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五十节 森然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五十节 森然

  “陆市长,黄部,周书记那边很谨慎啊,我就那么去征求意见,他都是如防贼一般的防着我,深怕我要做啥出来,可我能做啥?”蒋孝全摊摊手,一脸夸张的表情,“部里边和他们中层干部座谈了解情况,他也是坐卧不安的模样,选了又选,筛了又筛,我都搞不懂了,这是啥意思啊?”

  陆为民嘴角翘起一个弧度,一脸揶揄的表情,“老蒋,没想到你一出马就把周培军吓得这么够呛,至于么?对自己所在单位的中层干部都这么没信心,这说明什么?说明你自己底气不壮嘛!问题出在哪里?这反而说明纪委干部职工的精气神里上问题不少,至少在队伍建设,树立一种正气上有欠缺。”

  陆为民的话赢得了黄文旭的赞同,“陆市长说得对,虽然看起来纪委似乎壁立森严,气氛凝重,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他们的凝聚力战斗力就真的如他们想要表现出来的那样了,看一看这几年纪委的工作表现,我说一句比较客观的话,打老虎没有,拍苍蝇少,形式上的东西搞得多,但大多都是一阵风,过了就没有人记得起了,建章立制多,执行落实逗硬少,一句话流于形式。”

  “一个单位的战斗力体现在一个单位的凝聚力上,凝聚力源于何处,源于团结和自信,丰州市纪委给我的感觉是外强中干,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陆为民摇摇头,“我对纪委没有偏见,也对老周本人没有多少偏见,但是我觉得也许他是真的老了,是心态老了,总想求稳,维持现状,却忽略了现在不断前进的时代要求我们在工作中不断变革,实现创新和发展。我赞同天豪书记和我谈话时对我们领导干部易岗交流的那个观点,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不仅仅是出于防止*的需要,也是对我们各部门工作作风和风气改进的一种推动。”

  蒋孝全和黄文旭都点头认同。

  蒋孝全在汇报了之后就离开了。只剩下陆为民和黄文旭。

  “陆市长,看来老周有些着忙了啊。”黄文旭悠然一笑。

  “色厉内荏,这会儿大概就去找天豪书记了吧,我也不知道他怕什么?习惯了某种生活形态,似乎就再也适应不了不一样的氛围了,这太荒唐了。”陆为民摇摇头,“为官一时,做人一世,如果总是把握着手中那点权力,总想着要结党。那么就会变成营私,堪不透这一点,迟早要出事,我觉得早一点打破他的这种心态,对他只有好处。当然,可能现在有些不太适应,有些难受,倒是真的。”

  黄文旭没有吭声,陆为民每一句话都可谓深刻入骨,这样明显的针对周培军的动作,黄文旭一度以为可能未必会获得张天豪和祁战歌的支持。所以之前他也有些迟疑,但是祁战歌出乎意外的表示了支持,而在向张天豪汇报之后,黄文旭才发现张天豪的态度也是异常鲜明,虽然没有明确指向谁,但是仅仅是这个姿态已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可恰恰是周培军却意识不到这一点。他还沉湎于前几年孙震在时的宽纵放任中,还以为张天豪一样要买他几分面子,却没有想到今天的丰州和前两年的丰州形势已经不一样了,而张天豪的雄心也要比孙震更大,所以他不会容忍对整个丰州局面可能产生负面影响和作用的情形。而陆为民恰恰很好的捕捉到了这一点。

  想到这里黄文旭越发觉得自己对眼前这一位有些小觑了,以前更多的是觉得对方在搞经济上很有一套,眼光深远,判断精准,但说实话对陆为民在场面上的表现却有些模糊,但是这一次他却觉察到了对方在琢磨时机和步骤安排上的老到熟练,尤其是对张天豪和祁战歌心态的把握,以及送出的一系列交易手法,连黄文旭都叹为观止。

  “也不知道老周现在怎么想?”黄文旭突然问道。

  “猝不及防,大概也有些迷迷瞪瞪吧,其实这是好事儿,如果说他真的太清醒,也许还会更自以为是,再要和天豪书记斗斗气,那他才真的不妥了,人最怕的就是看不清形势。”陆为民低垂下头,语气显得很寡淡。

  ********************************************************************************************************************************************

  陆为民说得没错,周培军现在的状态还真有些懵懵懂懂。

  从张天豪办公室出来半个小时,周培军都还觉得自己头脑没有恢复过来,张天豪的那一番声音并不多大的话,却总是在脑海中回响,让他吃不准情况究竟糟糕到了什么程度。

  原本平和淡然的那张脸,似乎一下子又变得深不可测起来。

  周培军一直以为张天豪的霸道强硬只是针对其他人的,而自己应当是个例外。

  不为别的,就因为自己还算是他多年的领导。

  当初张天豪还是丰州市长时,自己已经是地委委员、政法委书记了,张天豪和苟治良的斗法,自己也没少给张天豪支持,尤其是在丰州是的政法系统里边,那基本上是苟治良的几个嫡系一手把持,如果没有自己的支持,张天豪那个时候就算是当了丰州市委书记之后,郭洪宝一样也可以和张天豪分庭抗礼。

  自己不敢说是劳苦功高,但是起码在当初张天豪在丰州市彻底站稳脚跟,并稳步踏入地委委员序列时,自己是帮了他很大忙的。

  如果仅仅是这一点,周培军也不会那么自信。

  以前的交情归以前,但即便是张天豪重返丰州,周培军认为自己对张天豪的支持也是足够大的了,起码自己从未在场面上公开拂逆过对方的意愿,也没有和对方有过什么明面上的利益冲突,当然你要说工作中完全默契,也不可能,但周培军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市委里边资历最深的常委,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难得了,其他人未必能做到这一步。

  也正是因为这诸多因素,让周培军一直认为张天豪对自己的态度一直是很亲善的,虽然他也知道对方可能对自己的一些做法不太满意,对纪委的工作也有些看法,但是周培军觉得这都不是什么但问题,不会影响到二人的关系。

  但是今天下午周培军感受到了一种寒彻入骨的冷意。

  张天豪的面部表情比以往更热情开朗,甚至还和自己开起了玩笑,但是周培军却知道这不正常,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张天豪只会很公事公办的和自己谈工作,甚至可能还会提一些要求和看法,其中虽然不能说都是负面的,但是起码都是有针对性的,言之有物,有的放矢。

  但是今天下午的情况有些不一样。

  一个多小时的谈话,张天豪通篇都是一些泛泛而谈的东西,甚至让自己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而偶尔透露出来的东西让周培军勉强意识到对方的话没有跑题,但是越是这种云遮雾罩的东西才让周培军有些心惊,他不喜欢这种不确定和不可知的状态,这往往意味着危险。

  周培军努力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然后梳理着今天下午两人谈话中的实质性内容,他清楚实质性内容就是在这一大堆废话中隐藏着的东西。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这话是他这两天里听到的第二遍了,上一次是谁说的?周培军努力回忆,然后猛然打了一个激灵,是蒋孝全,对,是蒋孝全,蒋孝全在和自己谈话时也说了这么一句,当时自己也没有在意,但是从张天豪嘴里同样冒出这样一句话来,周培军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思路慢慢明晰起来,张天豪翻来覆去说了不少,但是抽丝剥茧,一个内容浮现出来,这一次市直机关领导班子要进行一次轮岗,这有助于防治*,也有助于增强班子活力,提升工作效能,为什么张天豪为特地和自己来说这一番话,当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有针对性的,周培军心中一紧,蒋孝全不是口口声声说纪委班子也要列入组织部这一轮调整规划中来,难道说张天豪这是在给自己打预防针,是要对纪委班子大动?

  周培军越想可能性越大,上一次调查冯西辉的问题,乔晓阳表现太过突出,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过了,周培军不相信张天豪看不到,就算张天豪看不到,只怕陆为民也在张天豪面前下了不少烂药了。

  自己好不容易才算是把纪委这一亩三分地给操练熟,这个时候市委居然要来动作,这让周培军简直难以接受。

  周培军越想越心惊,这太过了,他不能容忍,趁着现在组织部那边的方案还没有正式出来,他必须抢在这之前要和张天豪有一个明确说法,否则一旦上了书记碰头会,自己就被动了。

  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