一争。”

  “嗯,我也和明泉说了,明泉有些动心。不过我也和他说了,没好口岸留他,他要去,能去的地方都是硬骨头,甚至可能比当初的双峰、阜头更困难。”徐晓春看徐越态度很坚决,也有些遗憾。他是真觉得徐越是可以去争取一下的,但是他也知道徐越在张书记心目中印象不太好,而且南潭现在的局面,徐越如果去找陆为民,恐怕也会引来陆为民的看法。

  “呵呵。也别只说明泉了,你呢?吕腾是第一候选人,你可是排在第二呢,难道就没有想过候补转正?”徐越也笑了起来,丢开了自己的心事看别人,反而显得坦然了。

  “想过,就像你说的,不做无用功,黄部长都暗示了,省里只给了一个在咱们丰州产生的名额,摆明车马是吕腾了,我就是一陪注的,我得知趣一点儿。”徐晓春也很安然,对这事儿也看得开,“咱们也别去羡慕别人,老老实实做好咱们手里的活儿,总归有一天,咱们会让人无话可说。”

  陆为民上一次来南潭的调研其实态度就很明显了,安心工作,做出成绩,这是对自己两人的一个很明确的态度,别去东想西想。

  徐晓春和徐越都清楚,无论撤地建市闹得多么热闹,副专员人选有多少,市改区一分为三多少机会,都没他们俩的戏,他们俩要想有戏,那就得在南潭交出一份完美答卷来,得让张天豪都无话可说的答卷,才算有戏。

  这一次徐晓春对自己被拉上去陪注都颇为吃惊。

  在他看来,就算是陪注,似乎都轮不到自己,邢国寿、邓少海、劳动这些都比自己更符合领导们的意图,没想到居然会是落到自己头上,不管怎样,也算是一个光环吧,哪怕只是一个虚幻的光环,但是起码也能照耀自己不是?

  “知道,不过这对于明泉来说是个机会,硬骨头是硬骨头,但是硬骨头里嚼出了骨髓,那反而更诱人呢。”徐越抿着嘴唇吸了一口气,“就看地委把明泉往哪里放了,丰州市一分为三,冯可行听说要到淮山去当书记,只是聪明人啊,避开了双庙和伏龙,那都是得白手起家的地方,没个三五年那是见不出成效的,淮山好歹也有点儿底子,将就着经营也许还能折腾出点儿东西来。”

  “也不一定,陆专员就是最擅长白手起家干田出水的本事,双峰和阜头都差不离,当然双庙和伏龙情况可能是差了点儿,如果地区能够给予必要的支持,我想明泉跟着陆专员那么久,总能捡几招用用吧。”

  徐晓春不太认同徐越的观点。

  “嗯,听说要成立城投公司,大概就是要推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吧,这对双庙和伏龙倒是一个利好消息,不过这基础设施建设要看力度有多大,进度有多快,双庙和伏龙都是一穷二白,基础设施建设如果按照常规速度来推进,两三年都未必能见到多大成效,双庙和伏龙现在的经济底子,只怕财政能保干部教师吃饭就不错了,根本不可能有余力来自个儿搞基础设施建设,只能靠市里,可这两三年基础设施建设都没成型,你怎么搞招商引资,怎么搞产业培育?我看难。”

  徐越的话也很有道理。

  “嗯,就看市里成立这个城投公司的力度能有多大了。”徐晓春摇摇头,“不过城投公司力度有多大,谁去这两个区都得有过两年紧日子的打算,白手起家不是那么好干的。”

  ********************************************************************************************************************************************

  基本一样的故事在各个地方都在上演着,只不过角色不同,心态不同,*不同,结果也会不同。

  就像章明泉还在纠结着该不该去找一找陆为民时,冯西辉也在琢磨自己需要不需要去拜访一下老领导了。

  冯西辉在阜头干得还算顺手,关恒和温有方对他的印象也还不错,他也自认为算是尽心了,经开区的发展规划已经出来,产业的培育也搞得有条不紊,照理说自己不该去东想西想的。

  但是人的想法是不受控制的,丰州市一分为三,伏龙和双庙都是两根没啥油水的硬骨头,但是新建区却是最好的,不想你换到一个地方,首先就需要花不少精力来处理好和地头蛇的关系,完全新组建起来的班子从搞好团结这个角度来说,就要容易得多。

  当初青涧区也是一无所有,和其他几个区相比,完全没有可比性,但是冯西辉硬是咬紧牙关折腾起来一番事业来,经历了这几年的磨砺,冯西辉自认为可以承担更重的担子,也愿意去经历更艰巨的考验,迎接更严酷的挑战。

  这样的生活才有意义,像这样在阜头已经有了相当根基,反而让冯西辉有些淡淡的失落。

  他希望自己这次能获得一个机会。

  继续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