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六十二节 诚信老康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六十二节 诚信老康

  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这大概是国内这些先富起来这些阶层们最大的心病了。

  长期以来国人养成的财不露白的心态其实源于对国家法律制度体系的不信任,当然这也和这一部分人在创业初期时的种种“原罪”有很大关系,但是随着时代发展,社会的前进,这种心态反而越来越成为制约社会发展的一种包袱了,这也是直接导致大批富有阶层通过移民这一类方式来实现财富转移的主要原因,这种浪潮一直持续到十多年后依然有增无减。

  在陆为民看来,这也怨不得这些人,私有财产不可侵犯往往就是资本主义法律制度的代名词,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法律体系怎么可能也接受,即便是要接受,也需要有区别的采取其他变通方式来解决,而这往往容易留给很多人猜疑的空间。

  打土豪分田地,均平富,这些口号长期以来在国内都是不加区别的成为正能量、褒义的代名词,即便是邓公提出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个策略极大的激发了创造力,也还是隐藏着很多不确定性。

  康明德从一个包工头到现在所谓的丰州首富,绝大多数人似乎都只看到了他的“骄奢淫欲”的一面,却看不到他创业初期的艰辛,以及在企业发展中付出的努力和承担的风险,。

  无数和康明德一起起家的人小富即安,挣上几百万便不再继续发展,而康明德却是坚持不懈的把自身的积累继续投入,让企业不断的发展壮大,虽然康明德从素质上来说根本上不得场面,但是陆为民仍然认为就凭着康明德这种胆魄和锲而不舍的精神,在这个时代,他成功也是理所当然的。

  “老康,我早就和你说过,国家在不断的发展。你也该多读读书,看看报,学学法,尤其是学学宪法。好好了解一下国家大政方针的变化,什么叫政府宰羊?你把当今政府看成了封建社会不*律不成?只要是你合法所得的财富,就没有谁可以无端剥夺,不管他是政府还是司法机关,这一点在宪法里已经很明确的告诉大家了。”陆为民哂笑着:“当然,如果你的万贯家财里边有非法所得,那又另当别论。”

  康明德吓了一跳,连忙道:“陆专员,这话可不能乱说,我老康历来都是老老实实的做生意。该交税交税,从未干过啥违法的事儿,就算是有时候那个,玩玩牌,还有那啥的。也不过是逢场作戏,当不得真,当不得真的,政府总不至于因为这个理由来说三道四吧?”

  陆为民啼笑皆非,这家伙还真能胡扯,怎么看都像是乡下土财主,要说他是丰州首富。估计一百个人里九十个都不会相信。

  康明德的民德集团已经成为昌江省里都排得上号的的私营建筑企业了,其主要业务还是在丰州和宋州,当然,在普明也有一些涉足,虽然在宋州落足是陆为民帮忙穿针引线,但是康明德务实低调的作风还是很快就在宋州站稳了脚跟。在苏谯、遂安如果还能说是借了陆为民的光,但是在叶河、西塔这些县上,就是纯粹康明德自己去开拓了。

  除了建筑外,康明德也开始涉足建材这一块,铝型材的加工成为康明德的投资重点。在陆为民刚援藏去时,康明德终于在苏谯投资两千万搞起了一家铝型材加工企业,并迅速在宋州站住了脚跟,其产品在宋州很快就站稳了脚跟,并稳步向北面的鄂、皖两省拓展市场。

  “好了,老康,我也不和你废话了,听说你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宋州了,怎么,把丰州老家都给忘了?我听蒲燕说,双峰那边的业务你都很少做了?”陆为民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看着对方道。

  “嘿嘿,陆专员,您到宋州,我跟附骥尾到宋州,咱可没敢砸你的牌子,现在好不容易在宋州那边立住脚,我不能把宋州那边市场放弃吧?您知道的,苏谯我搞了一家铝型材加工厂,效益不错,市场开拓也还行,除了宋州、宜山,北边皖省的秋浦,市场占有率都在稳步上升,何况我在宋州搞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把情况摸熟了,宋州的经济状况也比丰州这边要强得多,市场容量也远强于丰州,我当然得保宋州这边了。”

  康明德并不讳言,丰州这边这几年他的确是没花太多心思,除了在阜头外,他基本上就没有在其他县区拓展业务,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宋州那边去了,尤其是宋州那边关系经营起来之后,他就更舍不得放手了。

  “不能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吧?”陆为民似笑非笑,“真觉得丰州这边没市场了?”

  “呵呵,我可没这么说,你陆专员回来了,那就不一样了,这不您一打电话,我就屁颠屁颠来了么?”康明德摊摊手。

  “老康啊,我的魅力就这么大?能让你舍生忘死?”陆为民笑了起来。

  “陆专员,我也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信你这个人,咱们实事求是的说,您在双峰,在阜头,我是鞍前马后干,要说条件,您开的条件并不算好,基本上都是要我老康掏干家底儿的垫资,我乐意啊,为啥?没别的,就因为您从洼崮开始,从没有说话不算话,从没有失过信,我信您!行就行,不行就不行,有句话怎么说的,不轻诺,诺必果,我就服这一口。”康明德似乎有了一些情绪,脸上也浮起一抹红潮,“我记得有一两次,您说做不到,其实您完全可以说先干着,日后再说,但是您没那么干,我觉得您这人靠谱哇,……”

  陆为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看来康明德又是在哪里吃了一个瘪,所以才会如此激动。

  康明德的确有情绪,他之所以逐步削减在丰州这边的业务,也和这有一定原因,在双峰两个工程,都是政府要求垫资建设,曹刚和邓少海都是胸脯拍得当当响,保证建成验收合格之后三个月到半年之内分批结清,结果呢,一个项目干完三年还没有拿完款项,一个项目到现在都还欠一百八十万工程款,曹刚都从副专员变宣传部长了,可他当县委书记时候的帐都还没给结清,这让康明德也是极度不齿。

  公司的法律顾问几次要求打官司起诉,但是康明德压下了,他不愿意把脸撕破,他也知道双峰县政府就是仗着这一点,前前后后打点不少,但是款项照样结不完,所以他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打交道,主动退出了双峰市场,好在他民德建设已经打响了名气,在丰州也好,宋州也好,都能接到工程,就凭能全额垫资这一条,没几家私营企业敢这么干。

  “得了,老康,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各家都有各家的困难,你也得理解别人,……”陆为民摆摆手。

  “陆专员,话不能这么说,都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代表政府,说话就是老百姓的楷模,黑纸白字儿,签了合同,盖了大印,出尔反尔,或者干脆就耍赖,一句话,没钱,没这个实力那你当初怎么敢签字?如果换了是我欠政府的钱,只怕法院传票早就来了,账户早就被冻结了吧?我去起诉到法院,恐怕你政府又要给法院打招呼要法院不受理了!你这么做了,让我们老百姓怎么想,怎么还敢和你这样的政府打交道?当然,有些时候我们也是迫不得已,不得不和你打交道,但是能不打交道,我肯定不愿意再和你打交道了。”

  康明德气哼哼的道:“再退一万步说,你若是真的遇上了什么意外,有困难,拿不出钱来,那也罢了,可是你明明有钱啊,年底全县干部发奖金,一发就是几百上千万,买车,别克、雅阁、帕萨特,一买好几辆,这你就有钱了,可欠我公司的几百万,好几年了,去要钱,还是那句话,没钱,要不就便秘一样,一年给你拉点儿,二十万三十万给你吊命,陆专员,您说说,这算个什么事儿啊?!”

  “或者有的人要说,哎呀,你老康又不缺这点儿钱,欠你一段时间又咋地?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儿呢?我说,这话要说到明处,当初签合同时你可以说清楚,我有困难,能不能缓缓,合同推一推,可没有哇,现在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赖账,谁心里舒坦?”

  陆为民无言以对,他是对这种政府不讲诚信的行为最忌讳了,都说群众看干部,干部看领导,其实在这方面也差不多,群众看你政府,小政府看大政府,你政府都是这样,怎么能指望老百姓讲诚信?而不诚信带来的社会成本有多大,前世中陆为民就很清楚,以至于今后的几届政府都是越来越注重诚信,要求建立信用体系和机制,但是现在,很多人还根本意识不到这一点。

  陆为民在双峰时候就想搞信用体系建设,到阜头正式推开,主要还是从金融信用体系建设这一块来营造,现在看来要重新在全地区推开,还任重而道远,而眼前这个老康就是一个典型范例。

  月票,真的没有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