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零九节 动起来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零九节 动起来

  田海华坐回沙发里,抬起目光,看着窗台外的海棠。

  夏力行的这个秘书还真有点儿怪才,不但在昌江搅风搅雨,而且还把素来沉稳的夏力行也给说动了心,不能不说有点儿门道。

  国内对私人资本的态度已经不像前几年那么敌视了,对于抓大放小,在许多政策上实际上也给予了私营经济的松绑了,而这几年以私营经济为代表的非公有制经济在国民生产总值所占比例也在日益提升,这一方面使得私营经济在国内经济体系中的分量越来越重,影响力也越来也大,但是同样也带来一些负效应,那就是对私营经济在国内经济比例中越来越大,会不会改变整个社会主义经济的性质。

  在这个问题上,理论界不知道争吵讨论过多少回了,甚至有不少国内外的学者就直言不讳的说目前中国的改革开放其实已经摒弃了原来*那一套,而改为更为实用的混合制经济体系,而在这个体系中私营经济比例猛增,这也使得另外一种声音也开始大起来。

  要求在涉及国家经济安全的产业和领域中,国有经济必须要占有绝对主导地位这一提法已经开始在中央内部有了很大的支持力度,对非公有制经济尤其是私营经济的发展上,虽然现在这一观点还没有真正形成一致,但是比起前两年的时候,这一系列的观点的声音明显变强了。

  地方政府也是左右为难,少谈些主义,多做点实事,这是国内思想理论界另一拨人的态度。

  而名不正言不顺这句话一样是正解,

  轻轻叹了一口气,田海华没想到夏力行会如此决绝,他在电话里态度已经很明朗了,不管自己这边态度如何,豫省是要和昌江共进退了。不能不说夏力行在更上一个台阶之后的胆魄和决心变得更为突出了,昔日那种温儒风格渐渐露出了凌厉,这也是一个必然的蜕变过程,一把手就得要有一把手的风范气魄。

  手指在沙发扶手上轻轻的敲击。鲁省情况不一样,自己虽然无法明确表态,但是在道义上的一些支持还是可以的。

  ***************************************************************************************************************************

  陆为民看着手中这份《昌江省政府关于进一步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七点意见》征求意见稿时,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千呼万唤始出来,终于还是出来了。

  七点意见里边核心只有一条,加快公共基础设施领域对民营资本的开放,包括交通、市政服务等基础设施对民营资本的开放。

  当然这还只是一个征求意见稿,而七点意见也只是一个指导性意见,当不得真。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何来操作。仍然掌握在行政部门手中,就像前世中的所谓非公经济三十六条一样,国务院出台又怎么样,行政部门牢牢把持着手中审批权力不放,垄断行业不断设置各种门槛和玻璃门。你想要进去,没门儿,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但是陆为民却知道在这个时候出台一个这个东西,表明了昌江省委省政府的一个姿态,在政治上算是一个突破,作为始作俑者,他也知道自己无力在大势上改变一些什么。但是在具体层面上,就可以就此进行一些动作了。

  “专员,张书记来电话请您过去了一下。”吕文秀匆匆进来。

  “我知道了。”陆为民点点头。

  张天豪心比自己还急,今年丰州势头发展很好,让张天豪的信心更足了,对明年的期待也就更高。

  期待高是好事。张天豪也不是那种不切实际的人,很清楚要想明年后年发展更好,那么现在就得要把底子打得更牢靠,铺垫做得更扎实,洛丰高速也好。一环线建设也好,都是垫底子的动作,都是在为明后两年丰州的发展打基础,没有这个基础,丰州的发展就是沙滩上建楼,随时可能倒塌。

  豫省几乎是在同时也有了这个动作,看来荣道声、夏力行以及田海华是都形成了这个共识,不过鲁省那边的动作要含蓄许多,陆为民略一琢磨也就能明白,田海华现在身份不一样了,而鲁省作为沿海经济的前三强,姿态也更容易引人注意,所以含蓄一些是必要的,而夏力行和荣道声则没有那么多顾忌,或者说正是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才给了他们更好的发挥余地。

  一个征求意见稿而已,而且是几点意见的方式出来,姿态意义强于实际操作,也就是说主动权还是在省里,或者说在这上边,定向操作的味道更浓,也更容易,拿着这份东西,随便联系到哪个方面,只要能沾边,都可以运作,只要上边有这个意思,那就一切ok,就这么简单。

  张天豪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这么急切,早到早得,没准儿下一步口子开大了,上边觉得需要收一收,就把你后来的给拦在外边了。

  想到这里,陆为民也有些淡淡的遗憾,国内这种情形还很多,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纸文件,通篇看去,都是一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笼统模糊性语言,用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都不会错,关键在于决策者和操作者的默契,大概这就是中国特色改革的一种艺术了。

  ***************************************************************************************************************************

  深秋西沣河畔的寒风已经有些威力了,陆为民忍不住把风衣领子竖起来,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西沣河畔,枯败的芦苇、荻草看上去总有点瑟瑟的味道。

  前面就是与丰江的交汇处了,按照陆为民的构想,这一整片都完全可以按照湿地公园的标准来建设,但是这只是一个理想性的构想,理想太丰满,现实太骨感。

  如果这一整片都要建成湿地公园,不说需要多大投资,建成时间上要无限延后,就算是在土地资源利用上也要让市区两级吐血不止,陆为民也只能想想而已,无论是地委会议还是行署办公会上自己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都不会得到赞同,只怕不少人都还会在心里大骂自己是败家玩意儿。

  “专员,长风机器厂那边还是没有同意,他们说出五十万已经是顶天了,他们是国营企业,不需要这种噱头,……”跟随着陆为民身后的城投集团总经理鲁鹏一边介绍,一边看了一眼旁边的吕腾。

  “五十万?这是名垂千秋的好事儿,就五十万把你们打发了?这滨河大道,可是景观大道啊,老鲁,你和他们说清楚没有,滨河这边的规划构想,把规划图带去,好好给他们上一课,……”陆为民没有回头,径直往前走。

  “专员,能做的我们都做了,可人家不愿意啊,觉得咱们是打秋风来着,多登两次门,看咱们眼光都有点儿不一样了,江总去了两次,结果还是这样,我们尽力了。”鲁鹏也很无奈,陆为民出的这个主意不是什么新鲜把戏,关键在于得有人接招啊,长风厂和北方厂都不吃这一套,在鲁鹏看来,人家是国营企业,傻子才会来受你这“勾引”。

  “真不行?”陆为民站住脚,看了一眼鲁鹏和旁边板着脸的江冰绫,“那换一家试试,看看陆海集团愿不愿意,直接在工程款里解决,一百万,一拍两散,你们去试试,没准儿陆海集团乐意,……”

  吕腾都快要差一点捂脸了,还好忍住了这个动作,只是把脸扭在一边,这位专员有时候就是兴之所至,这种事情交给城投集团自个儿去办就行了,他哪来那么大的恶趣?这么津津有味的盯着不放,还一副真心在替城投集团打算的模样。

  “专员,我们试试,我们试试,……”鲁鹏也快要捂脸了。

  陆为民也觉得说过界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吧嗒吧嗒嘴巴:“呃,老鲁,这事儿你们自个儿看着办,我只是给你们提供一个开源渠道,说正事儿,一环路推进很快,我看昌达实业和美能建设进展速度相当快,看来刺激政策还是有效果啊,我只说一点,速度上去了,质量不能落下来,这是咱们丰州的第一条脸面路,你们和监理公司都必须要给我顶死看牢,东沣河大桥的问题,如果和一环路建设脱节,可以考虑先行把沿河这边的前期准备搞起来,梅琳那边已经有了一些眉目,利用冬季枯水期,正好可以组织人力动起来。”

  补一更,求兄弟们票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