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一十五节 接招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一十五节 接招

  想通了这两点,陆为民就可以彻底排除张天豪在其中发难的可能性,虽然他一直不相信张天豪会在这个时候搞事,撤地建市前夕,谁搞事谁就是蠢人,张天豪不可能做这种没脑子的事情,也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搞事,那是给他自己过意不去,没张天豪的干系,陆为民心里就要笃定得多。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这里边毫无疑问周培军是在向自己发难了,搞冯西辉不是目的,而是要扫自己的面子,塌自己的台。

  对于冯西辉陆为民心里还是有些底气的,除了之前那几年离了婚后冯西辉在感情方面不那么检点外,在经济上冯西辉是过得了关的,否则陆为民绝不会把冯西辉一步提到这个位置上,明知道这是一个风口浪尖,如果在经济上都过不了关,那就纯粹是给自己找难堪了,所以陆为民对这一点并不在意。

  陆为民对冯西辉有信心,但是并不代表就能容忍这种事情在眼皮子底下发生。

  这马上就是撤地建市,情况是摆在面前的,如果这个时候纪委要找冯西辉,哪怕只是问个话,那都是一件影响极其恶劣的事情,候任区长居然被纪委给弄去问话了,撤地建市就是市区两级人代会,弄不好冯西辉连选落的可能性都有。

  不管你有没有事情,这个时候被纪委调查,就算没有结果,那也是存疑了,这也会让人大代表心里觉得不自在,就算是选举上成功选上,估计也难以实现高票当选,尤其是冯西辉还不是丰州市这边人,以前也从未离开过阜头的情况下,丰州市这边的人大代表对冯西辉并不了解。更容易受到外界因素影响。

  吕腾见陆为民脸色阴沉,只是在思考什么,但情绪上还算稳定,并没有暴怒。心里稍微踏实一些。

  这件事情之后不管结果如何。都必须要对国土局进行人事调整,齐葆汝仗着是省国土资源厅下来的。本来在丰州城市规划建设用地上就和地区这边磕磕绊绊,还是吕腾找了省国土资源厅那边的关系才算是勉强把关系理顺,心里早就不自在了,今天又来这么一出。如果再不有所动作,只怕就真的要成招呼不住的独立王国了。

  “专员,那现在我们……”

  “不急,国土部门和纪委要查阜头,就让他们查,有问题那也是工作上的问题,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只要不是个人问题,我相信都能说得清楚。”陆为民沉下心来,慢慢道。

  他倒不是担心阜头那边,在他看来。那边不过是一个虚晃一枪的造势罢了,做不了什么,他是担心纪委会直接对冯西辉采取动作,哪怕就是只把冯西辉带去问那么两三个小时话,这风声一传出去,影响就造出去了,他甚至可以肯定,周培军和乔晓阳大概也就是想要这个效果,他不相信周培军和乔晓阳会不清楚自己敢挺冯西辉上位,在这上边就没有把握。

  等到吕腾离开他的办公室,陆为民才给冯西辉打了一个电话,问冯西辉在哪里。

  冯西辉说自己还在柘口镇上,正准备回城,陆为民问他有没有什么事情,冯西辉说他接到了地区国土局这边电话,说要找他了解一下土地使用方面的情况,估计是不是伏龙区的土地规划上的事情,所以正在往回赶,马上就到城区了。

  陆为民犹豫了一下,才让冯西辉暂时不要回城,其他没有多说。

  冯西辉立即就感觉到了一些什么,但是陆为民没有说,他也就不好深问,只说了一声明白了。

  陆为民明知道这样做不是太妥当,但是他还是这样做了。作为纪委要找的对象,自己这样传递一个信息显然有点儿像是通风报信一般,但是纪委并没有给自己通报,陆为民也是根据自己的判断推断出来,什么地区国土局要找他了解情况,不过是一个借口,这个时候纪委如果要把冯西辉给拦住,哪怕就是那么一会儿时间,就能在丰州卷起天大的波澜,他不能容忍这种情况的发生。

  ***************************************************************************************************************************

  周培军在走进张天豪办公室时,就已经想了好几套说辞,但是他没想到一套说辞都没有用上张天豪就给了他迎头一棍:“老周,撤地建市之前,我不想看到出什么幺蛾子,国土部门搞专项行动可以,纪委没有必要搅合在一起,如果纪委真有什么确凿的证据要动哪个干部,按照程序来!”

  一句话把周培军噎得差点没缓过气来,看着张天豪暗沉沉的脸色,周培军知道这已经是张天豪情绪极度不好的表现了。

  虽然知道张天豪有火气,但是周培军也不是被吓大的,只是他没想打张天豪获知消息这么快,而且根本就没有给自己汇报解释的机会。

  “张书记,我正是为这件事情来向你汇报。”周培军淡淡的道。

  张天豪心里的确有火,关恒的电话打完,吕腾的电话就来了,陆为民虽然没有打电话来,但是可以肯定也是满肚子火气,本来这段时间临近撤地建市了,事情就多,不顺心的各种杂事儿也不少,就有些疲惫烦躁,这个时候周培军这里老小子却给你来这么一手,怎么能不让他上火?

  作为地委书记,地委班子里那点龃龉他很清楚,陆为民和周培军不太对路,这不是什么秘密,以前也没有听说这二人有什么嫌隙,也不知道这两个月就变得有些格格不入了,尤其是在城市建设规划方案上周培军的态度就很明显了,但那都还停留在工作上的不同意见,尚不至于影响到其他,所以他也就没太在意,没想到这一次周培军居然会有这么大一个动作出来。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张天豪压下内心的火头子,周培军不比其他常委,十年前自己还是丰州市长时,周培军就是地委委员、政法委书记了,要说还算是自己的老领导,再怎么这点面子也是要给的。

  “老周,其他我不多说,我只说一条,要讲政治,讲大局。”

  张天豪有些阴沉的声音让周培军眉毛也是一掀,“张书记,周某人这么多年来,好像没有做过什么不讲政治不讲大局的事情吧?莫不是纪委按照自身章程开展工作也错了?”

  “这么简单?”张天豪也有些上火了,微微提高一个声调:“老周,你我都是老同事了,我是什么性子,你清楚,有什么话可以当面挑明说清楚,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撤地建市这么大一件事情,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

  “张书记,纪委有纪委的工作原则,撤地建市和这个不矛盾,如果说因为纪委的开展工作就影响到了撤地建市,我想这说不过去吧?”周培军不甘示弱,“我对您的这个态度有意见,在没有听我工作汇报之前,你就这样遽下结论,我认为不妥!”

  张天豪也没想到周培军这么难缠,态度也是如此坚决,这有些出乎他的意外,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周培军,稳住心神,让自己心境平复下来,“好,我听着。”

  见张天豪迅即恢复了冷静,周培军反而心中一凛,也稳了稳心神,整理了一下思路,把自己梳理好的情况作了一个汇报。

  张天豪的脸色越发阴沉,任凭他周培军舌绽莲花,把个中原委说得头头是道,但是这些东西瞒不过张天豪,这个场面上打滚这么多年,什么东西没见过,周培军这些话也许能蒙住别人,但是对张天豪来说却是无效。

  “国土部门开展专项整治行动,按照他们自己程序走就行了,纪委接到举报,什么时候接到举报的?需要调查那些方面的,调查哪些人?纪委心里有没有一个数,你们要查案,恐怕也有一个调查方案吧?可否向我这个地委书记通报一声,你们准备调查哪些干部?我想我这个地委书记对于这一点还是有权力知晓的吧,不至于对我保密吧?”张天豪嘴角的笑容变得冷厉阴狠。

  “目前主要还是就一些事实进行核实,还暂时无法确定谁有多大嫌疑,主要还是开展先期的线索核实,涉及到的人也比较多,我们也很谨慎,只是最前期的了解,以谈话形式进行,……”周培军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先期调查,核实线索,以谈话形式进行?”张天豪有些恼了,眼睛盯着周培军,语气也变得不太客气起来,“老周,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们纪委就是接到几封举报信,就准备找一些干部来调查核实?这个谈话形式方式进行可否详细介绍给我听一听究竟是一种什么方式?另外我再问一句,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带来的影响?”

  十二点来更新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