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一十四节 出刀,来者不善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一十四节 出刀,来者不善

  见周培军脸色依然是阴晴不定,乔晓阳也知道这个老家伙心里怕还是有些怵。

  就目前掌握的这些情况来看,要拿下冯西辉的确是比较牵强,但是在乔晓阳看来,要对冯西辉进行审查是绝对可以的,而他也并不指望能够把冯西辉如何,现有的证据也无法对冯西辉如何,他就是希望在这撤地建市前夕能把冯西辉给拖下来,这就相当于狠狠的抽陆为民一记耳光。

  “周书记,其实你也看到了,阜头在国土方面的违法违纪情况很多,当然这在全地区甚至全省都有存在,但是我们不能说因为这些现象普遍存在我们就不闻不问了,国土资源部和国土厅的文件都下来了,要求开展专项整顿活动,国土监察部门和国土纪检部门都要积极参与,尤其是国土纪检部门要认真查清楚这里边除了违反国土相关规定外,有没有涉及到以权谋私、行贿受贿和渎职的行为,我做过一些调查分析,阜头经开区这几年的土地征用问题上存在很多黑洞,就算是局外人都能看出来里边有很多猫腻,其中固然有一些可能是地方政府为了招商引资而采取的特殊优惠政策,但是也有一些是官员干部们为了谋取私利而与那些企业老板搅在一起,权钱交换,这一点我坚信不疑,而冯西辉绝对在这其中有很大的问题,至于说他的个人作风问题,我倒是觉得无关紧要,但是可以作为我们介入调查的一个理由。”

  周培军不为人觉察的微微点了点头,乔晓阳心中一亮,知道自己已经捕捉到了周培军的意图,浅笑道:“周书记,我们纪委的职责也是一分为二的,一方面是要坚定不移的查出贪腐,另一方面我们也是要查清事实,帮助那些遭到诬告诬陷的干部洗清污名。以正视听,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如果有领导问起,我们也可以态度坦然的说明我们的理由。这本身就是我们的职责和工作,只要我们本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这个原则,我想没有谁能够阻碍我们调查。”

  周培军终于下定决心,点点头,“嗯,晓阳,我赞同你的意见,不过我们在方法上要更注意一些,可以让国土局方面先动起来,尤其是国土纪检部门和监察部门先行启动起来。把情况摸清楚汇总,地区纪委可以从侧面介入,进而查清楚问题,我看就这样办。”

  ***************************************************************************************************************************

  关恒的反应很快,当得到地区国土部门和纪检部门一起到县国土局开始查阅资料。另一组人直接到县委办和县府办调阅县委常委会议纪要和县政府办公会议纪要时,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

  作为县委书记,他当然清楚阜头在国土工作中存在的问题,甚至也早就有心理准备,那就是承担一定的责任,但是他不认为这种事情能够干什么,一句话。只要你不涉及私利,只要是为了发展,就算是有板子打下来,轮到自己屁股上时,也不会很重,作为县委书记。这一点担当他必须有。

  但是从县国土局反馈过来的情况来看,好像和想象的情况有些差异,对方的重点盯在了经开区,要说这也正常,经开区是土地租用、征用的主要热点地区。上级国土部门肯定要从这里下手,但是他们直接奔向了几年前,而且很有选择性,这就让关恒有点儿起疑了。

  国土部门的这一次专项清理活动,温有方和关恒也讨论过,照理说应该是全面铺开的,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有针对性了?而且还兵分几路来调阅县委县府会议纪要,这是什么意思?要把阜头县委县府一网打尽?还是针对什么人来的?

  之前关恒也没有想到会是针对冯西辉,还以为是针对自己或者温有方来的,要不就是分管的副县长,但是很快从经开区那边传来的消息就有些明朗了,关恒意识到问题的不对劲儿。

  这可是撤地建市前夕,地区国土局这是吃错药了还是神经短路了,搞这么大动作?这是要干啥?冯西辉现在是下一步伏龙区区长人选,这针对新太强了,很显然这里边不是国土部门作祟那么简单了。

  关恒没有犹豫,在给分管国土工作的副专员吕腾打了电话之后,直接给地委书记张天豪打了电话,但是张天豪没有接,打第二遍的时候,是张天豪秘书接的电话,秘书告之张书记正在和人谈话,暂时不方便接电话。

  关恒迅即给陆为民打了电话,陆为民在电话里没有说什么,只说知道了。

  实际上这个时候地委里边已经开始如海啸来袭一般的翻腾起来了。

  ***************************************************************************************************************************

  陆为民接到关恒电话时,吕腾已经到了他的办公室,把情况向他作了汇报。

  陆为民震惊之余,却没有乱阵脚,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你还真不好说什么,地区国土部门到阜头开展专项整治行动,带队的是地区国土局副局长兼纪委书记邱代来。

  “老邱是去年初从纪委调到地区国土局担任纪委书记的,今年年初担任副局长兼纪委书记,……”吕腾开始也没当回事儿,但是关恒在话语里很明确的提出来这种现象有点儿不正常,尤其是跟随国土部门不仅仅是国土纪检部门,还有地区纪委的人,这一下子就让吕腾警觉起来。

  他立即给地区国土局局长齐葆汝打了电话,齐葆汝证实了这一情况,是地区国土局开展的专项整治调查行动,同时在阜头和大垣展开,但是都属于常规性的整治行动,这是省里布置的,而且省国土资源厅还派有一个专门的督导小组到地区国土局指导工作。

  “来者不善啊。”陆为民沉吟道。

  国土部门到阜头开展专项行动,照理说不算个啥,但是陆为民却意识到这没有那么简单,上级部门到下级部门这样动作不是这样的,不打招呼不走过场这很正常,甚至突然袭击都有过,但那是为了工作,像今天的情形明显是有点儿对人不对事了,他嗅到了一股浓浓的阴谋味儿。

  听得陆为民嘴里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吕腾脸色也有些难看,国土部门是他在分管,但是齐葆汝是省国土资源厅下来的局长,甚至连关系都没有转到地区来,本身就有点儿桀骜不驯,邱代来是从地区纪委到国土局的,他不是很熟悉,今天这情形显然有点儿失控的感觉,而陆为民这一句来者不善让他脸上也是火辣辣的。

  来者不善,这是针对谁来的?但不管针对谁来,起码是把他这个分管国土的副专员给摆了一道,彻彻底底给自己上了一回眼药,虽然明面上的功夫做得很足,理由也很充分,中规中矩,但是县委书记的电话都打到自己这里来了,这味道还不够?

  “专员,齐葆汝这个家伙吃错了药,还是邱代来变成了愣头青?我看……”吕腾话没有说完,陆为民摇摇头,“都不是,人家是有备而来,有为而来,你不说省国土资源厅有督导组到丰州了么?有尚方宝剑呢。”

  陆为民花了几分钟把思路梳理了一遍,确定了几个问题,第一,无论是国土部门也好,还是纪委也好,应该不是针对阜头县。

  开玩笑呢,阜头现在是丰州地区经济发动机,从今年的势头就可以看得出来,是奔着明后年要进全省十强县去的,张天豪这个地委书记可是眼巴巴的望着,这个时候要来针对阜头,那就是要在张天豪背上插刀了,齐葆汝虽然桀骜孤傲,但是并非不通世事,周培军资格在老,但是他还不至于敢和地委书记对着干,专门去打张天豪的脸,那是要付出代价的,甭管你是省里下来的局长,还是老资格纪委书记,不讲政治不讲大局,那么也许明天你就没有资格讲政治讲大局了。

  第二,这不单单是针对国土那点儿事情,纪委尾随其后这里边味道太重了,齐葆汝在电话里给吕腾的解释是纪委也接到了相关方面的举报,所以联系了国土部门,时间正好,所以就干脆搞了联合行动,这是在哄小孩子呢,什么时候纪委也要靠你国土纪检部门来办事儿了?谋定而后动这才是纪委的规定动作,能什么准备都没有就出刀?

  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