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八十八节 让我们谈谈农业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八十八节 让我们谈谈农业

  “也说不上。”陆为民皱起眉头,“梅琳,和贺省长敲定的事情,抓紧时间办,老同学的关系不用起来,过期作废啊。”

  “陆专员,这差使人也不兴这样分派吧,总得要人一步一步来,你也知道部委里边重程序,都得要按步骤来,不是打个电话,吃顿饭就能把事情办下来的,东沣河两岸要上他们的目录,前期资料要备齐,如果不是借着撤地建市,未必有这种好事,我让国土局、水利局以及农业局那边都在做前期资料了,先把省里这边的过程走完,争取下个月我跑一趟京里。”梅琳满脸不悦,“吃顿饭就这么辛苦?早知道我请客好了。”

  陆为民也笑了起来,这女人也有点儿意思,说话直来直去,而且能开得起玩笑,陆为民很欣赏这种人,原本以为是大学里出来的老师,多半是文绉绉,古板老套,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个豪爽性子的爽利人,这样最好,什么事情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汤。

  云尚是昌州新开不到两年的西餐厅,很快就以其标准的法式口味吸引了很多喜欢西餐的食客,对于西餐,陆为民喜欢,但是并不讲究,偶尔吃一顿会感觉很舒服,但是如果经常光顾,很快就会觉得肠胃受不了了。

  云尚的西餐以推陈出新闻名,紧跟国外潮流,据说老板是个移民到加拿大的昌州籍华人厨师,一直在沪上某家著名酒店当西餐大厨,但是去加拿大魁北克呆了七八年,始终觉得在那年文化习惯有些不适应,所以一家人拿了绿卡之后,干脆就把家人搁在加拿大,而自己跑回昌州来带着两个得意门生做,一炮打响,在昌州餐饮界也成了新贵。

  轻轻的切割着牛排,梅琳语气很平和:“让我管农业。可以,但是我这个人直来直去,说实话,但要让我干事儿。那就得给我权力,别光让我说话,结果却没有人听。落实事情的时候,不是没钱,就是没人,要不就是下边不配合,这种事儿我不干,这种官我也不乐意当。当然,要混很容易,隔三岔五坐车下去。叉着腰,指点一番,点评几句,听不听由你,让办公室的作好记录。我该说的说了,该督促的督促了,你不执行,怨不得我,但我觉得这样的工作没啥意思。”

  陆为民已经越来越觉得这个女人的脾性咋就和自己这么投缘呢?有点小脾气,说话做事直来直去,但是却又不乏官场上的敏锐和狡黠。而且更为难得的是居然还是一个学校教授出身的民主党派人士,这简直太妖孽了。

  “你觉得我是支持你混呢,还是赞同你好好干一场?”陆为民觉得梅琳话里有话。

  “从本质上来说,可能你还是希望你的副手们能放手大干,干点实事,为你增添政绩嘛。不过从目前来说,你恐怕是希望我安分一点儿,或者说就是希望我混着走,很简单,你现在几乎所有心思就放在了城市建设和产业培育上了。能有多少精力来顾及农业这一块?”梅琳说话很随便,顺手搁下刀叉,一摊手,“大家都知道现在上上下下都是盯着gdp,什么才能让gdp最大化?二三产业,尤其是第二产业,现在虽然要求政府不直接办企业,但是主要是针对工业这一块,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能优化产业发展环境,提升招商引资的竞争力,对于二三产业的发展能够起到立竿见影的拉动作用,而农业呢,虽然中央现在一号文件都是谈农村农业的,为什么把农村农业放在一号文件来强调,其实也就是一种变相的暗示,大家不重视农业,可农业怎么了?”

  陆为民听出了梅琳话语中隐藏的嘲讽和不忿。

  “民以食为天,农业是食品产出的最根本来源,没有农业,就没有一切。现在国内有一种思潮,觉得农业带来的gdp太少,给政府带来的税收远低于同等投入在工业上的收益,而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附聚于农村,农民在农业上要实现增收困难,只能通过工业化、城市化来实现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市转移,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解决农民生活水平提高的问题。”

  陆为民皱起眉头,“你觉得这个方向是错误的?”

  “不是错误的,而是不完整的。”梅琳摇摇头,“中国人口众多,农村劳动人口数量巨大,在发展二三产业和推进城市化过程中,随着农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农村劳动力向城市和二三产业转移是个大趋势,但是不是就此我们就可以忽略甚至放弃对农业的关注,一门心思去发展工业了呢?现在你征服有能力一下子解决掉农村这么多剩余劳动力的就业消化么?是不是农村和农业就不需要政府的再投入再扶持再发展了呢?显然不是,农村农业农民,称之为三农问题,根源在农业问题上,农业工作该怎么来抓,以我们丰州为例,我们农业怎么来做?是不是听之任之,或者就是以发展二三产业来消化转移农村劳动力,实现农民增收,来抵消对农业的忽视?我觉得这有点儿问题。”

  陆为民的手在餐桌上轻轻的敲击着,他没想到吃顿饭,居然还能吃出这么一个深奥且不好应对的问题来。

  “三农问题,农业问题是核心是根本,怎么来实现农业的科学合理的可持续性发展,现在国内也有不少人不少地方在探索。”陆为民满脸思索表情,“但不容否认,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和份量是处于一个下降趋势的,这也需要我们党委政府认真考虑如何来对待农业这一块的工作。我个人认为,我们政府在对待农业问题上还是要本着因地制宜,逐步加大投入,促成传统农业逐步走向现代农业,同时更多的释放出束缚在土地上的农村剩余劳动力,……”

  梅琳脸上露出一抹轻蔑和讥讽,“陆专员,听说你在南潭工作时就搞了南潭猕猴桃产业发展的新思路,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感觉你在这一块上好像还没有什么新创意啊,你提的那些观点都是大家说烂了的,关键在于如何来具体化,因地制宜,现代农业,都会说,怎么来说落实执行?”

  “实话实说,这几年在农业上下的功夫不多,回丰州,更是没好好考虑过丰州农业的发展,也幸好省里高瞻远瞩深谋远虑,把一位农业战线上的超豪华高级专业人才输送到我们丰州,才使得我们丰州的农业有了腾飞的希望,所以我觉得本着一个原则,要将专业的活儿交给专业人士去做。”陆为民搓着手,乐呵呵的说道。

  能遇上一个真的对农业上心感兴趣的干部,陆为民并不吝惜给予对方足够的支持。

  丰州历来是农业大区,原来的七个县市除了古庆之外,都是典型的农业县市,在丰州成立地区之前一直都是农业经济为主,也是在成立地区之后,才开始推进了工业化进程,但是工业化进程在各县市也相当不平衡,像现在的阜头工业化进程速度就比较快,而南潭和淮山两县的工业化进程速度就相对较慢,虽然目前自己主要精力是放在大力发展二三产业上,但是如果忽略了农业的发展,那么几年后农业发展滞后带来的伤害立马就会反馈到整体经济上来,这不是陆为民想要的,

  “你的意思是我是专业的,该去干专业的活儿?”梅琳眯缝着小眼睛,还挺好看。

  “差不多吧。”陆为民正色道。

  “那我提的条件呢?”梅琳嘴角翘起,“我刚才就说了,两种官我都能当,干实事儿的,和混日子的,我都能干,而且两样我都能干得挺出色,你希望我干那种?”

  “你认为你能把哪种干得最好,能实现自我价值,就干哪种。”陆为民也不客气,这女人还真有点儿挑衅劲儿呢。

  “嗯,看你的样子希望我是干点实事儿,这也没问题,但是你应该明白,要我干事儿没问题,但我有要求,有条件,只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不行,你明白,我所指的吃草不是指我个人待遇什么的,而是要给我必要的条件。”梅琳话语中也是霸气十足,“只要给我足够的支持,我就可以拿出让你满意的东西来,你有你的自信,我也有我的底气!”

  “一步到位没法,近期多靠你自己自力更生,但是明后年地区财政状况好转,我承诺会加大在农业上的投入,前提是你得要拿出像样的能说服我的规划来。”陆为民语气很肯定。

  “你信心挺足啊,确定明后年财政状况就能好转?”梅琳扬起眉毛。

  “全副身心扑在这上边,如果都还不能弄出点儿名堂来,我觉得恐怕对不起大家对我的信任和期待,也对不起我自己对自己的要求。”陆为民似笑非笑,但语气里的自信霸气却不言而喻。

  第三更,我还在努力,还有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