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零四节 从未被超越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零四节 从未被超越

  与前世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陆为民知道自己带来的蝴蝶振翅已经掀起了一股龙卷风,至少已经让自己周边很多人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

  前世中夏力行是先担任了昌江省的副省长,而不是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

  也就是说前世中夏力行的表现不像今世中那样让田海华如此满意,所以从副省长变成了省委常委、秘书长这是一变。

  前世中夏力行担任了副省长三年多之后才晋位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而后又是四年之后,才到皖省担任省委副书记,一届省委副书记之后,他到了国土资源部担任党组副书记、副部长,然后在这个位置上到了全国人大一个委员会担任主任委员,完成了仕途一生,但是今世却完全变了。

  直接到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为他节约了三年时间,而且由于深得田海华的信任,夏力行在精英派体系内的地位显著提高,进而只担任了两年多三年不到时间的省委秘书长就到了农业部担任副部长,三年之后再来一次华丽转身到了豫省担任省委副书记,最终在今年完成了从副部级干部到正部级干部的跨越。

  如果没有自己蝴蝶振翅带来的飓风,夏力行要晋位正部级干部,要到2004年底去了,而且是在国土资源部以党组副书记、副部长身份晋位正部级,与现在在豫省担任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完全是两个概念。

  如果没有意外,到年底的人代会上,夏力行就会正式当选省长,而且和他搭档的省委书记更是一个前途无量的俊彦人物,有这段共事的渊源,对于夏力行日后的发展无疑会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

  正因为如此,看到夏力行就任豫省代省长,陆为民才心有所触,想要再助夏力行一臂之力。不过看样子苏燕青似乎有些误会。

  看见苏燕青沉吟不语,陆为民扬起眉毛,微微笑道:“怎么了?”

  “你这么有心?”苏燕青微微蹙起眉头,“高速公路属于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国内主要还是以各省政府下属的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来承担建设和运营,昌江已经有了一次不小的突破了,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这个另类已经让很多人有些非议了,尤其是现在连西宋高速都尚未正式竣工通车,不少人就有些眼红西宋高速和宋宜高速可能给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带来的丰厚利润,这也罢了,好歹这是外资控股,我们省、市两级国资也占到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而且也还在商量回购股份的问题,现在你居然抛出一个要开放私人资本进入高速公路建设经营的意见。你知不知道这个意见一出来,会遭到多少人攻讦?”

  “知道,难道说我做事遭到攻讦的时候还少了?”陆为民很平静的道:“要想做事,就别怕被人戳脊梁骨,用时间和历史来证明是最好的回应。”

  “不一样。你以前做的和这个不一样,你以前做的那些不过是有争议,而这一次你在有些人眼里就是在触犯天条了。”苏燕青摇摇头,她深知这里边的复杂性和利害。

  “你也说了,只是在有些人眼里触犯天条罢了,在更多的人眼里,我这个建议恐怕就是解决目前我们昌江资金匮乏的良方。”陆为民微笑着道:“何况我只是提出建议。接受不接受,主动权在省里,在中央。”

  “那你也会遭来很多人的嫉恨,嫌你招惹是非。”苏燕青皱起眉头。

  “不遭人妒是庸才。”陆为民反击一句,“我现在是丰州地区行署专员,要对丰州六百多万老百姓负责。怎么有利于丰州的发展,怎么能让丰州更好更快的发展,就是我的唯一目的,至于说其他人,他们如果真的认为我的做法有问题。批评也好,抨击也好,自有省里边来评判。”

  “但是我觉得你要去向我姨父进言,我觉得你是有些其他想法。”苏燕青很敏感。

  “嗯,是有些其他想法,不过我觉得以夏省长的政治智慧和判断力,我相信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会有一个理性科学的判断,而不会因为我说什么就什么吧?怎么,你连对夏省长这点信任都没有?”陆为民似笑非笑,“你真以为夏省长能当到全国第一人口大省省长位置上是运气好不成?还是你觉得中央的决定是儿戏?”

  苏燕青有些生气,“我觉得姨夫有些过于信任你的判断力了,他现在身份位置不一样,牵一发动全身,稍不注意就会被推上风口浪尖,……”

  “推上风口浪尖也未必就是坏事,只想谨小慎微的图安稳,夏省长他就走不到今天这一步。”陆为民毫不客气的道。

  “你!”苏燕青冷声斥道:“你这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我腰也疼,但是越是因为疼,那就越要治,采取保守疗法未必就是好路子,燕青,你记住一句话,任何时候都不要小瞧夏省长的智慧,你就放一万个心吧,你还真以为我要去忽悠他不成?”陆为民有些不客气的道。

  “那你说说你的真实想法。”苏燕青不为所动。

  “真实想法就是我希望昌江和豫省能够同时在这上边有所动作,这对于缓解两省在高速公路建设上的资金压力,寻找到一条更合适的路径,有莫大好处,尤其是昌、豫两省在高速公路建设上都处于比较落后的阶段,豫省作为国家腹地,中原枢纽,这方面更应当走到前面,我坚信我的这个意见,夏省长会有他自己的明断。”陆为民苦笑道:“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两个省都有动作,也能够为彼此分担一些外界质疑上的压力,我很?我甚至觉得夏省长也许还会和鲁省田书记那边沟通,没准儿能够促成三省在这上边的一致动作,那就好办多了。”

  如果鲁省也能够动起来,那就不一样了,田海华现在是政治局委员,已经居于核心决策层,他的态度就是一个最有力的支持。

  苏燕青看着陆为民,就像是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一样,好一阵后才道:“为民,你这才是深谋远虑,走一步看三步呢,居然想要利用我姨夫去说动田书记,我简直太小瞧你了,……”

  “一直被小瞧,从未被超越,这是你男人最真实的写照。”陆为民眨巴眨巴眼睛,笑吟吟的道,不过马上笑吟吟的表情就变成了痛苦不堪,因为苏燕青的手已经在他胳膊上狠狠的扭动起来,“给你三分颜色,你就要开染坊了!”

  ***************************************************************************************************************************

  陆为民只花了半个小时就说通了马道涵。

  马道涵的想法比陆为民想象的更通透,虽然他是省交通厅厅长出身,但是站在分管交通副省长的角度,他现在考虑的问题也和交通厅长考虑的不一样了。

  他现在要考虑的不是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的效益会有多好,能给省政府带来多少收益,远一点的,他需要考虑昌江的高速公路建设进度和力度,是不是在全国名列前茅,是不是获得了交通部的好评,近一点的,全国高速公路建设工作推进会明年会选址召开,这个会议能不能落到昌江来开。

  据说这个会议规格相当高,不仅是各省分管交通的副省长和交通厅长要参加,而且是各省省长也要参加,这个规格前所未有,国务院一位副总理和交通部长都要亲自出席,足见这个会议的重要性,而这个会议选址何地召开现在还未定,也就是说几个地方都还在竞争,陆为民直言不讳的说昌江目前有竞争的资格,但是并不稳当,但是如果能够在高速公路建设筹资的路径上有所突破,那么无疑会为昌江加分。

  至于说这个构想带来的风险,马道涵反而不太在意,作为副省长,他没有决定权,但是他的提议或者说附和,却能吸引高层的注意力,就凭这一点,他就认为这点风险值得冒。

  哪怕这个想法遭到了否决,也一样有所获,起码证明他马道涵是勇于改革突破的,不走寻常路,而现在高层对这一点很看重。

  所以当陆为民把想法和盘托出时,马道涵当即拍案定板,认可了陆为民的意见,要求丰州地区行署要以书面报告形式呈报给省政府,作为分管副省长,他会亲自签署意见,并把这个报告递交到省政府办公会上来研究,当然,过不过得了省政府办公会议,他不敢打包票,不过他表示会尽全力。

  明早来第二更,兄弟们能把你们推荐票砸来么?恳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