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五十七节 吃糖,做糖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五十七节 吃糖,做糖

  在省政府正式宣布了国务院关于撤销丰州地区成立丰州市以及原丰州地区行政区划调整之后,丰州地区也就成立了以地委书记张天豪挂帅的筹备领导小组,同时丰州市也一分为三,同步成立了丰城区、双庙区、伏龙区筹备领导小组,邢国寿、田大宝、闫天佑、齐元俊、徐越、冯西辉分别担任各区筹备小组的组长副组长,这也映证了这几位将成为新成立的三个区的主要领导这一说法。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我不废话,天豪记以及文旭部长该和你们谈的都谈过了,要说我这个末代行署专员在处于筹备阶段也没什么和你们好多谈的,但是咱们丰州不一样,你们伏龙区不一样,我不得不谈。”

  挥手示意三个人落座,陆为民眼珠子里有几丝血丝,显然是这一段时间让他有些疲惫不堪了,不过精神上却是异常亢奋。

  “徐越,西辉,怀章,外边都说伏龙区班子基本上都是我陆为民点的将,是陆家军,这话也对也不对。西辉和我在阜头以前工作相识,那段时间很让人回味和怀念,怀章是我高中同学,关系一直很好,徐越,我们熟悉时间最短,但是在南潭交流很愉快,要说你们三位是我点将这话基本正确,你们三个的确是我点将,天豪记都给了我大力支持,但是你们不是什么陆家军,而是伏龙军,要真正扛起把伏龙区建设起来的领头人!可能你们自己也知道,你们三位这一次任命的争议也很大,不过我要说,不要去管那些事儿,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是你们几位好好分析一下。你们现在最需要干的是什么,然后干好你手里边的活儿!”

  陆为民端起茶杯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这才搁下茶杯,“徐越。西辉。说说,你们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是什么?”

  徐越和冯西辉面面相觑。他们俩也不知道陆为民问这话的意思是什么,这不是废话么?这筹备领导小组的组长副组长,不就是筹备伏龙区的成立么?

  可陆为民这么问,肯定就不会是这样一个答案。但不是这个答案,还能有什么?

  徐越没吭声,冯西辉硬着头皮道:“专员,呃,徐书记和我商量过,呃,我们认为我们当前的最迫切的任务还是最短时间把各级政府架构搭建起来。尽快发挥作用,……”

  “够了,搭建架构,组建部门。那些不是徐越和你的事儿,那是怀章和你们筹备领导小组中负责组织工作这些人的事情,徐越和你冯西辉只需要掌握大方向就行了,难道说这个时候每一个局行部委的副职人选你们也要学地委这样不停的开会研究讨论?你们有这么多时间么?怎么,没觉得自己屁股底下的位置烫得很?”

  陆为民不耐烦的打断冯西辉的话头,“如果你觉得你们这个筹备领导小组能够通过这样开会就能把你们伏龙区明年的社会经济事业发展折腾起来,我也没有意见,但我要问一句,你们去看过你们自己的‘领地’没有,感觉如何?有没有压力山大的滋味?”

  徐越和冯西辉相互对视了一眼,徐越沉声道:“专员,我们去看过了,事实上我们也清楚现在这个伏龙区的摊子情况,……”

  “知道就好!一无所有,赤手空拳,我不想给你们说什么鼓励安慰的话,这就是一张白纸,都会说,哇,一张白纸可供你们挥毫泼墨,正好画出一幅美丽画卷,但不好意思,现在你们既没有笔,也没有墨,笔得自个儿去找,墨得自个儿去作,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想把伏龙区这张画画好,现在不是你浮想联翩怎么作画的时候,而是考虑怎么去把笔和墨给折腾出来。”

  陆为民语气毫不留情,这个时候也不是留情面的时候,得让这几个还沉浸在兴奋中的家伙迅速冷静下来,进入状态。

  “伏龙区目前的经济数据统计部门也都提供给你们了,很凄惨,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儿过意不去,残汤剩羹都没给你们伏龙区留点儿,就是一碗清汤寡水,就看你们怎么来把这碗清汤寡水煮成浓汤了。”陆为民翻了翻茶几上的资料,拍了拍,“不过我记得徐越你去大垣的时候,大垣也算是清汤寡水嘛,西辉,你在青涧当区委书记时,好像也是一无所有吧?大垣现在都成了咱们昌江省的家具制造业基地,青云涧风景区都成了昌江省旅游招牌景区,我想把伏龙区这三十多万人交给你们,地委行署也是有信心的,不知道你们三位有没有啊?”

  三个人都异口同声的回答有。

  “好了,那我就开门见山了,徐越,西辉,你们两位现在最迫切的任务就是搞清楚你们伏龙区家底,并且迅速拿出你们伏龙区下一步在产业发展上的规划,我这个迅速是相对的,不是指你们走马观花跑一圈,为了应付我的压力,忙不迭的就胡乱凑出一套方案来敷衍我,得拿出你徐越在大垣确定家具制造业和你冯西辉在青涧谋划矿泉水厂和开发青云涧时的思想和精神,今天是6月28,我给你们一个月时间,7月底之前,你们要给我拿出一个粗方案来,我不求多,哪怕就一样,但是你得有!”

  “我不管你们有多忙,有多累,哪怕你星期六星期天不休息,现在你们也不该休息,该干活儿!也不管你们晚上加班,老婆要骂娘,要离婚,让她们找我!一个月时间,要给我一个答复!……”

  “怀章,我刚才都说了,徐越和冯西辉的工作重心不会放在很多人想的那样现在就是排排坐吃果果分糖吃,伏龙区不是丰城区,没糖吃,也没有资格吃糖,要想吃糖,等到几年后你们把糖做出来再说。……,那些局行部委班子搭建你要多操心,而且你也可以开诚布公的和下边乡镇街道谈,这一次你们伏龙区的班子组建不会一步到位,要空缺一些位置,我们不说论功行赏,而是要唯才是举,你有能耐,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行,就该你上,没准儿你现在就是一个乡镇党委书记,到年底伏龙区正式成立的时候,你就是班子成员了,就是副区长了,就这么简单!”

  ********************************************************************************************************************************************

  陆为民一阵近乎于简单狂暴直截了当的言语,把徐越、冯西辉和郭怀章三人都抽得晕乎乎的,一直到三个人出了行署办公大楼,三个人都还没有完全晕过味儿来。

  “西辉,你和陆专员在一起工作时间最长,我和他没多少交道,这陆专员在阜头时就是这样?”上了车徐越还在琢磨回味,“我觉得他上次来南潭还谈得挺好,我还觉得陆专员挺投缘,怎么今天像变了个人?”

  “他这人就这样,呃,……”冯西辉想到自己在担任青涧区委书记时因为感情问题被陆为民狂抽,也是骂得头都晕了,而且直接勒令自己必须马上结婚,那霸道劲儿,也让他叹为观止,“他的风格就是如此,好的时候能把你夸得全身发酥,骂起人来也能让你全身发麻,我就知道躲不过骂,所以主动开口,承担火力,反正躲不过,早骂早安生,怀章,陆专员和你读书的时候也这样?”

  郭怀章苦笑,“冯区,当然不可能是这样,那会儿大家都是学生,我和他同班,他这人那会儿在学校里成绩好,但是却更能折腾,惹事儿打架也少不了他,老师都拿他头疼。”

  几个人一阵唏嘘之后陷入了沉默。

  三个人的压力也不小,因为他们感受到了来自陆为民的压力,而陆为民同样也为他们三个人组建的班子承担了很大压力。

  外界都说伏龙区班子搭建基本上是按照陆为民的意图来实施的,一个行署专员主导一个区县班子搭建,这换了其他地方是不可想象的,张天豪不是好说话的人,而他们三人也都清楚在自己的任命问题上,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舌剑唇枪的对决,陆为民能做到这一步,肯定也是付出了代价,甚至可以说是立下了军令状的。

  “我感觉得到,陆专员说得没错,我们伏龙区没资格吃糖,现在只有埋头做糖,我们仨都是自家知晓自家事儿,所以下一步,怀章,各局行的架构搭建问题,你多操心,我和西辉恐怕从现在开始就得要把心思放在招商引资和产业培育上来了,……,西辉,我们两分一分,十二个乡镇,我们分头跑,一人六个,一个乡镇两到三天时间,情况吃透,……”

  “徐书记,陆专员提到的城建投组建之后可能要迅速启动大规模的的城市建设,包括丰江三桥,距离南渡场镇有一定距离,我觉得地区,嗯,市里的这个动作可能会很大,这也是我们的机会,我们区里可以主动接触,抢先下手,……”

  帕萨特扬起一阵烟尘。

  能否再求一百票,让本书名次再前进几位?争取今天把欠的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