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四十二节 走漏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四十二节 走漏

  杨达金的车跟在陆为民身后,陆为民自己驾车,杨达金坐在副驾上。

  “离开宋州也未必是坏事,雷志虎要离开,你也要离开,看来这两年宋州还真受省里的青睐啊。”陆为民不无感慨的道。

  这就是地位的显现,可以想象得到,雷志虎如果离开宋州到其他地市绝对不是干个诸如宣传部长或者政法委书记这样的冷门常委,陆为民估摸着起码也是组织部长、纪委书记这一类的角色,如果去的地方条件差一些,弄个常务副市长也未尝不可能。

  黄文旭是直接从麓溪区委书记升任丰州地委组织部长的,在陆为民看来,估计雷志虎也不会逊色于黄文旭。

  杨达金的安排估计也差不了多少,陆为民判断要么就是某个经济条件不较好的副市长,要么就是某个条件比较差的市州的常委,当然这个常委的位置恐怕就不可能有雷志虎那样好了,毕竟雷志虎是在宋州就晋升为常委了,再转任其他地市的话,肯定要给一个不错的位置,这样一来加上去年年初自己还没有回来时就已经升任青溪市副市长的前麓城县委书记霍廷江,这几年间宋州是走出去的干部可真是不少了。

  陆为民喝了几杯酒,所以把车开的很慢,后来干脆就停在了路边上,两个人就在这里闲聊着,顺带散散酒气。

  “市里边的情况还是那样,童书记和魏市长、秦书记现在形成一个比较稳定的铁三角,应该说宋州这几年经济发展速度比较快还是和他们三人之间较为融洽的关系有很大关系,不过孙承利就有些尴尬了,陆市长你恐怕还不知道吧?那个拓扑软件园到现在也是半死不活,让市里边是差点儿把肺都气炸了,孙承利找了好机会拓扑集团,可是很难见到他们老总,可是软件园又已经是被拓扑方面买下来了。现在搁着开发不动,市里边很生气,两边扯皮,市里都打算要去法院起诉了。后来那边又承诺继续开发,把市里边给拖着,就这么一来二去,一年多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也没见有个什么交代,……”

  谈到软件园,杨达金就摇头叹息不止,这恐怕是目前宋州在招商引资上搞得最糟糕的一桩事儿,市政府现在和拓扑集团如同一对冷眼相看的斗鸡,看对方都极不顺眼。一个是觉得虚假蒙骗,一千多亩土地市里边投入巨大,现在却看不到半点收益,硬生生把一个美好无比的构想弄成了一锅连夹生饭都不算的东西,另一个则是觉得企业自身发展当然要看找什么对企业发展最有利的路径来搞。按照市场规律来,怎么可能按照你征服要求,你说什么就什么,而且土地出让金早已经缴纳清楚,现在却迟迟不肯把证办下来,分明就是要拿捏,迫使企业就范。这怎么可能?

  双方早就忘了在签约时的甜蜜无比的合作幻想,现在都是琢磨着任何把对方踢出局,当然他们也都十分清楚,想要把对方踢出局是显然不现实的,现在能做的是如何能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但现在双方的矛盾太深。根本无法妥协。

  “陆市长,你真是料事如神,那个时候就能聊到软件园要出问题,现在市里边虽然大家都闭口不谈软件园的问题,孙承利当了常务副市长了。也把经开区这一块脱手了,就这么搁着,大家都在拖,可事情也没有那么简答,柴门镇那边的老百姓三天两头来市政府上访,说当初市政府承诺的条件没有兑现,他们要求索回土地,而且也有不少人开始在被圈起来尚未开发的土地上重新搭棚子,种蔬菜,经开区派人制止铲除了好几次,发生了几次冲突,但是效果都不好,这种趋势还有越演越烈的架势,日后麻烦的事儿多着呢,……”

  陆为民摇摇头,“料事如神的本事谁都没有,不过看问题总要一分为二罢了,人家来你这里你总要琢磨一下,你凭什么能吸引人家来,我早就说过软件产业和其他行业不一样,最讲求的是什么,人力资源,可恰恰宋州在这上边并无多少优势,这样去一味强求,那么就难免要入彀了。”

  杨达金长叹了一声,“前段时间林书记和我无意间谈起,他觉得遂安电子产业发展这么快,当初就应当考虑把这个软件园建设在桐柏电子工业园附近,我就说硬件制造和软件行业虽然有一定关联,但是联系并不算强,遂安只能说比经开区条件略好,但是软件园搁在遂安,也未必能搞起来,林书记还颇为惊讶我这么悲观。”

  杨达金说的林书记是陆为民走后接替陆为民一角的市委副书记林钧,也曾经是荣道声的秘书。

  “达金,别那么悲观,一个华东软件园还影响不到宋州大局,不过宋州市政府倒是应该认真考虑软件园这一千多亩地如何盘活了,不能放任拓扑方面这边拖着,打官司也好,协商也好,补偿也好,最好能尽早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否则日后这种事情会越拖越麻烦,我看拓扑集团现在有点儿走火入魔的感觉,万一这个企业真的要出什么状况,宋州这块土地就会成为它的一块垫脚石,那宋州就会被亏大了。”

  陆为民淡淡的道。

  杨达金犹豫了一下,“也许陆市长你可以和童书记、魏市长建议一下?”

  陆为民笑了起来,“达金,你觉得我这样建议合适么?要说,本来我就是因为这事儿离开的,现在再要去在他们面前提这事儿,我这是不是有点儿炫耀的味道?他们会怎么看?”

  杨达金一想也是,现在市里边当把这事儿当成了忌讳,无论是谁迫不得已要提及这事儿都是避而不谈以前的情况,陆为民这么敏感的身份去提这事儿,那真要被人视为是在炫耀示威了。

  ***************************************************************************************************************************

  大切诺基在鱼西公路上飞驰,雪亮的灯光刺破了黑暗,虽然是正月初三的晚上,但是这条路上的车不算少。

  随着这条路的开通,路上的车流量也是与日俱增,尤其是随着西峰山区这一片开发出来,使得西塔一下就成为了昌州老百姓周末度假郊游的最好去处,自驾车、自行车骑游、背包客以及专门的旅游客车专线,都纷纷向这个区域挺进。

  拿李幼君的话来说,有时候都觉得西塔更像是属于昌州而非宋州,因为在县城里看到的车牌号,挂着昌a牌照的车似乎比挂着昌b牌照的车更多。

  陆为民也没想到今晚这顿饭会弄成这么大阵势,明知道可能这事儿会有一些副作用,不过陆为民也不在意,他更在意今天这个聚会的效果,以及给他心情带来的愉悦感受。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留恋以前的种种了,不知道这是不是年龄大了的缘故?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丢开方向盘,做了一个扩胸运动,陆为民觉得自己精力还好,但是他也意识到自己已经三十四岁了。

  前一段时间实在是太忙碌,他还真没想到杨达金也已经纳入了省委组织部的考察范围了,这也就意味着杨达金可能也会离开宋州了。

  以经济论英雄这个提法看来越来越受到重视,善于搞经济工作的干部能够获得更多的擢拔机会,也有更多的上升空间,这已经成为主流,应该说这符合当前的形势,*召开在即,新一届党中央班子也会形成,将会变得注重经济总量和经济质量的平衡,但是无论如何,对于中国这个还处于发展中状态的国家来说,经济总量仍然是最关注的的数据。

  对于自己来说,丰州市长这几年恐怕也将是自己一个人生中最重要的阶段,如果能够抓住这个契机,在丰州任上做出一番成绩,那么下一步自己将可能获得更高的平台,哪怕是一届市长之后自己离开丰州,估计也不会再把自己搁在一个更小的平台上去,而如果能留在丰州继任书记,陆为民就更有信心让丰州更具活力和挑战性。

  电话响起来,陆为民看了看,一个有些熟悉的号码,陆为民皱起眉头,看了看表,已经十点过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你在宋州?”话语声音里充满了寂寥和落寞。

  “在西塔,刚出来,准备回去。”陆为民压抑住自己想叹气的冲动。

  “我刚听说了,要不来宋州坐一坐?”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变得有些忐忑而期待。

  陆为民一惊,这么快连她都知道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补更!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