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二十一节 世纪风华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二十一节 世纪风华

  陆为民能理解隋立媛的感觉,对于一个长期生活在国内,而且文化程度不算高,适应能力不算强的成年女性来说,要让她这个时候再去适应一个完全陌生的新环境,的确有些强人所难,但是她却不能不去。

  在国内生孩子风险太大了,尤其是像隋立媛这样有一定知名度的女人,而且没有丈夫,这很容易引来外人的关注,所以隋立媛在一发现怀孕之后就立即开始着手准备,而抢在被人觉察之前就脱离了工作。

  现在隋立媛基本上是独自在家,除了表姐也就是章明泉老婆、隋棠、朱杏儿外,并没有其他人知晓她怀孕的情况,哪怕是同在公司内部的范莲和石梅,也只是以为隋立媛是要去陪到国外留学的隋棠一段时间。

  即便是在昌州现在也很危险了,隋立媛在三姝公司工作期间接触人的范围就比较宽了,认识人不少,昌州城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万一被熟人看出个端倪来,那就麻烦了,所以这段时间外出隋立媛都是刻意化妆,墨镜随时戴在脸上,而且出门时也要收拾一番,被人看出问题来。

  “生完孩子,哺乳期完了,你就可以回来。”陆为民安慰道:“打算什么时候过去?”

  “下个星期就走,我表姐请了一年假来陪我。”隋立媛脸上又浮起一抹红晕,很显然表姐是知道这里边的底细的,但是表姐从来不提,只是叹气不止,估摸着章哥也是清楚,不过隋立媛也乐得当鸵鸟。

  “哦?”陆为民愣了一愣,章明泉老婆现在还在双峰教书,不过要请假也不是什么难事,托词大概也是要照顾隋棠了,这勉强也能说得过去。“她那边方便么?”

  “说没啥呢,我没多问。”隋立媛委实不好开口,但表姐的帮助让她很是感激,毕竟让她一个人到香港生活一年多时间实在让她有些吃不消。有个熟人亲戚,那就要好得多。

  “嗯,那就好,你也可以安心一些了。”陆为民点点头,“心情很重要。”

  “为民,小苏的孩子比我肚里的大一个月,她怎么样?国庆节放假,你也该回去才对。”隋立媛突然道,想到自己和这个男人这层关系,而另外一个千里之外女人却是这个男人真正的妻子。隋立媛心里就有一些愧疚感。

  “她还好,我明天飞过去。”陆为民已经没有了最初在这个女人提起苏燕青时的那种尴尬感了。

  两世为人,随着年龄的增长,陆为民看着周围的世界越来越接近于前世中那个世界,固然为周围很多人改变了许多。但是很多事情一样无法改变,就像98东南亚金融危机,99年的中国驻南联盟使馆被炸事件,2001年的南海撞机事件和美国911事件,今年夏天日韩世界杯巴西五连冠,这些事情自己一样无法改变,这让他心态也变得越来越和以前不一样了。

  很多在其他人心目中也许是难以接受的事情。对于无论是心态和想法都不在一样的陆为民来说,看待问题的角度就不一样了,就像隋立媛肚子里的孩子一样,这种不为现实社会道德所接受的情形更不会被党纪政纪所容许,一旦被人知晓,那就是弥天大祸。自己的政治前途立即就此夭折,但那又怎么样?

  看着眼前这个幸福的女人,陆为民就觉得自己这一切都值得,给一个女人以她所想要的,就是最纯粹最简单的需要。他觉得义不容辞,风险很大,但是他觉得值得。

  “那你小心一点,也要让小苏小心一些。”隋立媛有些不舍,但是却也知道自己本来就相当于是从那个女人心中偷走了一部分陆为民的感情,自己应该知足了。

  陆为民有些感动,隋立媛本质上还是一个相当善良的女人,多年的风风雨雨并没有磨灭她本性,陆为民尤其喜欢她这份善良,他很平静的道:“我过去两天就得回来,这边还有事,她爸她妈在那边照顾她,你不用担心,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她肚子里孩子是我的种,你肚子里孩子也是我的血脉,都是我的,不分轩轾。”

  隋立媛心这一刻比泡在了蜜汁里还甜,作为一个女人,明知道自己肚里这个孩子在现实生活中陆为民不太可能以父亲的形象出现,但是从内心深处来说,哪个女人又不想自己孩子能够有一个光明正大的父亲?可陆为民现实身份又决定了她不可能有这样的要求。

  陆为民给她这个孩子就已经是让她欣喜若狂了,再要有其他要求,那就真的是过了,但是当听到陆为民说自己肚子里这一块肉是他的种这句话时,她还是有一种想要哭的感觉,那是喜极而泣。

  看见隋立媛微微颤栗的身体,陆为民摇摇头,微笑着道:“媛子,我说了,我会尽我所能,让我身边的人幸福,或许我的能力有限,但是我会尽一切努力做到这些。”

  一夜温存缠绵,到陆为民早上起床上时陆为民都还有些疲顿。

  隋立媛显然有些舍不得陆为民离开,要开车送陆为民去机场,但是被陆为民拒绝了,隋立媛本来就怀了孕,而且两个人同时出现风险几率就大了很多,所以隋立媛把陆为民送到一处隐蔽的路口,陆为民就直接坐上出租车去了机场。

  ********************************************************************************************************************************************

  在出租车上,陆为民给萧劲风打了个电话。

  萧劲风已经在沪上了,倒不完全是为了魏德勇的婚事,世纪风华地产已经把沪上和昌州确立为了主要发展基地,而且主要战场也日益向沪上转移,昌州反而成为了第二基地。

  浦西几个老城区的改造萧劲风也分得了一勺羹,但是这个代价不小,据说其间鏖战激烈,即便有陆志华在其中为萧劲风鼎力支持,但是据说也举步维艰,不过萧劲风也是要个执拗性子的角色,认定要在沪上发展,就绝不松手。

  陆为民没有多过问,但是他提醒过萧劲风,要注意分寸,擦边球可以打,但是陷入太深,也许日后就是授人以柄,没准几年后就可能翻出来作为你的罪证。

  沪上水深,不是谁都能在里边乱趟的,陆为民前世印象很深,这几年正好是沪上风云变幻的时候,今日座上宾,明日阶下囚,你根本看不清里边门道,但世纪风华要想在沪上求发展,难免就要和各路神仙打交道,难免要进入很多灰色领域里,这就需要考校一个决策者的分析判断力了。

  后世中某个房地产大佬说他做生意从来不搞歪门邪道,在陆为民看来这纯粹就是忽悠人,或者说是言语上的一种技巧,只说了“他”,这可以理解为这是指他本人,而非这个企业。

  他本人也许因为身份原因,需要刻意回避一些风险,但是你能说你下边项目具体经办者也完全是纯洁无暇的?这显然不符合现实,尤其是在一个企业处于高速增长期时,处于一个转型期的社会中,更是无法回避现实中的一些东西。

  世纪风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沪上发展很快,得益于魏德勇先期在沪上的一些人脉。

  作为复旦大学的高材生,他的一些同学和学长在沪上一些实权部门中有一定关系,而《潮流》作为国内颇有影响力的杂志,让魏德勇也具备了一些其他人所不具备的影响力,这些关系脉络交织在一起,也就成为了所谓的软实力。

  同样世纪风华背后有华民集团作为支撑,在资金上并不缺乏,而且华民集团作为民生银行的大股东,也使得世纪风华在金融界的关系人脉迅速得到拓展,所以在信贷上也比较顺利,但是魏德勇的一些人脉关系虽然有助于世纪风华在日常事务上的运作,但是在最关键的一环上却还欠缺一些足够的人脉,那就是拿地。

  即便是世纪风华通过各种关系在浦西这边的旧城改造中拿到一些机会,但是其成本相当高昂,开发出来获利并不大,相较于那些沪上本土房地产开发企业来说,世纪风华更像是一个二傻子,投入更大,收益更少。

  所以这也让萧劲风有些着急,这一段时间萧劲风都在沪上,据说就是找到了一条有些门道的关系,想要运作起来。

  这也让陆为民有些警惕,萧劲风这家伙随着在商场上的历练越来越多,胆子也越来越大,本来这家伙骨子里就有些野性,也是这几年里在生意场上做得比较顺,加上自己经常敲打着,所以那份野性才被约束起来,而现在这家伙已经到了沪上,自己太忙也无暇过问,难免这家伙心思就要开始外溢了,这一次倒是要好好敲打一下这家伙。

  还是三个多小时,求最后的双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