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四十九节 温水煮青蛙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四十九节 温水煮青蛙

  张天豪目注陆为民,而陆为民的表情显得格外平和自然,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建议会引来对么大的风波。

  张天豪心里叹了一口气,也难怪,陆为民能够隐忍如此之久,已经相当难得了,这个时候才提出来,也意味着这个家伙只怕是已经和祁战歌与黄文旭他们通过气了,最起码一些意向性的东西已经和祁战歌谈过,现在来找自己也就是要做最后的沟通了。

  难怪前两天祁战歌也在和自己聊起说政法系统和人事系统这边存在不少问题,也有不少反映,当时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还以为祁战歌是指单个性的问题,没想到却还埋了这样一个伏笔。

  “为民,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我赞同在一些岗位上的交流轮岗,这样既有助于我们的干部队伍保持活力,同时也可以有效遏制*现象,不过我觉得组织部门恐怕要在人事轮岗上更具普遍性一些,否则容易引发一些不必要猜疑和误解。”张天豪思考了一下才道。

  “天豪书记考虑的确周到,具体如何交流轮岗,那是组织部门的事情,我只是向天豪书记提一提我自己的一些看法,公安队伍存在很多问题,从年前我几次的所见所闻,公安队伍中风气很不好,老林有责任,但是据我所知,这也和一些前任领导遗留下来的习气有相当大的关系,老林在开展工作时放不开手脚,受到很多束缚,当然这也和老林在魄力上有所欠缺有一定关系,老强也和我交换过意见,和我谈到过政法队伍领导班子尤其是公安机关领导班子可能需要调整,我也和他说了,我赞同,也请他拿出一个方案来向战歌书记和您汇报,估计很快他就会向您汇报。”

  陆为民显得胸有成竹。语言却十分平静。

  “至于人事部门,我实话实说,张菊平的工作我很不满意,除了他们人事局内部七拱八翘。闹不团结,搞出许多问题外,我觉得这个同志在工作上也缺乏头脑,根本分不清轻重缓急,而且个人作风也很不好,阳奉阴违,像市公安局人事编制问题,早在去年八月间,我就和当时的自荣专员专门把他和老林叫到一块儿,专门谈到了关于双庙和伏龙两个区成立之后可能会牵扯到市公安局下边两个直管分局的成立。在编制上可能会有比较大的缺口,要求人事部门优先保证,后来我又叮嘱自荣专员,请自荣专员专门负责盯着这件事亲,据我所知。自荣专员也先后三次给张菊平打招呼,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觉得自荣专员要走了,一直置若罔闻,临到撤地建市了,市公安局编制缺口很多,这个时候找他,他就说编制已经基本确定下来。短时间内无法改变了,现在双庙和伏龙两个区公安分局编制严重不足,对两地社会治安和经济发展带来严重影响,老闫和徐越都多次和我说这件事情,要求市局尽快补充警力,但是直到前天我问林丰原。人事局那边仍然没有给一个说法,我不知道张菊平在想什么,还是觉得这个人事问题是真的他一个人说了算了?”

  听得陆为民话语里已经有了一些情绪,张天豪也有些好笑,这家伙还在自己面前装。不过他也知道张菊平本身就是一个有些一根筋的角色,前段时间闫天佑就来找过自己汇报,顺带也提到了这个事儿,看来这家伙的确是在这个问题上把陆为民得罪得不轻,当然也不排除这家伙和周培军之间过于密切的关系也让陆为民很不舒服。

  “为民,我看这样吧,我原则上同意在市政府组织部门中进行一次干部轮岗和交流,具体恐怕要由战歌和文旭来考虑方案,一句话,一切服从工作需要,我和战歌文旭他们两位谈一谈,了解一下情况,你有什么想法意见,也多和战歌与文旭交换一下,怎么样?”张天豪含笑道。

  陆为民对于张天豪这种相当纯熟的手法也是见惯不惊了,没有哪位市委书记会对这些问题直接表态,今天的这个态度已经相当难得了,估计也和祁战歌前期的一些边鼓有关,他要的也就是这个态度,这样黄文旭那边来向张天豪汇报时,也就有了充足底气了,当然这里边还会有无数细微而具体的酝酿和冲突。

  “好,天豪书记,省党代会召开也迫在眉睫,省里也要选出出席*的代表,我觉得这一轮调整还是在省党代会之前完成更合适一些。”陆为民淡然道。

  “我看可以。”张天豪眉峰只是微微一皱,然后就恢复了正常,点点头。

  ********************************************************************************************************************************************

  “周书记,按照张书记和祁书记的安排,结合省委组织部要求进一步加强干部领导干部易岗交流的文件精神,部里边这两天要对市直机关各部门班子进行一次摸底和意见征求,主要是针对我们丰州撤地建市之后市级各部门领导班子的构成现状,考虑进行一次微调,所以这一次黄部长也要求我们来征求您的意见,可能黄部长也和你通了电话,您看……”

  满脸笑容的蒋孝全坐在周培军面前,显得很坦然,态度悠闲的等待着对方的发话。

  “老蒋啊,我知道省委组织部的文件精神,不过这一次好像你们部里的态度很重视啊,覆盖范围这么大,怎么,你是要征求我对我们纪委监察局班子的意见看法?”周培军有些狐疑,他总觉得里边似乎有点儿不对劲儿,但是要说哪里不对劲儿,他又说不上来。

  在撤地建市之前,地委借着要撤地建市分区的对各县市区班子进行了一*调整,基本上全市六县一市(三区)都进行了人事调整,而且幅度力度都很大,但是对地(市)级机关各部委班子的调整却基本没动,当时地委研究的时候也曾经提到过暂时保持地(市)直机关各部委班子的稳定,等到撤地建市之后各区县的班子基本稳定下来之后,再来逐步考虑地市直机关部门班子的调整。

  当时也专门提到了对市直机关部门班子调整要采取循序渐进成熟一个调整一个的方式来调整,并没有对整个市直机关进行大动的想法,但是今天蒋孝全作为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专门来找自己征求意见,不能不让周培军心生警惕。

  “嗯,黄部长不是和您通过电话了么?祁书记的意见是要对市直机关班子构成摸一个底,为下一步的调整做好准备,当然还是本着成熟一个调整一个,成熟一批调整一批的意见,所有市委市府各部门都要囊括进来,工作量也比较大,部里边安排我来负责市委这边的各部门的班子考察摸底,当然也就要征求领导的意见了,……”

  蒋孝全还是那副笑嘻嘻的模样,但是周培军却不敢掉以轻心,这家伙是黄文旭最重要的助手,深得黄文旭的信任,他来纪委搞摸底调查,显然是有针对性而来,周培军略作思索:“老蒋,既然你问,我就实话实说,我觉得现在纪委的情况基本上还是不错的,晓阳负责日常工作,……,我觉得就目前的格局来看,纪委班子还是比较合适的,我个人认为目前没有太大的调整必要。”

  蒋孝全神色不变,淡淡地道:“周书记,我们会把您的意见记录好,不过按照张书记和祁书记的意见,恐怕各个部门班子易岗交流也是一个大趋势,这不仅仅涉及到目前工作状况,同时也是对我们干部的一种保护,避免懈怠和腐化的一种权力制约方式,所以我不但要请您对班子成员谈一些您自己的看法,待会儿小周和小汪他们也要和纪委的中层干部们作一次谈话交流,听一听他们的意见。”

  周培军意识到情况恐怕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了,蒋孝全话里软中带硬,看似很尊重自己意见,但是骨子里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意见放在眼里,仍然是要按照他们组织部门的意见来推进,这让他警惕之余也有些气恼。

  “老蒋,既然这样,你安排人先按照你们的程序走吧,这边我的意见也比较简单,几位副书记和常委的情况我也可以做一个简单的评价,……”周培军语气变得有些冷冽,目光也变得森冷下来。

  “那敢情好,这样最好,双管齐下,您的意见很重要,黄部长专门叮嘱我,一定要如实全面的了解纪委这边的意见向他汇报,也要进入考察记录中,您说,您说,我们马上记下来,……”蒋孝全态度相当的软和,滑不溜秋,根本找不到半点差错。

  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