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九十四节 要说超越不容易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九十四节 要说超越不容易

  陆为民默默算了一下,苏谯的gdp现在已经是奔75亿去了,的确不是阜头一时间能赶上的,虽然阜头的增速也很快,而且后劲也足,但是苏谯夜没有停步,阜头gdp今年过50亿不是问题,但是要想冲进十强县可能还欠一点火候,但是如果保持目前的增速,明年倒是很有可能冲进十强。

  想到这里陆为民心里又有些感叹,丰州和宋州的差距的确是大了一些,连西塔这种在宋州根本排不上号的末流县,上半年的gdp也都突破了10亿,全年都是向着25亿发起冲锋,当然这可能与今年鱼西公路通车,整个西塔县迎来了一波固定资产,尤其是房地产大投资热潮有很大关系,但是即便是这样,西塔估计在整个宋州也只比泽口和梓城强一点,25亿的gdp在宋州只能排倒数二三位。

  而在丰州呢,丰州市今年就算不一分为三,也达不到25亿,古庆今年增速还算比较快,估计过25亿没有什么问题,连去年丰州的老二双峰县今年表现不佳,能不能过25亿都还要打个问号,也就是说整个丰州,现在除了阜头是一枝独秀外,其他都是万马齐喑。

  雄厚的工业基础让宋州的苏谯、遂安、烈山这些县份都爆发出了强劲的增长动力,烈山煤矿二期改造和烈山化工的煤制甲醇项目竣工标志着烈山的经济也步入了快车道,超越叶河甚至宋城和沙洲都成为了可能,去年烈山gdp达到了17亿,今年上半年就破了12亿,烈山县委县府的目标是30亿,而且按照目前烈山化工竣工投产的架势来看,破30亿似乎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听见李幼君、苗奇伟、顾子铭和蔡亚琴在席间谈论,陆为民一时间有些无语,望着昔日自己的这些下属谈论的这些数据。随便拿一个放在丰州都是让人震惊的,这种感觉带来的压力让陆为民很不好受,整个丰州,除了阜头。居然就拿不出一个值得一提的来,宋州的gdp都在想着450亿发起冲击了,而丰州却还在为了180亿奋勇拼搏,这种巨大的差距带来的了落差感让曾经在宋州任职的陆为民很不适应。

  甄婕注意到了陆为民情绪的变化,聪慧如她很快就明白了陆为民感伤的缘由,的确,一个一手一脚把宋州经济打造起来的他却又转任丰州,看着宋州如日中天的经济发展势头,再对比现在不愠不火的丰州,谁心里都不会是滋味。

  “其实丰州现在虽然在全省处于下游。但是现在丰州撤地建市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像双峰、古庆和大垣这些县份也都还是有自己的特色产业基础,只要好好运作,要赶上来还是打有机会的。”明知道自己说这番话好像有点儿不伦不类,但是看到顾子铭的他们的兴奋点都集中在讨论宋州的发展上去了。甄婕忍不住插话想要把话题带过来。

  李幼君和苗奇伟马上就醒悟过来,心里暗叫糟糕,今儿个怎么把这个事儿给忘了,坐在上把位的这一位已经不是宋州的副书记而是丰州的专员了,这个时候自己几个人却在大谈特谈宋州的发展如何如何,西塔的前景又如何如何,这不是故意给这位心里添堵么?

  顾子铭更是尴尬。先前就是他在那里高谈阔论,而蔡亚琴仗着自己在市招商局消息灵通数据准确,也是夫唱妇随,说得兴致高昂,却忘了今天的主宾不一样的身份了。

  看见几个人都有些尴尬的表情,陆为民忍俊不禁:“好了。别做出这副表情了,我知道你们心里其实乐开了花,现在宋州总算可以傲视群雄了,明年没准儿就能超越昌州成为昌江老大,丰州哪里在话下?”

  这话一出来。几个人脸都红了,李幼君赶紧道:“陆专员,我们真没这个想法,甭管宋州发展成啥样,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没有你签两年在宋州为我们定方向打基础,宋州要想有这两年的发展势头,想都别想,你现在去了丰州,我们相信丰州一样会在你的治下旧貌换新颜,重新崛起,……”

  “别提什么重新崛起,丰州本来也就没有崛起过,现在还处于追赶状态,而且丰州的资源和基础条件摆在那里,我倒不指望丰州能赶上宋州,只希望丰州能够从下游进入上游就满足了。”陆为民摇摇头道。

  虽然都知道这位老领导很猛,但是这话一出来还是让在座几个人有点儿吃不住劲儿了。

  下游变上游,这之间的距离可不小,而且这不是一个县与一个县的差距,而是一个地区之间的差距,差距也不是几个亿甚至几十个亿,而是上百个亿!

  丰州现在是全省倒数第四,属于下游中的前端,而所谓上游,通常说的是指全省前四,昌州自然不必说,现在宋州也已经和昌州站在了一个级别上,昆湖也不逊色多少,今年gdp很有可能也会突破400亿,即便是第四的青溪,gdp也要逼近300亿了,而丰州呢,照陆为民的说法,今年丰州在向180亿发起冲击,就算是能达到目标,180亿,距离全省上游的最后一位青溪,那也是120亿的差距,你在发展,人家也在发展,而且人家还占了先手,你要把这120亿的差距抢回来,谈何容易?!

  “专员,丰州的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和昆湖、青溪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要赶上来难度不小啊,尤其是丰州历史上就是农业地区,而且建区历史也很短,城市基础设施相当薄弱,如果要想追赶前面的,需要在很多方面都来改善弥补才行啊,可丰州财力也很瘠薄,顾此失彼,要想面面俱到,不太容易啊。”顾子铭和陆为民关系不一般,说这番话时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

  他也知道自己这位老领导的妖孽本事,但是丰州和宋州不一样,宋州是产业基础在,只是因为梅九龄和黄俊青那两届的耽搁给拖累了下来,一点解决了这些问题,宋州很快就走上了快车道,而且宋州下辖各区县要么有产业基础,要么有区位优势,要么占着交通便利,可以说即便是最差的梓城和西塔,最起码距离昌州距离很近,这也算是一个优势,现在西塔的交通瓶颈打破,区位优势显现出来,投资猛增,但是看看丰州呢?

  丰州在资源上除了古庆外,其他都是纯粹的农业丘区县,优势大概就一点,富余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嗯,电力供应勉强算得上,产业基础是最大短板,城市基础设施同样是一个伤口,交通条件也欠缺,在前几年各地发展速度都还没有上来的时候,陆为民还能凭着自己高人一等的眼光和广泛的人脉拉拉投资,搞一搞产业,在大家经济总量基数都比较低的情况下,你要玩一出一鸣惊人还行,但是现在,就不那么容易了。

  可以说除了阜头在陆为民离开之后算是延续了他原来的发展思路外,双峰就是典型的在人走政亡,原本发展得蒸蒸日上的医药和机械加工产业在一晃六年过去了,依然如故,根本没有利用这几年的时间把主导产业变成优势产业,六年前的双峰,在医药产业上时一枝独秀,而六年后的双峰,已经泯然众人矣,像周边洛门的洛丘和曲阳的曲江,都效仿洼崮,搞起了医药产业园,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削弱了双峰的竞争力和发展潜力。

  现在的丰州和四年前的丰州又不一样了,这个不一样是指丰州周围的环境不一样了,虽然看似这几年丰州完成了对曲阳和黎阳的超越,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今年黎阳就要反超回来,去年黎阳的gdp就已经逼近了丰州,只有区区5亿的差距,而今年上半年黎阳gdp实际上就超过了丰州,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黎阳铁定在今年重回全省经济总量第十位,把丰州挤回十一位。

  在这种情况下,丰州不但要实现逆袭,而且还要把前面诸如桂平、普明、宜山这样ggp远高于丰州的传统强市斩于马下,难度不可谓不高。

  “嗯,当然不容易,要容易,丰州也轮不到我去了。”陆为民淡淡的道:“越是有挑战性的工作我才越感兴趣,如果我留在宋州,那我的五年规划追赶的目标就不是昌州,而是苏州杭州了。”

  一句话把在座几个人都噎得不轻,老领导这话口气太大了,苏州,这对于昌江人来说,就是顶礼膜拜的所在,苏州去年gdp是1540亿,十倍于丰州,即便是相比宋州,也是四倍多,要追赶苏州显然不切实际,即便是杭州那也是一千多亿的巨无霸,凭什么追赶?那什么追赶?

  见几个人面面相觑,陆为民也笑了起来,“开个玩笑,我不在宋州,所以这一切都是玩笑,我在丰州那我就只能把进全省四强作为我的目标,如果连目标都不敢定高一点,你怎么去追赶?何况丰州并非一无是处,我认为一样有追赶的机会。”

  来吧,票票,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