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五十八节 拼经济 5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五十八节 拼经济 5

  安德健所说的这几家企业都是当下宋州文体用品企业中的佼佼者,麓溪的服装鞋帽袜、文体用品这几类产业在这几年间突飞猛进,尤其是服装鞋帽袜产业更是在今年一季度超越了仍然在宋州经济中居于重要地位的机械制造业,紧随钢铁和电子产业成为宋州工业产值第三的行业,让整个昌江工业界都为之侧目。

  现在钢铁、电子、服装、机械制造、化工已经成为宋州的五大支柱产业,尤其是前四者蓬勃发展,成为宋州追赶昌州的发动机。

  安德健是真有些羡慕宋州,几大产业欣欣向荣,尤其是在超越了昆湖成为名符其实的昌江老二之后,宋州人似乎头都要昂得更高一些了。

  “嗯,宋州在产业培育上的确独树一帜,尤其是在选择适合本土发展的产业上独具慧眼,我记得麓溪的区委书记应该就是现在丰州的组织部长黄文旭吧?陆为民当时应该还是常务副市长吧?”唐天涛也叹了一口气。

  “现在麓溪区的区委书记郁波是我同学,准确的说是我团校的同学。94年,我和他都在中央团校培训了一段时间,他当时是宋州的团市委书记,我是青溪的团市委书记,正好住一个寝室,春节前我和他一起聚会时,他就谈到过麓溪的服装和体育用品产业发展,说当时黄文旭和他决定推动服装和文体用品产业发展时,市里边没有一个人看好,都觉得麓溪要什么没什么,还想搞什么服装和文体用品,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至于陆为民坚定不移的支持他们,而且在产业有了一定基础之后,还提出来应该把服装鞋帽袜这一类产业与商贸物流业结合起来,可以达到1+1大于二的效果。后来也在一环路建设上给予了麓溪很大的支持,否则麓溪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

  唐天涛的话让安德健心中感触更甚,“嗯,陆为民这小子的脑瓜子的确好用。这可能和他读书在南粤那边有一定关系,他自己就说过,大学四年在南粤那边,基本上每个暑假他都要到那边的企业去搞社会活动实践,了解企业发展情况,从那个时候开始这家伙就有点儿搞经济的头脑意识了。”

  “呵呵,再有意识,最后还是要全靠安书记你的栽培他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啊。”唐天涛恭维道。

  “天涛,你也别恭维我,那是他自己的本事和造化。我看你也不比他弱,这小子性格上还是毛躁了一些,这一点他比你不如。”安德健笑着道。

  “安书记说笑了,我这两把刷子,那是半罐水。只能说勉力而为。”唐天涛摇摇头,他有自知之明,也分析过陆为民的发迹之路,陆为民在丰州两个县担任县长和书记期间绝才惊艳的表现他自叹弗如,所以很坦然的道:“陆为民在搞经济上的思路的确要高人一筹,很多点子不在于其本身有多么的奇思妙想,而是如何在合适地方合适的时机用上。这才是关键。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这一点的,要做好就更难。”

  安德健欣然点头:“天涛,我们不需要羡慕谁,我们只需要把我们自己手上的工作做好,我相信我们普明能够在今后这几年里迎来一个更辉煌的发展期。”

  ********************************************************************************************************************************************

  端起酒杯,茅道庵举了举示意。夏力行笑了起来,老部下难得来看自己,来豫省这么久也难得心情放松下来,喝两杯也能解解乏,于是也举起酒杯:“道庵。干一杯,我好久没这么喝了,你也难得来一回,也没啥好招待你的,就只有在食堂里对付一顿了。”

  “省长,别这么说,您现在日理万机,我来你这里都怕不招你待见呢,耽搁了你的工作,我心里也不踏实啊。”茅道庵乐呵呵的道。

  “行了,别在我面前虚头滑脑的,我不爱听,你们能来,我心里高兴,豫省离昌江也不算远,不想坐飞机,开车也要不了几个小时,多来走走,说说昌江那边的变化,我也乐呵乐呵,听一听家乡的发展,也对我是一个鞭策啊。”

  夏力行大大的呷了一口,放下酒杯,小雅间里只有他和茅道庵两人,气氛显得很宽松,茅道庵是到鄂省参加一个考察活动之后顺带着就到豫省来看自己的,所以夏力行很高兴。

  来豫省有几年了,但是夏力行还是一直放不下昌江,总希望昌江来的老伙计老熟人老部下们能多来这边,自己也可以和他们聊一聊,更直观的了解昌江那边的发展变化,只可惜他的几个老部下似乎都沾了他的运气,一个个都身兼重任,很难得有时间能专门出来。所以他才会对茅道庵来这里感到这么高兴。

  “省长,昌江发展还是比较快,但是比起豫省来,还是差了一些,不过大家现在都在看荣书记和高省长上任之后准备怎么烧烧火,把咱们昌江的发展速度烧得更快一些,我们昌江和周边的省份相比,还是太慢了,甚至连北边的皖省都不如,更遑论周边其他兄弟省了。”

  茅道庵这番话倒不是恭维,昌江经济增速这一两年相较于前三四年时要稍微快一些,但是总的来说和周边省市相比还是有差距,如有些人所说,昌江就是整个江南地区的一个发展洼地,这让昌江人心里都很憋屈,但是却又无从反驳。

  事实就摆在那里,你不承认也不行,这几年里虽然昌江经济增速都不算慢,但是人家也都一样在努力,周邻任何一个省份的经济总量和经济增速都比昌江高,这也成为新一届昌江省委省政府最大的心病。

  本身底子就比周邻省市差,如果在发展速度上还不如对方,那么距离就会越拉越大,想要赶超别人就更是镜中月水中花了。

  “嗯,昌江总的来说还是底子差了一些,但是道庵,昆湖的条件还是相当好的,你现在是昆湖市委书记了,你的前两任,周少游是担任了省委常委,宋振邦现在是冀省副省长,可以说昆湖一直就是出干部的地方,这个机会你必须要把握住才行。”夏力行看着茅道庵两鬓有些斑白的发梢,也有些感慨。

  在仕途奔行,必须抓住每一个机遇,稍不留意,机遇从你身边溜走,那么也许就决定了你在仕途上永远都会矮一个台阶了。

  “呵呵,省长,你还别说,我现在是压力山大啊,宋州从前年从去年开始超越了我们昆湖,从今年一季度的情况来看,增速上我们虽然比宋州高,但是距离却没有拉近,宋州现在成了咱们省里的明星了,邵泾川那时候可是给宋州开了不少口子,当然也离不开陆为民这小子在宋州鼓捣出来的不少新花样,我不知道宋州这几年的发展为民发挥了多少作用,但是我知道不少宋州过来的干部提起这几年宋州的发展,好像都离不开为民这小子的名字,您这个秘书兼侄女婿可真是不简单,但是也把我们昆湖逼得够惨啊。”

  茅道庵的话半真半假,明知道茅道庵话语里有些夸张的成分,但是这还是让夏力行很高兴。

  “行了,道庵,你别把他夸得什么似的,宋州有市委书记市长,轮得到他张牙舞爪?他那两把刷子我还不清楚,就脑瓜子灵活一点,胆子大一点,其他还能有什么?”夏力行笑着摇头,“荣书记上任,我估计你们昌江还得要有几把猛火要烧,荣书记和老邵的观念是有些不一样的,老邵主张先看后干,而荣书记是主张边试边干,当然老邵有时候还是敢大胆一回的,像放开民营资本进入高速公路领域我看老邵就是很有魄力决心,……”

  茅道庵一边摇头一边笑:“得了,省长,邵书记那性格你还不知道?也是他自己知道自己要走了,也估摸着上边的风向有些变化,所以才大胆这么一回,你没听省里有些领导说么?说他在任几年,也就这件事情是没有得到上边正式文件就拍板了一回的,这说明什么?难道这是赞语么?昆湖商业银行的问题上,我和高省长都多次汇报,希望引入外部战略投资者来进行改造,德隆集团本来有意进来,高省长同意了,可到他那里就畏首畏尾的,不是说有风险不可控,就是说再等一等看一看,我就不明白有什么好看,什么好等?结果就是德隆入主了昌州商业银行,再没有咱们昆湖商业银行的戏了。”

  争取十二点再来一更,我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