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八十六节 暗流隐伏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八十六节 暗流隐伏

  想到这里周培军心里微微有些恼意。

  他自认为自己算是和陆为民源出一门的,夏力行到丰州担任地委书记,把自己也扶上了副厅级干部的岗位上,只可惜而后夏力行在丰州乃至昌江工作时间都比较短,很快就离开了昌江,这也让自己失去了前景的机遇,这几年下来,从政法委书记到纪委书记,周培军也知道自己年龄优势已经失去了,现在再要指望有什么大的突破不太现实了,尤其是现在干部年轻化这一提法很吃香的时候。

  他现在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就是看着丰州撤地建市之后带来的机遇,焦正喜和章丘育的年龄都要比他大四五岁,按照惯例,这二人在新成立的丰州市人大和丰州市政协担任主要领导职务也应该是一个过渡阶段,估计也就是一两年,最多不会超过三年,那么两三年后自己的年龄也差不多到了需要从市委常委这个职位上下来,也正好是谋求到人大或者政协去在级别上上一格的最佳时机了。

  虽然自己没有太多想法,但是并不代表自己就甘于被人无视了,而这一次他觉得自己就有点儿被陆为民无视了的感觉。

  周培军之前对陆为民并无什么嫌隙,甚至对于陆为民到丰州来担任主要领导还是持欢迎态度的,毕竟有夏力行这层渊源,再怎么也比来一个不熟悉的领导要强,而且陆为民在经济工作上的表现有目共睹,无论是在丰州这边还是在宋州那边,都让人激赏不已,最起码地区经济发展起来了,单位待遇福利都要好一些,大家手里边也宽松一些,没谁愿意守着穷地方。

  但是这一次苟延雄的事情让周培军心里很不舒服,这也是他在陆为民提出城市建设规划总体方案时符合魏曹二人持反对态度的一个原因。

  当然,这倒不是说他完全就是因为私人感情而意气用事了。他也的确对陆为民的这个庞大方案感到担心,但是如果是在此时之前,他可能会保持缄默,毕竟作为纪委书记。在这个问题上他没有太多的发言权,有书记,还有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这两人才是把关的关键。

  魏曹二人之所以能有发言权那是因为二人都是从行署副专员转任过来,对这方面都有自己的见解,但是陆为民在苟延雄的事情上没有给自己面子,那么他也一样可以在地委会议上不给谁的颜面,阐述一个地委委员的观点了。

  虽然自己的质疑并没有起到作用,不过周培军还是觉得起码发泄了一下自己内心的积郁。

  现在自己也没啥太多想法,但是起码也得要让人明白。自己的话语权仍然存在,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周培军无意和陆为民彻底撕破脸。但他知道如果你连自己的利益受到了损害,自己的领域都受到了侵犯而无所作为时,那么就没有人会把你当成一回事,下一次也许就有人会效仿,甚至可能蹬鼻子上脸,更加肆无忌惮的作践你,你必须要反击。而且要更加强硬的反击。

  “周书记,我回来了。”脚步声把周培军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晓阳回来了?这一趟走得很辛苦吧?坐。”周培军点点头,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撤地建市,事情太多,天气又热。这都九月了,温度都好像不见降啊。”

  “嗯,今年有点异常,气象预报说气温偏高,咱们丰州这边尤其突出。”乔晓阳手里拿着一叠东西。点点头,“跑了一趟,了解了一些情况,还是有些收获。”

  “哦?”周培军神色不动,“看样子也不是空穴来风啊,不过每一次人事调整都会有这样那样的反映上来,这也正常,我们纪委要认真甄别,仔细分析,慎重行事。”

  乔晓阳心中微微冷笑,这个老狐狸,话说得倒是挺顺溜,被陆为民抽了脸恼羞成怒,想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力量,这会儿怎么又说这些没用的了?

  “周书记,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人正不怕影子斜,咱们纪委调查事情,本来就是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谁和谁都没有冤仇,没事儿还能去陷害打击谁不成?但是有反映我们肯定要查清楚,还原事实真相,既是给举报者一个交代,同时也是给被举报者一个说法,没有,也能让他脚踏实地,安安心心工作,还他一个清白,有,对不起,党纪国法在那里,谁也帮不了他。”乔晓阳说得字正腔圆。

  周培军忍不住皱了皱眉,“晓阳,现在还只是一个初步核实的阶段,很多反映的情况明显不符合逻辑,我们纪委开展工作也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要说起风就是雨,现在社会上这个风气很不好,纪委稍稍有些动作,外办就传得神乎其神,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这不好,天豪书记专门和我打过招呼,纪委在查处案件过程中,不但要讲证据,更要注意策略。”

  “周书记,我明白了,现在很多线索的确也还是处于初步核实阶段,我们出去调查摸底的几个组都很谨慎,现在都还只是在外围摸一些情况,一般人都不清楚我们的意图。”乔晓阳勉强道。

  周培军瞥了乔晓阳一眼,他清楚乔晓阳和陆为民之间的过节,也正是因为乔晓阳在阜头的失手,使得乔晓阳不得不远走淮山,这一耽搁,后来的孙震也好,张天豪也好,对此人并不太感冒,哪怕是有乔思怀的帮衬,但是乔晓阳也并没有获得多少更好的机会,不得不调到地区纪委来担任副书记,而这一次乔晓阳兴致大增,也就是看到了反映的一些线索都指向了陆为民的几个“心腹大将”。

  “你明白就好,我们纪委,无论调查什么案子,涉及到谁,程序要走到,手续要完备,证据要扎实充分,要经得起检验。”周培军意味深长的道:“不要到最后没把别人查出问题,却被别人拿住把柄倒打我们一耙,那我们就被动了。”

  “放心吧,周书记,我乔晓阳到纪委也工作这么久了,知道分寸。”乔晓阳自信满满的道:“有些东西,其实闻一闻,就知道里边有没有猫腻,别管他隐藏得多好,只要我们肯查,就没有说查不出来的事情。”

  周培军的目光变得有些冷,不过他没有去看乔晓阳,有乔思怀为他背书,板子是打不到自己头上来的,当时对乔晓阳到纪委来,他就不太认同,但是后来发现,这家伙倒是挺好的一杆枪,但是前提是得用好。

  ***************************************************************************************************************************

  陆为民并没有意识到一股暗流已经在悄无声息的生成了,说实话,他现在也的确没有太多心思来考虑其他。

  吕腾被他赶骡子似的催着督促几个重点项目准备工作的推进,同时全地区交通建设规划的编制也进入了紧锣密鼓的收官期,很快就要正式提交给地委,同时也要准备在撤地建市后的丰州市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上亮相,这项工作也不轻,而且同样也急。

  宋大成这段时间除了到大垣、南潭外,更多的心思还是放在经开区上了,和糜建良两人商量研究着经开区的产业选择和培育,阜头和尚未成立的双庙、伏龙两区表现给他们带来的压力颇大,让他们不敢轻忽,尤其是在人事上给予他们足够的权力,也让他们压力更大。

  潘晓方这边,陆为民提出了要进一步在全地区推进职业教育发展,特别提到了结合丰州工业化、城市化进程,职业教育如何紧跟形势,加快发展的想法,要潘晓方组织行署政研室和地区教育局一起对全地区的职业教育状况进行摸底,同时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尤其是针对民办职业教育的发展,地方政府如何来鼓励和支持,这个任务也不轻,让潘晓方深刻感受到了陆为民与以往的截然不同了。

  对新来的副专员梅琳,陆为民也没有怠慢。

  行署常务会议关于工作分工一敲定,陆为民就直接把梅琳叫到了自己办公室,提出今明两年全地区要在水利基础设施建设上下功夫,尤其是结合这东沣河两岸河堤建设,要求梅琳与吕腾一道做好规划,把城市建设和防洪工作有机结合起来。

  当然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梅琳利用自身的条件要到省水利厅和国家水利部去争取专项改造资金,这也是陆为民给梅琳的“下马威”。

  原因无他,梅琳有一位大学同学在国家水利部身居要职,陆为民堂而皇之的提出来,要把所有资源利用最大化,这个有些“无耻”的口号让梅琳也是咬牙切齿。

  深情呼唤,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