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七十一节 盟友的反击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七十一节 盟友的反击

  不能不说魏宜康的这番话极具煽动力,以不到十个亿的财政收入要去搞每年超过十个亿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就算是你有城投集团这个平台幌子,但是谁都知道城投集团是政府兜底的,城投集团负债过重,玩不转的时候,还不是得你政府来承担?一旦有个闪失,政府扛起这么大的债务,那还不得把政府给压趴下了?

  “我能理解为民专员面对我们丰州经济发展落后的急切心情,您是当过县长县委书记的人,能够感受到下边贫困落后的巨大压力,我也一样,但是发展是要将科学规律的,不能想当然,更不能凭想象一蹴而就,建国以来搞的那些大跃进浮夸风不就是这样么?欲速则不达这句话是有道理的,我们丰州现状摆在这里,我们在座的大家都希望能够尽快让丰州发展起来,老百姓富裕起来,但是我们得事实就是,不能主观盲动,量入为出这个老祖宗留给我们的词儿,我觉得在现在一样对我们有现实意义。”

  ……

  “丰州撤地建市,城市建设应不应当加快进度加大力度?当然该!但是这要有个尺度和步骤,不能盲目,要根据我们丰州经济实际发展状况来考虑,我个人认为,像丰江二桥,西沣河大桥,这些控制性项目都应当毫不犹豫的尽快启动建设,包括沿着西沣河大桥接通s315的这条道路,一直贯通到双庙区,能够串起整个双庙和伏龙两区,对推动这两地经济发展也有至关重要的作用,至于包括一环路其他路段,我觉得要慎重,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

  很难得见到魏宜康口才如此好一回,陆为民觉得自己以前还是小瞧了这家伙,当然这也和本身接触就比较少有关系,但是今天让陆为民开眼了。

  “宜康分析得不无道理。很中肯啊,大家都谈一谈,我觉得这是好事儿,有不同意见才能找出不足。才能真正达到解决问题的目的。”张天豪笑眯眯的道,貌似很赞同魏宜康的观点。

  “我觉得老魏的观点有道理,我们丰州底子薄财力弱,不能光顾着和那些基础厚实财政状况好的城市比,还是脚踏实地,认真分析我们自身的状况,另外,搞城市基础设施建,是不是就能起到拉动经济发展的作用,如果没有扎扎实实的产业进来。这种拉动刺激也只是短暂的,其结果也只是留下一大堆空荡荡的道路和楼宇,价值不大。双庙和伏龙条件本来就不好,缺乏产业基础和底蕴,为民专员也说了。是白手起家,地区为他们提供一定的支持,包括基础设施建设,这是应当的,但是也要根据他们自身发展来看,路修好了,桥连通了。结果还是只有几栋政府大楼在那里摆着,变成一座空城,赔本赚吆喝,没有意义,……”

  曹刚接上话,语气也很平静。很细致的分析了伏龙和双庙目前的现状,并结合到了城市建设发展的规划来谈问题。

  两个脱离了行署进入地委班子的成员,都异口同声的对陆为民的构想提出了质疑,这既在陆为民意料之中,但也有点儿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意料之中的是这两人不会给自己什么好评价,反对质疑才是正份儿,这不完全是个人恩怨,而是基于陆为民对二人思维的理解,意料之外是二人的态度是如此激烈,而且可以说是公开挑明,摆明了车马,却还装出一副循循善诱的模样。

  “是啊,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要实现每年十个亿,这可是一个不小的数目,我记得去年我们整个丰州地区全地区社会固定资产总投资才多少?三十多个亿吧?这可是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如今,我们一年光是在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上就要达到十亿以上,这是不是太草率了一点?我们的财力承受得起么?投入这么大,能够获得足够的收益么?”周培军手中握着一个2b铅笔,轻轻点着,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现在全地区要花钱的地方很多,财力却不充裕,无论是采取哪种方式变通来实现投资,归根结蒂还是要落到财政上,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考虑清楚,我们不能只考虑现在贷款花钱用得顺手,捅下窟窿,摆起摊子,最后债务却由下一任来扛着,这不好。”

  陆为民算是领教了这个老家伙的伶牙俐齿,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这才是平时不开口,偶尔露峥嵘啊,简直就是要陷自己于不义呀。

  看见曹刚和周培军都连续跳出来质疑攻讦陆为民的方案,祁战歌也有些着忙,他深怕陆为民沉不住气,反唇相讥,那样就有些失态了,不过瞄了一眼陆为民,却见这家伙一副深思的表情,似乎对周培军的观点很受用,也不知道这家伙现在怎么想。

  “唔,看来这个构想争议不小啊,不过也可以看出咱们地委对这个问题重视程度,大家都很关注,这是好事儿,话不说不清,理不辨不明,大家都把话说透,道理摆出来,究竟是好是坏,可行不可行,都能说个一二三。”笑眯眯的张天豪很好的掌控着节奏,“文旭,说说你的意见。”

  黄文旭也知道转来转去恐怕是该到自己头上了,这连续三个都是质疑的声音,如果点到何学锋这家伙也口风一样,只怕局面就不好控制了,也只有自己上了。

  “嗯,张书记让我说,我就说说吧。”黄文旭清了清嗓子,“我觉得看待一项工作一想事情一般说来,从两个方面来分析,第一必要性,第二可行性。陆专员刚才的这个构想的必要性,我想毋庸赘言了,我们丰州城市建设现状摆在这里,大家不说去过什么苏州、无锡这一类城市,就以我们省内其他地市相比较,也的确显得很寒碜,寒碜会带来什么,城市整体形象差,投资吸引力下降,产业凝聚力薄弱,诸多不利,我不一一赘述了。我也听了刚才老魏、老曹和周书记他们的观点,其实大家意见都集中在一点,不是该不该建的问题,而是做不做得到,或者说做到了有没有什么不良后果的问题。”

  黄文旭上来的几句话就抓住了大家的注意力,连张天豪都得要承认这家伙厉害。

  “那好,让我们来谈谈可行性。”黄文旭摊摊手,十分随意,“刚才周书记所说的我们丰州地区去年的社会固定资产总投资是30多个亿,这不太准确,实际上是38.68亿,今年一至三月,地区社会固定资产总投资去年同期增长百分之46.5%,四至六月,比去年同期增长58.9%,如果不出意外,下半年也将是一个高走的态势,也就是说我们今年社会固定资产总投资比去年会有大约50%到60%的增幅,达到60个亿左右,当然这是除开如果我们下半年有比较大的动作这个因素。”

  黄文旭对一连串的数据信口道来,让人感觉不像是一个组织部长,更像是一个统计局长,这让魏宜康和曹刚都有了一丝不太好的预感,很显然陆为民是作了相当充分的准备,连帮闲的这厮言辞都是如此锋利,下一步陆为民的反击有多么凌厉可以想象得到。

  “假设明年全地区社会固定资产总投资也能保持今年的增势,我们暂时抛开陆专员的这个构想,那么明年全地区社会固定资产总投资可能会达到90到100亿之间,嗯,按照周书记的说法每年10个亿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投资对于30个亿的社会固定资产总投资肯定是有点儿骇人的,但是如果相对于90到100个亿的社会固定资产总投资来说,我觉得就真不算个事儿了。”

  黄文旭的这个对比的确很详细也很直观,10亿对30亿,占到了三分之一,有些骇人,但是10亿对90亿甚至100亿,那就很平常了。

  一干地委委员们都下意识的微微颌首,除了魏、曹、周三位。

  “现在我们再来谈谈这个固定资产投资的投入和产出比的问题,可能很多人没有具体计算过这个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和gdp以及税收之间的比例,事实上这也没有一个具体定论,每一个地区,每一个时段,每一个行业,都不一样,但是却总还是以一个大致的规律可循,我记得有个经济学家评论过我们国内地区固定资产投资和gdp的关系,但是他是举了两个地区的例子,一个是广东,他说大概固定资产投入一块钱,能产生四块钱的gdp,而内蒙古,则是投入一块钱产生一块二毛钱的gdp,我们昌江,我们丰州,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取个中下吧,大概就是投入一块钱产出两块钱的gdp,而相对的gdp和税收的关系,这个比值也不好确定,但是我们可以以我们去年丰州地区gdp和财税收入来计算,大概在7%左右,这在全省都是比较低的,因为我们丰州是一个农业地区,如果10个亿投入应该产生20个亿的gdp,其税收比率应该比7%应该要略高,大概在8%到10%之间,也就是说这10个亿的投入能够产生20个亿gdp,1.6到1.8亿的税收收入。”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