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二十八节 前景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二十八节 前景

  春节如约而来,无论是丰州市还是下边的区县,到了年边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过年,尤其是像丰州这样的穷地方,最大的事情也就是过年。

  对于政府部门来说,所谓过年,就是工作打总结,奖金发到位,而前一个问题来说都简单,不管一年工作做得好坏,始终也要一个了结,而后者就不那么简单了,牵扯到这么单位部门,今年更是平添了伏龙和双庙两个区,都需要市一级财政来承担,所以在财政上的压力可谓巨大。

  早在丰州市一成立的时候,陆为民也就和何学锋在考虑如何筹措资金来保过年了,对于新一届市政府来说,再怎么也得把这个年撑过去,不但要撑过去,而且还得要过得像模像样,不能冷了一干干部职工的心,毕竟这是撤地建市的第一个年头,哪怕只成立了一个多月时间,但也不一样了。

  从丰州市一成立开始,丰州市财政就开始进入失血状态,这一个多月来,财政就是只出不进,尤其是分流出来的双庙和伏龙两个区整个开支,一下子都划给了由市财政承担,倒是极大的解放了丰城区,让丰城区那边一边欢声雷动。

  虽然丰城区也划出了一部分车辆、资金用于双庙和伏龙两个区启动,但是总体来说,整个丰江以西的二十多个乡镇,加上区级单位的干部,解决掉了数百干部职工的开支,而且双庙和伏龙都是原来丰州市的鸡肋地区,真正的精华部分都保留在了丰城区,尤其是财政税收大头也都留到了丰城区,这对于丰城区来说当然是一个极大的利好消息。

  这个年不好过。

  无论是这半年来使了多少劲,花了多少心思,陆为民也知道财政瘠薄的痼疾不是一年半载就能改变的,虽然撤地改市了,对下边区县财税分成却没有多少变化。阜头等几个县的财政税收都有较大增长,但是比起撤地建市的开销来,这点增长依然不够看。

  陆为民估摸着要想彻底改变丰州财政困难的症结,恐怕要到2003年去了。

  2002年会是一个急剧变化的一年。尤其是伏龙和双庙两个区的破土而出,会给丰州带来一些变化,但是从建设到真正步入全面发展,还有一个时间阶段,你不能指望这年前刚开工建设,下半年就能结出丰收的硕果来,就算是这些招商引资进来的企业下半年就能建成投产,但是这些企业要真正步入正常生产和良性发展阶段,起码也要明年去了。

  而撤地建市伊始这一年,基本上就是一个开闸放水花钱的一年。对这一点无论是陆为民还是何学锋都有很充分的思想准备。

  但是即便是有充分的思想准备,陆为民和何学锋还是没想到这个年过得如此艰难,原本以为准备算是比较充分了,但是到临近年边,一项接一项的开始不断冒头。意想不到的窟窿不断出现,让先前专门用于应急的财政资金都开始告急。

  听着脚步声陆为民就知道肯定是何学锋,沉重而又很有节奏,这几天,陆为民已经把这个脚步声听熟悉了。

  以前王自荣不怎么来自己的办公室,有时候一周都未必来得到自己这里一次,但是何学锋不一样。尤其是这段时间,基本上每天都会来那么一两趟,当然,这也是逼得,至少这一个星期,陆为民就觉得本来保养得很不错。白皙英挺的何学锋显老态不少。

  “市长,办完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何学锋靠在沙发背上,松开领带,“总算是和银行那边说好了。我让财政局那边去办了。”

  “老何,这个市长是不是不好当?”陆为民看何学锋额际都有一丝汗意,忍不住笑道:“是不是比你当统战部长充实多了?”

  何学锋瞪着眼睛看着陆为民,“市长,您这样说可就不厚道了,你张个嘴,我们跑断腿,我们也是为您打工啊,事情办不下来,板子可是打你身上呢。”

  “错,要打都得挨打,从天豪书记到我们大家,谁也跑不掉!堂堂一个市政府,居然连三千万都借不下来,这太逊了吧?不至于,顶多也就是费些口舌,多几道程序,你辛苦一点罢了。”陆为民笑嘻嘻的道:“这样不是就办下来了,大家也就可以高高兴兴过年了。”

  对陆为民满口无所谓的语气有些无奈,何学锋满脸无奈和苦恼。

  也不知道陆为民哪来这么强的自信,年前这一段时间里,市里边已经陆陆续续通过各种渠道借了一个多亿,就是为了过这个年,当然也还要为熬过年后青黄不接这段时间,而且何学锋盘算过,翻了年顶多五月份,估计还要继续借,光是靠市财政税收这一块是撑不住现在财政开支的。

  借钱不易,如何筹措还钱就更难,就目前丰州的情形,何学锋看不到出路。

  纵然双庙和伏龙正在大力开发丰江以西工业园区,但是按照两个区提出的构想,前一两年都是要着力培育,不但在税收上要有很大的优惠减免和补贴,而且要在土地上也已给予前所未有的优惠政策,比如提出来工业园区建厂的企业土地厂房可以先租后买,甚至在建成投产一至三年内税收达到一定基数,土地和厂房租金可以考虑由市区两级财政进行补贴,最高可以实现租金全免。

  这也就意味着在工业用地这一块上,财政将会承担相当大的土地出让金损失,这对于在丰江以西通过城投集团投入巨大资金来搞基础设施建设的丰州市政府来说,又会形成一个巨大窟窿。

  当然,何学锋也能理解陆为民和双庙、伏龙两个区的想法,对于现在的丰州来说,不是土地租金问题,而是能不能引来投资和企业,能不能让项目在这里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丰州的条件摆在这里,和其他一些地区相比,条件都有不小的差距,如何能够持之以恒的吸引外来项目资金进入,在前期,就不得不做出一些牺牲。

  问题是何学锋很担心觉得做出这样大的牺牲,能不能获得想象中的回报。

  城投集团事实上就是在代替市政府履行丰江以西的城区城市市政基础设施建设的职责,从一环路到西沣河大桥、丰江二桥,再到虎山立交桥,以及整个伏龙、双庙两区的城区内的道路管网建设,都交由城投集团来承担,问题是这样庞大的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城投集团承担得起么?

  虽然之前确定这个方略时何学锋还不是常务副市长,但是作为地委委员他也很清楚城投集团将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模式来实现自我运转,那就是要通过开发建设市政基础设施,来实现对丰江以西这一片的土地开发,是实现这片土地的增值。

  无论是商业用地还是工业用地抑或是住宅用地,只有实现了全面开发,完备了基础设施,这些土地才能够卖得出去,也才能够回收资金以供城投集团的下一步开发,这样的滚动开发必须要是建立在土地不断出让卖出,城投集团获得土地增值收益,政府获得土地出让金才行,而如果按照双庙和伏龙目前提出的想法,这种模式就根本无法运转下去,也许一年不到就要崩盘。

  陆为民很清楚自己这个副手担心什么,事实上何学锋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而是非常现实非常具体的。

  以丰州的财政要推动整个丰江以西的基础设施建设是相当吃力的,尤其是一步迈得这么大,甚至可以说是做不到的,如果不是陆海集团、昌达实业、美能建设和民德建筑这些大型建筑企业垫资建设,城投集团根本就玩不转。

  但是现实逼迫丰州不得不把步子迈得更大一些,现在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甚至你进慢了也相当于后退,所以你必须要走到前面,而要想走到前面就要实力来支撑,这也是为什么先行一步就步步领先的原因,走到前面也就意味着有更多的实力来支撑步子迈得更大,而越穷你就越没有实力来投入,现在陆为民是在用自己以前积累下来的良好信誉拉来这些大型建筑企业来垫资建设,但这只是暂时的,归根结底你还得要靠自己。

  而现在的这种格局很显然是无法持久的,当然何学锋只看到一方面,就是用这种模式来运转,城投集团无法维持太长时间,没有土地增值出让这一部分资金来补充,这一局棋就走不下去。

  “老何,是不是觉得前途晦暗,看不到出路?”陆为民笑吟吟的道。

  “市长,你这么做肯定有你的道理,我也知道,问题是我担心双庙和伏龙的发展能不能跟上,能不能达到我们所预期的那种结果,这要求太高了,稍不注意,就会成为一个无底黑洞。”何学锋不讳言自己的担心,“仅仅依靠其他区县经济发展给市里带来的财税增长,我觉得有些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