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二节 创举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二节 创举

  陆为民是真的被难住了,现在他是深刻体会到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滋味,更何况他差的不是一分钱,而是一亿两亿!

  事实上城投集团已经濒于破产了,如果不是市政府的信誉担保,或许城投集团早已经破产两次以上了,银行已经不再接受城投集团的土地抵押,在他们看来,砸在他们手里的土地已经够多了,短期内这些土地要想变现似乎很难,而且就算是能变现,价格上都会让银行损失不菲,而城投集团现在需要支付的款项很多,数额很大。

  这不能怪城投集团,有多少钱办多少事,这是规矩,你要强撑着超过自己能力极限去蛮干,那结果就是玩不转,最终砸在自己手上,现在的城投集团就有点儿这个感觉。

  伏龙区和双庙区的道路和管网建设很顺利,进度非常快,也正因为如此,昌达实业和美能建设也趁机承揽了更多的项目,比如接通西一环的多条次干道,这原本计划是要等到明年初开开工的,但是却提前的半年来建,这相当于直接多出了一大笔建设经费,而本来就捉襟见肘的财政局肯定就有问题。

  高初接任财政局长之后倒是中规中矩,虽然经常在陆为民面前发些牢骚,说他这个财政局长怎么就当得这么窝囊,这么拮据,但是谁都能感觉得出来,他很享受这个局长所拥有的权势带来的快感。

  陆为民倒是觉得高初真是很合适担任财政局长,胆小,听话,而且对下还很挑剔,这听起来似乎都是一个人的性格缺陷,但是如果在特定的情况下体现在一个财政局长身上,这也许就是优点了,起码是优势了。

  胆小意味着他轻易不敢乱来,听话也就意味着令行禁止。而对下挑剔,也就表示你想要从他手里拿到钱不容易,会经历九弯十八折,这或许在效率上降低了。但是和财政局打交道,要么市级各部门抑或区县财政,要么就是政府需要付出的款项,无论如何,在当下,拖一拖时间都是有益的,起码能让市政府松一口气。

  丰州的财政问题要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在陆为民看来,起码要到明年去了,事实上前景非常看好。他也有这个自信。

  伏龙家电汽配产业园那不断扩展延伸的工地就足以说明一切,起码是二三十个工地在同时开工,还有十多个项目已经选址划地,而已经有三十多个企业进入了正常生产运转阶段,整个工业园区仍然保持着一种快速发展的趋势。

  同样双庙那边的工业集中发展区也是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当塔河耐火材料正式动工兴建之后,算是真正坐实了双庙的建材、化工工业基地,紧接着明通碳素、鲁力板材、辉阳钢构、天力达彩钢等几家规模超过前期所有落户企业的大型项目落户更是把双庙的前景推上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经开区在宋大成和糜建良的努力下,终于也开始有了起色,联合沟通了北方机械厂、长风机器厂之后,一批机械加工、标准件制造、锻造、热处理项目终于陆续在经开区开始落户了,虽然和双庙、伏龙那边比还远远不及。但是在张天豪和陆为民眼中,这已经相当难得了。

  经开区可是门可罗雀多年了,这种黯然的态势往往就是一个地方气运的体现,很多投资者都很注重气运风水,不愿意去那些人气不旺的地方投资,所以经开区要想重新启动起来。往往比建设一个新区更难。

  但是这一切都需要时间来消化,而投入却是实实在在的,整个丰江以西在基础设施上持续不断高强度的投入,如同一个巨大的吞金兽一般吞噬着城投集团的资金和市财政的钱袋子。

  从六月份开始,城投集团就已经开始有些撑不住了。市财政开始注入资金撑着,但是很显然这只是短暂的,随着丰江以西各条道路和管网的建设进入高强度大规模阶段,而陆续多笔工程款项也需要支付到位,最困难的时候市财政的账户上只有一百五十万了。

  城投集团和市财政局这边以及何学锋都一度希望能够暂缓支付给美能建设、昌达实业、陆海集团以及民德建设的工程款,暂时缓解一下资金的饥渴度,但是却遭到了陆为民的拒绝。

  在陆为民看来自己之所以能够让陆海集团、民德建设和昌达实业这些企业垫资来建设,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自己以前在各地工作时积累起来的信誉,可以说现在刚刚成立市的丰州市政府的信誉尚不及他私人信誉光鲜过硬,如果你丰州市政府第一次承诺就失言,那么日后丰州市政府的信誉可想而知,而打造诚信社会这恰恰是陆为民为自己确立下来的这一届丰州市政府要做的头等大事。

  在他看来,对于一级政府来说,打造一个诚信守诺的社会信用体系甚至比发展经济更重要,因为经济发展需要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而良好的社会环境和经济秩序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信用体系的建设和完备,而这恰恰是当今国内社会各个领域中存在最大问题的地方。

  一个地方能不能被视为投资者所信赖的地方,关键就在于你所处的这个社会总体环境是否公正、公平、公开和透明,是否能够做到诚信守诺,前者需要用政府行政体系和司法体系来推进和保障,而后者则需要整个社会来践行,政府作为社会一员更应该是最忠实的践行者。

  七月份的时候,为了解决资金问题,陆为民甚至通过了私人关系,由城投集团向民生银行贷款一个亿,而担保者则是宋州风云通讯,这是陆为民第一次用私人关系来解决公家问题,当然风云通讯也考察过丰州城投集团偿贷能力,认为符合陆为民的介绍,所以才有这笔款项的担保。

  不过陆志华和齐镇东也和陆为民说过,姐弟归姐弟,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只此一次,再无下次。

  这一个亿算是解了丰州城投集团当时的燃眉之急,总算是抱住了丰州市政府和丰州城投集团的信誉,也让四家总建筑承包商放下了心,在他们看来,既然丰州市政府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都能按时履约支付了工程款,那么可以说丰州市政府渡过了这个最难的时候,其后续支付能力就不需要再怀疑,尤其是还有陆为民这块金字招牌在这里。

  城投集团之所以陷入困境,根源还是在于目前伏龙区和双庙区那边的土地价值没有真正体现出来,由于建设时间太短,基础设施完善和进入正常运行期也还需要一个过程,西边的商业、住宅整个人气都尚未真正培育发展起来,很大程度都还是一个正在发展的工业新区,距离真正的成熟期尚有较长时间,所以土地价值无法体现。

  但是假以时日,一旦西面的工商业发展起来,而两座大桥和立交桥等这些基础设施全面竣工投入使用,那么整个西边的土地价值就会凸现出来,这就是一个时间差。

  陆为民目前想要做的就是促成这个过程加快,让整个市一级的行政机构能够为西边地块的成熟提供一个助推作用,同时也能够把原本在江东那边成熟地块转化为一笔可资利用的资金。

  丰州撤地建市从中央和省一级的国土部门获得了比较大的城市用地指标,陆为民认为应当好生把这个资源用好用足,而现在让行政中心向西转移就是一个契机。

  双庙和伏龙的工业产业培育已经出现了井喷的势头,现在需要的就是在行政和商业服务体系的助推作用,商业不用说,而行政服务恰恰是市委市政府可以为之提供助力的。

  ********************************************************************************************************************************************

  看着高初惊喜中夹杂一抹担心的表情和朱广明皱着眉头的神色,陆为民笑了笑,“不要遽下判断,我只是提出这样一个想法,从可行性上是否具备,必要性就不必说了,我们现在市财政有多么困难大家都知道,而且大家也都知道我们现在就是最困难的时候,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熬过这段时间,就是我的动机。”

  目光转到何学锋和吕腾脸上,“老何,老吕,你们说一说,想法有无可操作性?”

  何学锋脸色有些犹疑,想了一想,又看了看吕腾,这才道:“老吕先说吧,我还没有考虑周全,兹事体大,是得要好好琢磨琢磨,不能只看到好处,也要考虑一些负面作用。”

  补昨晚更,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