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二十节 女人心,心灵鸡汤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二十节 女人心,心灵鸡汤

  陆为民抵达昌州时已经是七点过快八点了。

  他只让史德生把他送到了三多里广场,然后就让史德生回去了。

  虽然史德生忠诚度可靠性毋容置疑,但是陆为民还是不希望自己的*被人知晓了解,当然,他也估摸着史德生多多少少是知晓一些*的,不过知晓和掌握是两个概念,很多领导翻船在秘书和司机上,他这种事情虽然谈不上翻船,但是他也不愿意被人了解。

  看见隋立媛圆润丰满的面庞上露出喜悦兴奋的笑容,陆为民心中也是微微一热。

  四个月的女人身体显怀已经有些明显了。

  隋立媛身体本身就比较丰满,怀孕就更突出,微微鼓起的小腹在宽大的t恤里若隐若现,一对本身就相当硕大饱满的*此时就显得更为豪硕,因为没有戴乳罩,甚至连*的突起都能隐约可见。

  下边只穿了一条宽松的明黄色的系带薄绒睡裤,莹白如玉的丰足穿在拖鞋里让人有一种想要捧在怀里的冲动。

  陆为民不是恋足癖,不过隋立媛的足部很漂亮,肤色玉白,足肉丰腴,脚趾匀称,真正羊脂玉足,看上去更像是一具精美无双的艺术品。

  看见隋立媛伸手要接过自己手里的包,陆为民摆摆手,“我自己来,你现在不一样了,小心自己身体。”

  “哪有那么娇气?四个月了,应该很稳定了。”隋立媛脸上幸福甜美的笑容更为浓烈,完全看不出是一个接近四十岁的女人,而更像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娇美少妇,“农村里边七八个月已经干农活儿的人多着呢。”

  “人的身体素质不能比,你不要看着自己身体不错,就以为自己各方面都很强,人身体素质很奇怪,有些方面的确很好。但是有些方面却很容易受伤,你现在属于典型的高龄孕妇,风险要比其他女人高得多。”陆为民放下包,上下打量着隋立媛的身体变化。

  “我去医院诊询过。我是生过孩子的,不是头胎,所以虽然年龄大了一些,但是影响不大。”隋立媛脸上浮起一抹羞意。

  为心爱的男人生个孩子,哪怕是风险再大,她也愿意,尤其是在得知了男人的心意之后,隋立媛内心深处对这个男人的依恋程度又深了许多,她真的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了这个男人,自己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看见女人娇羞的神态。陆为民心中也是一荡,一个女人愿意为一个男人生孩子,本身也就说明了很多问题,而因为担心影响男人却宁肯忍受孤独不生孩子就更说明问题,所以陆为民宁肯冒巨大风险。也要给这个已经在自己身边快十年的这个女人一个孩子。

  “影响不大,那意思是现在我们可以做我们想做的事情喽?”陆为民扶住女人的腰肢,抚摸着女人圆润鼓凸起来的小腹,笑着道。

  隋立媛身子一颤,看了一眼微笑着的男人,咬住嘴唇,满脸红晕。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医生说,四个月后可以适度……”

  看见女人娇羞不堪的模样,陆为民心也有些醉了,自打隋立媛怀孕之后,他本来回来时间也比较少。加上安全考虑,所以男女*方面的事情就彻底禁绝了,前三个月是危险期,隋立媛又是高龄孕妇,所以陆为民当然不会去冒险。而现在四个月了,按照国外的一些杂志介绍,适度的房事反而有利于孕妇身心健康。

  陆为民坐如沙发里,扶着女人缓缓的在自己腿上坐下,让女人依偎在自己怀里,这一刻房间里变得异常安静,仿佛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和心跳声。

  挑开t恤下摆,陆为民手在女人浑圆的腹部摩挲着,女人把头靠在了他的肩头上,微微闭上眼睛,似乎是在享受着这份难得安谧。

  睡裤裤带很松,显然是怕压迫着腹中的小生命,微微凸起的肚脐显得有些怪异,不过这应该是孕妇特有的。

  手沿着小腹上行,两枚硕大鼓胀的*入手,沉甸甸的,似乎充满了乳汁,连乳蒂似乎都变大了不少,女人怀孕身体变化是巨大的,面对男人的亲昵举动,女人忍不住扭动了一下身体,来自下边的某处凸起似乎要刺入她的臀缝间,让她既怕又渴望。

  “对了,为民你还没吃晚饭吧?我替你留了饭,我去帮你热一热……”似乎被陆为民的手带来的奇异魔力所融化,隋立媛觉得自己身体在慢慢的变软,她努力抓住自己最后一丝清明,挣扎着道。

  “不急,我现在胃口不饿,但是我却想吃你。”陆为民怪笑道,手滑入宽松的裤腰,睡裤里穿了一条肥大的高腰三角内裤,很显然是专门为孕妇准备孕期内裤。

  “不要在这里,……”隋立媛再也忍不住,双手环抱住陆为民的颈项,将脸贴在了陆为民胸前。

  陆为民一只手托住隋立媛有些变大的臀部,一只手从她腋下穿过,微一用力,将女人抱起,径直步入卧室。

  ********************************************************************************************************************************************

  孕期的女人在体力上下降很多,几番缠绵之后陆为民觉察到了女人的体力有些不支了,不过女人似乎是顾及到自己还没有尽兴,所以仍然是强撑着勉力坚持,让陆为民也是颇为感动。

  陆为民放缓了自己的动作,女人似乎也感觉到了,把头向后仰起,陆为民吻上对方丰润的樱唇,脸颊相依,女人又把陆为民搁在她腹部的手放在自己鼓胀的胸房上,轻轻按压着,捻揉着,这份温存让陆为民内心激情涌荡,加上本来就有很久都没有性生活了,忍不住就耸动起来,……

  激情过后,隋立媛要起来收拾,却被陆为民制止,他自己起身,让女人在床上休息,然后拿来干净的毛巾和纸巾替女人清洁了之后,自己这才挨着女人躺下。

  看见女人幸福得眼中含泪的模样,陆为民摇摇头:“怎么了,男人替自己女人服务难道不应该么?何况你肚子里还怀着我的种?”

  隋立媛有些哽咽,说不出话来,只是摇摇头,然后紧紧搂住陆为民,良久才道:“为民,十年前我从来不知道我自己的生活会是这样,我一直以为我会在各种男人的觊觎和窥伺目光下生存下去,也许哪一天我会无法忍受,一了百了,当时唯一支持我坚持下去的理由就是我要把隋棠抚养大,让她有一个属于她自己的生活,不要像我这样。”

  陆为民温柔的替隋立媛抹去颊边的泪珠,“媛子,每个人都应该心存希望,无论前面看起来多么黑暗,追求希望的过程既是一份努力,同样也是一种信念,只要坚持,就必定会有收获,不是么?不要把这个社会想得这么晦暗,绝处逢生这句话在每个时段都会有,只是看你如何来理解罢了。知足常乐是一种幸福,同样,追求更好,一样也是一种幸福,在生活的缝隙中学会享受,学会体味,就会找到幸福。”

  这种心灵鸡汤类的言语在前世中陆为民听过太多,说实话陆为民对这种东西的实质意义是持怀疑态度的,但是毫无疑问这对于在心理上缺乏支撑的人群却有很大的慰藉效果。

  隋立媛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心理上受过很大创伤的女人,前半生的各种黑暗让她始终有一种不安全感,而和自己的这种特殊关系更加强了这方面的感受,即便是与隋棠这个心理寄托,但是随着隋棠长大成人,隋立媛的这种心灵不安感又再度变强,所以给她一个孩子应该是对她的最大慰藉,而自己的感情也让她可以更加自信。

  就这样静静的依偎在陆为民怀中好一阵后,隋立媛才算是慢慢平静下来,陆为民本来想和她说一会儿话,却没想到女人竟然就在自己怀中睡了过去,孕期的女人睡眠总是更多。

  一直到一个多小时之后陆为民都觉得肩膀有些发麻时,隋立媛才醒过来,赶紧去替陆为民热饭。

  “香港那边都安顿好了?”喝着汤的陆为民随口问道,他知道隋立媛对这些事情不太熟悉,所以让萧劲风帮着在办理,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最能够让陆为民信任的话,除了陆志华就是萧劲风了。

  陆志华是血脉之亲,而萧劲风则是兄弟情义,萧劲风办事情陆为民也很信得过,他知道分寸,什么东西能让人知道,什么东西不能让人知道,他都清楚,即便是在业务最忙碌的时候,萧劲风依然抽出时间去陪隋立媛去了三趟香港,办理手续,买房,聘请菲佣,然后联系医院,也幸好这个时候还没有什么赴港产子这一类的限制,当然在隋立媛取得了香港居民身份之后,这一切也都不是问题了。

  “有劲风帮忙,一切都办理得很顺利。”隋立媛对陌生的香港还是有些恐惧,虽然去过几趟了,但是这种陌生感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消除的,哪怕是拿到了居住证,毕竟在本质上她还是那个在双峰农村里长大的女人,对外部不了解的世界有着一种天生的畏惧感,“我还是喜欢在国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