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九十三节 高尔夫之惑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九十三节 高尔夫之惑

  见李幼君和苗奇伟对高尔夫项目都是充满了兴趣,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陆为民也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太过于敏感了。

  高尔夫球场的确对土地资源和水资源的消耗很大,但是那又怎么样?高尔夫球场现在还不是禁止的项目,可以说要想发展高尔夫球场,就得要趁着国家尚未明令禁止之前搞,否则日后就会面临种种束缚,也会付出更大代价,悬在脑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始终让人不安,没有人员去尝试。

  对目前的西塔来说,高尔夫带来的好处也许要大过一切。

  相较于其他运动项目,高尔夫所谓的“贵族气息”会吸引无数喜欢“附庸风雅”或者认为可以高人一等的国人趋之若鹜,而在目前昌江尚没有几个像样的高尔夫球场之前,谁先吃这个螃蟹,谁就会收获最大的利益。

  记忆中好像高尔夫项目要在2004年后才被国家高层明令禁止,其实陆为民对这种明令禁止的方式并不太认同,高尔夫是体育项目,诚然它对于提升周边环境品味和土地价值有着某种特定的意义,但是就本质来说,它也还是一个体育项目,只不过它对于土地和水资源的需求显得特别高,但是如果说一刀切,陆为民却觉得这反而会起到刺激作用,前世中高尔夫项目禁而不止,遍地开花,未尝没有这种原因。

  在陆为民看来,高尔夫项目应该有条件的准入,但是准入条件要刚性。

  比如缺水地区明显不适合开发高尔夫球场项目,土地资源紧缺地区也不适合,又比如经济落后地区也不太适合,如果要建,投资必须要达到多高,这样以经济总量和资源要素作为刚性条件来作为门槛,辅以投资门槛。可以有效的遏制这种盲目建设高尔夫的冲动,而对于那种未经审核批准的项目,则要坚决予以查处,这样才能真正形成执政威信。

  而在前世中。国家恰恰在这个问题上采取了一种十分失败的方式来处理,一刀切也就罢了,结果却又在执行力度上不足,屡屡被地方政府以各种方式突破,呈现出禁而不止的泛滥现象,也对中央相关部门的权威形成了极大挑战,在禁令下达之后,几乎每年都有无数家高尔夫球场冒出来,即便是各种媒体频繁报道,依然无济于事。

  高尔夫这个东西好不好。见仁见智,因地而异。

  你要说像丰州这样的地区需要不需要高尔夫球场,陆为民是持否定态度的,但是像昌州和宋州这样的城市需要不需要,陆为民认为是肯定有需要的。也就是一个如何规范发展的问题,而高尔夫球场的确能够对周边土地品质产生一个向好的拉动作用,作为目前西塔最为现实的问题就是发展经济。

  西塔本身就是一个水资源比较丰富的地区,而西峰山区属于典型的缓坡谷地并存的区域,有大量可供平整修饰而适合高尔夫球场的地段,在李幼君和苗奇伟看来,这就是天然适合高尔夫球场的地带。不但可以将高尔夫这项运动作为产业发展起来,同时高尔夫球场的建立对于以天心湖——鹰喙岩为中心区域这一片的地价毫无疑会产生巨大的拉抬效应,这对于西塔县政府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利好消息。

  在旅游、文体这一类产业短时间内难以产生巨大的财政收益时,地价的攀升对于打定主意要以出让土地来换取财政增长的西塔县政府来说就是无法拒绝的诱惑,即便是换了陆为民当西塔县委书记县长,也会毫不犹豫的这样干。

  “幼君。奇伟,高尔夫的投资很大,但是收益也会相当丰厚,但是毋庸置疑的是,西峰山区中搞高尔夫球场。对于西峰山区的发展会产生相当深远且强劲的推动力量,可以说,一亩地它不毗邻高尔夫和附近突然有了一个高尔夫球场,其价值会有巨大的升值,同时高尔夫球场的出现也会让西峰山这一片产业层次获得一个提升,从总体来说,其意义不可估量,尤其是你们要准备全面开发西峰山,那就意义和价值都会有一个飞跃。”陆为民顿了一顿,“西峰山这一片的势头已经起来了,你们要好好规划利用,也许今后这一片就会成为我们昌江省的高端休闲核心区,其品牌效应带来的收益可能要超出你们想象。”

  李幼君和苗奇伟都没有想到陆为民会把西峰山这一片区的地位提得这么高,都有些不敢相信,虽然现在广告也好,媒体上也好,都在大肆吹嘘,但是真实情况只有他们清楚,西峰山还是西峰山,虽然天心湖和鹰喙岩这边有了一些开发,但是真正落在实地见到真金白银的东西还不多,更多的还是一些噱头,而陆为民居然把西峰山区的定位定得如此之高,昌江省的高端休闲核心区,这太夸张了。

  ***************************************************************************************************************************

  陆为民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下见到甄婕。

  甄婕是和顾子铭两口子一起过来的。

  陆为民到了西塔,顾子铭不来肯定不行。

  好容易蔡亚琴把甄婕叫到西塔来玩一玩,却没有想到陆为民也来了,这种事情还真是巧,顾子铭和蔡亚琴也没辙,只能过来,可甄婕也在,只能一块儿来了。

  李幼君和苗奇伟都是人精,很快就觉察出顾子铭两口子这个大学同学好像和陆专员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吃饭的时候,陆为民和对方说话时候那种熟悉程度,绝对超过了一般的熟人朋友,不过两人都是相当懂事儿的角色,装出一副懵然不知的模样,才让甄婕心里踏实不少。

  三句话不离本行,在一桌上吃饭的,除了甄婕外,都是干部,现在蔡亚琴仍然还在市招商局,这几句话就拐到了宋州和丰州的招商引资和经济发展上来了。

  “陆专员,听说你们丰州借这一次撤地建市动作很猛啊,阜头今年的势头很骇人啊,据说连雷志虎都感受到了压力,苏谯县委常委会开会时,雷志虎经常是提到阜头,说照这个势头,阜头最迟明年就要冲进十强县呢,还不知道谁被挤出来。”蔡亚琴笑眯眯的道。

  对于顾子铭到西塔,最初蔡亚琴是不太愿意的,但是很快蔡亚琴就意识到了情况的变化,副县长夫人的身份,让她在招商局里的地位也迅速独特起来,而西塔这两年的变化也更让她在局里的声音都要大了许多。

  最初是没有人看好西塔的,全宋州最差劲儿的一个县,偏居一隅,既无资源,也没有产业,但是现在呢,鱼西公路一通,形势大变,前段时间顾子铭连家都不敢回,这不少人拐弯抹角的找到她,各种讨好说和纷至沓来,而甚至还有人就敢提着钱就往家里丢下就走,这把蔡亚琴也吓得够呛。

  钱,蔡亚琴肯定不会收,但是最起码这也是对自己丈夫一种“尊重”,一种对自己丈夫的“认可”,对于她来说,则是骄傲和自豪。

  “挤出来?这十强县也不是天生就该是谁呆在里边的,不过按照今年苏谯的架势,雷志虎不是看着十强县的位置吧,他是看着前三强吧?”陆为民微微哂道:“如果苏谯都沦落到担心别人把它挤出十强县的话,我看雷志虎也别想指望着那个市委常委的位置了,让给杨达金算了。”

  今年省里政策据说有一些变化,对于一些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市,在常委人选安排上略有调整,其中一些在地市经济地位中较为重要的区县一把手有机会冲击市委常委身份,这个风声一传出来,立马在各地都掀起了一阵风潮,尤其是像宋州、昆湖、青溪和桂平这几个经济强市,据说有可能成为首批“改革”后的试点。

  “呵呵,陆专员说得是,苏谯还会担心谁挤它的位置?只怕是它前面的几个县区担心被它给挤到后边去了吧?”李幼君摇晃着头道:“今年每次开会雷志虎都是正襟危坐,不苟言笑,和以往大不一样,我看还真有点儿市委常委的气势了,上半年苏谯gdp破了35亿,估摸着全年gdp要突破75亿,相当于我们西塔三倍有多,去年十强县第一名是昌州昌化区,上半年gdp是42亿,但是增速只有13.3%,而苏谯增速是31.3%,相当于对方两倍有多,第二名是昌州香河县,上半年gdp40亿,但是增速是25.4%,估计今年香河有可能要成为全省第一名,看着这些地方的gdp总量,我都有些坐不住,不求突破,不求变不行!”

  继续泪奔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