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三节 腾笼换鸟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三节 腾笼换鸟

  吕腾的脸色也很复杂,似乎是对这个问题很难做出决定,好一阵后,吕腾才做出一个重大决定般的问道:“市长,你是打算把四大班子全部卖掉?”

  “什么话?”陆为民笑骂,“我把四大班子全部卖掉?是把四大班子现在的办公用地出让好不好?”

  吕腾也哑然失笑,自己有些过于紧张了,“嗯,一样,一样,意思您明白就行,真要把这四块地全部卖掉?”

  市政府这块地最大,也就是原来的丰州地区行署大院,足足有一百一十亩左右,市委只有四十亩,而市人大市政协都比较小,三十亩地,但是市人大市政协是连在一块儿的,只有一道铁篱笆隔开,甚至还在中间开了一道小门,可以互通。

  这四块地都是丰州成立地区时选址建设的,都紧邻丰江和东沣河交汇处,江畔绿化和江岸景色融为一体,风景绝佳,交通方便,市政府是六层楼大楼,,市委只有三层楼,而市人大市政协则是二层小楼,院落不小,占地甚广,绿植优美,但是建筑面积却不算大。

  “二百一十亩地,按照目前同等区域的地价,如果改变性质成为商住用地,六十万到八十万一亩还是比较有把握的,如果搁一搁,熬一熬,冲到九十万到一百万每亩也不是不可能,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连带着上边的建筑物一块儿,卖上一点五个亿应该把握比较大。”陆为民搓了搓手,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当初丰州地区成立,这里还是一片荒地,从征地到建成,整个花费多少?据我所知,一千二百万都不到吧?这才多少年,就翻了十多二十倍了,千值万值啊。”

  看见陆为民的表情。何学锋和吕腾身上都是一阵恶寒,这位现在是真的钻进钱眼里去了。

  何学锋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讪讪地道:“市长,把四大班子现在的办公地都卖了。只怕我们都得要被口水给淹死了,门儿都不敢出了。”

  “怕什么?卖了钱我们又没有那一分一文,审计部门可以审计,人大政协可以监督,看看钱用在什么上去了,甚至还可以拿出来公示嘛,心底无私天地宽,我觉得这也许是一件好事。”陆为民很坦然,“我考虑的还不仅仅是四大班子办公场所和用地,市财政局、市委党校、市教育局和教科所。市财干校、市农业技术培训中心这些位置很好占地不小而且建筑物利用率也不高的地方都要考虑把土地性质转变之后出让,这些地方地理位置都相当好,位于老城区,不是靠着丰江,就是邻着东沣河。地价起码都是在五十万以上,我初步算了一下,光是这几处地方占地起码都是在三百亩地以上,而且都还紧邻着,很适合连片开发,算是房地产开发商的最爱,如果卖得好。这三百亩土地起码也能有个一点五个亿左右。”

  何学锋再也忍不住了,“市长,您这一张口把这些都卖了,那现在这些单位怎么办?”

  “重新征地修啊,市委党校当然要跟着市委走,市财政局难道不跟着市政府走。财干校不跟着财政局走?教育局和教科所以及农业技术培训中心不一样?现在双庙和伏龙这边土地才多少钱一亩?工业用地就几万块钱一亩,商住用地也不过一二十万,丰州撤地建市本身省里就批给市里边不少用地,当然要好好用起来,双庙和伏龙现在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西沣河两岸,丰江西岸,都是位置优越、风景上佳的一等口岸,现在欠缺的也就是人气,而人气怎么来?靠时间积淀,靠投资拉动,靠企业发展聚集,而还有一点,就是政府的支持促成,政府将行政机关搬迁到那边,其实就是最有力的一种手段,利用行政中心的搬迁来支持扶持,这也是政府可资利用的资源。”

  陆为民说得理直气壮,“同样三百亩地,卖了也许就能卖到一点五个亿,而这些单位部门放在双庙或者伏龙这边,同样大小的面积,土地可以划拨,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就算是修建成本算下来,不但可以修的更好更大,而且也顶多不过三四千万顶天了,财政可以尽落一个亿,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政府行政中心的转移对老城区那边影响不大,甚至可以说还可以缓解那一片的交通拥堵压力,但是对江西新城区这边的发展助推作用有多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又相当于一个大项目的投资,同时还能拉动建筑业的发展,可以说是一举三得,皆大欢喜,我觉得这种方式非常适合现在的丰州。”

  陆为民把算盘大得很精,而且胃口极大,不但四大班子的办公地点要搬迁到江西,而且流露出来的意思除了他刚才点到的这些部门单位外,甚至还有可能继续要把其他一些行政部门搬迁到江西,这样一出腾笼换鸟,腾出来的土地只需要改变土地性质,其带来的收益简直是难以想象的,尤其是对目前丰州如此拮据的财政来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在座的众人都知道陆为民的想法,腾笼换鸟,能为财政腾挪出起码两个亿的资金出来,而这两个亿对其他地市来说,也许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现在因为“无节制”的推进丰江以西地区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让导致资金极度饥渴的丰州来说,那就真的不是一根救命稻草那么简单了,而是一盘扎扎实实的大餐了。

  问题是要做这种事情实在太招人恨了。

  现在丰州市委市府以及各级部门的家属宿舍都清一色的修在了丰江以东,大部分都集中在江东河北,部分在江东河南,这个河是指东沣河,都属于很繁华的老城区,而工作地点也在老城区,上下班多么方便,现在突然要把这些部门单位搬迁到江西,甭管是双庙这边还是伏龙那边,也甭管是靠丰江还是西沣河,风景再优美,可距离远了,交通不方便了,本来走路就是三五分钟就能到家的,现在骑自行侧都得要十多二十分钟了,而且这还得要西沣河大桥和昌江二桥都竣工的前提下。

  谁要做这个决定,那就真的是把干部们往死里得罪了。

  “市长,您这意思是要把整个行政单位都要搬迁到西边去?”就算是对陆为民的举动持很大理解的吕腾也没有想到陆为民胃口这么大,居然不仅仅是只考虑四大班子搬迁,而且还要涉及到其他行政部门。

  “这要看情况,但是像那些占地面积大,使用效率不高的,可定要搬迁,比如财干校,市委党校,农机培训中心,教科所,这些单位不少并非全年都有工作,而且职工人数少,但是幅员面积大,这是首先要搬迁的,然后再以此类推。”

  陆为民没有把话说死,他也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张天豪那里要说通并不难,陆为民相信张天豪是能够理解自己的想法的,关键是市人大市政协那帮老杆子们,如果他们抵制,那么这事儿就要僵住,甚至就有可能彻底黄了。

  所以他想本着先易后难的方式,先把这一类事业单位本身职工数量不算多,但是占地面积相当大的单位土地给处理了,然后剩下的硬骨头,就需要首先搞定市人大市政协,然后再来统一搬迁。

  相反如市委市府,陆为民反而觉得问题不大,毕竟都是在职干部,都还指望着丰州能发展起来,日后他们的福利待遇能更高一些,现在也就是交通不方便一点,而真正当西边经济发展起来了,现在的江西未必就比江东差多少。

  “市长,你打算怎么做?”吕腾意识到陆为民已经下了决心,所以也就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直接问怎么干。

  “不急,我们需要考虑一下怎么干。”陆为民眨眨眼睛,“这需要一个过程,另外怎么说服大家伙儿,也得要讲求方式方法。”

  ********************************************************************************************************************************************

  四大班子和部分行政事业单位可能要搬迁到双庙和伏龙的风声一传开,立即就引发了整个丰州的震荡。

  震荡来自多方面。

  一方面是来自房地产行业的。

  房地产呈现出向好的势头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随着住房商品化的观念深入人心和丰州撤地建市,谁都知道今后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商品房是城市人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了,所以事实上在撤地建市前丰州的房价就开始出现稳步上涨了,而撤地建市前后那一段时间房价更是出现了一个井喷势头,虽然这个势头很快消失,重新恢复到了稳步上涨的格局,但是房地产市场的巨大发展前景,已经被很多人看好了。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