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零一节 重心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零一节 重心

  张天豪也知道曹刚和方国纲是有些香火缘的,这两人关系至少可以追溯到多年前,至于说曹刚怎么搭上方国纲这条线,他不清楚,但是他知道方国纲对此人态度不一般。

  虽然刚才的谈话方国纲没有多和自己讨论王自荣离开的事情,但是张天豪却清楚,越是这样避而不谈,越是意味着什么,如果自己不懂那就是在装疯卖傻了,当然张天豪也知道方国纲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他应该清楚在常务副专员常务副市长的人选上,就算是自己这个当书记的也一样没有决定权,连他作为省委组织部长也可能有些顾虑,遑论自己?

  魏宜康那边张天豪暂时还没有收到消息,不过这并不代表对方就没有动作了,距离王自荣正式离任还有一段时间,张天豪不清楚在王自荣离开之后这两个月里省里边是要马上安排人接任呢,还是要等到撤地建市的时候来直接明确,不再走常务副专员这个过程,而是直接到常务副市长。

  就连何学锋似乎都有些按捺不住,蠢蠢欲动,这让张天豪也有点儿吃惊,但是转念一想也是,谁不希望自己能更上一步,尤其是看到身边人都在你追我赶,凭什么自己就该偃旗息鼓的呆在一边?何况曹刚和魏宜康与陆为民之间的不睦是众所周知的,何学锋大概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才生出了觊觎之念吧。

  想到这里张天豪心思又回转到陆为民身上,好像陆为民这一次倒是很安静,似乎对谁来接任王自荣并不在意,这个政府常务照理说主要是协助他的工作,谁来担任对于他来说应该有莫大关系,这家伙倒是挺沉得住气,也不知道是真明白他自己插不了手,还是觉得谁来都一样,这家伙就觉得政府那边他掌控力游刃有余了?

  不过从这半年的表现来看。陆为民的道行倒也不浅,时而疾如风火,狂飙突进,时而安若处子。精雕细琢,样样工作都算是入了门径。

  尤其让张天豪感到惊讶的是梅琳这个女人居然也被陆为民使唤得团团转,这东奔西走,上串下跳,俨然一副要在农业上作一篇大文章的架势,还两度找自己汇报工作,阐述下一步丰州农业上的构想。

  这让张天豪也是又惊又疑,这梅琳是吃了陆为民的什么药,居然这么卖命的折腾起来?

  他当然知道梅琳有些野心,但是野心也是需要实力来支撑。在丰州,谁会给她这份实力?梅琳也不是随便被人忽悠的角色,虽然是下派干部,但是眼力心机都有,陆为民能把她给催动。肯定也是下了一番功夫的,问题在于以目前丰州的局面,谁都清楚,农业那个摊子就是当个裱糊匠的活儿,地区或者说市里今后一段时间内都不可能在农业上投入多少,这不是自己也不是陆为民能改变的,这是丰州大局决定的。以梅琳的胃口,随便给点儿甜头,能把她给撺掇动,张天豪持怀疑态度。

  但是梅琳却是动了,而且是动得相当厉害,就这么一段时间里。两赴京里,显然是不拿回一点儿东西不罢休,张天豪乐见其成的同时也对陆为民的本事有些佩服,不管怎样,能把这些下派干部的资源用起来。用在丰州地面上,那都是一件好事。

  陆为民道行不浅啊,自己还是有些小瞧了对方,当然,张天豪还不至于对陆为民的这番表现生出什么嫉妒之心,不过陆为民成熟起来的速度的确让人有些叹为观止,不知不觉间,这家伙也在丰州能搅风搅雨了。

  想到陆为民能搅风搅雨,张天豪心思落到黄文旭身上,王自荣要走,黄文旭这个家伙要说是最接近这个位置的角色,但是现在看来陆为民和黄文旭似乎都没有动静,好像对这一变动不感兴趣,但是这两个家伙内心如何着想,还真不好判断。

  旁边一辆帕萨特来了人,启动了起来,这才把张天豪从沉思中惊醒过来,看了看四周,才发现居然还在省委停车场内,哑然失笑,“走吧,回丰州。”

  ***************************************************************************************************************************

  张天豪猜得没错,陆为民的确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他问过黄文旭,有没有兴趣在接任王自荣这个位置上做做工作,黄文旭一度也有些纠结。

  要说一点儿兴趣也没有,那是假话,但是他到丰州担任组织部长在当时本身就有点儿破格,极少有县委书记直接提拔为组织部长,绝大部分都是先从行政副职干起走,即使一步到位担任常委或者地委委员的,也多半是干诸如宣传部长、政法委书记、统战部长这一类实权较弱的部门领导。

  就像陆为民在阜头是那等绝才惊艳,也只能想到宋州担任宣传部长,而黄文旭却是一步担任组织部长,所以在当时还是有些争议的,现在他担任组织部长不过两年,又要去争常务副市长这个位置,也许会给上边留下一种贪心不足蛇吞象的感觉,这让黄文旭有些不愿意。

  何况从组织部长到常务副市长,这之间差距实在太小,如果说到副书记,也许更能让人心动,所以在这个问题上黄文旭也很矛盾了一阵。

  最终黄文旭的意见是顺其自然,这基本上也就意味着放弃这一次的追逐。

  黄文旭不愿意去,这个常务的位置也让陆为民就失去了兴趣了,无论是谁来,曹刚也好,魏宜康也好,抑或是冷门何学锋也好,要不省里派来,陆为民都不在意,只要吕腾、宋大成加上梅琳能够发挥出他们的能力,无论是谁来担任这个常务都影响不大。

  送走江南高速股份有限公司高管一行,陆为民和吕腾站在丰州饭店大厅门口,吕腾忍不住伸了一个懒腰,“专员,洛丰高速这个事儿搞定之后,我真要请几天假休息休息了,实在撑不住了,你这是把人当牲口用啊,就是牲口也得有个打盹时间吧。”

  “你别指望了,这事儿没那么简单。”陆为民摇摇头,轻轻叹了一口气,“江南高速虽然盘子大,但是他们前期的动作太大了,除非增资扩股,否则,洛丰高速他们一家恐怕吃不下来,找其他合作伙伴不是一朝一夕能搞定的,而增资扩股的话,估计省里边有疑虑,这事儿还有得扯皮。”

  吕腾不敢置信,看着陆为民,先前陆为民一副兴致盎然的模样,怎么这江南高速的人一出门,他就变了个态度,“专员,这是啥意思啊?你刚才……”

  “刚才,我能在饭桌上给别人泼冷水么?江南高速同时投资了西宋高速、宋宜高速,这两条高速公路现在都正在紧锣密鼓的施工期,西宋高速施工已经进入了尾声,估计明年五一就有望通车,宋宜高速预计也会在明年底之前通车,而宋秋高速才刚进入全面施工阶段,他们偿还银团压力很大,要到明年下半年西宋高速通车之后资金状况才会有所缓解,洛丰高速投资规模也不小,哪怕前景再好,但是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啊。”陆为民背负双手,看着大厅外对面车水马龙的街道,淡淡的道。

  吕腾翻着白眼,好一阵后才道:“那怎么办?张书记还抱有很大希望,咱们丰州现在连一米高速公路都没有,看看宋州,三条高速公路同时在建,本身还有一条昌宋一级公路,这差距太远,我们怎么追赶?昆洛高速通车在即,洛丰高速一旦建成,我们丰州到昌州通车里程从现在的三个多小时接近四个小时,迅速缩短到两个半小时,对我们丰州意义重大啊。”

  陆为民沉默不语。

  洛丰高速的确很有意义,不仅仅可以打通丰州到昌州的全程高速,而且也把阜头带入了高速通道,对阜头的经济发展具有极强的促进作用,而丰州的投资环境也会得到进一步提升,所以张天豪也很看重。

  但是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在前期发展用力过猛,投资额度太大,这和当时自己在宋州全力忽悠江南高速也有一定关系。

  实际上像西宋高速和宋宜高速当然是很好的投资选项,但是宋秋高速却不一定,秋浦经济总量不够,而且在联系上和宋州也不算太紧密,当然宋秋高速从长远来看固然是有利可图的,这是打通昌北皖南的重要通道,但是估计这条高速要想实现盈利起码要2005年以后,2003年建成,至少会有两三年的亏损期,如果当时搁置了宋秋高速,那么现在江南高速要来投资洛丰高速就不是问题了。

  捂脸,好像今天完成不了三更了,争取明天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