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六十一节 复杂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六十一节 复杂

  “陆市长,这可不是我们政府想促成就能促成的,这涉及到一个系统性的问题,先有基础设施建设搞起来,然后招商引资,等到工业板块起来,吸引更多的包括工人到来和本地农业劳动力的转化,再来配套的住宅、商业服务自然附聚而来,这才是一个较为完备的社会经济生态体系的形成,而这个体系最初可能是比较小的,而且每一个环节也可能还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比如基础设施还有缺陷不足,又比如住宅或者商业配套还跟不上,这就需要政府投入或者引导,但是我以为,政府的职能主要还是引导,用市场的力量来解决问题,而政府可以起的作用就是在关键要素上添一把火,促成质的飞跃。”

  吕腾阐述着自己的想法和观点,陆为民也听得很认真。

  “老吕,你有什么新的想法创意,大胆尝试,现在伏龙和双庙两个区,老闫和老徐这一段时间也和你相处融洽,巴不得你多在他们辖区搞一搞,看样子你是把他们伺候得好,否则他们也不会把你当大爷一样,不过城市化的过程是需要时间来沉淀的,市场也好,政府也好,都需要遵循经济规律,双庙也好,伏龙也好,我们政府主导把基础设施搞起来了,招商引资到位了,其他的配套服务正在逐步完善,这是一个查缺补漏的过程,但是要想在短时间内让西边和东边老城区达到一样水准,肯定不现实,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引导,在必要的节点上加以弥补和扶持,促使它向着我们市委市政府定位的方向发展,这就是我们的职责。”

  “嗯,我也是这样考虑的,欲速则不达,伏龙和双庙白地起家。我们不是神仙,能点石成金,沧海变桑田,再有好的政策和机遇。那也需要时间来发展、积累和沉淀,不过市长,你的胃口很大啊,如果双庙和伏龙真的如你规划构想这样发展起来,加上经开区,那基本上就是再造一个丰州,不仅仅是城市再造,而是在经济上彻底再造一个丰州。市长,你是不是要和天豪书记别苗头啊,天豪书记重点打造阜头和大垣。把我们古庆还有双峰都搁在一边了,您却要另起炉灶,非要在伏龙和双庙玩出新花样来,您们两位这一别苗头,可把我们下边这些人给折腾苦了。拿下边的人话来说,基本上是发挥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潜力在干活儿啊,你知不知道老闫这一年来瘦了多少,你又知不知道齐元俊这一年里白头发多了多少?徐越额头上的皱纹又添了几条,冯西辉自嘲现在连回家给老婆交公粮的精神都没有了,在这么下去老婆都要怀疑他在外边有女人,要和他闹离婚了。”

  吕腾是全市第一个挑明陆为民和张天豪别苗头的事儿。换了是谁,也不敢在陆为民面前说这事儿,就算是心知肚明,但是大家也都要心照不宣。

  陆为民也笑了起来,“老吕,你这张嘴巴可真敢说啊。我和天豪书记就算是心里都明白,可也没挑明啊,就不怕天豪书记和我迁怒于你?”

  “迁怒我干嘛?我不认为这是坏事,或许有的人会觉得这是不是不团结,市委市府的发展思路有分歧。我不这样认为。”吕腾显得很理所当然,“在张书记面前我也一样这么说过,说你和他在发展观点上可能有有些差异,他还笑着问我怎么看,我说从理论上来说都没错,张书记看重县域经济发展,尤其是注重重点龙头县域的作用,认为阜头和大垣的发展能够起到良好示范和引领效果,您呢,觉得丰州撤地建市是契机,要抓住这个机遇,都很准确,关键在于如何平衡,而我认为这一年多来,天豪书记和您很好的做到了这一点,阜头经济突飞猛进,今年进全省经济十强县有很大把握,而大垣同样以产业强县文明全省乃至全国,而同样丰州撤地建市带来了整个丰州城市建设的大跃进,伏龙和双庙借机崛起,当然现在用崛起这个词儿可能有点儿过早了,但是我相信在明年或者后年,这个词儿绝对是符合实际的。”

  “老吕,你这是在唱赞歌啊?”陆为民大笑了起来。

  “不,这是实事求是,我从来不认为市委市府似乎主要领导观点完全一致就是最好,事实上在大方向大原则一致上突出一些个性化的观点,并勇于尝试并不是坏事,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天豪书记很支持你在城市建设带动郊区经济发展上的动作,同样你也对阜头和大垣两县经济的发展给予了很大的支持,这很好的实践了我的这一观点嘛,而效果也摆在大家面前,我认为这也算是民主和集中的一种高层次体现。”

  吕腾舌绽莲花,不能不让人佩服他的口才。

  陆为民真心乐了,这家伙带给他越来越多的意外,让他也对吕腾越欣赏,和宋大成相比,吕腾的思路和眼界都更开阔,或许在务实这一点上略逊于宋大成,但是在陆为民看来,也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老吕,这话恐怕很多人都不能接受,或者说会理解出歧义,最好不要外传,你这个观点或许天豪书记和我都觉得没什么,但是传到有心人耳朵里,只怕又是一场风波。”

  陆为民显得很淡然,事实上这事儿张天豪和自己都是心知肚明心领神会,而事实也证明了两个人的观点做法是合适的,也是正确的,也正如吕腾所说,张天豪没有在陆为民意图用城市建设拉动双庙伏龙两区发展这一动作上设置任何阻碍,相反也还给予了相当支持,同样陆为民也很忠实的贯彻了市委也就是张天豪提出的重点打造阜头和大垣这两个经济增长点的意图,阜头和大垣发展势头也说明了一切。

  “怕什么?理不辨不明,话不说不清,*人讲求实事求是,实践证明了我们丰州目前发展的路径没错啊,双管齐下这一战略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实践出真知嘛。”吕腾不以为然,“市长,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其实只要你和天豪书记心里没有芥蒂,其他人嘀嘀咕咕是掀不起什么风浪来的。”

  “我也希望如此啊,天豪书记大气,是不会在意这些的,但是总会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里边搅合,唯恐天下不乱,说实话,我们丰州现在耽搁不起,双庙和伏龙的经济发展刚刚步入正轨,正需要发力抢跑的时候,我们是吃得补药吃不得泻药,我相信过了明年,丰州的经济发展就会迎来一个灿烂的明天。”陆为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这期间,丰州需要保持一个比较平稳的社会政治局面。”

  吕腾没有吱声。

  陆为民言有所指,市委里边也不是一片安静,陆为民和魏宜康、曹刚关系都不太好,近期更是和周培军交恶,而魏宜康作为市委秘书长与张天豪却关系莫逆,好在魏宜康此人为人行事颇有分寸,清楚张天豪对陆为民的态度,所以陆为民来丰州这么一年多时间,魏宜康还是很好的履行了他作为市委秘书长的职责,而曹刚作为宣传部长现在倒是有些被边缘化的迹象,张天豪对他印象一般,而陆为民和他也是交情泛泛,所以他现在也很低调。

  倒是吴光宇对陆为民的态度很是耐人寻味,前期感觉二人关系还算不错,近期却又觉得二人关系有些疏淡下来,也不知道是何原因,丰州市为这塘水还真是不容易看清,这也让吕腾有些郁闷,想要安安心心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都还得要诸般顾忌考虑。

  “老吕,你也不必想太多,起码我们丰州现在的局面是值得期待的,天豪书记心里有杆秤,我相信他有足够的智慧来分析评判,你我都可以放心,我们市政府这边做好我们手上自己的工作,归根结底,我们还是要用我们自身的发展来说话。”陆为民见吕腾表情有些复杂,淡淡笑道。

  ********************************************************************************************************************************************

  “这么客气?”焦挺之笑着看着佟舒,“打个电话就行了,用得着还专门跑一趟?”

  “是回来处理一些事情,想到端午节马上就要到了,给焦书记您送几个粽子。”佟舒抿嘴一笑,“顺带也来说一说,没别的意思就吃顿饭。”

  “没别的意思还吃什么饭?到阜头也该我请才对。”焦挺之乐呵呵的道:“你把国政也通知了?他给我打了电话了,正好我们几个老伙计在一起,趁着过节热闹热闹,还有谁?”

  “我还请了陆市长。”佟舒面容清丽,吸了一口气道:“我想借这顿饭感谢一下你们几位,感谢一下这几年来你们对我的关心和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