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五十三节 女将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五十三节 女将

  人逢喜事精神爽。

  从感觉到自己似乎随着年龄增长,身体素质也有些下降之后,陆为民就在有意识的加强自己的锻炼。

  六点半起床已经成了一个规律,迎着晨曦小跑到丰江江畔,遥望江对面,然后活动一下身体,走一走记忆中已经不太准确的拳脚,然后弯腰压腿,舒展筋骨,让自己从精神到身体在早晨提升到最佳状态,然后在小跑回市政府宿舍。

  所有人都知道市长在这个时候是心情最好的,但是谁都知道这个时候市长是最讨厌被人打扰的,所以在最初有不少人也跟风一般的开始锻炼晨跑一段时间之后,又有不少人悄悄放弃了这个“爱好”。

  心情好并非源于在市委常委会上的那一轮博弈,事实上那一轮所谓博弈结果在会前早已注定,周培军在会上表现得气急败坏只能说明他政治嗅觉的钝化和判断力的蜕化,如果谁都要在常委会上来行殊死一搏,那他的结果必然是失败,这个道理早已经被无数例证所证明。

  对于陆为民来说,这一轮的人事调整无所谓什么赢家不赢家,如果一定要说有赢家,陆为民倾向于这个赢家是强勇,最起码强勇用这一轮对政法系统的“清洗”,开始树立他这个政法委书记的权威,当然,这条路还任重道远。

  作为一个市长如果也要用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陆为民觉得那是一种失败,或者说这个市长属于比较低层次的,在他看来,作为市长,人事调整需要服从于工作要求,这是大原则,而他也是这么理解和执行的,至于说在具体操作中组织部门如何来研究出方案。那不在他的工作范畴之内。

  市长在人事上的职责就是根据自己工作需要向组织部门提出建议,要求他们按照工作上的需要来安排最合适的干部人选到最适合的岗位上,让其发挥出最好的效果,仅此而已。

  陆为民觉得自己基本上是按照了这个标准来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虽然结果未必尽如人意,但是起码有了一个好的开端。

  四月下旬的天气已经相当宜人了,小跑一圈,再舒活一番,陆为民身上已经汗重层衣了,刚走到宿舍门口,就遇上了从另一端锻炼回来的梅琳。

  梅琳也是一个喜好体育锻炼的角色,羽毛球、游泳据说都很有造诣,也难怪身体相当健美,白色的球裤。匀称的美腿,t恤下鼓鼓腾腾的胸部,无一不在展示这个女人的健康特征。

  “哟,市长,这段时间老是碰见你啊。怎么一过春节就开始这么热衷于锻炼了?”梅琳颈项上搭着一条白毛巾,笑嘻嘻的问道。

  “嗨,还不是这春节回去休息了几天,都说我身体好像有些发福了,我说有没有搞错啊,我在丰州忙得脚不沾地,怎么还成了享清福身体发福了?人家告诉我。越是忙工作,越是缺乏身体锻炼,那么身体素质就会越来越差,而精力也就越来越不济,反过来也会影响到工作效率,这就会成为一个恶性循环。相反如果合理安排时间,每天抽出一些时间来锻炼,那么可以保持旺盛的精力,不但工作效率更高,而且也有助于形成一个良性循环。”陆为民也放慢脚步。“我觉得有些道理,这两个月每天起来运动四五十分钟,开始一段时间倒是觉得有点儿乏,晚上瞌睡也多了,不过习惯了,就行了。”

  梅琳笑了起来,“市长,是不是回去你们家那位嫌弃了?所以感觉到压力了,才来锻炼了?”

  这女人!陆为民瞠目结舌,没想到这女人熟起来之后比男人更豪放,说话更是荤素不忌,这番话就是换了男人来说,一般熟悉的人都还不敢说,可这女人就敢大模大样的说出来,而且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看见陆为民连连摇头,梅琳笑得更放肆,胸前一对大波更是起伏跌宕,“市长,是不是被我说中了?你这一两个星期都不回去一趟,你们家那位没意见?回去之后如果公粮交不够,你们那位不怀疑?”

  “喂,梅琳,你说话不要这么坦荡行不行?稍微含蓄一点好不好,你是女士呢。”陆为民都有些吃不消了,这女人不是要勾引自己吧?也不像啊。

  “市长,食色性也,人伦大道,这好像不违反我们中国人传统美德吧?”梅琳摊摊手,一脸坦然,“都是过来人,这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对了,市长,你还没有小孩吧?我孩子都读高中了。”

  “呃,正打算呢。”见梅琳是真的不在乎,陆为民心里倒也踏实不少,“我们家那位年龄不小了,所以也打算就这一两年内解决问题。”

  “我说嘛,难怪要你锻炼身体呢。”梅琳抽下毛巾擦拭了一把颈项上的汗水,“你不把身体锻炼好,精子的质量也就无法达到最好,受精卵也就不会是最佳,这一点看来你们家里那一位倒是了解。”

  “哦?和这个还有关系?”陆为民只知道一般受孕那段时间,男女都需要忌烟忌酒忌药,其他到没有在意。

  “当然有关系,受精卵的质量和男女双方受孕时精子卵子的质量密切的相关,而男女的精子卵子质量又和当时的情绪、身体状况等关系很大,不仅仅是通常所说的那些什么忌烟忌酒忌药就行了,而情绪和身体状况甚至比烟酒药更重要。”梅琳显然是在这方面有些研究,很认真的道:“所以你和你们那位真要选准时间了,那么一定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心理和身体状态,这很重要。”

  陆为民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可以和梅琳就这个问题谈得这么毒,他心里吐糟,如此神经大条的女人,也不知道她老公平时是什么感受,是不是也能如此理性坦然的对待这些话题?

  “对了,市长,你把张菊平踢到林业局来,今年林业工作可不轻啊,我们丰州市要建森林城市,张菊平我看是个习惯了养尊处优的人,以前也从来没有干过政府这边务实的工作,一直在纪委和组织人事部门工作,半点经验皆无,林业局这种单位未必适合他啊。”

  梅琳的话让陆为民再度出汗,这市政府宿舍门口,虽然这会儿没人,难免这路边门口隔墙有耳,这要传出去,不又得要起轩然大波了。

  “呃,梅琳,你说话注意一点,老张虽然长期在纪委和组织人事系统工作,但是经验很丰富,多年的领导干部了,起码的业务素质也不差,你别听外边的流言蜚语,……”陆为民皱起眉头。

  “行了,市长,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就知道,我的脾气你知道,工作拿不起来,我是不会给谁面子的,要骂娘的,我也不惮于和谁撕破脸,既然你把这摊子事儿交给我,谁要干不下来,各人趁早走路,免得我损得你滚蛋。”梅琳的态度相当直白,显然是对那位新来的林业局长有些不太感冒。

  “先别带成见,工作行不行,三个月就能看出端倪,到时候你再来评判也不为迟,真要不适合,*干部能上能下,没什么不可以调整的。”陆为民正色道:“你还是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别去琢磨人,今年我们市里工业发展速度肯定会比较快,农业也不能撂下太远,我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到,你承诺的事情也一样。”

  “怎么,怕我说话不算话?丰江河整治工程的专项经费已经到省里了,现在就是要省里配套,省里不配套,部里边给的钱就得要收回去,我的任务差不多完成了,剩下就得看你这个市长的了。”梅琳大大咧咧道:“前几天才下来的,我收到消息了,市长,这笔资金能不能争取下来,还要看省里的配套,这水磨工夫也不轻,需要我帮你摇旗呐喊没问题,但是你得唱主角。”

  两个人就这么说着进了市政府宿舍,然后各自道别。

  陆为民对市政府这两员女将的印象都不错,梅琳不说了,能文能武,风格豪放,很有点儿女汉子的感觉,做事情也是雷厉风行,半点不拖泥带水,陆为民很欣赏对方这种风格;上官深雪也不差,虽然不像梅琳那么豪迈,但是头脑冷静,做事有条不紊,交给她的工作也是不折不扣,力求做到最好,这种精益求精的风格同样也很受陆为民赞赏。

  现在陆为民把教育这一块单独拿出来交给了上官深雪,同时也把信访这一块烫手山芋交给了上官深雪,本以为上官深雪可能要有些怨言,但是没想到上官深雪只是揶揄了陆为民两句,然后就不声不响的把工作接过去了。

  职业教育这一块上官深雪抓得很紧,比起先前潘晓方的拖沓,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一个月时间不到,全市职教情况就拿出一份详尽的报告,而且报告后边还附了一份以市政府办名义撰写的丰州市职业教育发展十年纲要,虽然还有些不符合陆为民的定位,但是就凭人家这份心性,陆为民都不得不赞叹不已。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