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九十九节 各有各的立场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九十九节 各有各的立场

  江冰绫轻轻叹了一口气,点点头,“我知道,吕专员已经和我们强调过几次了,这是丰州撤地建市后的首次城市大规模建设启动,不容有失,每一个项目集团都有专业人员负责质量和进度的管控,建筑公司其实更像是包工头,一切要按照我们的要求来进行,大家都知道这也许是丰州市政府成立后的颜面工程,没谁敢来打您的脸。”

  最后一句话把陆为民逗得笑了起来,“冰绫,听起来,你好像是满腹怨气啊。谁都不容易,我也一样,理解万岁。”

  “不过,为民,我看过正在制定的新版丰州城市总体规划设计方案,有些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江冰绫看着陆为民,轻声道。

  陆为民看了江冰绫一眼,“是吕腾,还是你们集团班子的意见?”

  “他们也有这方面的疑虑,吕专员藏得很好,但是我估计他内心还是有些担心的,大概他是被你说服了,但我心里还是有些发虚。”江冰绫不掩饰,“这个城市发展规划太庞大了,庞大得让我们本来该是受益者的城投集团都觉得心里不踏实,几十条高规格高等级道路,要在还是一片白地的双庙和伏龙地面上建起来,而且还牵扯到相当规模的拆迁,还有一大批市政公共基础设施项目,都要在三到五年内建起来,这是涉及到几十个甚至上百亿的投资,我真的有点担心城投集团玩不转。”

  “你是担心哪方面?”陆为民泰然自若的道。

  “哪方面都担心。”江冰绫舔了舔嘴唇,沉声道:“初期建设的几条主干线和大桥,我们集团觉得都没有问题,毕竟双庙和伏龙要划出来新成立行政区,要谋发展,城市基础设施先行,这是必然的,但是在规模上我们觉得有些过于庞大了,像工业区、商业区、文教卫生用地。这些划出来可以,但是道路建设马上就要跟进,资金是个最大的问题。涉及到拆迁,尤其是当地农民的搬迁安置。这笔开支我们只能往高的估算,因为有很多可能是我们先前难以预料到的问题会逐步涌出来,在预算上必须要考虑充分。”

  “继续说。”陆为民点点头,他能理解江冰绫的担心。

  “我们不是反对在城市道路和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投入,而是认为这个进度设计是不是过于超前和仓促了一些,我们城市规划面积要等到正式撤地建市之后省里才会批下来,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大大突破了我们最初估算的面积,这一点上大家都有些担心。如此大规模的投入,如果不能找到融资渠道,资金链断链。一切就只能停下来,那样会非常糟糕。”

  江冰绫的担心代表了绝大多数人的担心,实际上虽然陆为民最终说服了吕腾,但是陆为民也知道吕腾还是有些疑虑的,他们俩有一个心照不宣的默契。如果说到明年后年的情况不佳,那么就需要放缓城市建设规划方案的推进力度,这也是陆为民能够说服吕腾支持的一个先决条件,否则吕腾不会答应。

  “冰绫,我理解你们的担心,但是行署目前作出了这样一个决定,相信你们不会觉得我是傻瓜吧?那你们认为我是基于一个什么样的判断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呢?”陆为民笑吟吟的道。

  江冰绫脸微微一红。“我们认为你过高的估计了我们丰州经济发展的前景,尤其是丰州城区也就是当前的丰州市这一块的经济发展前景,对目前丰州城区这一块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所抱的希望过高,我们测算过,像伏龙和双庙目前规划出来三到五年内就要建成的城区面积达到三十多平方公里,基本上和现有的丰江以东区域的老城区相若。这个力度太大,远远超出了我们推测的城市化进度,而城投集团按照以后的政策,主要是通过土地市场一级开发获得土地转换来筹措建设资金,我们担心由于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根本上。这条链条也会断裂,而导致无法运转。”

  这番话如果换在对十年后任何一个二三线城市的城市发展规模和进度乃至房地产市场发展前景的判断,都是最精辟的论断,但是现在还是在2001年,丰州的城市规模还处于一个相当瘦弱的程度,即便是把伏龙和双庙这边建起来,在陆为民看来,也远不能满足日后丰州城市发展的需要,没有谁比他这个“过来人”了解今后十年全国城市化进程的突飞猛进,而支持这个进程的还是工业化的速度。

  江冰绫质疑的核心还是工业化,一座城市,尤其是像丰州这样的三四线城市,工业化是其核心命脉,城市化的根本还是工业化,没有工业化,城市化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冰绫,你在质疑丰州产业发展的前景?这相当于质疑我的工作能力啊。”陆为民打趣道。

  江冰绫脸有些发烫,她知道陆为民在搞经济上很有一套,但是丰州目前的前景的确不容乐观,如果是某个县份,她也许觉得陆为民能凭一己之力扭转局面,但是这是在一座中心城市,而且陆为民只是专员,不是书记,这里边变数太大,受各种因素影响也可能也太多。

  “我不是质疑你的工作能力,只是立足现实的判断。”江冰绫辩解道。

  “嗯,很感谢你们城投集团能够说出自己的看法,我也听明白了你们担心的核心,归根结底,丰州城市发展的速度取决于我们的工业化进度能不能为城市化提供充足而持久的动力,这是关键,我的理解没错吧?”陆为民笑道。

  江冰绫想了想,点点头。

  “那么也就是说,只要丰州市区也就是日后的三个区加上经开区在产业发展上能够展现出它们的实力和后劲,能够吸引和消化足够多的就业人员,那么你们对丰州城市发展速度的担心就会打消了吧?”陆为民进一步问道。

  江冰绫觉得陆为民的话有点儿过于主观,但是她也承认对方是说到了最核心的问题上,再度点点头。

  “好,我说一句,城市建设规划方案不是不可以修改的,当然这个规划不会轻易修改,但是在大前提都无法实现的情况下,日后市委市府肯定也会根据实际情况来确定,不会固执己见。我现在要说的是城投集团要相信地委行署的智慧,我们不是头脑发热,我们做出这样决定是有我们自己的分析判断,当然你们的担心我们理解,我还是那一句话,且拭目以待,但是前提是在此期间你们城投集团必须要不折不扣的按照地委行署确定的计划全力推进现在已经敲定下来的建设项目,这关系到伏龙和双庙两个区的下一步发展大计。”

  陆为民的强调让江冰绫松了一口气,最起码自己已经把话说到了。

  正如陆为民所说,这样庞大一个城市总体规划设计当然不是他陆为民一个人脑袋一热就能拍板的,行署这么多领导,还有地委会议这一关,这些人中也还有不少和陆为民并不对卯,甚至也包括张天豪在这个问题上还具有否决权,可是他们都最终让这个规划方案过关了,也就是说责任要由地委集体来承担,如果没有充分理由说服他们,这个方案是不可能获得批准和执行的。

  “这一点不用你说,工作纪律性我们知道,我只是从我个人角度提醒一下,既然你都胸有成竹了,我也没啥好担心的了。”江冰绫摇摇头,“你好像对双庙和伏龙的发展很有信心,这一段时间我看徐书记和冯区长隔山岔五带着一帮人到西一环南段转悠,是不是就是他们招商引资弄来的投资商?前两天冯区长来找我,我没在办公室,他给我打电话,说有事儿商量,希望在西一环南段上规划的几条分支道路上也能够先启动起来,我说这个我们城投集团规划这一部分要放到后边去了,如果这个时候就要启动,计划就要改动,而且也会给日后市里在资金拨付上带来问题,但是他坚持说一切要服从于地方发展实际,我们俩在电话上说了一阵,没说好,他说要找吕专员汇报,我说请便。”

  从江冰绫的语气陆为民就能听出来,肯定是冯西辉和她在电话里谈得很不愉快,弄不好还吵了一架。

  冯西辉他们提出这个要求,肯定也是有他们的打算,一环路基本上算是日后丰州市区的环城主干线,可以说一环线以内就将是日后丰州真正的核心城区,而不再局限于丰江以东。

  在冯西辉他们看来,这样一条主干线两边用来发展工业显然是不合适的,区里目光应该看远一些,应当考虑向西一环以西的地块来考虑建成伏龙日后的工业集中发展区,西一环以东以及沿线应该是日后伏龙区的商业、文化、金融核心区才对,这样的考虑应该是合理的。

  第二更,求票,争取今天补上昨前天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