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六十九节 地委书记的角度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六十九节 地委书记的角度

  首先他要过的就是吕腾这一关。

  吕腾作为日后的分管领导,同时也与张天豪关系密切,对张天豪有一定影响力,如果能够赢得他的认同,那么对于陆为民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无疑是大有帮助的。

  赢得吕腾的认同不容易,履历丰富的吕腾也不是能被轻易说服的主儿,陆为民并没有小觑吕腾,甚至在来丰州之后不久,就知道自己需要吕腾这样的角色支持。

  要说服吕腾,首先要从财政角度来打动对方,而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让吕腾接受利用城投集团的操作模式来扛起本该是政府承担起的许多公共基础设施建设。

  陆为民和吕腾长谈了两次,从丰州当前财政状况分析到下一步产业培育会给丰州财政带来哪些变化,从城投集团运行模式到土地增值的幅度和可能性,从目前国家推进的城市化进程和丰州地区实际状况面临的机遇,最终陆为民说服了吕腾。

  当然吕腾被说服也是有条件的,他对陆为民勾画的基础设施建设到位对双庙、伏龙两个区的产业培育带来的催动作用还是有点儿担心,认为如果两年内伏龙和双庙两个区的产业培育没有启动起来,那么就要果断放缓在丰江以西,尤其是丰江以西西沣河以南,也就是伏龙区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集中精力在丰江以东、东沣河以北条件较为成熟区域进行建设,避免盲目地把资金砸在难以见到效益的地方。

  陆为民同意了,两年时间,如果双庙和伏龙以及经开区都还没有真正启动起来,也的确该停手了。

  说服了吕腾之后,陆为民把目标转向了王自荣。

  王自荣的态度要和缓许多。

  虽然他也认为陆为民的构架偏大,有些脱离了丰州财政基础,但是陆为民提出的城投集团运行模式还是得到了王自荣的支持,只要不是财政出钱。王自荣都可以持赞同态度,而且陆为民对今后几年城市化进程给土地价格带来的变化这一分析论断也得到了王自荣的认可。

  事实上这一两年即便是丰州的地价和房价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上涨趋势,王自荣分管财政物价这一块,对此还是比较清楚的。尤其是现在的丰城区这边地价上涨幅度更是明显。

  而按照陆为民的设想,两座大桥,尤其是伏龙区这边新建一座高规格大桥,可以迅速拉近丰城区的老城区与伏龙区这边距离,本身就是一江之隔,而大桥一旦建成,其地价必定上涨,无论是商业用地还是工业用地还是住宅用地,尤其是在丰州撤地建市正式成为一个地级市之后,这种涨幅可能会更明显。王自荣对陆为民看准这一点还是相当佩服的。

  在获得了王自荣和吕腾的支持之后,陆为民便可以有足够底气向地委做工作了。

  连陆为民也没有想到吴光宇会如此认同自己的想法,他甚至搞不清楚吴光宇是真的认同自己的这些构想还是出于某种其他因素,反正吴光宇是大力支持陆为民的这一构想,剩下的也就只有张天豪和祁战歌了。

  祁战歌一直没有明确发表意见。但是私下也还是和陆为民交流过,他的观点和吕腾较为接近,谨慎赞同,但是希望在城市建设的规模和进度上能够控制得住,避免出现大规模债务。

  张天豪的态度却很古怪,没有说太多,只是要求陆为民拿出一个较为明确的方案。直接在地委会议上进行讨论。

  陆为民吃不准张天豪这是什么态度,上地委会他并不怵,迟早也要上,而他也知道他面临的质疑多半会是来自周培军、何学锋、曹刚和魏宜康这些人。

  他担心的是如果这几个人的态度一致的反对自己的这个构想,张天豪在借势表明反对态度,那么只怕祁战歌和吴光宇都会改变态度。而这也就意味着没有回旋余地了,一旦想法被否,再要想重新来过,就太难了。

  不过他也没得选择,张天豪既然这样。他也只能服从,他也没打算要从周培军、曹刚以及魏宜康那里去争取什么支持,倒是何学锋那里陆为民觉得此人态度还算周正,主动向自己示好,陆为民当然不会拒之门外,不过如果张天豪明确态度,何学锋还能不能顶得住,或者说在这个问题上何学锋自身想法如何,陆为民也不确定。

  ********************************************************************************************************************************************

  “刚才为民专员已经介绍了行署这边在下一步关于丰州撤地建市之后在城市建设发展方面的一些构想,事实上大家也知道,城投集团的组建其实就是为我们丰州撤地建市之后的城市建设做准备,丰州的城市建设在全省都是倒数第一第二的,说来也惭愧,我担任行署专员期间在这上边也没有花多少心思,但是撤地建市了,丰州成为地级市,情况就不一样了,地级市要作为一个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来打造,要形成对整个地区的凝聚力和吸引力,需要有一个足够靓丽的形象,同时其在公共服务体系建设上也要更上一层楼,同时考虑到新划分出来的双庙、伏龙两个区百废待兴,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刻不容缓,所以行署拿出了这么一个算是草案的想法,大家都可以议一议,……”

  张天豪的语气很平和,完全听不出其中倾向性,事实上在召开地委会议之前,也没有人从张天豪那里获知了他本人的态度,甚至连祁战歌私下询问,张天豪都没有表态,只说需要认真研究,要大家各抒己见。

  所有人都对张天豪态度惊疑不定时,张天豪淡定从容的表情下其实也是七上八下。

  目前手上的这个方案已经被陆为民涂改的零七八碎了,据说地区建委的方案差一点就被陆为民当然给扔回去了,朱广明看来是很不得陆为民的认可,三易其稿之后依然难以让陆为民满意,最终陆为民只能在这个基本稿上自个儿修改。

  这份基本告是吕文秀在结合了陆为民的想法之后在地区建委的方案上修改定型的,但是由于地区建委的方案大框架已经定型,所以陆为民要求吕文秀拆解掉大框架之后,这个方案也就不成其为方案了,只是一个零碎的构想,当然体现了陆为民很多想法在里边。

  张天豪看过这个破碎的方案,基本上没有建委方案的东西了,而着重体现陆为民的意图。

  不能不说陆为民的构想很宏大,两座大桥和一环线,陆为民早就提过,张天豪也清楚那是不可避免的,双庙和伏龙两个区要发展,哪怕是最基本的发展,都得要基础设施建设来支撑,这一点无可非议,但是丰江西岸和西沣河两岸的主干线建设标准和规模就有点儿过大过高了,而且在一环线和江河之间还规划了多条标准堪比一流的主干线,虽然用颜色标注是二期考虑,但是还是让张天豪感到震惊。

  这还不算,还有一大批包括文教、卫生、公交等项目配套进去,张天豪虽然无法估算这其中究竟会投入多少,但是他也听到一个说法,说陆为民在某个场合下提到了三年内丰州市在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投入将会达到三十到五十个亿之间,这简直有点儿骇人听闻了。

  不过张天豪相信陆为民说得出这个话,甚至也敢做得到。

  陆为民的雄心魄力不可谓不大,甚至大得有点儿让有一些心理准备的张天豪都有些接受不了。

  其实之前张天豪是认可陆为民的路径的,但是陆为民的步子迈得太猛太大了一些,三年内如果要完成这么大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真的有可能要达到三十亿以上,三十亿?!这可不是三亿,地区财政总收入去年才多少?

  张天豪也知道陆为民是要用城投集团来拉动建设,但是三十个亿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实在太骇人了,哪怕是分成三年,城投集团也无法做到,那很容易形成长麻吊线,形成大量未完工程,俗称烂尾。

  他没有听陆为民的单独汇报,而是要求他直接到地委会议上来讨论,因为他知道陆为民的口才,他怕自己也一时头脑发热,被陆为民忽悠得神魂颠倒,两人就直接拍板了,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内心其实是认同这个方案的,这符合自己的意图,这样巨大的基建投资规模势必给整个丰州经济带来巨大的拉动作用,这是他希望看到的,但是作为地委书记,他不能不冷静慎重,他需要考虑清楚这样巨大的刺激拉动会带来什么,怎么做到。

  所以他选择了直接上会,让陆为民的反对者们来帮助自己冷静清醒一下,寻找一下这个方案可能存在的漏洞和问题。

  晚上十二点请兄弟们留足推荐票,今晚老瑞要打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