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一十九节 良性竞争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一十九节 良性竞争

  陆为民也知道何学锋现在很难做。

  按照惯例常务副市长分管财政,以前王自荣担任常务,无人敢多言多语,王自荣是老资格的副专员,县长、县委书记到副专员再到地委委员、秘书长,一步一步干到常务副专员,无论是焦正喜还是章丘育在他面前都要尊重一二,但是何学锋不一样。

  何学锋是经委主任出身,基本上没有在县里干过,而且担任副专员后转任地委委员又是担任的统战部长,先天在底气上就弱了点,现在升任常务副市长,虽然大家也知道他背后肯定也有来头,但是对于现在市人大市政协那帮眉头太多想法的人来说,恐怕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提一些要求意见时声音就格外粗大,你要稍微有点儿犹豫踌躇,没准儿像焦正喜和章丘育这些家伙就敢冷言冷语的砸过来,甚至敢直截了当的拍桌子。

  “老何,人大和政协那边的买车报告暂时压一压,老焦和老章问起来,你就说报告搁在我桌上。”陆为民也清楚人大政协那边的车肯定要买,但是肯定不可能像他们申请的那样,都要比着市委市政府这边的副职来配车,那还得了?丰州财政再好转也顶不住这样的花销啊。

  何学锋微微皱眉,但陆为民又道:“我会找时间到人大、政协那边去沟通一次,目前我们市财政还比较困难,请他们理解,车肯定要买,但是要分期分批,不可能一下买齐,现在市政府这边都一样缺车,我也知道有些人有想法,但是目前市政府这边暂不买车,先把双庙和伏龙两个区办公基本条件解决了再说其他。”

  何学锋稍微松了一口气,陆为民和焦正喜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但是和章丘育关系一般,但陆为民能主动到人大政协那边去沟通交流说明,本身也就是一个姿态了,人大政协那边多少也要给陆为民这个新任市长一点儿面子。更何况丰州财政的情况如何,大家心里都有数。

  “市长,双庙和伏龙打上来的报告我看了,我感觉有点儿吃不消,一方面是行政办公楼的规模太大,不符合中央相关规定,另一个方面本身财力就薄弱,弄这么大动静,一旦上边追责,市里是要承担责任的。而且两个区的胃口都很大,基本上是各局行部委办公楼都要同时修,我有些担心是否会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何学锋说出自己的担心。

  陆为民淡淡的笑了笑,闫天佑和徐越都不是省油的灯,2002年财政开支由市里全部承担。明年开始市里只是部分补贴,但是区里各个部门的办公用房都还是一片空白,他们不抓紧时间在今年就把各个办公楼的建设搞起来,难道还能拖到明年?到明年就得要他们自己出钱了,这些小九九,闫天佑和徐越打得比谁都精。

  “这事儿可以打商量,建办公楼中央有文件规定。不允许超标,至于说今年全面开花,也不现实,市财政什么状况他们也不是清楚,要敲市财政的竹杠,也得要市财政承受得起才行。一棒子敲死,哪有这种事情?”陆为民摇摇头,“这事儿办公会上拿出一个章程来,审议一下,无外乎就是意见折中。大家相互理解就行了,双庙和伏龙想要把办公楼修宏伟气派一些,可以,但是一不能超标成典型,而不能拿着市财政的钞票玩大款,有本事自己挣去,你区财政真的丰足了,敢用钱能用钱了,我们市里也高兴。”

  简单把几项工作说完,一直在旁边没有吱声的田卫东才提醒何学锋来陆为民这里的目的,何学锋这才一拍脑袋,把手里的资料掂了掂,“市长,各项数据都出来了,市里和省里的数据都出来了。”

  陆为民接过何学锋递过来的数据资料,细细看了一遍。

  有喜有忧。

  喜的是丰州经济增速下半年有明显改观,下半年经济增速达到了24.5%,全年平均增速达到了17.7%,高出全省经济平均增速3.3个百分点,尤其是阜头经济一枝独秀,gdp一跃冲过了最初预定的54亿,达到了56.8亿,把古庆和双峰远远甩出了几个身位,如果这个数据放在2000年已经可以进入全省十强县,但是今年去还不够。

  今年全省十强县最末一位的亿,但按照目前阜头当下的增速,即便是今年阜头冲不进全省前十强,最迟明年也要冲进去。

  阜头发展势头很好,古庆和大垣的情况也不错,古庆全年经济增速达到21.亿,大垣gdp增速达到了33.2%,突破了15亿,也是一个相当惊人的进步,超越了一直压在它前面的淮山,距离南潭也是咫尺之遥了。

  相比于这三个县,南潭、淮山、丰州市也就是现在的丰城区情况都不好,甚至可以说糟糕,南潭略好,还处于调整阶段,淮山和丰州市始终还没有找好自己的定位,双峰情况也很不好,下半年略有起色,但是全年平均下来数据也很差。

  这几个县的情况不佳,直接拉低了整个丰州的经济增速,影响到了丰州与相邻地市的竞争。

  照理说丰州今年的经济增速还算不错,但是北面的黎阳的经济增速更快,去年黎阳gd增速达到了27.2%,超过丰州增速接近十个百分点,gdp总量一举超过了丰州,将丰州挤到了第11位。

  财政收入状况也和gdp情况相仿,但是丰州财政基础差,基数低,负担却重,虽然增速还行,但是仍然是处于入不敷出的境地,这使得丰州财政可支配的资金相当拮据,所以不得不在各种开支上精打细算。

  陆为民又看了看一二三产业的比例,以及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状况,这一点上阜头的优势显得格外突出,很显然阜头第三产业的比例已经占到了一个比较可喜的地步,而第三产业的发展给全县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收入增长带来的变化是相当明显的,尤其是农村居民收入增长,这让陆为民心中也是安慰不少。

  “老何,数据出来了,你怎么看?”何学锋也是干过副专员的,又是经委系统出来的干部,对于这些并不陌生,陆为民也想听听他的意见。

  “有喜有忧。”何学锋沉吟了一下,“最让人满意的还是阜头,不仅仅是它的经济总量,它的一二三产业在经济总量中所占比例最优,尤其是第三产业的发展势头很猛,旅游产业的发展给全县第三产业的整体发展带来的空前的机遇,如果保持这种良好势头,我可以断言,阜头进入全省十强是迟早的事情,而且这种产业结构也更容易抵御经济波动的风险,也更具有发展前景。”

  陆为民满意的点点头,何学锋最起码在嗅觉和眼光上还是灵敏的,一眼就能看出阜头的发展潜力,的确如今的阜头经济不但规模上来了,而且随着旅游产业的大发展,也深深的改变了阜头二三产业结构,这是一个最大的优势。

  “还有呢?”陆为民再问。

  “大垣的发展还是不错,不过其他总体来说不太乐观。”何学锋又顿了一下,“但从数据显示,下半年的情况有好转迹象,可能也与招商引资和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上的巨大投入有一定关系,具体变化要看今年上半年了。”

  何学锋说话还是比较谨慎,陆为民对对方的姿态还是很满意的。

  “南潭淮山两个农业大县的情况始终不尽人意,这个调整期恐怕还要继续,南潭都还有一些变化了,但是淮山情况堪忧啊。”陆为民叹了一口气,“双峰不该如此,但我想还是要给它们一些时间,就像你说的,今年上半年的情况就能看出端倪来,如果他们自身都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切入点,恐怕市委要认真考虑一下了。”

  何学锋微微点头,认同陆为民的观点。丰州不能一直这样拖下去了,也拖不下去,今年被黎阳超越,没准儿明年就能被曲阳赶超,那丰州真的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又回到了十年前丰州建地区的时候了。

  “市长,我觉得总体来说,还是有希望的,我看今年上半年随着市区这一块基础设施建设的逐渐建成,双庙和伏龙两区招商引资项目逐步到位,市区三个区的经济潜能将会逐渐爆发出来,我认为去年是阜头独领,今年也许就该轮到双庙、伏龙风光无限了。”

  何学锋也是一个相当会说话的,他知道陆为民心思是放在了双庙和伏龙身上,与张天豪把心思放在阜头大垣身上形成了一个暗自对决的状态,这种竞争对决应该算是良性的,对丰州来说只有益处,没有坏处。

  忙过了,恢复正常,开始补更,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