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一十节 诚信之城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一十节 诚信之城

  鲁鹏一听,就知道这又有些变化,按照原来的安排,城投集团主要精力还是放在西一环和昌江二桥和东沣河大桥上,四家中标单位也是按照这个来的,西一环以东沣河分段成南北两段,再加上两座桥,这才多久?

  没错,四家单位的建设进度都很快,垫资建设,工程拨款要从建成验收开始计算时间,你要拖就是给自己过意不去,加上这是丰州撤地建市颜面活儿,日后还要想在丰州揽活儿,那就得干好,所以四家单位都很上心,城投集团从资金准备也基本上是从这么考虑来的,这才几个月时间,地区就要变卦了。

  这东沣河两岸的沿河堤暨所谓配套公路要建起来,资金上顿时又是个大窟窿,粗算没几千万打不住,再加上前期陆为民早就在和城投集团打预防针了,说在西一环南段上要考虑伏龙区明年招商引资发展需要,要提前建设两条道路,为伏龙家电汽配产业园做准备,这一棒子也让鲁鹏背上冷汗直冒,这又得考虑资金准备,这事儿还在筹算,又来了,这陆专员是真要把城投集团这个刚成立没几天的摊子给折腾垮还是怎么的?鲁鹏心里可谓怨念冲天。

  看见鲁鹏的表情和吕腾低垂着头只顾看皮鞋的动作,陆为民就知道这两人肚里有怨气。

  不过这也怨不得这二人,1500万的启动资金,城投集团这第一步已经迈得够猛了,现在这一步还没有走稳,自己却要他们马上就要走出第二步,实在有些强人所难。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无论是双庙还是伏龙在招商引资上都有了长足的进展,双庙那边因为紧邻经开区,一些基础设施架子是具备了,还要好一些,伏龙却是什么都没有。就靠着一条西一环和省道315,现在好不容易招商引资搞出一点成绩,如果不能迅速敲定落实下来,那真的就是要耽误大事儿了。

  “老吕。老鲁,我知道这有些为难你们了,但是你们也要理解,闫天佑和徐越他们现在几个人都瘦了几圈,就差点儿皮包骨头了,可以说这几个月这几位基本上都是在外边泡着,要不就是在车船上,这么卖力干啥?不就是要抢在撤地建市之初把自个儿地盘上的事情给折腾起来么?你们也都知道双庙和伏龙现在的情形,两三千万的财政收入,如果不赶紧努力。我看他们明年连教师工资都发不起,这也是没办法。”

  陆为民吸了一口气,“我很理解他们,我当初在阜头的时候也差不多,但阜头那时候好歹还有点儿底子。起码县城边上的基础设施还有点儿,招商引资企业来了,能凑合着让人家入驻,现在双庙和伏龙的底子我们都看在眼里,我现在还急在心里,咱们不能让日后别人提到丰州都说阜头说古庆,反而是市委市政府所在地却成了洼地。这也是塌市委市政府的颜面啊。”

  吕腾也无言的叹了一口气,都难,闫天佑和徐越他都很熟悉,也没少找他,这两位人都黑瘦了一大圈儿,让人望之心酸。好在这两人精神状态都还好,折腾几个月总算有些效果,就看这几条路修过去,桥能尽快建成,这样才能让双庙和伏龙尽快把经济架子搭起来。要不就靠原来那点儿本钱,像伏龙基本上就是靠农业税收这一块了,连人都养不活,何谈发展?

  鲁鹏却忍不住了,“专员,不是我们不理解,我们理解他们,谁来理解我们啊?您现在是言必称诚信,要求首先从我们地区的各单位做起,我们可是和几家建筑企业都是签了合同的,您别看现在似乎时间还早,可真要忙乎起来,时间如飞,一晃马上就是年底了,翻了年就是三月,西一环也就是只有半年时间就要说支付第一笔工程款的事情了,我们城投集团现在还没找到生财之道呢,征地拆迁所需资金,双庙和伏龙能给我们打折扣么?不能。能在时间上宽限一些么?不能。那我们怎么办?”

  鲁鹏拿自己的话来堵自己,陆为民倒也不在意,他知道自己现在是言必称诚信,要求丰州要力争建成诚信之城,建成昌江最守诚信城市,要用诚信之城来作为城市名片,作为丰州今后发展的一大核心亮点,现在外边儿都在说自己是有点儿走火入魔了,都说讲诚信是好事儿,但是这样有些走火入魔的强调,好像有些过了,但是陆为民不为所动,仍然在上边是一力推动。

  最近一家已经濒于解体的建筑公司将丰州市下边的泉山镇政府告上了法院,要求其支付1996年所欠的水利工程建设款,连本带息高达一百三十多万,按照合同,光是利息就有二十多万,丰州市人民法院已经受理,现在据说丰州市政法委正在协调镇政府和那家企业,准备通过调解,采取分期分批的方式两年内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泉山镇政府却以镇财政无力支付为由拒绝,要求分期十年还清,而且要求不计息。

  这个案子陆为民也是无意间听到,据说建筑公司十多个职工到了丰州市政府下跪,后来被带到信访办,仍然没有结果,又跑到丰州市人民法院打地铺不走,丰州市人民法院险些以妨害司法要拘留当事人,当时闹得很大。

  这个案子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正式开庭,陆为民问过邢国寿,也问过强勇,两个人都是语焉不详,陆为民后来直接给地区法院院长许向阳打电话,问他们这个案子准备如何处理,许向阳也是老滑头,说这个案子在丰州市法院,还没有走完程序,就这么拖着。

  后来还是到双庙之后的齐元俊给陆为民交了底。

  因为泉山镇在丰州市一分为三后会划入双庙区,所以丰州市一直打算拖到撤地建市后,交给日后双庙区法院来处理,因为像这一类情况在整个丰州地区都不少,地区政法委的意见就是这一类案子法院能不受理最好不受理,实在推不掉的,就要争取庭外和解。

  而泉山镇是丰州市有数的几个穷镇,当初96年全省搞水利设施建设大会战,地区把泉山定为了示范镇,上边各种许诺很多,要求泉山先把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搞起来,省、地区和市都会给予补贴。

  泉山镇也就老老实实干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动作过大,一千好几百万的工程,这一干下来除了以工代赈,还有八百多万的工程款,省、地、市三级的补贴只有五百多万,一些政策就没有兑现下来,差起的一大截就就得要泉山镇自个儿贴,泉山镇每年连保自身运转都困难,哪里来钱还这笔账,在支付了一部分之后实在撑不起了,就开始耍赖,这一来二去就拖下来了,硬生生把一家建筑公司也给拖垮了。

  丰州市法院不愿意对此案进行审理判决,是因为这个案件实在过于简单,一旦判决,一方面泉山镇根本无力支付,二来,极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更多的类似状况都会演变成法律诉讼,会给地方政府带来很多麻烦,其中光是一个涉及到的欠债利息和违约金这一类的额外支付款项就相当庞大,如果严格按照法律判决,那么光是这一笔都会让全地区各级政府遭受相当大的损失,这还不谈债务本金。

  正因为如此丰州市法院不愿去触这个霉头,判不判都是麻烦事,尤其是在面临撤地建市的情况下,拖一拖就可以把案子推给日后的双庙区法院,何乐而不为?

  陆为民对这个情况了解之后也是很是无语,这样一个事情,作为仲裁者的法院居然用如此方式来推诿,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当仲裁者对一个简单到极致的案件严格按照法律来进行判决都感到惧怕时,这只能说明这里边真的是出了问题,出了大问题。

  陆为民也问过齐元俊,如果丰州市法院就这么拖下去,等到撤地建市,推给你们双庙区法院,你们双庙区打算怎么办?你们双庙区委区政府会不会给法院施加压力?齐元俊吭哧吭哧半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陆为民也没有再逼齐元俊。

  这个问题的确不好回答,而齐元俊也不愿意在陆为民面前撒谎。

  不干预也就意味着一旦案件依法判决,泉山镇政府就会支付一百多万欠款,而泉山镇付不起的情况下,甚至可能就会被查封抵扣一些资产,这对于一级政府包括泉山镇政府的上级——双庙区政府来说都是一个莫大的难堪,而干预的话,且不说结果如何,陆为民的姿态已经很明确了,齐元俊哪能不知道,而这种煎熬也的确让人很痛苦。

  鲁鹏的一句话触动了陆为民诸多心思,丰州地区遗留下来的问题不少,而且很多都是棘手问题,不单单是钱的问题,更多的是理念问题,而且和自己想要推崇的理念,有很大差距,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继续更,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