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八十一节 危情复燃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八十一节 危情复燃

  似乎是看到了陆为民,红色桑塔纳缓缓启动,向着这边开了过来,陆为民很小心的走到了一边。

  虽然这里人来人往,但是骑龙岭风景区在主景区外围的基础设施建设上还是下了一些功夫的,道路宽敞,很有点儿古韵的石板路和停车场比比皆是,绿植点缀四周,路灯也是采用很有古意的青铜色路灯,所以并不拥挤。

  陆为民走到了一处岔道隐蔽处,桑塔纳跟了上来。

  桑塔纳是最老式的那种普桑,车牌号也很熟悉,陆为民想不起是原来县府办还是原来财政局的车了,估计现在给了招商局,车在身旁停下,陆为民飞快的看了一眼四周,见四周无人注意,这才上了车。

  车里淡淡的香水气息闻起来很舒服,陆为民已经很久没有坐过桑塔纳了,有些不太适应的扭着副驾座上的旋钮,让靠椅向后倾斜,然后又伸手在车座下寻找拉杆,让车座向后退。

  白色的真丝短袖体恤里黑色的文胸带子若隐若现,略显瘦削的肩部却把鼓胀的胸脯衬托得更加高隆,光洁细腻的大腿在黑色裙裾下半露,伴随着不断退去的路灯光影下显得斑驳陆离。

  这具身体也曾经属于过自己,一时间陆为民心神恍惚。

  “怎么了,是不是太疲倦了?我听说你连续跑了三天,在阜头呆了一天,在我们双峰两天?”

  “唔,有点累了,天气也太大了,感觉像是要中暑一样,这一段时间都有点儿累,所以才想到骑龙岭上来住一晚,休整一下。”陆为民摇摇头。

  “你累,别人也不轻松,我听说巩哥说你在饭桌上挨个把他们给洗了一遍脑。邓书记和蒲县长脸都能阴出水来了,杨书记连饭都吃不下了。”女人的声音依然清脆动听,似乎根本没有受到时间流逝而影响。

  “我不想洗谁的脑,我只是提醒他们个人所处的位置和所需要承担的责任。当书记县长不是享受,更意味着责任担子,工作拿不起来,还整天自我感觉良好,我怕真的哪一天要调整他的时候他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动他。”陆为民语气显得很随便。

  “啊?你是说地委要调整邓书记?不至于吧,不是说这一轮只有我们双峰没什么调整,只有孔县长要走么?”女人吃了一惊,禁不住微微侧首,转过脸来问道。

  “我说了要调整邓少海么?”陆为民没好气的道:“这是你自己在瞎理解吧?我只说当书记县长自我感觉过于良好,没意识到自己工作上存在的问题。那就迟早要出状况,被调整也是必然的事情,我没特指谁,也没说时间,请不要乱加定语。”

  女人嫣然一笑。“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都觉得好像地委这一次对各县市区的调整力度这么大,怎么就我们双峰没怎么动,说孔县长可能要走,可是到现在也没有动,好像地委把我们双峰给遗忘了一样。”

  “那你觉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陆为民笑着反问。

  “对有些人来说是好事,但是对有些人来说肯定是坏事。”女人单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拂了拂额际垂落下来的发丝,白腻丰润的胳膊让人赏心悦目,“邓书记他们肯定不太高兴,他担任县委书记也有三年了,连南潭徐晓春这一次都进入了副专员候选人,他去没有上。他那段时间情绪就不太好,谁去汇报工作谁挨骂,连巩哥都吃了几回排头。”

  陆为民在鼻腔里轻轻哼了一声,“那你去汇报工作不也一样挨骂?”

  “我去?我没什么机会,我汇报工作要么是孔县长。要么是杨书记,顶多也就是蒲县长那里,去一把手那里机会很少。”女人脸上的表情很丰富,“不过,这段时间,尤其是你上次来了之后,好像县里对我们招商局的重视程度加大了,蒲县长都专门找我去谈了两次了,杨书记和孔县长也经常找我去研究进一步招商引资力度的事情。”

  桑塔纳到了前边的岔道上,“往哪儿走?”

  “你问我,我该问你才对啊。”陆为民有些好笑。

  “你不是在这里当过书记么?情况肯定比我熟悉才对。”女人娇嗔道。

  “我都走了这么多年了,这些道路设施都是我走之后才逐渐完善的,我哪儿知道?”陆为民摊摊手,“你把我叫出来,该是你带路才对。”

  “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一个人呆在宾馆里也寂寞,我才想来陪你聊一会儿,……”女人突然意识到说“寂寞”这个词儿好像有点儿容易产生歧义,下意识的住嘴。

  陆为民心中微微一荡,晚间喝的药酒酒劲儿原来不觉得,这会儿似乎受到了某种诱惑,开始迅速发酵起来。

  似乎是感受到了身旁男人灼灼目光中带来的热意,杜笑眉连声音都有些发颤了,“要不,我们走这边,好像这条路还没有完全修好,是条断头路,原本是准备从前面连通省道217的,但是还没有修通,只是有点儿晚了。”

  “走吧。”陆为民轻轻说了一声,虽然知道这一去可能会有一些不可预测的事情发生,但是他发现自己好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

  当刺入那泥泞深处两具身体紧紧的结合在一起时,陆为民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控制住自己没有爆发。

  明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在这种环境下,和这个女人发生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合适,也相当危险的,但是陆为民还是想要向放纵自己一回。

  他知道自己内心似乎藏着某种怪异的情结,似乎要证明什么,又怕证明什么,但最终还是想要去实践证明。

  甚至没有来得及脱下杜笑眉的内裤,就这么有些粗野的拨开裆部那一绺,两个人身体就紧密的融合在了一起。

  粗重的呼吸声与咿咿唔唔的热吻,让两个沉迷在暗夜*的男女像是春夜中干草地里撒下一粒火种,顿时熊熊燃烧起来。

  掀开女人t恤下的胸罩,陆为民一只手用力的蹂躏着那对*,另一只手则有力的扶住对方腰肢帮助对方耸动着。

  夜里很安静,骑龙岭上气温要比山下至少低5到7度,二十五六度的气温让这里显得格外舒服,两个纵情的男女就这样迷失在黑暗中。

  还来不及喊不,男人就爆发了,杜笑眉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明天得去买敏婷了,自己月经一直很准时,这两天是绝对的危险期。

  欢愉之后两个人仍然紧拥在一起,不愿意分开。

  好一阵后,杜笑眉才柔声道:“后边有纸。”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两个人终于分开来,不过女人仍然很斜躺在陆为民怀中,而陆为民的手仍然忍不住探入女人的体恤下抚弄享受着那对诱人的肉丘。

  “笑眉,你好像……”

  “我没有第二个男人,第一次是你,这是第二次,还是你。”女人回答得很直白。

  陆为民吃了一惊,不敢置信。

  “不是你的原因,你别自作多情。是的确没有遇上合适的,真的,原来曾经和丁德顺都谈婚论嫁了,本想结婚之后再……,但是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这么淡了,也不知道是他还是我的原因,反正就这么断了,这么些年好像也就遇不上合适的了。”

  杜笑眉挣扎着坐起身来,脸色潮红,这裙子没穿内裤的感觉真不好,内裤弄脏了,可她根本没有想过会和陆为民在这种环境下居然还会发生这种事情,好像情不自禁一切就发生了。

  “是不是我太优秀,以至于你无法……”话一出口,陆为民才觉得不合适,赶紧住口,杜笑眉瞪了他一眼,但是却叹了一口气,“谁知道,也许有这方面的原因吧,这一辈子看样子也就只有这样过了。”

  “对不起,……”陆为民无言以对。

  “没什么对不起,你情我愿,无所谓谁对不起谁,我乐意,你也愿意。”杜笑眉倒是想得很开,整理了一下衣衫,伸手到背后把胸罩扣好,小心把内裤藏起来,“倒是你,你不是都结婚了么?怎么我觉得你好像……”

  陆为民也有些不好意思,今儿个表现好像不太好,“哎,这到丰州这么久,我才回去一趟,……”

  “她也不过来?不可能吧?”杜笑眉意似不信。

  “她也只过来一次,也不完全是这个原因,……”陆为民觉得也有点儿解释不清楚。

  “你们俩不太和谐,嗯,连带着这方面也不和谐了?”杜笑眉脸上露出俏皮的神色,“难怪在我身上这么龙精虎猛的,折腾个劲儿。”

  求票,继续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