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五十七节 拼经济 4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五十七节 拼经济 4

  唐天涛步履如风的健步走了进来,眉目中满是精悍,“安书记,咱们最后再对一对情况恐怕就差不多了吧?我觉得咱们准备够充分了。”

  唐天涛是去年初安德健接任普明市委书记之后从青溪市委副书记调任普明担任代市长的,今年年初已经正式当选普明市市长。

  安德健和唐天涛搭档这一年多,两个人处得还不错,唐天涛很年轻,年轻得让安德健都羡慕无比,刚刚三十九岁就出任市长,和唐天涛在一起时安德健最感叹的就是年龄,弄得唐天涛也只能把陆为民这个怪胎奇葩给推出来作挡箭牌。

  对唐天涛推出来的挡箭牌,安德健也是无言以对。

  正如唐天涛所说,陆为民可是他的得意门生,他是一步一步看着扶着把陆为民送上位的,担任副厅级领导以后的岗位不敢说,但是在陆为民担任副处级领导岗位开始,常委到县委副书记再到县长,直至最后走上县委书记岗位,每一步都离不开安德健的鼎力扶持,可以说没有安德健的坚定支持,就没有陆为民,最起码陆为民不可能以三十三岁之龄就走上正厅级岗位,能够走上正处级岗位已经算是异数了。

  从唐天涛身上安德健似乎也看到了陆为民的影子,年轻,思路开阔,头脑灵活,同样,唐天涛也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同样在理论素养和文字功底上也一样出类拔萃,曾经担任过青溪市委主要领导的秘书,后来到下边区县挂职,然后从共青团青溪市委书记位置上开始,担任新田县县长,一直干到市委副书记岗位上才被交流提拔到普明,这要算起来和籍贯是青溪永溪的陆为民也算是半个老乡。

  和陆为民相比,唐天涛更沉稳一些。但是工作中不乏足够的锐气,在执行中却也非常谨慎,可以说是安德健很少遇上的那种兼具魄力和谨慎的将才,如果一定要与陆为民相比较。那就是陆为民的魄力胆量更大一些,认定的事情就绝不回头,坚定不移的干下去,比起唐天涛来,他显得更为强势,人格魅力上更占优,执行力也更强一些,当然一旦犯了错误,那么也就更不容易纠正。

  总的来说,安德健觉得自己和唐天涛的合作还是令人满意的。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个性特点,安德健也从未指望自己能和谁就相处得无比融洽,在他看来,只要能在大方向大问题上一致,能够做到求同存异。相互容忍,那就非常满意了。

  “天涛,咱们可是荣书记上任之后的第一站,不容有失啊,你觉得荣书记为什么会选择咱们普明作为他就任之后的调研首站啊?”安德健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反问道。

  荣道声是三月上旬接替已经到全国人*工委工作的邵泾川出任省委书记的,应该说中央对邵泾川的安排不算很好。但是也不算太差,毕竟邵泾川年龄摆在那里了,而昌江在全国经济地位也显而易见,但总的来说昌江这几年的发展势头还是延续了田海华时代的快速增长,所以邵泾川担任全国人*工委主任委员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安排。

  荣道声接任省委书记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是在谁接任省长问题上也还是有了一番波折。邵泾川是2月下旬卸任的,荣道声接任省委书记之后,却还没有卸任省长,又拖了一个多月后到四月,高晋才正式担任副省长、代省长。形成了荣高格局。

  这一轮省里人事格局变化比较大,但是总体来说都没有太出人意料之外,汪正熹暂时还没有卸任省委副书记,但是他的年龄明显已经到站,按照惯例可能会在本次省党代会上正式卸任,他的副书记职务据说会由常务副省长杜崇山接任。

  “可能是因为咱们普明一季度经济增速名列全省第一的原因吧?”唐天涛没有迟疑,径直回答道:“其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原因会让荣书记舍弃了昌州和宋州,也没有去看昌西州,反而来看我们普明。”

  按照昌江省主要领导调整后的惯例,新任领导开始他的调研之旅一般说来会有两个选择,要么是在昌江经济占据绝对领袖地位的昌州,要么就是昌江省唯一一个少数民族地区,也是经济最落后的地区——昌西州,如果说昌州的经济地位已经受到了这几年异军突起的昌江双核的另一核——宋州的挑战,那么宋州也可以勉强列为首选地,但是这一次荣道声的调研却没有选择上述几个市州,而是选择了普明。

  普明的经济总量怎么看在全省都只能算是中游,昌州、宋州、昆湖、青溪显然属于第一集团军,而桂平、宜山、普明以及洛门、西梁则属于第二梯队,黎阳、丰州、曲阳和昌西州则属于第三阵营。

  事实上这也是两三年前的一种划分,最新的迹象现象三个阵营之间的距离在拉大,但是成员也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而每个阵营各个成员内部的距离却在缩小。

  像青溪实际上已经逐渐跌出了第一阵营,与前三甲的差距越来也大,而与第二阵营的头名桂平却差距不大了,同样宜山、普明这两个市和桂平的实力差距同样也不远,洛门也一样具备赶上宜山和普明的可能性,而更为重要的是黎阳、丰州、曲阳这一两年发展速度也很快,大有要追赶第二梯队的架势,虽然它们自身的竞争也相当激烈。

  也就是说第三阵营中除了昌西州被越甩越远外,黎阳、丰州和曲阳正在无限接近原来第二梯队的末尾——西梁,而西梁和第二梯队其他地市的差距也不算大,都在几十个亿之间。

  这意味着第一集团军的青溪逐渐滑入第二梯队,而第三阵营的黎阳、丰州和曲阳正在逐步追上来,渐渐靠近并进入第二梯度,真正的第三阵营将只剩下昌西州独一根。

  “只是这个原因?就因为我们一个季度增速领先这么简单?”安德健摇摇头,“我们的gdp总量能和昌州、宋州和昆湖相比么?差太远了,重要性也根本不能比,但是荣书记却选择了我们普明,这意味着什么?你再看看除了我们普明外,他还要调研哪些地方?”

  “洛门和黎阳?”唐天涛沉吟了一下,眼睛中也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安书记,你的意思是荣书记是有针对性来调研了?主要是我们第二梯队的地市?”

  “嗯,事实上你也应该注意到了,四个城市,我们普明和洛门属于传统的第二梯队,而黎阳则是第三阵营中最靠近第二梯队的城市,现在大家都清楚,除了昌西州外,第二梯队和第三阵营基本上处于一个发展水平上了,甚至连青溪大家都觉得应该列入第二阵营了,第二阵营何其庞大?可以说第二阵营的发展前景就决定着我们昌江省的命运,荣书记之所以选择我们普明、洛门和黎阳,估计一方面是我们三个地市经济增速名列全省前前茅,而且我们三个地市都属于较为典型的第二梯队城市,普明居前,洛门居中,黎阳居后,可以说都有相当代表性。”

  安德健的话让唐天涛暗自点头,对方的这个观点很有见地,现在第二梯队太过庞大,全省十三个市州中,就占了九个,而九个城市中又不显山露水的分成三个群体,像青溪、桂平、普明属于靠前群体,宜山、洛门、西梁属于居中群体,黎阳、丰州和曲阳属于靠后群体,所以荣道声在第二梯队的三个群体中各选了一个代表作为他的首次调研对象。

  “安书记,要这么说,我们压力就大了,作为第二梯队靠前群体的代表,若是让荣书记不满意,我们俩就罪过大了。”唐天涛语言也很风趣,安德健也笑了起来,“也不至于,荣书记虽然是刚担任书记,但是省长当了这么多年,我们普明什么情况他心里是有数的,所以我说一定要实事求是的展现我们近一两年来发展的亮点,而像以前荣省长都比较了解也看过的一些,就没有必要再看了。”

  “是啊,荣书记专门下来调研,不看点儿能看的,还能去看老一套?”唐天涛也有些压力,普明这一年多来经济增速还行,但是更多的还是传统产业,要说拿出一些能让人耳目一新的呢,在体量规模上又有些不够,“我们准备那几家,我觉得新意还是有的,就是规模上……”

  “规模不重要,关键是发展前景,宋州几年前搞的小巨人计划,当时陆为民在和我吃饭时说起过,当初我还没太在意,但是现在却成了群星璀璨了。”安德健颇有感触,“麓溪本来就是一个郊区,要资源没资源,要区位也说不上多好的区位,但是一环路一修,他们借机发展以体育用品、鞋帽袜这一类的消费品产业,再加上商贸物流业的发展,顿时就大不一样,现在麓溪的体育用品产业占据了全省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份额,像韦伯保龄球设备、万松体育用品、明天户外用品这些企业都成为了全国知名企业,而在三年前,这些企业都还只有几十个工人,你能想得到么?”

  继续努力,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