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五十九节 陆家军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五十九节 陆家军

  谈话的气氛迅速融洽起来,虽然两个人都竭力想要避免一些什么,但是随着谈话的深入,总还是有些东西有意无意的流露出来。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陆为民对江冰绫愿意到城投集团工作意外之余也有些高兴,城投集团的设立本来就是他一力主张,按照他和张天豪的约定,吕腾出任副专员或者副市长之后,将分管城建、交通和国土这一块,江冰绫和吕腾也很熟悉,一个大家都比较熟悉的角色,能够更有效的贯彻自己意图,协调各方关系,所以当江冰绫一出现时,他就意识到江冰绫是一个最合适的角色。

  只可惜江冰绫资历太浅了一点,如果能够直接担任城投集团老总,那更好,但这也只是想想而已,城投集团这么大一个摊子,尤其是初建,还得要一个经验丰富的人物来扛起担子。

  “初期的投入财政会给予一定的支持,但是这仅仅是第一步的启动,最终城投集团需要依靠自己的发展积累来实现自我的突破,政府这边能给的主要是有些带有垄断性的优惠政策,比如在土地的收储方面,比如在规划建设方案上,城投集团可以把这些垄断优势转化为市场优势,……”

  “垄断本身都说没有好与不好,只有坏与更坏,这个观点我也承认,但是我们要面对现实,现在目前国内这种市场经济还处于起步阶段,还处于一个急剧动荡和调整的阶段,不用说我们丰州这样的落后城市,即便是昌州宋州这样相对发达的城市,它也一样需要类似的方式来获取发展资金,丰州要发展,政府垄断土地一级市场。然后委托给城投集团来实施开发,城投集团既可以在完成开发后自己继续进入二级市场,也可以考虑将之出售给其他开发商,这其中如何来实现利润最大化。就是城投集团经营艺术。同样,政府赋予了城投集团如此大的权力。自然也需要城投集团做出贡献,城市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当仁不让的就要由城投集团负责来建设,一些市政公共基础设施从建设到后期运营也一样由城投集团来承担,……”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江冰绫和陆为民都谈得很尽兴,陌生感迅速消融,昔日熟悉、默契乃至温情,都慢慢萦绕在两人间,江冰绫意识到了这一点,理智告诉她自己该走了,否则自己又要坠入一条不知道去向的暗河。但是此情此景,她却无法做出这样的决断。

  ********************************************************************************************************************************************

  恋恋不舍的将自己身体从身下女人身体里拔出来,裹在夏被中的女人忍不住娇吟呢喃了一声。

  “说什么呢?”

  “我还是没走出来。”躲在夏被里的女人嘤咛了一声,“我不该来。我这一来,也许我一辈子都走不出来了,你是个魔鬼,是不是希望我一辈子这样?”

  “你说错了,当你真的要走出来时,没有人挡得住,我也不行,现在这样,说明你的心里还是留恋这样,享受这样,真的,如果你真的决定要走出去,我会难受,但是却会真挚祝福。”陆为民俯下身去轻轻吻了吻女人的嘴角。

  被中女人不吭声了,陆为民叹息了一声,“人生这一辈子本身就有很多无奈,要面对很多迷惑,你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还是不对,不做,留遗憾,做了,也许更遗憾,但觉得,你还是要去做,因为你做了才知道。”

  “你是在鼓励我么?”江冰绫终于把头从夏被中探了出来,目光盈盈,注视着陆为民。

  “不,我只是阐述我自己的想法,生活就是这样,你只有亲自尝过,才知道滋味好坏,有时候,坏也是一种滋味体验。”陆为民摊摊手。

  江冰绫沉默不语,似乎在咀嚼着陆为民话语中的真实含义,好一阵后才道:“你和她,好么?”

  陆为民当然明白江冰绫话语中的那个“她”是指谁,耸耸肩,“比最乐观的期盼糟,比最悲观的结果好。”

  “你这个坏人!”江冰绫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为民,你该收心了,我们不能这样继续下去,……”

  “该不该继续下去,我们跟着感觉走吧,不要用言语,当哪一天我们在一起相互都有不适应感,或者觉得难受时,那就是真的该结束,或者开始一种重新定位的关系的时候了。”

  江冰绫不再言语,陆为民的性格她很清楚,说服他往往要靠事实,而不是言语,而且陆为民的话也非毫无道理,正像他自己坚持的一样,一切跟着感觉走,不强求,不违背自身想法。

  **过后是余烬,两个人都很珍惜这种感觉,但是作为体制内的两个人,话题总是绕不过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我听说尹县长到地税局不是很乐意,他其实是想去财政局的,被高初抢了先,有人说是高初先找了张书记。”

  “地税局和财政局差别有多大?别听外边那些流言蜚语,很多时候,本身没有事儿,就是被这些言语给裹挟起来变成了事儿。”陆为民摇头,他当然很清楚尹尧筠是不可能当财政局长的,无论是张天豪还是他,尹尧筠都不是合适财政局长人选,陆为民希望的财政局长人选要听话服从,而张天豪希望的人选则是谨慎保守,便于控制,高初正好在这两条上都比较符合。

  “在我面前还说这些官话?都说伏龙区记都是你点名的,现在伏龙区就是陆家天下,你在打造独立王国,搞山头主义。,我看也有点儿像,冯西辉只是一个县委常委,直接提拔到区长位置上,这是不是有点儿太破格了?徐越是要被张书记踩趴下的,你把他弄到伏龙当书记,这不是给张书记找不自在么?真是要让他当陆家军的头牌么?郭怀章是苟治良的女婿,张书记和苟治良那时候斗得那么厉害,大家都觉得你是故意往张书记眼睛里硌沙子呢,都想不通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燕姐要和我说起这事儿,认为你太唐突孟浪了。”

  陆为民有些气闷,怎么外边都在传这些事儿,自己和张天豪之间的关系如何,伏龙区班子出炉难道说自己还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么?这合适不合适,怎么才最合适,自己难道还用得着这些人来教自己?

  “冰绫,能不能不这么八卦?你都是副处级干部了,怎么也和机关里那些长舌妇一样呢?”

  “为民,其他我不说,但是伏龙区班子问题上,有点儿太明显了,连吕书记都在说你这是在给自己加压,有点儿不成功就成仁的味道,……”

  陆为民吃了一惊打断江冰绫的话头,“吕腾这么说?他和你说的?”

  “不,不是,我无意间听到他和别人说话时漏了这么一句。”江冰绫见陆为民脸色有异,赶紧道:“怎么了?”

  看样子自己还是低估了用徐越对张天豪的刺激。

  虽然张天豪最终同意了这个意见,但是估计内心是有些疙瘩的,尤其是徐越,只是在自己坚持下才如此,至于冯西辉,那倒不存在,糜建良放在经开区主任位置上,张天豪也是支持的,可见张天豪对与破格提拔这一说并不怎么在意,倒是拂逆过他意图的人,他心里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看样子邢国寿一直要想进市委常委并为此还在不懈努力的事儿也有点儿悬了。

  陆为民一度考虑想要让邢国寿去争取一下副专员副市长这个位置,但是后来考虑一下还是算了,吕腾是定了的,徐晓松陪注陆为民也还是有些想法,而邢国寿心高气傲,这个时候要让他降尊纡贵去谋个副专员,他心里怕也是不甘,只是他恐怕低估了张天豪对于他的观感怨念程度了。

  有些印象一旦形成就很难在改变,张天豪这个人说胸襟大度,要看怎么来看,对于私人恩怨,陆为民觉得张天豪并不太在意,比如他和张天豪谈及郭怀章时,张天豪根本没有在意,但是徐越,从黄文旭那里获知的情况,过关也是几经波折才勉强同意。

  或许在张天豪心目中,当时自己提出的建议本身就是为你大垣的发展着想,而且自己是专员,可以说是顶头上司,你不但不接受好意,而且还直截了当的否了自己的意见,这是当面打脸,的确后果很严重,在张天豪看来,这都不完全是个人观感问题了,就是不服从上级命令,罔顾大局。

  看来自己还得要好好提醒一下徐越和冯西辉,虽然张天豪的关注重心还是在阜头、古庆、大垣这些县份,但是作为地委书记,一个区的发展,还是不会忽略,哪怕徐越做不到赢回张天豪好感,但是起码不要让他觉得你有所仗恃,还在和他较劲儿,还敢于无视他,否则就是自己也救不了徐越了。

  目标500,依然遥远,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