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九十五节 我想你了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九十五节 我想你了

  接下来的话题就要轻松多了,一帮人也有意把话题放到了丰州这边,不过他们对于丰州的情况也并不了解熟悉,在他们印象中大概也就只有阜头能够引起他们注意,其他几个县区他们并没有多少印象。

  陆为民也能理解,宋州这边的人本来也就有些自傲,前几年哪怕是沦落到和现在丰州地位差不多的时候,宋州人一样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这也是当初他们为什么不依不饶非要在昌b这个车牌号上争个上下的原因。

  宋州人天生就有一种上位者的骄矜,对除了昌州以外的其他地市并没有怎么打上眼,哪怕是昌州、青溪这样当初已经远远把他们甩在身后的新兴城市,他们也一样看不起,认为没有底蕴,更不用说像丰州这样的历史短、经济差的农业地区了。

  甄婕一直在很小心的观察着陆为民,她感觉到陆为民情绪似乎不是很高,似乎是被宋州的蓬勃发展刺激到了,而丰州的情况又不尽人意。

  “其实丰州这几年也还是有一些变化的,尤其是像一些县份的产业发展还是具备了基础,阜头就不说了,像大垣的家具制造业,古庆的采煤业,双峰的医药产业,只不过丰州的基础太差,而且在政策扶持上缺乏连贯性和客观性,而由于丰州作为地区历史短而又不是地级市,使得作为中心城市缺乏带动整体经济发展的动力,现在丰州既然确定了以撤地建市为契机推进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应该是可以在较短时间内就能让丰州经济发展上一个台阶的。”甄婕忍不住安慰对方道。

  甄婕的一番话让李、苗二人都点头称是,他们知道甄婕是在昌江大学工作,而且从事的产业经济这一块的研究,不过顾子铭和蔡亚琴二人听在耳朵里却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甄婕这个说法显然是宽陆为民的心,可是现在陆为民早已经结婚了,他们现在也在劝说甄婕早一点考虑过人问题,但是甄婕始终不置可否。以没有合适的推脱。

  他们也曾经帮甄婕介绍过几个对象,但是都无果而终,到后来他们也发现甄婕好像还是没有真正从和陆为民的感情纠葛中走出来,所以才对他们的介绍不感兴趣。

  这个问题上作为局外人他们也无能为力。所以在今天得知陆为民到西塔时,陪着甄婕的顾子铭两口子也只是提了一句,顾子铭的意思也就是看看甄婕愿不愿去,只要甄婕流露出不愿意见陆为民的意思,他就打算自己一个人过来,让蔡亚琴陪着甄婕,没想到甄婕却不吭声,他们两口子立即就明白了,这种情况下,他们也只能一道过来。

  看样子甄婕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也还是斩不断理还乱。这让顾子铭和蔡亚琴都是忧心不已。

  陆为民看了一眼甄婕,含笑没有吱声,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甄婕却觉得自己似乎脸一下子就烫了起来,甚至整个身体都有点的热乎乎的感觉。再不敢多言。

  ***************************************************************************************************************************

  切诺基匀速的在鱼西公路上行进着,淡淡的香气从身旁的甄婕身上传递过来,很熟悉,似乎又有点儿陌生。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当陆为民要返回昌州时,甄婕也要回昌州,似乎一起顺带走就是显得顺理成章了。

  不过陆为民还是从顾子铭和蔡亚琴眼中的担心看出点儿什么。这让陆为民也有些好笑。

  先吃萝卜淡操心,两个成年人真要发生什么事情,他们能阻挡得了?

  去援藏之后,陆为民似乎就一下子与世隔绝了一般,和甄婕、甄妮、岳霜婷以及其他几个女人的联系骤然减少了许多,很多时候陆为民甚至拿起电话都不知道打通该说什么。尤其是在面临要和苏燕青结婚时,他就更有点儿茫然。

  和苏燕青结了婚之后,陆为民觉得似乎自己应该要安分下来了,事实上在结婚后那一段时间,自己也的确很安分。一直到回到昌州。

  但是回到昌州之后,陆为民就发现似乎自己在藏区冰封枯萎的心思似乎又开始慢慢复苏了,这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想不通。

  明知道结婚之后再去和其他女人有什么往来纠葛是相当危险的,但是他却有点儿甘之如饴的感觉,那种强烈的刺激感和冲动感,甚至比自己结婚之前更甚。

  从偷食隋立媛开始,陆为民就知道自己好像无力从这里边拔出来了,紧接着就是虞莱,这两个女人都是不会拒绝自己的,她们也从未考虑过婚姻问题,所以只要自己想,她们就不会拒绝。

  而岳霜婷也终于沦陷了,事实上好像也谈不上什么沦陷,自己电话一打通,之前的无数羁绊束缚便瞬间消失无踪了。

  “这么久还好么?”陆为民目视前方,轻声问道。

  甄婕点点头,又摇摇头,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陆为民欲言又止,却没有再说下去。

  从西塔经鱼峰到昌州市区相当快捷,二十多分钟后,切诺基已经进入了昌州市区,车速慢慢降了下来。

  “阿婕,我们去喝杯咖啡?”

  甄婕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陆为民,低垂下头,却没有表态,陆为民心里舒了一口气,不再征求对方的意见,径直往城西开去。

  大切诺基驶入云顿咖啡的停车场,陆为民下了车,甄婕也低垂着头拿着包坐在车上,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走吧,去坐一会儿,好像没和你见面了,很想和你聊一聊。”陆为民打开车门,殷勤的道。

  轻轻叹了一口气,甄婕最终还是下了车。

  ***************************************************************************************************************************

  搅动着咖啡,甄婕的情绪逐渐恢复了正常,“你现在压力很大?”

  “哦,你也感觉到了?”陆为民靠在沙发背上,淡淡的笑道。

  “以前好像没有觉得你有这样的情绪和表情,感觉你好像很疲惫,丰州的情况真的有那么糟糕?”甄婕歪着头,眉宇间还笼罩着一抹抑郁。

  “不是糟糕不糟糕的问题,丰州还是那样,准确的说是丰州变化不大,几年过去了,他们还在沿袭着老一套,觉得就这样不错了,却没有发现这个世界,周边环境都在发生变化,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你妄自尊大的时候,人家都悄无声息的赶上来了,甚至超过了你。”陆为民嘴角浮起一丝苦笑,“你刚才说的丰州还是不错,还是有条件的,我知道是宽我心,事实上我怎么可能不清楚其中的原委?你说提到的那几个县经济发展问题,我承认有一定道理,但是这几个县除了阜头外,其他几个县的产业都很单一而缺乏后劲,要想重新发展起来,也要受到各种条件的限制。”

  “你也别太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老实说丰州的发展不能说太好,也不能说太差,关键在一起,要扭合起来,共同发展,……”

  甄婕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话题有意无意被自己带着。

  “我知道,可时间紧,任务重,有时候我自己躺在床上都在想,一天又过去了,我这一天又干了些什么,……”陆为民声音变得有些低沉,“看着我周边那些人一个个还自我感觉良好,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压力,我心里都在替他们着急,……”

  看见陆为民眉目间笼罩着的隐忧,甄婕终于问道:“你和她现在还好么?”

  陆为民自我解嘲的笑了笑,好像没一个女人都会问到这个问题,似乎回答了这个问题,能让她们心里变得踏实起来。

  “还行吧,反正就那样,我不知道这算是好还是坏,或许所有人结了婚之后的生活都是这样,要不就是要求太高期望值太高,结果却让自己有点儿失望,我也说不清楚。”陆为民耸耸肩,“总而言之,我觉得变化不大,也许生活就是这样,你呢?”

  “我?我不知道。”甄婕低垂眼睑,手指捏着咖啡勺搅动着。

  这个回答可真是有趣,陆为民看着对方,甄婕似乎注意到了对方目光中的侵略性,像是吓了一跳,丢下咖啡勺,下意识的就要去拿身旁的包:“对不起,我该走了。”

  “阿婕,别走,多陪我说一会儿话。”陆为民看着对方一手拉住对方想要收回去的手,很认真的道:“我想你了。”

  继续努力,码字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