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六十八节 东风吹,战鼓擂 5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六十八节 东风吹,战鼓擂 5

  经开区一直是丰州地区挥之不去的隐痛,在这一点上丰州和宋州可以媲美,两个本来扯不上边的地市,但是在这么多年来,在全省各地市的经开区的表现上却是殊途同归,都是异常的丑陋,只不过在宋州是孙承利包揽了责任,而在丰州却是高初这个资格老的主任背了骂名。

  丰州地区经开区和宋州那边略有不同,经开区党工委书记历来是由行署副专员来兼任,而兼任的副专员一般说来也是分管工业这一块,但是因为是兼任同时分管工业,所以主要担子还是压在经开区的主任身上,而高初在这几年里的表现乏善可陈,经开区不能说是奄奄一息,但也可以用平庸来形容。

  陆为民也能理解,高初本来就是一个没有多少开拓能力的角色,所以当祁战歌提出高初调整时,他是举双手赞同,甚至宁肯让高初到财政局长这个位置来,也不愿意把高初放到某个区县去当一把手,那对某个区县的“危害”或者说耽误太大了。

  高初也算是陆为民老上司,同时又有夏力行这层关系,而且也与张天豪关系密切,必须要给一个妥善的安排,所以陆为民三思之后拱手交出了财政局长这一职。

  这既让张天豪和祁战歌意外同时也感到十分满意,在张天豪看来,大概这算是自己的一个对他表示尊重的姿态,而高初本人也非常高兴,知晓这是陆为民的建议之后甚至专门来找陆为民表示感谢,而且在这一段时间里也表现得格外活跃热络,经常来自己这里汇报工作,那份不一般的态度弄得陆为民都有点儿吃不消了。

  其实陆为民之所以建议高初担任财政局长并没有其他多余想法,一是高初的确资历摆在那里,二是高初这人虽然心气小了一点,但是并没有坏习惯,而且胆子比较小。这可能也是他在经开区没有啥突破的一个原因,三是陆为民一直认为想要一心把财权抓在手里的领导只能说明他境界太低,要么是想要在这上边为自己谋点儿私利,要么就是觉得捏着财权体现自我存在。这恰恰是自己不需要的。

  更何况放手财权,不但能够体现心底无私,让那些对自己始终持有怀疑态度的人无话可说,尤其是在日后涉及到丰州大规模城市建设的资金拨付问题上自己可以更超脱,同时还能卖张天豪一个好,何乐而不为?

  一个最现实的效果就是张天豪和祁战歌最终接受了自己推荐糜建良担任经开区主任这一职。

  如果不是自己在高初担任财政局长这一“示好之举”上的表现,陆为民可以确定,张天豪和祁战歌是绝对不会同意糜建良担任经开区主任的。

  但是张天豪接受了自己建议让糜建良担任经开区主任,并不意味着张天豪是真的认可糜建良能够坐得稳这个位置,他对此仍然是有一些疑虑的。

  祁战歌就很委婉的提醒过自己。如果经开区在一两年内没有起色,张天豪可能还是会重新调整,这一点陆为民也能理解,没有那个地委书记能够容忍一个代表一个地市经济发展窗口的经开区一直沉沦下去,原来是因为张天豪担任地委书记不长。而且高初和张天豪私交不错,现在就不一样了,就得要拿成绩来说话。

  所以他才会很郑重其事的提醒宋大成,给了糜建良机会,那么就一定要抓住,别觉得坐上这个位置就万事大吉了,拿不出成绩。恐怕他也就到此为止了。

  “专员,前两天建良也来找过我汇报工作,一方面也是询问是不是我要兼任经开区党工委书记,另一方面也是找我商量经开区下一步的发展思路。”宋大成脸上露出沉重的表情。

  “经开区这几年要说基础设施建设也还是搞了不少,在我看来,起码算是初具规模吧。比当初阜头的情况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可是为什么始终在招商引资和产业培育上没有走出一条路来呢?自从你和我谈过之后,我就一直在琢磨,那会儿还不知道建良要到经开区当主任。建良和深谈了一次,他觉得现在经开区从班子到普通干部。心都是散的,根本没有多少心思放在工作上,大家都觉得这经开区就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有来投资办企业的咱们就热情接待,没有呢,咱们也不强求,每年例行公事的搞一两次出去招商引资活动,更像是借着招商引资出去旅游,成了干部们的福利待遇,反正招商引资年年下达指标,经开区也从来没有完成过,也没见什么处罚,顶多也就是坐坐检讨,而经开区里边不少干部也多是咱们地区里边一些领导或者部门领导的亲属,谁都知道什么处罚都当不得真,所以这种风气一旦沿袭下来,这经开区还想要力争上游,那都是些空话了。”

  宋大成的介绍也让陆为民意识到这经开区还真是一个泥潭。

  关于经开区管委会是领导们的亲属团这个传言早就不是新闻了,经开区林林总总就那么二三十号人,但是据说处级以上干部的亲戚就有四五个,副厅级干部的亲戚也有那么五六个,还有那么一两个关键岗位副处级干部的妻女,从一开始就成了养闲人的地方,工作轻松,福利待遇好,又没啥压力,这谁不乐意?高初本来就是一个没啥魄力胆量的角色,他当主任,这还不更成了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休闲乐园?

  “糜建良自己怎么说?”陆为民扬起眉毛。

  “他有些想法,也想做点儿事情,但是阻力肯定有点儿大,他觉得经开区是被养坏惯坏了的,从来没有给经开区多少压力,所以大家养懒了,无所谓了,甚至原来可能有点做事想法的人也都懒了,所以他觉得需要自我加压,当然这个压力不能是他自己提出来,所以他希望地区能够以一个比较正式严厉的姿态给经开区加压,他也可以藉此机会把压力分解各个部门具体人头上,如果有愿意干的,当然欢迎,如果说觉得吃不消的,趁早调走,但是绝对要逗硬。”

  宋大成说这番话时是看着陆为民的,陆为民也反应过来了,“大成,你蔫儿坏啊,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想要让我来当这个恶人啊?让我给经开区提要求下任务明确指标,完不成打糜建良的和经开区班子成员的板子,然后他好狐假虎威去赶人走,再调他想要的人进来?”

  “呵呵,有这个意思,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反正你威名在外,帐多不愁,虱多不痒了,就再帮忙背一背也无所谓,你也知道建良一直在阜头工作,他也没啥背景底气,不借你的尚方宝剑,成不了事儿,他可是把自己脑袋也一样置于你的尚方宝剑下的。”宋大成也很坦然的道。

  “他若是真愿意把自己的脑袋也搁在我的宝剑下,我倒不是不介意当一回恶人。”陆为民盯着宋大成道。

  “专员,别这么看我,这本身就是建良的意见,他也是到了经开区之后了解了情况之后迫不得已才下这个决心的,你以为他想给自己找不自在啊?”宋大成知道陆为民什么意思,解释道:“建良也是想要搏一搏,承蒙您厚爱,他也不能塌了你的台啊。”

  “那好,我倒是真想看看糜建良的表现了。”陆为民重重的点点头,“你让糜建良把这些领导家属关系写一个名单给我,我看看能不能先帮他减减压。”

  宋大成大喜,“那敢情好,我马上让他去办。”

  ********************************************************************************************************************************************

  朱广明提交的丰州城市建设总体规划方案让陆为民很不满意,即便是三易其稿,陆为民也觉得无法接受。

  这也极大的影响到了陆为民对朱广明的观感。

  在陆为民看来,朱广明完全没有领会到自己的意图,还停留在一个县建委主任的高度,也没有考虑过丰州撤地建市之后城市建设和城市产业经济发展如何有机统一起来这个问题,只是单纯的盯着丰州财政是如何如何困难,城市建设应该量入为出,而不能负债搞建设,更不能无视丰州的债务承担能力超前发展,这个观点让陆为民很是无语。

  应该说朱广明是一个比较传统保守的建委干部,但是他这种理念思维已经有些落后了,陆为民清楚这一类干部的观念,任何突破创新的观点在他们看来都是离经叛道难以接受的,尤其是陆为民口口声声称城市建设要先行一步,更让朱广明觉得难以接受。

  无奈之下,在吕腾还没有正式到位之前,陆为民准备甩开朱广明自个儿干,但在这之前,他必须要赢得足够的认同和支持。

  第三更送到,再求五十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