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六十七节 东风吹,战鼓擂 4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六十七节 东风吹,战鼓擂 4

  宋大成把自己的意思说出来,陆为民心里也是一喜,宋大成的思维还是清晰的,并没有因为自己态度坚决强硬就一味屈从附和,他有他自己的观点见解。

  “大成,你说的没错,城投集团站在现在这个角度来看,是根本无法支撑起我们全市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的,你的观点是着眼于现在,嗯,地区财政只能拨付启动资金,以后财政就要逐渐和城投集团脱钩,甚至连担保责任都不会再承担,日后主要还是通过土地的储备,从一级市场转入二级市场的转化收益来作为城投集团发展的主要资源,而这份资源也就是政府要求城投集团承担起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的资本,你的看法是只看到了目前土地资源价值,但是我要提醒你一点,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国家住房体制的改革,房地产市场会迎来一个长久的黄金期,也就是说土地和房产的价格会出现一个相当长时间相当大幅度的增长过程,政府通过土地征收转换完成土地权属改变进入二级市场,这其中会实现一个价值上的暴增,这将成为政府,或者转而言之转化到城投集团的重要资金来源,这会构筑成我们城市建设的主要资金来源。”

  宋大成听明白了陆为民的意思,张了张嘴巴,“专员,您的意思是政府或者城投集团日后建设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将来源于土地权属变更转让所产生的增值这一部分?”

  “对。”陆为民一个字回答。

  “您说的这个我懂,可是增值这一部分能扛得起您所说的那么大的规模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投入?”

  宋大成不是来自未来,他当然无法想象现在西沣河两岸和丰江西岸这一线的土地也不过就是几万块钱一亩,一旦被开发出来,基础设施建设到位,几年后就可能暴涨百倍,变成几百万一亩。

  前世中的陆为民对丰州的房地产市场虽然不是太清楚,但是前世中自己最后相好的女人叶蔓就是搞房地产开发的,除了在昌州。同样也在宋州、昆湖、洛门和普明、丰州这些地方搞过房地产开发,陆为民也大略知晓这些地方的房价。

  丰州的房价在2012年也达到了均价4000每平出头,好的楼盘一样也要卖到5000多甚至6000,像昆湖的房间均价更是达到了5000。高端楼盘甚至摸到了7500,宋州的房价更是达到了6000,最贵的楼盘超过了10000元每平,昌州的房价就不用说了,一万多的比比皆是,均价也在9000左右。

  而前世中丰州市经济发展状况仍然是属于全省末流,仅比昌西州略好,房价依然跃升到了4000多,市区也延伸到了丰江以西,而前世中丰州市还没有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经济发展更为滞后,房价依然居高不下,也可以推算出丰州地价几何了。

  现在丰州因为自己这只蝴蝶到来煽起的翅膀,已经发生了改变,长风厂和北方厂来了。丰州市凭空多了好几万企业职工和家属,也就是多了好几万城市人口,而现在自己又担任了丰州地区的行署专员,下一步是丰州市市长,他也有这个信心让丰州经济再上一个新台阶,进一步增强丰州作为中心城市的凝聚力和吸引力,自然而然。丰州地价也会因此而实现一个增值,陆为民要作的就是让这个增值相对提前,这样也可以为丰州城市下一步的发展提供更充足的资金。

  陆为民也考虑到过丰州房价可能给普通百姓带来的影响,但是在陆为民看来,只要丰州经济发展起来了,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像丰州这一类三四线城市的房价比起一二线城市来说,都还是可以接受的,这个因素不会因为自己带来的改变而改变。

  “大成,我要说扛得起,你心里还是要心存疑虑。但我还是要很肯定的回答,扛得起!今后几年中的房价地价增速可能会让你都无法想象,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城市化进程不是国外既有历史经验可以相比较的,所以中国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老百姓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对住房的需求会爆发出来,而城市作为提供公共服务最健全的中心,必定是经济条件具备了的家庭的首选,无论他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这一波城市化潮流会改变整个国家。”

  宋大成默然不语,细细的思索着消化着陆为民这一番观点里的意思。

  陆为民看样子是对丰州城市化的速度和力度很看好。

  从全国来说,城市化进程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潮流,但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会持续多少年,速度会有多快,这取决于中国经济发展速度,目前国内外一些学者已经在唱衰中国经济发展,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存在很多无法解释的问题,宋大成当然不认同这些思想,但是也认可其中的一些观点,尤其是经历了阜头的经济的高速发展,他还是有些担心当这种经济发展到一定量的阶段时,会不会出现滞涨甚至下滑的情况?他不认为这种高速发展可以一直持续下去,永不停息,无论是哪种社会制度还是哪种经济模式。

  “大成,是不是觉得我的观点还是有疑义?”

  “专员,我们国家经济发展保持目前增速,而且持续这么多年,这在国际上是没有先例的,你谈到的城市化进程我认同,但是要说土地价格的膨胀幅度,我还是有点儿不太认同,就像我们的经济也不可能一直永远的高速增长一样。”

  宋大成很委婉的说法让陆为民笑了起来,“大成,你说话这么含蓄干啥?我没说城市化进程会一直快下去,也没有说经济增长会一直快下去,但是相对于我们丰州这种情形,我认为无论是城市化还是经济发展都会有一个比较稳定长期的过程。嗯,保守估计十年吧,十年这个周期不会变,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这十年间好好把握机会,先行一步,越走到前面,你就会比别人拥有更多的机会,就像苏州一样,你要说苏州和它周边的城市相比,各方面条件就真的好许多么?我看未必,但人家走到了前面,领先一步,而资金、项目、人才的选择就首先会选择苏州,人怕出名猪怕壮,客走旺家门,古今同理,人家要投资要建厂,一说,哦,去苏州啊,哪里有什么什么,某某企业某某人都在那里,很不错啊,于是它周围的选择就被无视了,就这么简单。”

  宋大成吞了一口唾沫,他虽然还有一些疑义,但是还是得承认自己被陆为民说服了,尤其是以苏州为例,走到了前面,你就永远占据先手,客走旺家门这句话的确很有道理。

  “专员,我没有意见了,不过你要让地委支持同意你这个构想,还得要鼓劲儿才行。”宋大成笑呵呵的道。

  “大成,你知道,吕腾和省里来的那位到位之后,行署就会对分工重新进行调整,我的想法,你除了兼任经开区党工委书记外,还分管工业,吕腾分管城建、交通和国土,也是重头,老潘不变,新来那一位分管农业,自荣专员当然也不变。”

  陆为民的话让宋大成很感兴趣,“你是说我分管的农业这一摊要交给新来的那一位?”

  “对。”陆为民听出了宋大成话语中的揶揄之意,“怎么,你对此好像很不感冒,梅琳女士是昌江农大高级教授,出身九三学社,也是组织部门重点培养的对象。”

  “不,我只是觉,这个农大高级教授和分管农业恐怕距离比较大,梅专员来了,看了我们丰州的农业现状,恐怕会很失望很沮丧啊。”宋大成赶紧摇头,“我倒是真心希望她能为我们丰州的农业带来一袭清风,让我们丰州农业也出现一点新气象。”

  “也不是不可能,梅琳虽然是搞学术出身的,但是并不古板教条,要不也不会组织部门选中培养,她曾经还在农业部去挂过职,夏书记也曾经提到过她,说她颇有干才。”陆为民介绍道。

  “哦?夏书记也看好她?那倒是有点儿意思了,我就怕来一个啥都不懂的书呆子,咱们丰州农业也算是大头,这懵懵懂懂混过了也就罢了,如果来个喜欢指手画脚胡乱折腾的人,那就糟糕了,我们丰州以前可是吃过这方面亏的。”

  陆为民这么一说,宋大成倒是放心不少,他管了两年农业,对农业还是有些感情,原本是希望陆为民把潘晓方调整为管农业,但陆为民这样安排,他也没有话说。

  “大成,你下一步和建良好好把经开区梳理梳理,天豪书记对经开区的表现很不满意,高初就不说了,和天豪书记私交摆在那里,资格也摆在那里,就是再不爽,天豪书记也忍了,建良去了,再拿不出点儿东西来,恐怕就过不了关了。”

  陆为民的叮嘱让宋大成悚然一惊。

  啥也不说了,有票请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