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二十五节 权力掮客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二十五节 权力掮客

  当魏德勇回到家里时,看到陆为民和齐镇东与未婚妻那位表姐谈笑风生时,禁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对于未婚妻这位表姐,魏德勇是知道一些底细的。作为沪上时尚界的闻人,他的消息渠道当然不会少,政商两界,他都很有些人脉,他知道未婚妻这位远房表姐水很深,不是随便人都能趟的。

  陆为民的德行魏德勇也还是有些了解的,虽然萧劲风从未在他面前说过陆为民的事儿,但是甄氏姐妹的事情,他也隐约觉察出一些端倪来,尤其是甄婕在甄妮回国之后立马就去了日本,这里边多少都有些猫腻,而且都和陆为民有瓜葛。

  未婚妻这个远房表姐究竟和未婚妻一家有什么血缘关系,魏德勇都有些说不清楚,他只知道这个吕嘉薇的父亲是六十年代偷渡跑到香港去的,后来和一个法菲混血女人结婚生了她,后来父亲死了,吕嘉薇九十年代初回了沪上,靠着一张精致俏丽无比的脸盘子和绝佳的身段,北上京城厮混,九十年代通过一些关系倒卖各种物质挣了不少钱,但是却又全部砸在了股市上,亏得吐血,背上了高利贷,逼于无奈,才又回到沪上搞起了这家赛峰模特经纪公司。

  应该说魏德勇和齐芝认识也还是和吕嘉薇有一定关系,吕嘉薇的赛峰模特经纪公司最初名气并不大,在沪上这种地盘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模特公司要想打开局面其难度可想而知,吕嘉薇多次通过各种关系认识了魏德勇。算是拉上了关系,在《潮流》时尚版上用了一些赛峰的模特。潮流广告公司有时候也有赛峰的一些模特做广告,逐渐熟悉起来,但是也只是普通的业务关系。

  后来一个偶然机会,吕嘉薇把齐芝这个表妹介绍给了魏德勇认识,没想到齐芝也是复旦大学毕业的,所以两个人认识之后逐渐发展成了情侣,在两人关系确定之后,连齐芝都说他们家对这个远房表姐的情况并不了解。隐含的意思也是希望魏德勇自个儿小心,仔细把握。

  如果说一两年前吕嘉薇的赛峰公司也不过就是旗下颇有一些素质不错的模特经纪公司罢了,那么据魏德勇所知,这一两年里吕嘉薇的赛峰公司就越发不简单了,吕嘉薇的模特经纪公司仍然运作得风生水起,但是吕嘉薇本人却另外成立了一家福达投资公司。

  这年头虽说投资公司名头不值钱,但是既然敢成立投资公司。那么也就意味着手中有可供运作的资本,没有谁会有几百万资本也敢说要搞投资公司,这一点魏德勇也很清楚,他也很好奇吕嘉薇是靠什么弄来资本要搞投资公司,就凭她那家赛峰模特经纪公司,只怕再干十年也玩不出一个投资公司所需资本的零头来。

  后来魏德勇也从一些渠道了解到了吕嘉薇应该是通过某种渠道搭上了沪上市里一些权力部门领导的线。而以吕嘉薇的脑瓜子魏德勇也想得到这个女人绝对可以在一些场合中如鱼得水,而那家福达投资也应该是这个女人在这里边搅合出来的收获。

  “德勇,回来了,你这两位同学都已经在这里等你很久了。”看见魏德勇进门,女人脸上挂着一抹得意的微笑。走了过来,“你这两位同学挺老实啊。你不回来,就这么规规矩矩的坐在那儿,是干什么的?”

  魏德勇头皮一阵发麻,这个女人眼光刁毒,看人很准,而且嗅觉的也极其灵敏,加之脸皮够厚,所以才能在高利贷都快要逼得她上吊的情况下一步一步重新爬起来,而且几年间就能又迅速恢复元气。

  “嗨,还能是干什么的,一个是搞企业的,一个是政府干部,都在昌江那边旮旯里。”魏德勇敷衍道,径直走了过去,和陆为民、齐镇东打招呼。

  女人并不气馁,毫不在意魏德勇对自己的防范姿态,微微提高声音,“哦,在昌江那边,我倒是有些熟人朋友在昌江那边。”

  魏德勇没有理睬对方,而是直接走过去和陆为民、齐镇东攀谈起来。

  吕嘉薇站在一旁,不动声色打量观察着这两人,她是越发觉得那个姓陆的有些来头。

  魏德勇的性子她是略有知晓的,以前接触过那么多次,魏德勇骨子里是有些傲气的,一个昌江佬,能在沪上打下偌大一片天地,的确是有资格保持一份傲气的,所以在平时接触时吕嘉薇就能感受到魏德勇精明冷峻背后的孤傲。

  虽然魏德勇在沪上的朋友同学熟人很多,但是能让魏德勇以这样一种语气和方式来说话的,屈指可数,而姓陆的和魏德勇之间谈话那种恣意大方,绝不仅仅是普通的同学那么简单。

  这个世界上所谓的同学关系如何纯洁早就被现实俗世给污染了,就像是那些同学会,基本上都变成了成功者向不如意者、失败者的一种炫耀过程,魏德勇的性子,即便是在同学时代关系再好,但是要想让他在这种情况下表现得如此,都不可能,而能让如此态度的,那就是真能让他心服口服的。

  如魏德勇所说,一个昌江的普通干部,能让魏德勇这般姿态?这可能么?

  而吕嘉薇现在最感兴趣的就是政商两界的“人力资源”,尤其是政界的“人力资源”,每一个“人力资源”都会是一个聚宝盆,而这也是她现在全力经营的方向。

  很显然眼前这个姓陆的应该就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潜力股,值得下重注,至于他旁边那个姓齐的,估计也不会太差,也同样是值得拉拢联络的角色。

  ******************************************************************************************************************************************

  一直看到魏德勇出现,齐家姊妹才算是舒了一口气,陆为民和齐镇东渊渟岳峙,虽然就在那边做了小半个小时,还有人陪着,但是齐家姊妹眼睛也很亮,看得出来二人不同凡响,尤其是表姐的那份热情,也让她们意识到不一般,所以也给魏德勇悄悄打了电话。

  即便是魏德勇出现,吕嘉薇也没有放弃机会。

  从最初见面那一瞬间吕嘉薇就能判断,陆为民是个眼光很高,但是却又对女色颇感兴趣的角色,只不过随着交谈接触,她能感觉到对方自制力很强,这一类男人不是简单的你用女色就能勾引上钩的,他懂得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但是这个男人还有一些不一样,就是有一种极富侵略气息的骁悍,也就是说,这种男人很大胆,有野心有*,敢于冒险,无论是哪方面,正好符合吕嘉薇的选角定位,如果一个男人没有野心没有*,那么就不是她的理想目标,当然有野心有*,也得要有资本,而这个男人,貌似也应该有资本。

  陆为民觉得很有趣,虽然魏德勇与自己和齐镇东一直在说这话,但是那个女人却很有耐性在一旁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腔,魏德勇似乎对对方有些忌惮,或者说成见,似乎是不想让自己和对方接触,这让陆为民也有些好笑。

  他理解魏德勇是为自己好,看来自己的某些节操已经碎了一地,连魏德勇都不太相信自己在这方面的自制力了。

  好不容易等到那个女人被齐家姊妹叫过去说事儿,魏德勇才抓住机会示意陆为民和齐镇东跟他出去到花园里去。

  “为民,吕嘉薇你可别去招惹,这女人沾上了就麻烦,连我都怕。”魏德勇半真半假的道。

  “德勇,这女人什么来头?我看她对沪上很多事情很了解啊。”陆为民漫不经心的道:“而且不是花边新闻,很多内幕性的消息他都知道不少呢。”

  魏德勇脸色微变,沉吟了一下才道:“她的确有些门路,原来在京城里混过,应该是出了一些状况,才回沪上,对外说是股市上亏了本,但我觉得应该不是那么简单,前两年惨淡经营一家模特经纪公司,这一年多,又有点儿风云化龙的感觉了,和市里边有些人搅得很紧。”

  陆为民悠悠一笑,“你听到了么?她刚才说了一句,昌江她有些熟人朋友,说给我听的。”

  魏德勇目光一沉,“据我所知,她好像从未去过昌江。”

  “那也并不代表她就没有熟人朋友在昌江,而且能从她嘴里冒出来,我想她所谓的熟人朋友分量不会轻吧。”陆为民淡淡的笑道。

  齐镇东和魏德勇都皱起眉头,齐镇东干咳了一声:“为民,用得着么?”

  陆为民望了一眼室内,“你们肯定认为我这是在玩火,起码也是火中取栗,可是有时候火中栗最香。”

  魏德勇和齐镇东,一个脸色难看,一个微微苦笑,陆为民这才悠然笑道:“开个玩笑而已,我知道分寸,不过我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我能琢磨出她的一些道行,对很多人来说,她要么是定时炸弹,要么就是海洛因。”

  补更!求票!(未完待续。)